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遥望童言无忌(连载之六)

(2021-06-26 06:55:30) 下一个

一个男孩与灵魂的距离

在儿子十二岁的某一天,他突然对我说:“妈妈,有时候我照镜子,看着镜子里的我,我会想,我到底是谁呢?我为什么会让灵魂附在这个身体里?假如我的灵魂附到别人的身体里,我还是我吗?”

这个不用穿鞋,光着脚丫子就已经和我一样高的半大小伙子,已经开始思考和生命有关的一系列问题了。

于是乎我跟随他的思路聊了起来,不过当时我对灵魂是否存在并不清楚,好像也没多大兴趣,因此也就说不出自己对灵魂的看法。

聊着聊着,儿子突然谈到了佛教,他说:“我认为,佛不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象征,也不是什么精神的依托,佛是一种工具,是人们修炼自己的精神,让自己的精神可以升级的一种工具,可是,人们为什么要当和尚呢?可能是想摆脱人成年以后的幼稚,——因为最幼稚的不是小孩,是你们大人。”

我凝视着他充满思考的眼睛,默默地想:儿子,你不要吓我,——你脑袋里每天都在想些什么呢?

儿子接着说:“打坐就是没有杂念,我认为并不是打个金刚坐才叫打坐,——我平时一个人坐着,当我脑子里没有杂念的时候,就会感到自己飘了起来,——我想,这应该跟和尚打坐的结果差不多吧?”

“是,应该差不多,但我好像从来没遇到过你这种情况,——可能我脑子里的杂念太多了吧,你们小孩子单纯。”

我一边附和着儿子,一边用随便摸到的纸和笔,把儿子说的话飞速地记了下来,因为他那些话在当时的我听来,未免有些深奥了,我怀疑自己假如回过头再去《宝宝日记》里记录,估计有可能会记不准儿子的原话。

“和尚吃素,我认为他们是为了更接近大自然,另外也是为了跟动物可以更亲密地接触,因为,动物比人更有灵性……”

听着儿子侃侃而谈他对佛教的认识,心想这孩子又在向我挑战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程度了,——儿子,你真的是在吓我了,因为我一个成年人,这些年尽管到处宣称自己信佛,甚至也买了一些佛经和佛教故事之类的书来看,然而我只知道因果报应和六道轮回,不知道什么灵魂不灵魂的……

我只是如此这般地在心里想了一下,并没有问儿子任何问题,当然我也问不出什么问题来,何况儿子发表完自己的见解之后,就到另一个房间打开电脑玩游戏了。

自此一眨眼的时间就到了三年多以后,在儿子十五岁半的那一年,我们母子有幸双双被上帝拣选成为基督徒,当时他正在度过初中三年级的暑假,十分开心不用再写假期作业了。

七月中旬的最后一天,我们给儿子考上的省重点高中交了学费,儿子说接下来就是紧张到可怕的高中住校生活了,他想安排自己到外省的一个朋友家小住,——虽然这是儿子有生以来,第一次单独外出旅行,但这边有家人送,那边有朋友接,何况还有手机随时联络,我没有理由不放心,就同意了他的计划。

十天的愉快相聚结束了,七月底儿子告别了朋友,独自乘坐火车回家,没想到当晚他正在睡觉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紫色十字架,他立刻被惊醒了,发现自己从自己的身体里跳了出来,潇潇洒洒地站在一旁,望着正在睡觉的自己……彼时彼刻,儿子的一个自己望着另一个自己,而且无论是他自己,还是车厢里其他的人和场景,统统都与真实现状一模一样,完全不像他从前做梦时的那样,环境和人一概荒诞不经,与现实生活相距甚远。

不久就有一阵风穿过儿子的双耳,他清醒地感觉到了自己双耳的疼痛,然后他就没心没肺地接着睡觉,不再关注两个自己下一步的走向。

儿子显然是在经历灵魂出窍,从他身体里跳出来的,无疑正是他的灵魂。

可以说在此之前,我们的生活环境里没有人亲口说过,人的灵魂是可以出窍的,我们只是在书上以及影视剧中,看到有些高僧打坐时灵魂会离开肉身,然而我们始终认为那不是我等凡俗之辈可以达到的。

然而就在儿子刚做了基督徒不久,上帝就给了他灵魂出窍的异象,并且为了告知他这绝对不是幻觉,还用风穿过他双耳时所产生的疼痛,做了一个印证。

就在儿子灵魂出窍的一个半月之前,某天深夜零点刚刚过去,当洗漱完毕的我躺在床上,关掉了黑暗中最后的亮光台灯,闭上眼睛正要准备睡觉,就看见床边站着一个人!

毫无理由更没有来自任何方面的提示,我立刻知道,这个人就是我主耶稣,而一向害怕人类以外的灵异世界的我,居然丝毫都不感到害怕,——是的,耶稣就站在我的床边,最初我看到的是一块浅灰色袍面,同时还看到袍子边缘是深灰色的,深灰色大概有两寸左右的宽度,起到一种装饰袍子的效果。

最后,当我仰望主耶稣的时候,看见我的主戴着同样色调风格的袍帽,祂不怒自威,表情正常却稍微偏向严肃,椭圆形的脸庞轮廓圆润,五官看起来既不东方也不西欧,目光庄严而又清澈如水。

我望着我主的眼睛,然而祂并没有看我,而是直视着前方某个看不见的地方。另外,我的主虽然戴着袍帽,但我却明确地知道祂的头发是黑色的,而不是以往记忆中的金发印象。

仰望主耶稣的圣容之后,我的眼睛就垂了下来,紧接着就和后来灵魂出窍的儿子一样,我也是没心没肺地马上就睡着了,并且一觉睡到了天亮,——这一觉非常踏实,因为主耶稣给了我前所未有的平安,还有从未体验过的大喜乐。

见到主耶稣实在是太意外了,因为当时的我,不过仅仅参加过两次家庭教会的主日敬拜,虽然做了决志祷告,却并没有受洗……

大概没过多久,我百度的时候,发现一张主耶稣死里复活刚走出坟墓的图片,祂所穿的长袍颜色,与我那天深夜见过的一模一样,不同的是没有深色镶边,然而当时的我并没有看出任何异样,依然以为图片上的长袍是灰色。

后来做见证时,一个资深基督徒看了这张图片,说主耶稣身后的坟墓和石头才是灰色的,主身上的长袍分明就是死里复活之后带有荣光的得胜白色,因为一般的白色,在黑暗中绝对看不见的……当晚,我就在家中做了实验:洁白的T恤衫在毫无灯光的房间里,已然与黑暗交融在一起,完全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白色。

又过了一段时间,教会里有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对我讲起某天她闭上眼睛祷告时,看见主耶稣穿着灰色长袍……

看来我们人类对颜色的认知,完全是我们自己所定义的,——我们从未见过闪耀着荣光的白色,就以为那荣光的白色是灰色了。

这种荣光的白色,使徒彼得和他的伙伴约翰以及雅各最先看到过,——据经上记载,在一座山上,他们亲眼看见主耶稣“在他们面前变了形象:衣服放光,极其洁白,地上漂布的,没有一个能漂得那样白”。

另外,我想这幅画的作者在创作过程中,一定是接收到了来自圣灵的启示,否则也不会如此精准地画出荣光的白色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