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碧海沉情》冰海(26):三人组合

(2022-09-26 18:52:50) 下一个

王逸杭愣了一下,满腹狐疑地道:“我记得五哥说过,有种叫做‘海蛭’的小虫是‘醉生梦死’的天敌,只要一株染上,不出一个礼拜整片林子都会衰竭而死......,当年南洋的养殖户们都对它忌惮的很。” 说着瞄了一眼陈寰收在避光角落里的竹管,将信将疑,“这肉虫子就是海蛭?所以你把它从南洋千里迢迢地弄回来,一路上拿自己的血养着,打算靠这条肥嘟嘟的肉虫子灭了楚家在冰海偌大的海底农庄?”

陈寰若有所思的看着王逸杭,答非所问:“逸杭,你见过南洋鲛族的‘醉生梦死’养殖场吗?

“南洋鲛族的海底种植场远没有冰海楚家的风光,种植面积小不说,植株瘦瘦小小的,果实色泽混沌,完全不像冰海出产的‘海葡萄’那么晶莹可爱。

“鲛族的‘醉生梦死’窝窝囊囊地长在一片被海丘陵怀抱,与世隔绝的盆地里,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王逸杭一时没能忍住,嘴贱道:“因为地质不好,歪瓜裂枣的,没人和他们抢呗。”

陈寰轻拍了一下他的手背:“当然这块盆地也的确恰好就在鲛族的地盘上。但更重要的,南洋近海绝大多数适合‘醉生梦死’生长的水域早就被海蛭这种生物给占据了。这片地质环境不怎么样的盆地,因为有了丘峦的屏蔽,外界动植物无法自由通行,这才给了‘醉生梦死’一个赖以存活的空间。”

王逸杭在屋里来回踱了几步消化了一下信息,一屁股坐在陈寰身边:“好,就算这小虫子威力大,可是光靠你这一条海蛭,要啃完楚家上千亩地的海葡萄,那不得啃到猴年马月去?”

陈寰嫌他靠得太近,稍微挪了挪地儿:“你别急,它现在脱离了海水的环境等于是在冬眠,一旦回到温度适宜的海水,它就会自体繁殖......,要不要我给你示范一下?”

王逸杭听到这里脑补了一个陈代表满身挂满翠绿色肉虫子的画面,不由得一个激灵:“你是说这家伙能象变形虫那样一个变两,两个变四?你身上那点儿血,喂饱一个畜生已经够呛了,喂它一大家子还不得要了你的命!” 说罢捉住陈寰的胳膊又细细查看了一遍小臂上的伤口,只见昨晚那两点朱砂痣般的红点已经消失了,轻揉了一把道,“算了算了,还是请这位仁兄继续冬眠吧。”

两人一场正经谈话正逐渐开始变味儿,走廊上由远到近的传来几串脚步声。

一只拳头“咣咣咣”地砸在隔壁王逸杭的房门上,又尖又细的嗓门吊高了喊着:“王队,王队!”喊到后来简直就像是敲着张破锣在唱山歌,惨不忍睹。

王逸杭忍无可忍地一把拉开门,探身出去揪住来人的耳朵:“鲁尧,你小子叫春呢?”

这唱山歌的胖子,浑身上下层层叠叠的颤动不止,一张脸蛋儿却出人意料的白净水灵,正是冰海特别物种安全局维和小队合同工里的一员,人称“花和尚”的鲁尧。

王逸杭害怕这胖子下一秒就贴上来给自己一个“爱的拥抱”,连忙退后半步:“你不老老实实的在冰海给我盯着楚家,跑这儿来干嘛?”

这时鲁尧身后一个灰衣灰裤的小个子走上前来,低声道:“王队,我们发现了重要线索。”

小个子身形脸颊虽然瘦削,气色和精神头却都还不错,浓密的眉毛之下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格外机警灵动。

王逸杭愣住了:“鬼鬼?你怎么出院了?院长不是定了一套理疗复健的康复计划吗,你这还没出第二个疗程呢吧?”

楚树恒瞅了一眼鲁尧,小胖子便知情识趣地“搭救”道:“哎哟,我说王队,康复医院那种地方,没病也待出毛病来了。鬼鬼和我说他闷得慌,我就带着他一块儿出任务,解解闷儿......”

“胡闹!” 王逸杭吼了一嗓子,“他嫌闷,你不会带他逛公园看电影下馆子么?”

鲁尧心说:“他又不是我对象”,但又不敢回嘴,看了队长一眼,委委屈屈地垂下了脑壳儿。

“来,说说看,你们发现了什么重要线索?”一个温和好听的男声在王逸杭身旁响了起来。

鲁尧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白的不像话的高个子男人笑眯眯地站在王逸杭身边,这人秀气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深茶色的变色镜片,显得沉稳有气质极了。鲁尧在冰海特安的操场上和陈寰有过一面之缘,马上机灵地鞠了一躬道:“陈代表好,陈代表吉祥!报告陈代表,我们追踪到了楚家的养鸡场。”

说着,胖嘟嘟的脸蛋儿上开始禁不住眉飞色舞起来。一不小心被王逸杭的臭脸蜇了一下,飞扬起来的光彩又收敛了回去,他小心翼翼的看看自己的队长,又看看队长身边的兽族代表,终于大着胆子解释说:“陈代表,你有所不知,养鸡场是我们的暗号,就是楚家养殖醉生梦死的海底农场。”

陈寰的视野在服了药之后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他果断地抓住“花和尚”藕节般白胖的手腕健步如飞:“走,我们找吉校长开会去。”

王逸杭闷不做声地跟在后面,叫上了舒克非和贺临西,回头看看杵在走廊里没挪窝的楚树恒,皱了皱眉道:“别愣着啦,你不是嫌闷得慌吗,干活儿的时候到了。”

 

一票人马集结在一楼会议厅时,吉雪渊已经连线了自己的老拍档,通城特安局的赵继刚赵局,和赵继刚的旧上司,位居特安元老的黄一鸣黄部长。

这会儿下午的日光十分猛烈,屋里的百叶窗都放了下来,有一种介于明暗之间的纠结。吉雪渊选的这个所在,大概原来也是半商务性质的用途,会议室修建得十分用心,各种通讯设备面面俱到。屋子正中一张能同时容纳二三十号人的椭圆形办公桌。陈寰很自然地坐在吉雪渊的右手边,而王逸杭就贴着陈寰身边坐下。其他一众特警们纷纷在三人对面落座,贺临西和众人都保持着距离,刚好坐在了离大屏幕最近的位子。

王逸杭望着大显示屏上赵继刚再熟悉不过的包公脸,和一如既往看不出来喜恶的黄一鸣,不得不佩服吉雪渊的人脉和办事效率。这人早年担任兽族代表的时候就十分的雷厉风行,如今交棒给了陈寰,无官一身轻,做起事来更加游刃有余。

吉雪渊简单地向黄赵两人介绍了一下在座的几张新面孔:“花和尚”鲁尧,“鬼鬼”楚树恒,和曲木贺临西,就把话头递给了陈寰。

陈寰言简意赅地交代了海蛭的来龙去脉,并说明了黑海人蛙族和南洋鲛族在这里面起到的至关重要的作用。他语速不疾不徐,说话逻辑缜密,入情入理,犹如春风化雨,教人信服。王逸杭听着发言,忍不住向他脸上望去,只觉得这人无论面子还是里子,就好像是给自己量身定做的一样,没有一处不称心如意的。

他正心猿意马地走着神,忽然听见陈代表做了总结陈词,并且单刀直入地当着众人请下军令状,要求亲自潜入海底执行任务。

“不行!” 王逸杭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在座六双眼睛外加大屏幕上的赵局黄部长齐刷刷地看向他。吉雪渊很有领导风范的问:“小王,说说看,为什么陈寰不行?”

王逸杭这才意识到自己一时情急,嘴上没把门的,把心里想的直接给说了出来。

陈寰侧过脸来,饶有兴致地看他要怎么答话,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幸灾乐祸样。

王逸杭清了清喉咙,故作镇定地说:“诸位有所不知,陈代表这一路上先是在曲木和楚禹飞恶斗,紧接着又帮我在雾港解决了骆闻昔,这俩桩大单子,哪一个单独拿出来都够喝一壶的。接下来......”

他这一番话虽然说的冠冕堂皇的,但是谁都不是傻子,都听出来了他这是舍不得陈代表涉险,在护短。大屏幕上的赵继刚率先憋不住了:“逸杭,这项任务责任重大,而且必须是个水族的特能,我看小陈是个不错的人选。”

王逸杭还没来得及接话,桌子对面一直默默坐着的“鬼鬼”楚树恒突然发声了:“如果大家信得过,我愿意试试。”

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都哗啦啦地从王逸杭身上转移到了瘦小沉默的楚树恒。他声音低沉却平稳有力:“我是水族和有翼族的混血,如今虽然不能飞了,但是水性依旧。更何况,我是冰海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而且有过下海收割海葡萄的实地经验。我觉得我能行。”

王逸杭一言难尽地望着楚树恒,心里转过了好几个念头,终于还是忍不住再次投了反对票:“不行,我不同意。鬼鬼在上一次行动里受了重伤,现在还在复健。这么快就上新任务,对他压力太大了......”

这次赵继刚没说话,吉雪渊却开口了:“小王,我看要是鬼鬼自己觉得准备好了,医院里也同意,倒是不妨一试,他毕竟熟悉当地水域。当然了,这么重大的任务必须要有两到三人组队行动,也好相互有个照应,以防不测。”

舒克非闻言道:“吉校长,王队,我愿意出这个勤。我是水族混血,虽然缺乏深海里的作战经验,但是浅水域的行动还是没有问题的。我和陈代表搭过档,给他打下手配合起来也默契。”

吉雪渊赞许地点了点头,和陈寰,楚树恒,舒克非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个三人组合就算是定下来了。

大屏幕上的黄部长对于吉雪渊的飞兵走马并无异议,表示自己会联系相关系统给他们善后,又象所有大领导那样强调了几句安全事项便散了会。

王逸杭故意拖拖拉拉的,等人都走光了,溜达到留下来收拾会场的吉雪渊面前。

吉雪渊眼皮抬都没抬:“怎么,我让小陈出任务,你心疼了,找我兴师问罪来了?”

王逸杭想了想:“倒也没那么小气......,再说了,我投反对票什么时候起过作用了?我就做好我的本职工作配合黄部长给他们善后就得了。我是想问问......”

吉雪渊见他突然支支吾吾起来,停下了手里的活计,认真地看着他:“小王啊,你还想追查陈寰的身份吗?这个事情啊,还是得他自己和你说,我和赵局都是外人,不方便多嘴。你们俩推心置腹地好好聊聊,嗯?”

王逸杭欲言又止,心说:我要是等着他主动交代,黄花菜都凉了!再说了,他的真身都让我摸过几回了,我就不信查不出来。

他谄媚地笑了笑:“吉校长说的是,我回头就打两斤雄黄酒,和陈代表好好聊聊。” 说罢换上了一副正经面孔道,“吉校长,我其实是想问问,你们兽族人士要是患上了人族医院无法医治的病症,一般有什么途径可走?”

吉雪渊:“哟,你这可算是问着人了。一般的小毛小病,我就挺拿手,我在学校里的时候一半的时间都耗在校医室里了。不过要是事关特能变异这种棘手的,我就无能为力了......”

特能变异这种事情,在兽族里算是偶发事件。几年前,王逸杭手下一个木系的特警,不知怎得突然特能紊乱,浑身乱冒绿芽,愣是把自己长成了一株行走的茑萝。最后送回老家修养去了。陈寰眼睛的问题,王逸杭一开始没往特能变异这上面去想,这会儿吉雪渊一经提起,倒是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特能变异,基本上就是个无解的疑难杂症!

吉雪渊见王逸杭脸色不对,连忙拉着他坐下宽慰道:“小陈眼睛的这个问题,我也研究过,目前来说,小鸢配的几味药控制的还是不错的,只要坚持服药,暂时没有大碍。不过,小鸢的用药......”

王逸杭:“校长,你别说话大喘气啊。”

吉雪渊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你也知道,是药三分毒。小鸢这个方子里面,有一个东西是他黑海独有的,叫做舌莲。这舌莲珍贵的很,既能入药,也是剧毒的毒物。”

吉雪渊停在这里没再往下深说。许多珍稀药材往往都有两面性,一方面能够缓解疑难杂症,另一方面副作用也是不言而喻的。病患一旦用上便陷入了饮鸩止渴的两难局面。

 

博客链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