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沉情

于汝心中,情之所归。碧海深处,葬我忠魂。
个人资料
正文

《碧海沉情》冰海(8):你们很般配

(2022-08-06 03:53:38) 下一个

王逸杭觉得,楚树恒这个人有点邪乎。

看上去是个地道的渔家青年,瘦瘦小小的,胆子有时候却比天还大,比如斩杀变种章鱼救了自己一命,比如从海底农庄冒险盗取“绿玛瑙”。这样的人,放在团队里会让领导头疼。一方面,他们艺高人胆大是个人才,可另一方面,他们行事偏激,不按常理出牌,往往会使自己和队友置身于无法评估的危险之中。

王逸杭心里这么琢磨着,目光就在楚树恒身上停留得久了点。不知是不是因为多喝了两杯,楚树恒脸色有些泛红,迟疑着说:“王队,你还有别的事吗?”

王逸杭“啪”地拉开椅子,瞄了眼暗下来的天色:“没了,送你回家。”

宝蓝色敞篷跑车开到鱼肚巷巷口就象条神气活现的小虎鲸在沙滩上搁了浅。

楚树恒下车的时候刚好迎上来找他的阿鑫。阿鑫槟榔红的裹臀超短皮裙围绕车头转了一圈:“不错么,鬼鬼,我说怎么最近老不露面,原来攀上高枝儿了。”

楚树恒当然听得出来她话里有话,可是当着王逸杭的面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鱼肚巷就那么一丁点大,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全巷几十口男女老少的耳朵都支楞着。

“吱呀”一声,巷子中部的一张门打开来,门里橘色的灯光哗的洒落在青石板地上。一个上了年纪薄施脂粉的女人从橘光里袅袅婷婷地走了出来:“呦,鬼鬼,这是有贵客来了啊,怎么也不请人家进来坐坐。”

王逸杭本来压根儿就没打算从驾驶座上下来,这会儿出于尊老,只得把车熄了火,勉勉强强地出来打了个招呼。他高头大马地往身型娇小的楚树恒身边一戳,颇有点护花使者的味道。

九姨自来熟地拉着王逸杭的手上下打量着:“啧啧,真是年轻有为。” 王逸杭被她盯得浑身发毛,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迈过了九姨家的门槛儿。九姨也不管王逸杭到底吃没吃过晚饭,变戏法儿似的弄出一桌子酒菜来,擦擦手给王逸杭楚树恒各敬上一杯老酒,眼睛弯成一条月牙冲着王逸杭道:“都是些土菜,王队长就当尝个鲜,” 说罢又给楚树恒使了个眼色,“鬼鬼,我有事要出趟门,你好好招待。”

王逸杭从下车就开始懵圈,这时候总算咂摸出点味儿来了,觉得这女人多少有点王婆撮合潘金莲西门庆的意思。

他意识到楚树恒正在打量着自己,捋捋下巴道:“鬼鬼,你妈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啊?”

楚树恒一笑:“哦,那是九姨,我五岁大的时候她收留了我,”说着夹了口菜,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解释说,“她大概以为你看上我了。”

王逸杭感到嘴里没闲着的鬼鬼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自己的反应,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他把凳子搬到楚树恒正对面,双臂撑在膝盖上,身体稍稍前倾:“鬼鬼,还记得在木屋里养伤的时候你告诉我,有个紫色眼睛的漂亮疯子把楚家的罐头厂给砸了?”

楚树恒黑亮的眼珠子不置可否地望着他,似乎在说:所以呢?

“那个紫色眼睛的漂亮疯子,就是我要共度一生的人。”

空气一下子安静了。屋子里的一桌一凳,院子里的一草一木,都在努力消化王逸杭这句话的含义。

过了良久,楚树恒把筷子伸向一碟炸虾仔,低着头小声说:“嗯,挺好的,你们很般配。” 说罢用手背抹了抹油嘴站起身来,“不早了,走,我送送你。”

两人一前一后,一言不发地走在鱼肚巷的青石板路上,身后投下一长一短两个没有交集的剪影。有那么一瞬间,王逸杭很想给他一个歉意的拥抱。

 

王逸杭并没有回他的民宿,直接把车开去了陈寰下榻的冰海国际饭店。

陈寰有些诧异在这个钟点见到他:“昨天折腾了半宿,今天怎么不早点歇着?”

暂时寄存在陈寰这里的阿黄一瘸一拐地迎了上来,热切地摇着尾巴。王逸杭蹲下来撸了撸它光滑的头顶,酸溜溜的:“还是阿黄待我亲。看你陈爸爸多没良心,不来看我不说,送上门来还不待见。”

陈寰一把将他拉起,眉头微微一皱:“你去过海鲜市场了?好大一股子鱼腥味儿。”

王逸杭拉起T恤自己闻了闻:“有吗?冰海大街小巷不都是这味道?” 他说着从腰包里取出巴掌大的一样东西。 只见一截紫褐色的树茎之上缀满了小葡萄大的深绿色果实,果实虽然有点发蔫儿,可是绿幽幽的十分晶莹可爱。

陈寰眼睛一亮,仔细端详了一番,“这东西怕不是陆生的吧?”

王逸杭暗赞了一声“好眼力”,把鬼鬼昨晚海底收割的经历原原本本地又讲述了一番。

陈寰“哗”地一声在床上摊开一张航海地图,拿起一只可涂改的签字笔在上面圈圈划划。几分钟后,指着一条弧线给王逸杭解释说:“你看,冰海的陆地边缘宽广平坦,最宽处差不多有连绵四百里。这条线是一个大斜坡的开始,坡度十分陡峭,深度在这里下降了近千米,地势复杂,多海山裂谷,凶险莫测。按照你说的,这些收割‘海葡萄’的临时工身上所佩戴的工具绳索最多不过五六十米长,所以我确信,这海底农场在陆地边缘的浅海区,而且距离海岸线不会太远,” 他说着又在货运码头的东北圈出了一个椭圆形区域,“你说农场附近出现过大片珊瑚岩——这里有一片洋流,海水温暖微生物种类丰富,有大量的珊瑚虫在此繁殖。”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皱起眉来,签字笔在离椭圆不远的陆坡分界线上打了一颗大大的问号:“而这个地方,正是你冲浪遇险,被变种章鱼袭击的海域。”

陈寰撩起眼皮来,意味深长地看着王逸杭:“逸杭,有人公然在近海搞出如这么大的动静,我看冰海特安都是死人啊。”

王逸杭下颌一紧:“你是说,冰海特安被渗透了,收人钱财,替人消灾?”

陈寰脸色阴沉地点了点头:“你那个合同工,叫鬼鬼的,让他别再出去接私活了。这件事情不要声张,更不能和冰海那边的人透露半句,你知我知就好。”

这时阿黄冲着他“汪汪”地吠了两声。王逸杭搂住阿黄向陈寰抗议道:“我知道了。瞧你凶神恶煞的,把阿黄都吓着了。”

陈寰闻言脸色缓和下来,把“海葡萄”标本交还给王逸杭:“这东西你最好找一个信得过的人,暗中调查。”

王逸杭点点头:“嗯,我让小非明天就回通城找黄静菡去。让他们研究所想想办法。” 说完他把航海地图卷巴卷巴收起来放在桌上,自己往枕头上一靠,嬉皮笑脸的:“寰寰,我给你这么大的一条线索,你要怎么奖励我?”

陈寰笑着扔给他一只枕头:“行,那今晚不收你房租了。” 说着自己在另一张空床上躺下。

王逸杭“砰”的把枕头打到地上,“就这么着把我打发了?当我要饭的是吧,” 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转道,“要不这样,给我看看你的真身好不好?”

陈寰经不住他的软磨硬施,终于起身去了浴室。折腾了半天出来的时候,只见浴袍下裸露出来的肌肤好像一块莹白的美玉散发着淡蓝色的光泽,白皙的近乎透明的皮肤底下,靛青色的血管仿佛一条条游走的小蛇。脸上一对紫水晶似的眸子在灯光下晶莹璀璨地闪烁着,紫色的灵光将他微微斜飞的眉眼和原本就无懈可击的五官映衬得分外妖娆,超尘脱俗。

“太,太,......,太美了,” 王逸杭磕磕巴巴的。他之前见过一次陈寰的紫瞳,不过那是在吴家后花园大战八脚怪的时候。那时的陈代表从头到脚被八脚怪的脏物弄得污秽不堪,哪里还顾得上美还是丑。此刻,王逸杭大概是被他的气场震撼住了有点短路,手脚竟不知该往哪里放才好,心说:便是立时三刻要了我的命,也值了。

正在犹豫之间,一张柔软的唇贴了上来,淡淡的蓝光好像一场温柔的风暴将他紧紧裹住。

=================

冰海市公安局。

主管药物科的杜言最近有点头大。

最近一个从通城来的特警,好像还是个队长,叫王逸杭的,给他报备了一个嗑药跳楼的女孩。当时女孩受了点轻伤,在医院里打了镇定留院查看了一晚没什么大事,就出院了。本来冰海娱乐产业发达,年轻人找点乐子玩嗨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杜言也就没往心里去。

可也许是他八字犯冲,今天一大早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同一个女孩又跳楼了,不过这次没有那么好彩没有谁在楼下接着她,现在人还在ICU生死未卜。更加不好彩的是,这女孩虽然孤身一人在冰海国际求学,她的亲爹却是省长身边的红人,主管商务的一把手李卫。

现在,李卫的秘书正在局长办公室里兴师问罪。

杜言走进局长办公室的时候,谷蔚成刚点了一支烟。

谷蔚成今年三十有七,二十七岁的时候被提拔成了刑侦队长,之后职场生涯就如同是乘坐了航天飞机,短短八年的时间就坐上了局长的位子。有人说他是花钱买官,有人说他上头有人,更有甚者添油加醋地说,省厅万厅长是他的恩师加情人。

其实所有人都说错了,却也不是全错。谷蔚成的迅速上位,全在于他的眼界和大胆。

他看准了冰海娱乐行业的发展前景。认定支撑这个产业的楚家,确切的说是“楚盛集团”的主席楚玉廉,必将成为冰海未来命脉的主宰。前任局长因为楚玉廉的兽族身份,总是有些不屑于结交。谷蔚成看准了这个缺口,适时地把自己经营成为了楚玉廉在警局的代言人。这些年来楚玉廉事业不断壮大,不但垄断了娱乐业,还把手脚插进了旅游业和渔业,俨然冰海的无冕之王。他在冰海公安的年轻拍档谷蔚成也跟着就水涨船高了。

谷蔚成硬朗的四方脸在一身深蓝色制服的映衬下显得英武而又深沉。

他示意略显紧张的杜言坐下,弹了弹烟灰问道:“老杜,楚盛什么时候推的新药?”

杜言抹了抹汗,翻开手边的灰皮笔记本查看了一会儿回答:“八月中。”

谷蔚成眯起眼睛来想了想又问:“八月中到现在你接到过几起案子?”

杜言现在有点汗流浃背的意思了,他努力回忆了一番,“总共五六起吧,不过都比较轻,象今天这样要命的还是第一回。”

谷蔚成点点头:“老杜,我们都疏忽了。这个新药看来不同往常,这样,你赶紧去做个成分分析,看看到底有什么古怪。另外,让你手下的小苏,挺机灵的那个孩子,去楚盛跑一趟,也别多说什么有的没的,就简简单单的交代一下李琴琴的案子就行了。楚家知道该怎么做。”

杜言坐着,迟疑着没马上走。

谷蔚成:“还有什么事吗,老杜?”

杜言试探着问:“谷局,那李琴琴的事怎么办?李卫会不会和我们翻脸?”

谷蔚成把手一挥:“没事,你去忙你的。翻不了车。” 杜言走了以后,谷蔚成打开一个加密的电脑文档,找到一个代号“美洲狮”的文件夹,里面跳出一个漂亮女人的文案:汤丽珍,二十九岁,实验小学音乐教师,李卫情人,育有一女。

 

博客链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