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红狐(小说) 引子

(2021-06-05 21:20:27) 下一个

港生是老王家的老幺,第六个孩子。

在那个“英雄母亲”的年代,每家每户五六个孩子是稀松平常的事。

港生的父亲王建安虽然出生在乡下,可家里却是有田有产的殷实大户。王家因为思想开化便早早把小儿子送到教会学校从小学的一口地道的伦敦腔英文,之后又顺理成章到大上海去读大学镀金。谁曾想,王建安去上海没多久就加入了地下党组织还成为了一个小组领导。他受到新派思潮的影响,追求的是信仰和爱情,自然再也不愿意接受家里定的那门“门当户对”的亲事。王建安想娶的是县里最知书达理,贤惠端庄的女孩儿,教书顾先生家的大女儿,顾林芝。

林芝是县里出名的美人,她生着一身像雪一样白亮晶莹的皮肤和一双不大却能洞察人心的眼睛。更可贵的是,林芝美却不张扬,总是有礼而娴静。顾家虽不说一贫如洗,但因虽为教书匠顾先生的一些个无伤大雅的不良爱好,时不时会陷入要赊钱的窘境。因此便把林芝许配给了县里地主家的儿子。时隔久远,谁也不知道真相到底如何。但据传闻,王建安一手拿着上了膛的手枪,硬是逼着地主家把彩礼退了,风风光光地把林芝娶进了门。

解放后,王建安荣归故里,当上了城里最大机床厂的厂长,林芝也成了小学校的校长。两人可谓是城里出了名的郎才女貌的佳话。建安和林芝相应号召,一共生育了四个儿子,两个女儿。孩子们皆以“新”字命名,以贺国之新建,兴兴向荣。几个孩子有着良好的基因,并且家庭条件委实还不错,都出落得健康伶俐。

唯独老六,林芝怀他时正赶上困难时期,一天能吃上一只鸡蛋就算是奢侈了。他出生时又瘦又小,就连哭声也潺潺弱弱地被接生护士说活像只“小老鼠”。小老鼠三天两头生病往医院跑,林芝怕他活不长,就改名“港生”,就是出生在港口旁边的意思,希望这个粗糙的名字能让孩子不那么娇嫩,好养活些。

港生和哥哥姐姐们相比,生的要偏黑偏瘦小些。生到十二岁上,他的个头还是只到比他大两岁的姐姐新巧的鼻子。但他的面貌却已经能隐隐看出日后非比寻常的英俊 —— 他继承了建安高高的鼻梁和深邃的轮廓,同时有着同林芝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的细长而微微上飞的眼睛,和虽不浓密但却根根分明的长长的睫毛。当他的眼睛低垂时有一股说不出的羞涩。他的嘴唇偏薄,但有一颗明显的唇珠,显得既凉薄又单纯。

林芝为这个这个英俊少年的顽劣真是操碎了心。当哥哥姐姐们在学校好好念书时,港生总是在逃课和打架。作为校长的林芝,有时候真觉得这个孩子是老天送来磨练她的。秋后的一天当港生把同学的鼻子打出了血,林芝终于把他关了禁闭。

学校的禁闭室其实是一个校长室后面的一个小院子。这个院子早前是一个花园,园子的后门连着一片未开发的树林。因为缺乏打理,院子里的花卉早已经都荒芜了,剩下来只是些生命力极强的野花野草。这个荒芜的小院落早已成为了一些个花栗鼠,松鼠之类的小动物嬉戏玩耍的场所。相比起坐在教室里,港生其实更愿意在这个小院子里“关禁闭”。他一开始还老老实实的在角落站着,慢慢的,当他确定没人真正在看着他的时候,就开始撒欢了。玩耍了一阵,港生隐隐地听到,院子后面的树林里似乎有小动物的呜呜声。他好不容易打开了已经上了锈的后门,来到树林子的边上,赫然看到一只火红色的小狐狸正伏在草丛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