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蓓蓓

喜欢写随感,东南西北,想到啥写啥
正文

我家的《人世间》

(2022-03-23 10:17:10) 下一个

人世间》原著结局:周秉昆因重伤骆士宾被判15年,周家没落_郑娟_雷佳音_周蓉

据说梁晓声的《人世间》很受欢迎,系电视连续剧,那就慢慢看。这部剧很贴近生活,爱看。看着看着那些画面,突然就想起了我家的事。

我们家也是三个孩子,周家的三个孩子是男女男,我们家是女男女。我们当时也正处在“一个家只能留一个孩子在城里”的时代。我们家也拍过一张五人全家福,也是唯一的一张。

我姐中学时是学习委员,在我眼里,她是个有追求要求上进的学生。她六六届初中毕业,那个时候分配还不算太紧,没有一片红。她有个好朋友,在红卫兵团里地位较高,我姐同她要好,她也很帮忙,把我姐给留在了城里。按理我家出身不好,很难留下来的。所以我姐也是很有本事了,因为这点,我姐原来的好朋友都不理她了。我一点都不怪我姐,我比她小十岁,那时根本不懂事。她做的是对的,按照逻辑,能够拿到手最好的东西,要赶紧拿,谁知道未来会怎样?

我爸我妈当时大约同周家的父母一样为难,但是作为老实巴交的人,他们能干什么?上面怎么说,就只能怎么做。

我哥是67届初中,为什么我姐和我哥只差一届呢?其实是因为我姐小月生(就是九月之后出生),晚一年读书的缘故。

而轮到我哥毕业分配的时候,也还是没有一片红,而且那个时候我哥生过一场大病,他的老师很好,说是待分配吧。我妈那个时候肯定是舍不得让我哥去农村的,所以待分配就待分配吧。当年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那就先让我哥待在家里。我爸为了不让我哥出去社会上混而学坏,就出了很多钱,让他在家里学拍照放照片、修半导体、装电视机、电唱机等等。他有一帮“上海滩的年轻贵族”朋友,大家来来往往也很开心,还去朋友家里学日语。

所以,在我的心里,我姐上班后进了纺织厂,被一帮纺织女工拉下水,变得碌碌无为。而且,她的工作很幸苦,到三班,回家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我一点都不羡慕她能够留在城里。

我哥哥后来进了里弄生产组,同一帮老阿姨混在一起,绕线圈,一天只挣七毛钱。他中午回家烧饭做菜,也刚好解决了我的午饭。但是他的业余生活有追求,我还是比较仰慕他。改革开放之后,他进入日本企业,干得很好。还当上了亚洲地区业绩最好的地区负责人,去日本大公司领取奖状。

现在我明白,为啥我姐对我们下面二个弟妹很好,还放弃房子的权力。我原来认为,这是因为她是老大的原因。现在想来,可能因为她心里也有些亏欠,因为她进了工矿,弟弟就只能去生产组,妹妹就只能去插队。可是,我从来没有为这些事情怪罪过她,总觉得她对我很好。反而我自己心里很后悔,没有对她好,没有回报她。

周家的三个孩子,据说老大老二都很有出息,老三虽然留在了城里,却一直碌碌无为。但是,梁晓声的原意是,平平安安就是福。我们追求的那些东西值什么呢?身体好,父母健在,家里人平安,夫妻感情融洽,这就是幸福的本质。

再来说说我家:我后来下乡,考上大学回到城里,又出国定居在海外,生活安定。我哥干到退休,有业余爱好,有一帮朋友,也算不错,买了房子,好几套,有许多钱款。只是身体不好,比较早逝。

三个孩子中间,我姐的命运最不济。纺织厂在很早时就倒闭了,我姐四十多岁就下岗了;还好,姐夫还在外面干,不差钱。但是原来那个要求上进的女中学生的样子,永远回不来了。我觉得我同她之间就只有姐妹情,要说话题,我俩说不到一块。而且她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是我家命最短的一位。

好吧,今天就说到这儿。哪天有了心得,再继续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gaobeibe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地中海阿明' 的评论 : 哦,不好意思,理解错了。
地中海阿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aobeibei' 的评论 : 我的地中海已经转移到头顶了;一摘帽子赫然可见;地中海阿明!谢谢!
gaobeibe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地中海阿明' 的评论 : 谢谢阿明来访和评论。我们五月中旬也会去地中海,不知阿明的地中海在哪里?
地中海阿明 回复 悄悄话 一把辛酸泪啊!身体好是最重要的!春天到了,祝高老师一切都好!
gaobeibe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我觉得还算不错,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二个都在上海,我觉得我父母的策略还算对的,也是命吧,我父亲当年是走资派,还能怎样呢?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那个年代,都是这样,你家额骨头很高,66届和67届都不是一片红,能两个留上海很不错。当然,后来还有不少因素影响人生之路,不少人家的子女相差都非常大,也是那个时代的烙印吧。
gaobeibe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狗2014' 的评论 : 姐姐有一年争取到保送上大学的名额,是读上海纺织工学院,后来的华东纺织工学院,已经到了最后身体检查的程序了,只剩二个人了,对方是个很瘦小的女人,体重不够,所以我姐比较笃定。可是,最后名额还是被别人开后门走了。如果我姐那时能上大学,后来的命运肯定不一样。
gaobeibe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壁上观' 的评论 : 一个家庭,往往被父母轻视的孩子有出息,被父母宠爱的孩子没出息。
gaobeibe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壁上观' 的评论 : 是滴,阿拉是上海宁。
gaobeibe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要做手脚滴' 的评论 : 我姐是遗传了父亲的疾病,很可惜。我哥估计他在工作期间应酬很多,抽烟喝酒滴,又吃了许多高脂肪高蛋白的东西,所以最后得了三高,心脏也不太好。谢谢关注评论。
shine21 回复 悄悄话 nice
要做手脚滴 回复 悄悄话 怎么姐哥都走了? 67.68届年龄也不算很大刚过70岁,上海市平均寿命超过八十了.很可惜.
壁上观 回复 悄悄话 看样子侬是阿拉上海宁。这种情况很熟悉。我家兄弟两人,因为我注定要插队,所以父亲单宠弟弟,把我当长工使。没想到中学毕业赶上高考,一堵气去了军校。弟弟留家耽误前程。
雪狗2014 回复 悄悄话 姐姐没考大学 可惜了
山里人家168 回复 悄悄话 刚看完人世间,那个年代,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类似的情况。
山里人家168 回复 悄悄话 先抢个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