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蓓蓓

喜欢写随感,东南西北,想到啥写啥
博文
(2022-06-26 12:05:50)

这个旅馆叫GutKeuchhof,看上去很乡村,其实它属于科隆西部。你想象不到,繁华的大城市中,会隐藏着这么一座仙村建筑。它建于15世纪,至今有600年历史,是个四合院的形式,中间的Hof,如今成了停车场。主建筑就是旅馆,80年代改装而成;对面是个餐馆,菜肴非常开口,生意太好,客人络绎不绝。在那里还喝了闻名遐迩的科隆啤酒。很厉害,喝了一点,头就晕了。入口处,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6-23 07:28:40)

昨晚去看巴黎轻歌剧《风流寡妇》,作曲FranzLehár。读报纸知道,这个演出季最后一出戏了,很合我的胃口,打电话去预订了二张票子。在剧场看,位子是一排空,一排座。所以,看上去满场,但是只有百分之50坐满。不管,戏很好看。以前在国内常常听电台里的歌剧,现在自己亲眼看,很过瘾。这个故事只能是在巴黎发生,一个才结婚了八天的年轻漂亮女人,死了老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2-06-23 06:12:32)

德国人最喜欢夏天,因为夏天一到,他们就可以出门去度假了,德国人曾经是世界旅游冠军。昨天是一年之中最长的白天,最短的夜晚,也就是夏季的开始。在这一天晚上,上巴伐利亚的人会点亮篝火,纵情庆祝。德国女歌星HildegardKnef,60年代有一首著名的歌曲:“从现在起一切都开始走下坡路了......”,其实她唱的是她的生活。但是人们还是认为它指的是夏天,从这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6-22 06:15:30)

我爸爸哥哥姐姐们都是O姓血,我妈妈是B型血,我自己呢,隐隐约约好像也是O型血,但是确凿的证据却没有。“都是听他们讲的”。那么,来到德国30多年了,也从来没有想去测过,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测?在德国,要知道自己是什么血型,只有二条路:一条路是作为女人在医院里生孩子,出院时会拿到一张母婴卡,上面有妈妈的血型;或者,你是一位光荣的鲜血者,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昨晚听到的二首李斯特钢琴曲,特别浪漫感动,听着听着,全身的神经和肌肉都松解开来。 弹奏者是NadejdaVlaeva,一位苗条漂亮的,大约30岁到40岁之间的保加利亚女人。昨天晚上她穿了一条柠檬黄的礼服长裙,说德语有点结结巴巴(让我想到,我在小组里说话也是这样的,让人听着好吃力),不过德国人还是给了礼貌的掌声。 漂亮的女人,漂亮的音乐,漂亮的场地,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2-06-19 03:24:37)

最近从当地的报纸上又认识了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HeinrichBoell(1972年),德国的得主可真多啊,单是我了解的就已经有五位了。按国籍算,德国得主是9位,按用德语写作来算,得主有15位,真是厉害了。 其中托玛斯曼、盖哈德和君特格拉斯的故居都去参观过,我觉得自己蛮厉害的。呵呵。不想这次又新认识了一位得主,而且同我居住的地区也有关联。 我们这里称为莱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6-14 18:13:03)

世界上第一个女人飞越大西洋,是在90年前,这是一个传奇。 一架摇摇晃晃的飞机在空中飞行,它是Vega5B,美国洛克斐德公司制造的织女星飞机,它正在加拿大的海岸边上加速上升飞向远方灰色的,颗粒似的地平线....... 飞机里的女人叫AmeliaEarhart,我好喜欢她,我觉得她长得真漂亮,而且好有勇气。其实,我对她根本不了解,我只是看过一部关于她的电影,电影里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2-06-12 09:13:17)

明天要同朋友出门去踏青,突然内心世界有一种需求,好像有个声音在提醒我,要戴一条十字架项链。 我以前有很多,可是有一段时间都不戴了,也不知都放哪里去了。于是翻箱倒柜地找,找到一块牌牌,蛮好看的,一面有天使和女人,一面好像是玛丽亚的头像,上面有一行字:VirgoVirginum。我找了一根自然色的绳子将它串起来,还找到一个蓝宝石的十字架戒子,我决定明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6-11 03:02:20)

这张图片是借用文学城博客《外面的世界》里的一张图片,在这里谢谢她。 我只想借图说一下自己的心情,每次我看到类似的图片,我就会想起小时候,想起我的父母,想起从前的上海。现在的上海我不认识了,每次回去探亲,变得越来越陌生,同亲人的谈吐也越来越不投机,无从话起。 小时候的事情,我是指WG之前了。其实,那时候我充其量也8岁不到,对世界的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2-06-09 14:17:05)

自从疫情以来,做事越来越吃力。固然是人年纪大了,记性不好,耐受力差;其次也是这个世界越来越糟糕了。所以,我决定给自己松绑瘦身,从教会理事会里退出。虽然疫情期间没有做什么事情,开会也多是网上开。但总有职在身有感压力的吧?现在我就当一名义工,高兴做做,不高兴不做,没有压力。每个人到世界上来,都有一个使命。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不知,但我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