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蓓蓓

喜欢写随感,东南西北,想到啥写啥
博文
(2021-11-29 12:23:21)

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中国留德学人都知道阿迪,那是穷人商店,东西很便宜。我们那时就经常在那里买东西。东西虽然便宜,但是质量是有保证的,让人放心。可是穷人商店的老板不穷,很富裕,那是一对有名的弟兄,他们为人很低调。 店招就是这样的,走到哪里,只要看到它,就直奔目标。 那对弟兄,哥哥叫卡尔,弟弟叫特奥,出生于一个不太富有的家庭,母亲办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1-11-28 11:31:07)

今天是降临节第一周,第一支蜡烛点起来!昨晚看了圣经电影新约,中文名《万世流芳》,看完后久久无言。如果生在2000年前的以色列,大约也会毫不犹豫地放下一切跟他走。能亲眼看看亲耳听听亲身体验,信心大增,日子有盼头。1965年由美国人拍摄。要选这样的演员不容易啊,演耶稣的是瑞典人,活到90多岁,去年刚刚去世。今天又将以斯帖的电影《与王一夜》看完,这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21 03:59:11)

今天的电视敬拜来到了Hildesheim,那个教堂叫St:Michael,无论从名字,教堂的形式,还是仪式服饰,都让我认为这是天主教堂。可是,非也。原来,天主教也有偏朴素的团体,而基督教也有偏豪华的团体。 第一次听到Hildesheim这个地名,是在去西班牙“雅各布之路”上,团里有个老太太,就是从那个小镇来的。她告诉我,那个地方很美。那老太太在途中摔了一跤,我印象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17 03:21:13)

今天是忏悔和祷告的日子,Buß-undBettag,我们跟着电视一台看了礼拜。礼拜堂是DieNeustädterKircheErlangen。在德国南部巴伐利亚的一个城市。这是一个巴洛克教堂,内部非常华丽。忏悔和祷告,还要饶恕,这个功课很难。不过,我渐渐地明白了,一定要饶恕。因为饶恕是一个囚笼。如果,你不饶恕,你就是把自己囚禁在里面,不得自由。也许别人侵犯了你,也许别人对不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16 06:05:06)

艾米·怀恩豪斯于2011年7月23日去世。今年是她去世10周年的日子,正值疫情,但我还是买了她的二本书来怀念。 第一本: 这是一本献给她粉丝的画册,很普通,没有什么特色。我在亚马逊上订的,14,99欧元。亚马逊上虽然有许多关于她的书,但我喜欢看画册,又最好是德语版,所以没有很多的选择。 我说这本画册很平平,没有特色。是因为里面的照片都是艾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1-11-14 06:56:36)

这次周末去莱茵河边的城市Neuss玩了三天,就想安静,不急不躁,笃悠悠的。 Neuss离杜塞很近,那里有一个小型的博物馆,有一个非常好的展览,讲150年前,一个巴黎女人跳舞的故事----她发明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的舞蹈:像天使飞翔,像蝴蝶振翅,像火焰燃烧,像仙女在森林里翩翩起舞。我在那里还看了一部她表演的无声影片。 我可以想象,有钱人喜欢开那种狂欢的派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09 08:47:48)
----德国南方回忆之旅听起来,这个题目是不是有点怪?为什么要去找外婆?为什么是我带着老公、而不是老公带着我去寻找老公的Oma?Oma是德语外婆的意思。不为别的,只为老公在几年前一场大病,夺走了部分的记忆。为了帮助他能够尽快地恢复健康,找回失去的记忆,2011年8月,我们作了一次南方回忆之旅。自己的童年没有色彩,66年进入小学,大人们自顾不暇。有位作家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1-11-05 13:40:46)

今年是犹太人在德国生活1700周年的纪念日子,全国各地有许多活动。 我们晚上去了小镇教堂,在Wuppertal有一个犹太会堂和犹太人团体,我们请了一个女博士FrauDr.UlrikeSchrader,讲述我们这个地区的犹太人历史。 小伙弹琴,姑娘吹萨克斯号----时而忧伤时而激越的以色列音乐;银幕上播放艺术家的作品;有人用希伯来语祷告和歌唱,桌子上放满了蜡烛,它们代表了被纳粹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03 11:59:36)

我的理发师?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奇怪。我不是有钱阶层,我怎么会拥有自己的理发师?我是个对外貌很随便的人,从来不会精心打扮;对理发师也没有过高的要求。 我以前要理发,都是去市中心。那里有许多土耳其人开的理发店,价廉物美。我也从来不挑人,轮到谁就是谁。德国女人去理发,都是认定专人的。 打从我们搬到小镇上之后,我就懒得去市中心了。每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03 10:12:10)

要喜欢一个人的画不容易,就像要找到一本喜欢的书,也不那么容易。不是性格叼钻,而是世界上的人各种各样,胃口也不一样。像梵高那样,受众人喜欢的不说;对于现代艺术,我真是无法理解和接受。但是,今天我看了报上的介绍,有这么一个女画家,她的作品,我真是喜欢。她叫MarianneStubenrauch,今年75岁,她画的是丙烯画。她画画时,跟着感觉走。在外人看来,她的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