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蓓蓓

喜欢写随感,东南西北,想到啥写啥
正文

带着老公找Oma(外婆)

(2021-11-09 08:47:48) 下一个

----德国南方回忆之旅

听起来,这个题目是不是有点怪?

为什么要去找外婆?为什么是我带着老公、而不是老公带着我去寻找老公的Oma? Oma是德语外婆的意思。不为别的,只为老公在几年前一场大病,夺走了部分的记忆。为了帮助他能够尽快地恢复健康,找回失去的记忆,2011年8月,我们作了一次南方回忆之旅。

自己的童年没有色彩,66年进入小学,大人们自顾不暇。有位作家曾经说过:我们整一代人都是孤儿。忘不了6岁的那一年,生病躺在床上,家里没有一个人,只能听弄堂里人来人往的喧嚷声,看窗子投在墙上的影子,一寸一寸地移动,日子似一支孤独的笛子。于是乎,在那样的岁月里,渐渐长成了一个胆小害羞的女孩,拥有了独自沉思,不喜欢同人交往的性格。

 恰恰相反,德国老公米雪尔的童年充满了幸福。爸爸上班,挣钱养家;妈妈待在家里,操持家务。爸爸天性幽默,家里总是充满了欢声笑语,还常带着孩子去森林里散步;妈妈天性善良,擅做美食,待孩子温柔细心,照顾有加。还有一点,爸爸是帅哥妈妈是美女。才3岁的米雪尔,就知道爸爸何时回家吃午饭,天天准时地坐在路旁的大石头上,静等爸爸的身影出现。弯弯的山路上,具有德国典型美男子外形的公公,踏着坚实的大步回家,远远地就看到了小儿子稚嫩的样子,小米雪尔步履蹒跚地扑向爸爸,爸爸用他那结实的臂膀把儿子紧紧地抱在怀中,再给他一个亲吻。。。。。。

总是爱听老公讲他小时候的事,非常温馨,其中的一个章节便是关于他的外婆Oma。老公有两个Oma----他父亲的母亲和他母亲的母亲,在德语中都管叫Oma,二个Oma都对孩子很好。这篇文章里的Oma是指老公母亲的母亲,即外婆。

 我执意地要把这次的南方之旅定在回忆往事的基调上,下决心要带老公去找回他的Oma。找到了他的Oma,就是找回了他的童年,也是对我自己童年的某种补偿。

01

第一站:美因茨。

去Oma的家,一定要先经过这个州府。

美因茨(德语:Mainz)是德国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首府和最大城市,它位于莱茵河左岸,正对美因河注入莱茵河的入口处。美因茨市中心的建筑非常复杂,各种风格比肩继踵,有罗马时期遗留下来的建筑,还有哥特式的、文艺复兴时代、巴洛克和洛可可式的建筑。市中心里还保留着一些老城市的元素:老城区中世纪狭窄弯曲的胡同、老式的桁架建筑、一部分老城墙,还有一所老要塞。

站在老市场,这里热闹万分,菜摊子紧密地排在一起,市民们你挤我拥地挑选着水果。“当年的菜市场一定也是这样热闹“,我想。人类的生活方法延续千年没有变。这些街道的景色应该也没变, 所变的是我们,当年的小孩长大了。就在这其中一条热闹的街道上,Augustiner Strasse 50,  40多年前有一个中年男人----那是我的公公,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走进过一家雪茄店“Pfeifen Raimer“,当年战后还不太富裕的德国人,偶尔"腐败"一下,在这种昂贵的店里买上一支名牌雪茄抽抽,就算是极大的享受了。

一切都没有变,还是那样。小巷里邻家孩子的爱情故事,仍是一支千年不变的老歌。教堂里人类对上帝的祈祷也持续了二千年。老公两脚钉钉地站在街市的中心,左顾右盼,不知所措,花瓣纷纷地掉落在古老的石子路上,好象我们的心绪飘飘扬扬。老公,你想起了什么吗?人说触景生情,我不知这对老公的记忆有没有用?

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叶照到了我们的脸上,去寻找Oma的念头一刻也不能遏制, 我们乘上54路公交车向着Oma的小镇进发。Oma的小镇叫Ginsheim。

02

第二站,Ginsheim。

这是个靠近美因茨的小镇,至今还有1万6千个居民。站在Ginsheim的小镇上,看到一所农家大院,也许Oma当年在这里买过土豆?凭着感觉,老公对我说,Oma家大约就离这儿不远了。来到老公所说的地点,他告诉我这里曾经有过马棚,如今不见了。唉,那就在这个门口留个念吧!曾经是Oma的老房子,也已经拆掉重建了,号码还在,却是一户新家了。许多往事都渐渐地远去,但是这个地址却深深地印在老公脑中:Hauptstrasse 23,疾病也没有把它抹掉。

Ginsheim位于美因河的尖三角,是莱茵河和美因河的交汇处。我拉过老公的手,沿着小河去散步。走过一座小教堂,是巴洛克式的新教教堂,建立于1746年,Oma一定进去参加过礼拜。教堂的橱窗里,镶嵌着一张婴儿受洗的照片,婴儿圣洁得像个天使,又美丽似一个瓷娃娃。Oma是不是也曾经将我的婆婆打扮成这样,抱着她进教堂,来到圣坛前受洗?

教堂右边的广场上,坐着一群土耳其妇人和孩子,一辆派饭车停在那里,工作人员正在忙忙碌碌地搬运箱子。从前这里的居民多是农夫、渔民和磨坊主。Oma的时代大概是没有那些从古老奥斯曼帝国来的人,她可能连这个地名都没有听说过。就连意大利,也是德国经济奇迹般起飞之后,人们才有钱去那里看看。后来,德国需要越来越多的外籍工人,也就有了现在这种景象。今天是发放免费食物的日子,这些人早早地就坐在这里等候了。2010年6月,这里建了个清真寺,古老的莱茵河边,从此多了一种宗教场所。

再走过去,那家漂亮的旅馆仍然存在, 从前老公一家人,就在这里下车,奔进Oma的家, 旅馆名字Schäfer也没有改,只是不见了曾经的汽车站牌。

小镇位于莱茵河的老河道上----Alter Rhein,  那里有一个小岛”修女滩”,小岛景色宜人,很具魅力,从前的修女修士多半寻找美丽的河滩落脚。岛上有多种滩地植物和鸟类,是当地人所喜爱的郊游之地。老渡口没变、老渡船”约汉娜”也没变、摆渡不靠马达,而是用迁绳拉扯,这个也没有变。老河边的风景一直也没有变,可是Oma已经不在了,童年也早已离去。

每年的7月,这里有个古老的节庆,周围方圆有许多邻人来欢庆。我对老公说,Oma好福气,她住的地方真美,可以天天享受这些美景。

老公说:Oma没有时间享受这些,Oma要上班。是啊,Oma不幸早年离婚,一个人要拖大三个孩子,她天天要坐班车去美因茨上班。我想起了我们来时所坐的车,这45分钟的车程上不知洒下过Oma多少滴汗珠?

我站在这里,回忆老公对我说过的许多关于这个Oma的往事:Oma晚上睡觉气急,呼噜声响彻如雷。探望Oma时,老公全家大小挤在在一个大房间里睡觉,众人被Oma的响声搅扰得无法安睡。他们屏住气息,注意地听着Oma打呼噜,每隔一段时间,Oma的气被噎住,呼噜声骤停,全家人也好像透不过气来。驺几,打雷声又起,全家人松了一口气----”哦,Oma还活着”。这一起一伏,一伏又一起,一夜下来,就在这样的搅扰声中,全家人终于熬到了天亮。

Oma本是德国北莱茵州的Remscheid市人,如何会来到这个美丽的小镇? 原来当时德国找工作不易,Oma于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这里照顾一个老人,这个老人没有子女,死后便将他的全部财产都留给了Oma,所以就有了以上的故事。

 Oma后来将这里的房子卖了,追随她心爱的小儿子搬到基尔去了。我们在这里没有等到买主Hebel先生,却跟他的儿子媳妇聊了几句,他们对往事所知不多。也许我们与Hebel老先生无缘,为了等候他,我们专门去外面逛了一圈,等到我们再回来时,听说他已经来过,却又走了。遗憾,否则我们将会听到更多的关于Oma 的故事。如今这里成了旅馆和饭店,叫"Zum Ratskeller".

德国民族是个勤劳朴实的民族,我对他们极为尊重和佩服。无论年纪多大,无论家境如果,Oma都努力地去工作,活到老,做到老。Oma热爱歌剧,她希望死后大家不要为她悲伤,所以请大家在葬礼上咏唱莱哈尔轻歌剧《微笑国度》中的唱段《永远微笑》。这是戏中中国王子苏成的唱段:

。。。。。。

Immer nur lächeln und immer vergnügt, 总是微笑,总是快乐
Immer zufrieden, wie's immer sich fügt. 总是满足,总是听天由命
Lächeln trotz Weh und tausend Schmerzen, 心里有疼,脸上仍然要微笑

。。。。。。

优美的旋律仿佛就在耳边响起,Oma怎么都不会想到,外孙娶了一个中国女子。这许是命运的巧合吧?

Oma离开这个世界已经有38年了,Oma活到了75岁。如今,她的外孙也已经超过了甲子年。

 

03

离开了Oma,我们继续我们的旅程。

人的生命就是一站接一站的旅行,老的一代消亡,新的一代崛起,前赴后继。

这之后的10年,我不知带着老公又去过多少人生小站?我们曾去北海共忆公公婆婆,我们也去他以前走过生活过的地方,老公的记忆没有再恢复。生老病死是我们人类共同的命运,我们的身体会衰老败坏,我们的记忆会逐渐丧失,但是爱却永远留存。Oma以及家人带给老公的温暖,一直都留在他的心里,爱就像一个祖传的红色杯子,永不会褪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1

好文!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情景交融,时空交错,用记忆的碎片重新拼出一幅图画。
LEOTHECAT 回复 悄悄话 从小我也叫我外婆Oma。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