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蓓蓓

喜欢写随感,东南西北,想到啥写啥
正文

新冠给心理上留下的阴影

(2021-05-19 07:04:14) 下一个

有一位医生报道,他在去年一年给许多青少年看心理疾病,他们都是因为新冠在心理上留下了阴影。这位秋医生说,有一个23岁的青年学徒描述的新冠印象,很具有代表性。这个青年说,他感觉这个世界像一个正在走路的巨人,新冠袭来后,这个巨人突然停止了脚步,不走了。他停了几下,然后才又慢慢地走了起来。。。。。

其实,许多专家说,孩子和青少年是新冠的最大受害者。中年人有经济援助,老年人优先打针,独独大家都忘记了那些孩子。他们正处在最好动的时期,结果不能上课,不能会友,不能搞派对,不能踢球。据统计,有越来越多的孩子得了心理病。

德国是在2020年的3月起开始第一次禁足,这使得心理诊所手忙脚乱。面对当时蜂拥而来的问题,所长首先要注意工作人员的情绪:心理上的紧张、卫生工作的负担、还有各种行动上的不自由。他们动用了所有技术支持手段,比如电话、视频、线上咨询,终于熬过来了。去年一年的咨询53%是面对面的,42%是通过电话进行的。

秋医生工作在我们附近的一个心理中心,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秋天里的磨坊》,听到这个名字,多数人脑中会涌现出一副秋天诗情画意的场面,心理大约就已经被治愈了20%。这个中心有26位医生,另有3位自由职业者主动加入。他们照顾着我们周围四个小镇的家庭关系、公共利益,专业范围涉及到儿童心理治疗、青少年心理治疗、家庭成员关系、婚姻关系、伤情治疗、亲子教育和生活咨询。

在德国有各种各样的体系来帮助人们。他们没有党支部或者街道委员会来做调解的工作,生活或职业中发生了情况,第一寻求帮助的地点,就是这样的心理咨询机构。所以,这种机构的工作不简单,不容易。他们设立了家长咖啡馆、婴儿问寒问暖室、家庭助产士咨询、还有各种各样千奇百怪问题的解答热线;还提供课程、有一个家庭中心,另外再分支出一个有天主教信仰的家庭中心。估计天主教女孩子不可堕胎,使问题变得更为复杂。

心理问题最主要的是预防,真的发生之后,治疗是很棘手的。而德国近年来涌进许多难民、移民、外籍工人,造成了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问题变得更为复杂。那么,这个咨询中心又要为那些外国人考量,增设了外国人母语咨询。比如有土耳其语、Kurden语、还有一些翻译在那里工作。回顾2020年的工作,土耳其语的服务大量增加、主要原因是新冠期间没有社交活动,同外界隔绝所造成的。许多人想念自己的家庭成员、朋友和邻居,因为不得解触而生病。其中二位教育工作者特别注意到儿童,发视他们变得益发的沉默寡言,胆小怕事,封闭自己。因为他们无法同他们的祖父母接触交往。而青少年则变得很急躁很冲动很暴力。

其实,在德国,教会担负起很大一部分照顾人们心理健康的责任。有许多这样的心理咨询中心是教会出资建立的。当然,他们在自己的活动中犯下的错误,比如强暴儿童,成立这些机构也是必要的,也算是一种忏悔补偿吧!

我们来看一下《秋天的磨坊》的工作成绩吧:

                         2019年(无新冠)  2020(新冠)            备注

咨询人数            431                        774                           老的加新的,一共有1205个                                                                                           家庭得到照顾

咨询年龄             男性:3-11岁,女性:9-17岁

治疗                   45%2-3次治疗, 28%超过30次治疗

 

很可惜,在德国看心理病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位子很紧张,要等待很长的时间。原因是病人多医生少。在这些病人中,最大的问题是家庭成员相处、成长教育、以及年轻人心灵出了问题。恳切希望,有问题的家庭能够得到及时的帮助。我深有体会,有这些问题的家庭是多么地痛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遍野无尘 回复 悄悄话 心理问题,就是和过去或者别人的看法想法不一样。
如果大家的看法都转变了,也就无所谓不一样了。
某种行为开始不习惯,如果某种原因,一生都不得不遵守,或者大家都必须遵守,结果就会习以为常了。
例如中国孩子,从婴儿和妈妈睡觉到自己单独睡觉,开始心理会有不适应,时间长了,就成为自然习惯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