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岸彼岸随笔

生活是美的,只是需要一双能够发现美的眼睛;生活里有爱,只是需要一颗能够感受和孕育爱的心。
正文

漫游大华府(6)想吃螃蟹去哪里?

(2022-08-10 16:07:40) 下一个

漫游大华府(6)想吃螃蟹去哪里?

 

或夏或秋,挑一个天高云淡的好天气,约上几位蟹友,开车去到河湾海边,找一家水边的蟹屋吃一顿大螃蟹,已经想了好久,最终却还是被小小的病毒吓退,不敢去人多的地方,虽然并不确定,那海边的蟹屋现在还会不会是人多的地方。

 

想着疫情总会过去,生活总会恢复常态,于是静下心来,耐心等待。住在大华府的居民,我们有马里兰蓝蟹,我们有切萨匹克河湾,我们有海湾边上星罗棋布的一家家蟹屋歺馆,那是长期拥有的福利,小小的病毒剥夺不了的,那美景,那美食,始终在那里张开双臂,等待我们的光临。

 

螃蟹是我最爱的美食,爱蟹及屋,许多年以来,探寻尝试大华府地区的蟹屋己成了日常功课。二十几年中,尝试过的crab house 有十多家,我们去过市内零星的蟹屋,也去过海鲜市场边的海鲜歺厅,但最钟爱的还是Chesapeake bay 的蟹屋,喜欢那里螃蟹的新鲜,喜欢那里的湾风习习,海浪阵阵,喜欢一边享受美食一边欣赏美景。

 

这么多年来,对切薩匹克湾的蟹屋们,一直心存无限的感激,在那里,我们留下了那么多的欢声笑语,享受了那么多快乐的时光。

 

第一次去Chesapeake bay 的蟹屋,是顺路,不是特意前往。那里一个夏日,我们去河湾的一个大卖场闲逛,到了午饭时间,想找一家歺厅午歺,问路人周围有什么歺厅可以推荐,说是海明威(Heimingwei)在这一带有点名气,进到里面,发现它是一家海鲜歺厅,除了螃蟹,还有其它海鲜。我们都爱吃螃蟹,就在室外水边找了一个桌子坐下,要了一打最大的大螃蟹,吹吹凉风,看看水景,说说闲话,剥着螃蟹,与有着两个可爱的小酒窝的侍应男孩聊聊天地,真是惬意。

 

(图片来自网络)


 

这一歺吃得太尽兴,过了几年,约了蟹友再访,歺馆还在,却被告知,他们不再卖螃蟹了,再后来就看到了电视新闻报导Heimingwei歺厅正式结束营业,几十年的老顾客含着热泪前去告别的感人场景。

 

那次去Heimingwei没有吃到螃蟹,虽感失望,却不甘心,便到河湾的游客中心打听,周边还有哪些蟹屋值得尝试,随后开车根据他们给的一份地图在那海湾一带转悠,很快便找到了他们推荐的一家蟹屋:Harris crab house,一经品尝就再也没有打住,一访再访,去了共有七,八次。

 

喜欢Harris是因为第一次去时得到的印象极好,我们选了靠窗的位置,看得到窗外一览无余的湾景,Jumbo尺寸的大螃蟹,拿在手中沉甸甸的份量,肉质鲜嫩而肥厚,吃起来十分过瘾,与有着古铜色皮肤的侍应女孩交谈得知,那年是螃蟹的大年,产量高,质量亦好,庆幸我们赶上了吃螃蟹的最好时间。

后来又去过Harris几次,都没有第一次过瘾,但第一次的印象太好,便总想再试试看,说不定下一次的会更好呢,所以隔几年便会重访Harris去碰碰运气。

 

为找寻最好的蟹屋,我们可谓挖空心思,先是上网找到一份切斯皮克海湾一带所有蟹屋的地址清单,勾出几家口碑好的,一一尝试,几年中去了45家,却未曾找到胜过Harris的,所以去一次便作罢。直到有一次,竟然在无意中发现了一家,经过尝试,成了我的最爱。

 

那是2018 年的某一天,翻阅地区报纸,看到一篇讲述马里兰的一家老人中心组织一批老人去湾边蟹屋吃螃蟹如何尽兴的报导,文中有一张老人们全体在蟹屋前合影的图片,图片太小,报纸印刷质量又差,图片上蟹屋的名称怎么看都看不清楚,文中又未提及歺厅的名字,不知从何查起,但我却不死心,找了一个放大镜来看,左看右看,远看近看,终于辨认出这家歺厅名为:Kenmorr Restaurant.

 

那段时间正逢弟弟来美旅游来我处小住,便陪他去了Kenmorr,饱吃了一顿大螃蟹,没有料到那一次的蟹屋之行是最令我回味的一次,除了鲜美的螃蟹外还喜欢它的外部环境,长长的栈桥是歺后漫步的好地方,歺厅侧旁的沙滩,高背木质摇椅,椰子树之间用网织成的吊床,如此这般地把吃喝玩乐融为了一体,宛如一个度假胜地。我们那一次又吃又玩地在那里呆了大半天才心满意足地打道回府。弟弟说,要是我住在这里,每个月都会来一次的。我不反对每月一次欣赏海鲜美食,但若要我开车一个多小时作为代价我就马上会犹豫不决了。

 

第二年,也就是2019年八月十八日,我们又去了一次Kenmorr,我们一行八人浩浩荡荡地开车过去饱歺一顿,玩得好尽兴开心。那是疫情前最后一次螃蟹盛宴,后来小病毒一捣蛋,吃喝玩乐就只得暂停了,这三年中就只能回味和想往,却无机会享受。但一直到现在,去河湾吃螃蟹,Kenmorr都会是我的首选。

 

这几天上网找寻蟹屋的图片,读到一甮文章,登载的是一条令人惊喜的消息:我的首访蟹屋Heimingwei关闭后重新改建装修,今年春天,一家崭新的海鲜歺馆开张,名为Libbey’s Coastal Kitchen and Cocktails。文章介绍说,Libbey’s 的新主人 Walt Petrie 将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的名字组合成 Libbey's (Lisa + Lindsay + Abbey) 为这家酒店命名。从这家切萨皮克湾大桥底部的非凡酒店可以欣赏切萨皮克湾的最佳景观,可以享受到富有东海岸传统的新鲜当地食材烹制的创意菜肴。他们的菜单看上去非常诱人,令人垂涎,于是蠢蠢欲动,不知是否应该不顾一切地勇敢前往了。


流着口水写完了这篇博客,心中已有了再访蟹屋的美好计划:下一次咱们就去Heimingwei的后身,今年才开张的Libbey’s ,看着它们的菜单,都有点等不及了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1)
评论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一凡好,口水直流会带来文思泉涌,说不定又一篇微小说已在脑海浮现?一凡周末愉快:)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沈香好,纽约离DC很近,过来很方便的,金秋时节最好,景美,蟹肥,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看得我流口水!我也很喜欢吃螃蟹 :)谢谢两岸介绍!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赞两岸美食好文!看着我也流口水。。。马里兰州的蓝蟹很有名,但我一直没有机会去吃。下次去DC找找两岸介绍的这家餐馆。谢谢两岸好文分享!顺祝周末愉快!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海风好,你们那里是不是也有大螃蟹?品种不同?我喜欢去河湾蟹屋不光是饱口福,也是饱眼福,那里的景色实在是太美了。西海岸也有很多美食美景,也喜欢看你的分享。:)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好幸福,看得馋唾水答答滴啊!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灵动的双子' 的评论 : 双子好,二种螃蟹味道不太一样,各人口味和喜好不同,雪蟹腿吃起来方便,我也喜欢。:)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井观天' 的评论 : 螃蟹的价格每年都在调整,现在一打jumbo 大约$130 左右。
灵动的双子 回复 悄悄话 蓝蟹太小,喜欢去吃雪蟹腿自助餐,吃到扶墙出。
井观天 回复 悄悄话 怎么不写价格?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平兄好,平兄若喜欢吃螃蟹,下次来DC一定要去河湾品尝,一年四季都有,夏秋季的蟹较肥。:)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好分享!看得俺垂涎欲滴 :)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绿珊瑚' 的评论 : 绿珊瑚好,看样子你也是一位蟹友,有人说他们不爱吃螃蟹,嫌剥起来太麻烦,真为他们可惜啊。:)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好,你们去过了很多很多地方,是不是觉得有些地方是值得一去再去的?Chesapeake bay 就是这样的地方,以前每年去一次,疫情后还没去过呢,秋天想要去一次:)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馋呵。想起三十年前在巴尔的摩吃蓝蟹的日子。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Chesapeake bay 我们带女儿去过两次。前段时间女儿自己去D.C看小朋友,还带小朋友一起去了这里。多谢彼岸的好介绍,下次再去就按图索骥。:)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ceox' 的评论 : iceox 好,谢谢你的info, 值得试试。谢谢:)
iceox 回复 悄悄话 每礼拜三天,但打电话问问我猜应该还是可以的,因为感觉他们就住在那。
iceox 回复 悄悄话 如果不嫌麻烦,自己抓的螃蟹清洗后蒸出来最味美。
最近这几年都在 kent island 附近租有 dock 的房子,几天下来,可以螃蟹大餐一顿。外加顺带的水上活动。

另外再介绍 Soft and Salty http://softandsofty.homestead.com/index.html, 他们的软壳蟹最新鲜,如果在附近,早上可打电话问有没有,他们是附近餐馆的供应商,但今年只三天开门。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晓青好,就等着您的周末随笔呢,上面一定有好吃的,既使吃不到,流流口水也是好的。:)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馋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