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说历史

不一样的视角看世界,不一样的方式说历史
个人资料
正文

看人工智能科技如何把我变成“涉黄”者

(2021-04-21 20:32:59) 下一个

“Alexa,请播放《致爱丽丝》的钢琴曲。”还在半梦半醒之间的我,为了让Alexa能辨识我的口音,特意清醒了一秒钟发布指令。

 

坐进车子,我端正身体,清了清嗓子,用虔诚而恭敬的态度,以播音员的方式念出一个地址。

 

车子没有理我。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好吧,我承认我有些口音。

 

在多次无效的沟通尝试之后,我放弃了对车上智能导航的负隅顽抗。选择用手输入地址。

 

我认为,AI的最高境界不是去掉我的口音,而是辨识我的口音,就像那个听得懂我指令的出租车司机阿三。

 

当然,作为机器创造者的同族,我宽容地决定,可以给AI一点时间成长。

 

不过,当绞尽脑汁熬出的千字文被贴以涉.黄甚至涉嫌滥用国.家.机.构名义的标签毙掉时,我心底存有的那点虚伪的宽容,立刻荡然无存。

 

惊恐,反思,懊恼,无可奈何……

 

机器总是冷漠地,执着地向我发出一条条发文规范的链接,外加一句“亲”,再不遵守会有被关闭的风险。

 

我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文字的犯罪者,AI无情地审判着我被龌龊的文学灵魂。

 

经过一轮情绪的过山车后,我放弃了当初向平台客服追问与申述的执着。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无比沮丧。
 

拜托,AI大姐,我的文章根本没有颜色,没有政治。码字不易,告诉我,究竟哪个字出了问题,我改就好,不要为了倒洗澡水,把宝宝也倒出去嘛。

 

隔着屏幕,朋友似乎听到我内心的哀嚎,应景地推送了一篇一个平台主的抱怨。
 
这位作者说,他的万言故事终于得到了读者的认可。悲催的是,他因为文字“涉.黄”无法及时续更。
 

其中两个涉.黄的句子是:

“……一屁股坐在地上。”

“……继续干她的活。”

第一句,我猜到了。腰部以下和以上身体部位的名词,有“瓜田李下”的嫌疑。

 

语言是用来传播正能量的。为了打老鼠,打碎一个瓶子的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认真归纳总结了容易触雷的词,悬之于案头。这个清单,没有最长,只有更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