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酒微甘

唯读书与写字不可辜负
正文

荡木正传 (跋)

(2023-01-13 05:09:16) 下一个

二十一世纪,互联网一统天下。每个人起码有两重身份,其一是真实的肉身,其二为网络身份。二者皆可再次细分,前者有姓氏、职业、家庭、友朋师长、祖先后人;而后者,一个人在多少个网站注册过多少次,就有多少个ID,就有多少个网名,遑论在同一个网站的重复注册。每一个ID都是一个新的身份,这每一个ID与屏幕后的那个肉身具有何种关联?有的ID为其沉重的肉身所困,甚至到发言要匿名,不敢以真ID示人之地步;有的ID跳脱放达,在网络上放飞自我,展现与肉身完全不同的一面,甚而至于左右手互搏。在现今这个时代要回答“我是谁”这个问题实在困难,网络中的我与家人眼中的我、朋友眼中的我、陌生人眼中偶尔飘过的我、过去的我、今后的我有何不同?它们都是我吗?这个ID是我吗? ……也许所有的这些“我”,都只是一个镜像,折射出一部分真我。又或者,虚拟ID摆脱了它的肉身,自己可以不断复制克隆,如同《黑客帝国》里的Smith那样,所以我们可以有多重马甲。“我”只是一个程序,每一个ID都是一个被设置好的程序,有了bug之后就消失,换个马甲再重装上网。

而论坛就像《黑客帝国》里的Matrix,一个虚拟矩阵。在这里,所有ID是又不仅仅是屏幕背后那个真实肉身的镜像、的投射。电影里说:Know yourself。我是谁,这个ID是我吗?我遇到的那个ID到底跟屏幕后的那个人是同一个人吗?这是很难回答的问题。也许我,即非我,是名我,应作如是观。

我与网友们从未谋面,亦不刻意相寻。看着ID们来来往往,有些璀璨一时,尔后慢慢归于寂灭;有些一直在论坛里留连,二十余年来发贴灌水从不间断。有些新ID实则是网络旧人改头换面而已,有些老ID几十年潜水如一日,偶有冒泡,陌生得像新面孔。有些ID活跃,有些ID沉静,有的偏执,有的圆滑,有的善良、有的是真坏。网络的神奇在于你对某个ID背后的那个人的一无所知,却从他的文字里看得到的TA的孤独、TA的暗伤、TA的叹息、TA的无知、乃至于TA的无耻,感受得到那个ID背后真实的性情、生命的温度。虽然他们默默无闻于互联网,不是大V,不是网红,但他们是如此有趣的灵魂,如此生动的存在。

我不过一介俗人,我之于论坛,亦不过一名普通网友。忽然一日,念及昔日众网友,细细考较过去,只觉得他们言行见识皆有异于常人之处,可笑可叹,可圈可点。当此论坛BBS式微之时,若能将这一段段论坛往事,将那些鲜活的ID,一一记录下来,编述成集,使其不至泯灭于网络之间,也不枉我与他们相遇一场。

此外,于我自己而言也有一点意义。想我人间辗转几十年,一事无成,互联网已成生活的一部分,虽然明知道过去已经过去,时光无法倒流,出于热爱与留恋,若能将它们存于文字间,耄耋之年偶尔翻阅,亦可聊慰此生。故而于夜静更深之时,寒斋萧瑟之际,一盏孤灯一杯清茶,临屏耕耘,妄为网友作传,运指如飞,仅成可笑之书。

网络与现实,亦真亦幻,请不要追问这些故事是真是假,亦无须对号入座,若感觉与自己有些相像,不如一笑了之。

“永托旷怀,痴且不讳。”

呜呼,知我者,其在屏幕网络中乎!

二0二二壬寅冬日 自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悲惨世界》我已经抄了30页笔记。另外我在看BBC的《战争与和平》,网友推荐。让我想到原著。
虽我很少买书。我会去买一套《追忆似水年华》。
祝休假的周末愉快!外面银装素裹。
齐二郎 回复 悄悄话 铁杆粉丝觉得意犹未尽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我以前也是手脚凉,多吃牛肉等改善。家里21度,是为了我家爱猫,否则我们十九度,我们节约。我是乌龟型读书速度。《悲惨世界》仍在第三部的ABC朋友会。但同时读的《延安日记》(上)差不多读完,还有另几本中文书搭配。我失业退休状态,休了半年超过了。自然读书成为主业了。
项狄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寒斋22 度,我总是手脚冰凉,儿子还穿短袖呢,没法比,只好自己多穿点儿了:)

谢谢你的理解。你的《悲惨世界》读完了吗?这周我休假,读了不少书。《在斯万家那边》今天就能读完,今年我要把《追忆似水年华》当《红楼梦》来读,熟读、抄书、写笔记。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这或许是八卦记录。但其中有你的真诚史家之笔。被误解难免。待大家都是白发魔女和白头老翁,他们或许感谢你的这部记录的小传奇。
读书固然好,下笔才生辉。
祝贺你坚持写完。从你篇名简洁看出你不是为了点击率,有篇上首页时,编辑还替你更改标题呢。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寒斋萧瑟之际”,暖气不足乎?:)但有寒斋煮字,温贫暖老,足矣。
项狄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大家以为我喜欢深八网友呢,呵呵,可叹。搁笔了,以后要写也只虚构。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写的好极。记录也是追忆似水年华,虽虚拟,但内存了。况且,这也折射移民生活部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