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乡土

故事并非虚构,或曽身临其境,或则道听途说。
正文

孤墓挖宝惊众人

(2021-09-14 13:59:03) 下一个

孤墓挖宝惊众人  摘自《公社儿女》

  吴连驰自告奋勇地领着村里的“牛鬼蛇神”们去平无主坟,他有自己的打算,说不定这些坟地里就挖出点什么东西。吴连驰没想着去私自占有任何出土贵重物儿,运动来了城里人都把古董扔了砸了,古物已经不稀罕。如果真的挖着谁藏的什么金啊银的交给公社,那倒是大功一件,说不定自己被组织提升一下。不过连挖了几座坟,除了一堆白骨几块朽木,什么收获也没有。村南有片乱坟岗子,从前在村南有地的人家,都爱把死去的先人埋在那里,让祖先“日受千家供,夜得万盏灯”。多少年间,有的人家把地卖了把家败了,或者绝了后了,一来二去就留下了许多无主坟头。虽说是无主坟,那坟里说不定就埋着和村里谁有血亲的人。老人们口耳相传又使那些孤坟生出许多骇人心魄的鬼狐故事,人们平常都敬而远之。吴连驰现在人多势众,又以革命的名义,自然是神鬼不惧。来到乱坟岗子一座坟头前站住,吴连驰把手中的铁锹往地上一插说:“就从这开始,两人一个坟头,铁锹碰着硬东西时仔细点,发现什么赶紧告诉我。” 吴连驰自己卷了只烟,点着慢慢吸着,在旁边看着大家开挖。

  温厚和另一个没“带帽”的富农一起挖,两人干得很快,一会儿的工夫坟被挖开,突然一锹下去碰着了硬物,赶紧叫吴连驰过来。吴连驰拿铁锹轻轻刮开上面的土,发现土下面是棺材板。没想到这么老的坟里还有保存这么好的棺木,大家都有点兴奋与好奇,挖坟的“牛鬼蛇神”们都凑了过来。吴连驰和这些人在一起,开斗争会时铁面无情,干活时在一起说话也还和气,都是平日熟透了的人,常常不分敌我地互相讨旱烟抽。看大家放下手里的活,吴连驰也不说啥,谁没个好奇心嘛。没一会儿的工夫,棺木上的土清理干净,一个完好的棺材盖露了出来。棺材盖很厚表面略有些腐朽,拿镐一敲空洞有声,说明棺材还大体完好。能用这么好的木材做棺木的一定是有钱人,棺材里一定有好物件。大家没盗过墓,可盗墓的故事还是听了不少,这时一个个心里都充满了盗墓人那种急于见宝的心情。吴连驰怕损坏棺材里的宝贝,让人拿大镐慢慢起出棺钉,那种乡村铁匠手打的四棱带帽大铁钉。铁钉经多年锈蚀,早已不如新时的锋利,很容易被剥离棺盖。大家心都有点跳,虽然挖出来的宝贝自己没份,但能亲手挖出或者亲眼看到宝贝出土毕竟是令人兴奋的事。不要说吴连驰兴奋无比,就是“牛鬼蛇神”们也都忘了自己的身份。许多只铁锹一起探下去,插进棺材盖下,一声起,棺材盖被众人撬起抬了出来。

  只见一股白雾从打开的棺木里飘了上来,大家急忙躲开,怕秽气冲撞了,或有什么不好的东西随白雾上来附着在自己身上。等了一会儿白雾没了,又没见什么动静,大家小心上前。只看得一眼,“啊呀”的一声全都往后退,心里碰碰跳个不停,就觉着凉风飕飕,大白天见了鬼。吴连驰毕竟有觉悟,平时又是个胆大妄为的主,这时不能在这些“牛鬼蛇神”们面前怂了,手里握着铁锹走上前去。一看之下,棺木里一面朽坏了,有土塌进来和朽木混在一起,混合物中蠕蠕而动。饶是吴连驰神鬼不惧的人,乍见此景也是胆战心惊,不由得后退了几大步。终是白天大日头,又仗着人多,吴连驰大着胆子握紧铁锹再次上前仔细看去,竟是一条条蛇盘卷缠绕在一起,每条蛇都有二三尺长,表皮是黑灰的颜色。一盘盘的蛇突然被爆了光,似乎从冬眠中开始复苏的样子蠕动起来。农村蛇多人们常见并不害怕,可是这么多的蛇交互盘绕在一起,又是在多年埋葬于地下的棺木里蠕蠕而动,那情景确实令人心惊肉跳。吴连驰定了定神,叫一众“牛鬼蛇神”来看蛇。有吴连驰带了头,大家胆子都大了起来,有人还拿铁锹伸进棺木去播弄几下蛇盘。温厚忍不住多嘴:“这么多蛇该不是护卫着什么好东西吧,常听说书的讲什么怪兽护宝的故事,说不定蛇盘下就真有点什么。” 一句话点醒吴连驰,马上让人去队里找三齿铁叉和抬筐扁担来,顺便带些苞米桔子。大家也不挖其它坟了,坐在一边抽烟说着闲话。

  一袋烟工夫铁叉筐子柴火都拿来了,苞米桔子点着了,慢慢探下棺木燎烤蛇盘,蛇盘一着热,群蛇开始伸头探身地往四外蠕动,可长长的蛇身盘在一起,蛇们一时分不开。有人就用三齿铁叉挑了几条蛇上来扔在地上,离开蛇盘的蛇并不四外逃走,几条蛇又盘绕在一起。吴连驰命令大家去远离坟地的沟边挖个深坑,用三齿铁叉把蛇挑到筐里,两人抬着倒入深坑中依旧埋了。大家手忙脚乱地终于把几大盘蛇清理干净,就见蛇盘下一条五颜六色的绸缎被子露了出来。眼见群蛇护卫的宝贝就要见天日,大家都兴奋不已。吴连驰让大家小心,不要碰坏了宝贝,自己用铁叉轻轻地把绸缎被子挑起。那绸缎被子不碰还挺完整,拿铁叉一挑,就变成一段段的布片片。破碎了的绸缎布片下面盖着一具白骨,仔细搜索一遍,除了一付完整骨殖再无它物。大家不免失望,费了半天力,除了让人见了心惊胆战的蛇盘,一点宝贝没见着,真是晦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