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伪精英是这个社会的毒瘤

(2021-12-03 16:54:02) 下一个

我始终认为,在任何一个时代,如果知识分子没有烂掉,不管经历多少风雨波折,这个国家就不会真正烂掉,一定会在艰难困苦中重新振作。

人类社会有两大病症:霸占了道德高地的,常常是各种伪君子;霸占了知识高地的,常常是各种伪精英。对于伪精英和精英的区别,智者早有启示:前者是为了价格而活,后者是为了价值而活。

有些人西装革履在节目上谈笑风生,自视为精英主义者,但若剥开其光鲜外表,却赫然看见一颗肮脏不堪的心脏。钱理群先生曾一针见血的指出“伪精英其实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的作品《岁月沧桑》与《和青年朋友谈心》中也说明了精英和伪精英的区别。

真正的知识精英,不排斥金钱,而是用金钱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人类的生活分为两种,一种是物质,一种是精神。对此,伪精英有个最大的毛病就是“钟摆现象”:老是偏向一方,一强调物质就没有精神,一强调精神就反对物质。

伪精英发明了一种说法,叫安贫乐道,这是最骗人的东西,千万不要上当,要你安贫乐道的伪精英,自己很可能挥霍无度。我们不能安贫,要理直气壮地维护自己基本的物质利益。所以说来,伪知识精英是这个社会的毒瘤。

伪知识精英造成了严重的学术断代。

他们整天以拍马溜须、喧嚣起哄为能事,根本不愿意在学问上下真切的功夫。或为讨好某些人罔顾事实信口雌黄,或制造一堆浅薄无聊的概念、噱头无底线地取悦大众,丝毫不顾及学术尊严与世道人心。

举国都是著名学者,却少了学术。满纸都是道德良心,却少了良知。遍地都是天才鬼才,却少了人才。满街都是专家教授,却少了成果。到处都是文化巨匠,却少了文化。天天都是探求真相,却少了真诚。人人都是道德标杆,却少了公德。满地都是国学大师,却少了国学。个个都是心灵大厨,却少了灵魂。时时都是思想先锋,却少了思想。

既如此,何有学术传承可言?何有文化创新可言?看着热闹,不过是为一己之私,兜售些廉价的玩意、折腾得天昏地暗罢了。

伪知识精英成为恶势力的打手。

因为他们成了某些人的打手或同伙,操纵社会舆论,机关算尽为他们辩护,甚或设局坑害国家和老百姓。贪官提供权力资源、商人提供金钱、伪知识精英充当吹鼓手,狼败为奸、沆瀣一气、巧取豪夺、中饱私囊、祸国殃民。对灰色铁三角的丑态,可形象概括为四段话:喝国家的血,挤小姐的奶,说圣人的话,做强盗的事。

有了伪知识精英为虎作伥,原本因为竞争或不正当竞争造成的贫富分化自然雪上加霜。似乎职业操守与民生疾苦,已经无法唤醒有些人沉睡的良知。这样的游戏还在如火如荼地上演,为国家与民族之命运计,叫人如何不担心?

伪知识精英加速了道德的沉沦。

众所周知,随着经济发展,人的物质欲望得到了不可抑制的释放,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在此过程中,知识分子本应负起历史责任,引导社会舆论纠正歪风邪气,带领民众向上提升,可事实正好相反,伪知识精英作为始作俑者,推波助澜,加速了社会道德的沉沦。

如果你不在乎别人的关注,那你整天涂脂抹粉装腔作势哗众取宠,所为何来?即便是为了个人的利益,也不要虚伪地奉承和取悦民众,那将是非常危险的。但这样的劝世良言,视良知如猪下水的伪知识精英,能听得进去吗?

伪知识精英培养了更多的混混。

诚如英国人罗·阿谢姆所言:“一个榜样胜过书上二十条教诲”。伪知识精英的表演,甚或说言传身教,培养了更多类似的门生或混混,有些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把造谣也视作成功的不二法门。既然拍马溜须就可以升官发财、不学无术就可以成名成家、哗众取宠就可以获封男神女神甚或大师,有这样的成功示范,谁还愿意踏踏实实为学、老老实实做人呢?

事实上,类似某某讲坛等等,在培养伪知识精英、打造伪知识界方面功莫大焉。为了几个臭钱,以学术之名消灭学术,以艺术之名消灭艺术,这就是所谓主流或非主流媒体正在干的事。在伪知识精英的榜样引领下,年轻的一代人深受启发,找到了更廉价的成功模式。只要能走红赚到银子,不要脸是应有之义!

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伪知识精英折腾几十年,终归要过去,但他们培养的那些大小混混怎么办,还要折腾多少年、多少代?

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摧毁一代人只需几年,而培养健康的一代人,则需要很多代的努力。如果人的问题不能解决,不把这个伪知识精英创造的牛圈打扫干净一些,我们今天所谓的繁荣又能持续多久?千万不要低估文化流氓的破坏性,真到了关键时刻,那可能会要命的!


作者: 段淸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