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

"Art is the depth, the passion, the desire,
the courage to be myself and myself
alone."
~ Pat Schneider
个人资料
正文

《星级男人通鉴》第47章 强强联合

(2023-11-22 08:16:05) 下一个

当年刚强作为大一新生去阳春市政府实习的时候,曹秘书曾送他三句箴言。第一条是远离钱和色。第二条是有事当面说,不打电话、更不能留文字证据。这第三条嘛……

“俊哥!哎呀俊哥,在我记忆中您就是一表人才、神采英拔的典范,三年不见这是又高升了吗?瞧这身贵气,走在马路上碰见了都不敢上前相认啊,呵呵。”

海陆丰餐厅老板叫陈友祥,三十出头的样子,乌黑茂密的刚刷头,鼻子宽而山根低,嗓音沙哑。灵活的腿脚,一看就是闲不住的人。筋强骨健,又让刚强想起电视剧里旧式武馆那些手执棍棒的门人弟子。

有着中式装修风格的餐馆看起来一两年新的样子。门面不算大,正门后的屏风上画着锦麟戏水图。一个穿红色旗袍的女服务员站在迎宾台后,细长的眼睛,长相酷似吉吉的妹妹。室内的桌椅都是简约设计,墙壁和天花板到处悬挂着红色灯笼。刚强听说那些南部沿海地区靠渔业为生的民众多数信奉妈祖,而妈祖像总是手提灯笼的,不知是否与这有关。

大堂虽嫌拥挤,再往里去却是别有洞天。三人拐进一间包房后,陈友祥热情地招呼吴俊和刚强入座。哪里还用得着点菜?提前预备好的本店特色招牌菜以及星级酒楼里才能见到的摆盘精美的经典粤菜,一盘盘端上来,总有你爱吃的几款。酒是玛瑙色的轩尼诗。刚强对洋酒并无研究,作为河北人,他所熟知的无非是五粮液、衡水老白干那些中低档白酒。不过也曾留意到粤东地区的民众喜欢干邑白兰地,大概是受了港澳影响。

“陈老板桌球店的生意最近怎么样啊?”吴俊关心地问。

“唉,已经关了,要不哪有钱开餐馆呢?”陈友祥手握酒瓶,半躬着身子给吴俊杯里倒满酒。随后转向刚强,“这位许生……”

“司机,”刚强用手挡了下空酒杯,“多谢陈老板,一会儿还要开车。”心道三个人吃这么多菜真是浪费,能把老家的兄弟和乡亲们都叫来就好了。

陈友祥坐下后接着叹气,“头几年全靠俊哥这种贵人带旺人气。后来少了贵人光临,生意自是大不如前,只能关门喽。”

哦,刚强心道,吴公子应当是早些年喜玩桌球时认识的陈老板。现将桌球店变为餐馆,又大费周章地宴请吴俊,恐怕不是叙旧那么简单吧?只不过客人才刚开始动筷,就算有事相求也要等吃得差不多时再提。

没等到陈老板开口,刚强先接到珊珊打来的电话。冲另俩人抱歉地一笑,捧着手机出了店门。

“我在友谊商店,”珊珊这话应当是嘟着嘴说的,满满的委屈,“下周要去见初中同学,你过来帮我挑件裙子。”

“不行啊,走不开,”刚强陪着小心说,“吴俊一会儿还要我开车——”

“我说你究竟是他的下级还是保姆?”电话那头终于火了,“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

“嗨嗨,这就是下级分内的工作嘛,刚开始总要当几年孙子。”刚强知道光解释是不够的,快速地转着脑筋,“珊珊你再耐心等几天。九月份吴俊要去意大利参加朋友的婚礼,去二十来天呢。到时我每天接你下班,晚上给你做饭吃,好不好?”

“九月?那这个月呢?”

陪笑,陪笑,“这个月不是……要下乡去搞美丽乡村建设,明天下午就要出发啦。”

“好、很好,美丽乡村是吧?我看美丽之后就在乡村定居吧,再娶个美丽的乡村媳妇,一齐享受美丽的人生!”

电话被挂掉了。刚强再打过去对方不接,只得先回餐馆的包房。吴俊看样子已吃好了,一只手抠着另只手的指甲。旁边的陈友祥侧身坐在椅子上,一脸委屈地倒着苦水。

“我们店待客怎么样您也是清楚的。殷公子当时没穿警服,谁都不认识他呀,结果不知怎么回事就把他得罪了。后来倒也没进店来搞事,可是隔三差五派几个刑警在我们店门口溜达,不知道的以为里面出了命案呢,谁还敢进来玩桌球?

“不得已把店关门了事,跑来白云区这边儿偷偷摸摸开了家餐厅。太平日子过不到一年,谁承想又被认了出来,这下餐厅的生意也没法做了。我这实在是被逼得没办法,还好老天爷可怜见,让我能攀上俊哥这样的贵人,只能厚着脸皮——”

“殷、殷世驹是吧?”吴俊以手扶额,费力地回忆,“大概见过一两回面吧,没交往。”

“您吴大公子的名头打出来,谁敢不买账?他父亲是局长不假,令尊可是省里的领导!”

局长,不会是广州市公安局长吧?刚强想起曹秘书嘱咐他的话——新官去到一个地方上任,首先要结盟的便是公安局长。这条可真是越琢磨越有意思。话说他一个穷地方出来的农二代,倒成天跟这些官二代富二代学二代警二代混在一起,这是交的什么运?

“到时只需俊哥出面牵个头,我去酒楼摆桌宴席亲自向殷公子赔罪。日后俊哥但凡有用得着小弟的地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刚强皱起眉,总觉得这当中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像陈友祥这么油滑的生意人,会在自家店里把客人给气成那样?人家公安局长的儿子再横也是见过世面的,不至于为一点儿小事记恨到现在。

“陈老板,”刚强这还是首次开口谈正事,“你想俊哥帮你忙就要诚实,这当中是不是还有没说出来的隐情?”

陈友祥短暂的惊诧过后,钦佩地望着刚强,“许生年纪轻轻,眼光厉害啊!呃,是我在老家的一个堂弟,当晚刚巧也来我这里玩波。这个堂弟没读过几年书,言行举止粗鄙了些,就把殷公子给、给得罪了。”

那看来是动上手了,没当场把那小子拉进去关几天都算文明了。

“既是这样,”刚强就事论事地说,“你赔罪恐怕没用。冤有头债有主,得把你那位堂弟带上,让他亲自认错才行。”

“啊?”陈友祥一愣,“必须要他来吗?”

“你可以试试看,”刚强扭头问吴俊,“如果有人得罪了俊哥,叫那人的大哥来赔罪,能解气吗?”

吴俊十分明确地摇了摇头。

“这样啊……”陈友祥垂目思索了片刻,“好吧,那我叫他再过来一趟。”

“还有一点,”刚强想起吴俊来路上跟他说过,汕尾某些地区毒业猖獗、枪支泛滥,“不是信不过陈老板的家人,对方可是警察。万一讲和失败,大不了一拍两散,可别因为说错话让人抓着把柄,倒打一耙。”

其实刚强的言下之意是——你堂弟背景干净吗?没犯什么事儿吧?别再让人给逮进去。像陈友祥这种老江湖,不会听不出来。

“是、是,我一定好好敲打他。下周我先回老家一趟,跟他谈谈。”陈友祥抬手抹了下额头上的汗。

这事儿就先这么搁下了。回程的路上,吴俊没怎么说话。刚强从后视镜里见他侧头望着窗外,面色在街灯和车灯的轮番照耀下忽明忽暗。

快到吴俊家楼下时,听他说道:“还是你小子醒目。那个衰仔要是有问题,本公子的名声都会被他连累的。”

年底上副处一事自然也就泡汤了。

******

邵艾望着手中方熠打来的电话,冲动之下几乎要将它挂断。多么不公平啊,你想我的时候就能立即找到我,我想你的时候你又在哪里?在做什么?如果我不接这个电话,如果此刻的我已经死了,你今生再也见不到我这个人,会遗憾吗?

电话铃响了四声后,她接通电话。然而仅仅是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唤了一口她的名字,就又不争气地哭起来。捧着手机走到客厅的一扇窗前,窗外在下雨,玻璃上像是贴了层晃动的塑料膜。她也在下雨,不是下在脸上,是从头顶的天灵盖处向外冒水,汩汩地将她像公园里的雕塑喷泉一样包裹起来。

“对不起,邵艾。因为我母亲的缘故,让你们家蒙受了经济和信誉上的双重损失。我知道你这些天肯定不好过,而我又无力做什么弥补,对不起。”

邵艾相信他的道歉是真诚的。方熠是个君子,不小心亏欠了陌生人都会良心不安。她又能说什么?如果真是杨教授做了对不起她们邵家的事,她自是可以尽情地埋怨对方。如果她自己不是中大药学系的本科毕业生,她也可以像药厂那些普通工人一样理直气壮地骂那个砸他们饭碗的女人。杨教授是个有良知的科学家,然而他们邵家也没错啊!已经按部就班地做了该做的工作,要怪只怪当时科学界的认知有限。

“哦,我刚看了中央二台对易教授的采访,”他终于找到可以聊的话题,“他指出的一些问题很尖锐,中药作为本土产物确实需要从上至下对每一步环节进行审查和监管。其实西药也一样,只不过西方已经替我们把该做的工作做了、该试的错提前试过了,所以对中药的政策不应当更宽松,而是更严格。”

邵艾听到这里,渐渐止住抽泣,“要我看干脆不要搞什么中药了,好多民众反正也不信。”

“别这么说,真是好东西,不能随便丢弃啊。这个夏天刚开始的时候,我有幸结识了一位老中医,受益匪浅。他自己也是我们中山医毕业的,有着过硬的西医基础。但是在他行医的那些年中,通过不断比较和思考中西医二者的理论系统与实践效果,发现在很多情况下西药的效果不如中药理想,所谓的‘毒性’也并不局限于人们熟知的那些方面。”

“还能比我们家的根地清更毒吗?”她讽刺地问。

他接着说:“举个例子,他认为中医的寒热理论,以及根据每个病人的整体状况来选择用药和治疗方式,是十分有必要的。某些天生体质虚寒的病人,或者得了寒弱性疾病,你不分青红皂白就给上消炎药和抗生素这种寒凉的药物,具体的病症是消除了,但患者的身体会被搞得虚弱不堪,无异于又得了一场大病,可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反之,对那些细菌感染后引起的肿痛、化脓等热性病,用抗生素后就不会出现类似的状况……”

一涉及专业,方熠的话匣子就合不上,这点在过去交往的几年中邵艾已无比熟悉。她是真心佩服他,能做他的女友是她的幸运,有他这样的人存在世界才有希望。然而此刻的她不想再纠结那些专业问题了,她只想听他说——他爱她、离不开她,无论发生什么不幸、遇到任何障碍都要同她一生一世。

“即便是一模一样的病症,患者是男女老少、天生体质如何,都应当被作为用药选择时的考虑因素,才算一个合格的……哦,你看我,又没完了。你明天就去珠海了吧?好好休息吧,咱们周二机场见面再聊。”

机场见面……挂上电话后邵艾的心踏实了许多。好吧,就像母亲说的那样,抛开那些烦心事,专心去国外读书。有他在身边就好。

当然第二天飞去姑妈家后,少不了又要听姑父一通埋怨。之前姑父同杨教授合作开发的肾上腺注射器眼看就要投入市场了,结果出了这么件恶心事,把姑父气得也不理杨教授了。

“邵艾,不是我有意要泼你冷水啊,”比起四年前邵艾刚来上大学的时候,姑父头上多了不少白发,让成日服食燕窝、去美容店做VIP保养的姑妈打趣——再这么老下去人家还以为咱俩是二婚呢。

“我是真心不看好,”姑父语重心长地说,“你跟方熠这种情况,放到国外那叫、呃……叫COI, conflict of interest, 对。你想啊,老婆家就是开药厂卖药的,老公自己还想从事药学方面的研究,这发表出来的实验结果能公正不受影响吗?科学界和消费者们也很难买账啊。”

“去去!数你能是吧?”姑妈赶过来,将姑父推进他自己的书房里,“人家那叫强强联合,一人搞发明创造另一个拿去卖,眼馋了吧你?赶明儿我也去读个生物医学博士回来,老娘当年可是学霸一枚,我看你怎么跟我conflict……”

回连载目录: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7469/130301.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节日快乐!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邵丰慧' 的评论 :+1

祝高妹和作家们节日快乐!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ghtCovid19' 的评论 : 谢谢芳草,感恩节快乐!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瓜苏' 的评论 : 南瓜感恩节快乐!

我还真不知道刚强将来怎么样,没有写过他这种类型的男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刚强是个能弯下腰来的人,这样的人腰一旦有机会挺直的时候,会很可怕。但愿我没有说中。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曹秘书说的第二条,正跟国外相反。这里是能书面绝不口头,凡事留证据。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先祝老大感恩节快乐!
FightCovid19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高妹的又一篇力作!祝感恩节愉快!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邵丰慧' 的评论 : 丰慧真是看明白了!上次我发的那篇导师采访,他太太也是普林斯顿毕业的,但是没能在UW找到终身教职。她其实随便换一个大学,也能做终身教授。她最后在学校里做了行政人员,他俩还真是一辈子无子,收养了两个白人娃,都挺有出息的。我导师退休晚会上,就说要向太太道歉——for all the family dinners I missed. 他年轻的时候做实验,是一做三天那种。实验室里有床的,大家轮流睡。后来这种实验都被禁止了。但是两个人恩爱了一辈子。

我身边认识的家庭,也有不少太太很享受全职家庭主妇的生活,过得比我开心。

刚强和邵艾也有他们的问题。中国的一把手官员(不是机关那些)如果要往上爬,成天会调来调去的。邵艾不可能把公司也搬来搬去。但是他俩的组合没有“原则性冲突”,不像方熠和邵艾那样,在事业上成为互相拆台的对立面。后者可以是致命的。
邵丰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还真是, 方这种人,很有可能培养出一个怨妇。
安心做贤妻。 安,要安贫乐道;贤,要里外都搞定。 有这样的能耐的人,能安心的有几个。
就是小妇人型的,也要有情绪和陪伴价值,这个方也提供不了。除非,不要孩子,两个人在实验室成为左膀右臂。
哎,好人,不一定是好伴侣。
刚强和邵, 政商结合,看似完美,在中国的环境下,又何尝不是暗礁密布呢。
看来看去,还是普通人,最容易拥有普通的幸福。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邵丰慧' 的评论 : “男女思维方式不同的典型案例”,完全是这样!而且越是高尚老实的直男,越是如此。这种男人需要女人自己没有什么事业,安心做他背后的贤妻。

中西医都是俺爸的话(他就是文中的老中医,不过他是青岛医学院毕业的。嘿嘿。)
邵丰慧 回复 悄悄话 “然而此刻的她不想再纠结那些专业问题了,她只想听他说——他爱她、离不开她,无论发生什么不幸、遇到任何障碍都要同她一生一世。”男女思维方式不同的典型案例呀。
关于中西医的评论,也很客观。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