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

"Art is the depth, the passion, the desire,
the courage to be myself and myself alone."
~ Pat Schneider
个人资料
正文

《魅羽活佛》第285章 旋转的风车

(2022-11-22 23:19:32) 下一个

瘦警官的临时住房在一座半老不新的公寓楼里。既然没打算常住,家具只有最基本的几样,不过还是为偶尔来访的老婆孩子多预备了张床。

瘦警官去铺床的时候,胖警察同陌岩坐在沙发上闲聊,他建议陌岩今晚和他挤一张双人床,小羽睡沙发。陌岩说不必,他可以整夜打坐。

“坐、坐一晚上?”胖警不可思议地望着他,“那不累吗?腿都麻了吧。”

陌岩笑了下,“真入定了时间一晃就过去,醒来后比睡了十二个钟头还精神。”

嘿嘿,小羽心道,说是那么说,陌老师可是有洁癖的人,多半不愿跟你这个胖子睡一起。

自打进屋后,小羽便兴致高昂地迈着方步,在这套不算大的两室一厅内来回视察。小孩子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啧啧,”胖警摇着头,朝刚路过身边的小羽瞥了一眼,“搞不懂你们这些人。带着个学龄孩子风餐露宿的,还是尽快找地方安顿下来吧。”

小羽逛腻了,见瘦警官已给她放好热水,便走去大浴缸里泡澡。满缸的泡沫中还浮着只塑胶鸭子,应该是瘦警官给自己孩子预备的。

胖警说得对,暄软的沙发比野外的硬冷土地可要舒服多了,不过她喜欢跟着陌老师去流浪。确切地说,她喜欢陌老师这个人。长得好,会做饭,比爸爸教导她时更有耐心,比学校任何一个老师懂得都多,几乎算得上无所不能。看,现在连警察都要请他帮着破案呢!

只是偶尔会有那么一丝疑虑闪过——陌老师那么出色,为啥不再找个老婆呢?小羽自己的妈妈死后还不到一年,爸爸就跟阿珍姨好上了。陌老师的老婆都没了六七年了——关于这点,是她某天偷问允佳得知的。还有啊,陌老师把允佳送去善渊女子学校读书,他自己为啥不跟过去教那里的贵族娃,偏要跑来穷乡僻壤教她小羽这种乡下娃?

“我还小,很多事想不明白,”每到这时候她就会安慰自己道,“但我总有一天会搞清楚的,没有人能糊弄小羽!”

洗完澡回到客厅,见瘦警官已换上一身褐色格子睡衣,满脸歉意地对另二男说:“真的是有劳你们了!今晚要是还找不出根源就算了,转就转吧,我反正也没死,不是吗?最后兴许改行去做飞行员呢,呵呵。”

瘦警官转身要进卧室,被陌岩叫住:“对了,你们整个镇都是用风力发电吗?”

“这个……”瘦警官还在犹豫,胖警接话道:“据说是混合的,白天用太阳能,晚上转成风能。”

陌岩点点头,“我见镇外共有二三十座发电机,其电力是如何分配的呢?”

“每座电机负责一个区。”

陌岩皱了下眉,但没再说话。

******

夜里两点前后,小羽正盖着柔软的鸭绒被在沙发上睡得香,听陌老师在耳边叫她起床。尽管不情愿,小羽还是强迫自己坐起来,穿好衣服。

陌老师曾和她说过,在这异国他乡谁也信不过,就算有风险她也必须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边。他二人没有身份和固定住所,一旦走散可就麻烦了。

穿好厚厚的外衣,小羽见那俩人还在瘦警官卧室里徘徊,便也好奇地跟进去。卧室不算黑,床头柜上的台灯用黯淡的黄光切割着屋里的空间。瘦警官紧闭双目平躺在床上,微微抖动的身躯让他看起来像得了风寒之人。估计这时又做起那个怪梦,在梦中被塞入洗衣机滚筒里天旋地转吧?

“咱们走吧,”胖警说完关上床头灯,领着陌岩师徒来到公寓楼下。已有一个年轻的警员等在那里了,在三人外出时负责照看瘦警官的安全。

进了来时坐的那辆破旧警车,在空无一人、北风肆虐的大街上没开多久便重返洗衣店。小羽跟在两个大人身后下车,在进门的那一刹似乎有股寒气扑面而来。要说门外已经够冷的了,但那是种粗狂质朴的冷。门内的寒气则阴鹜诡黠,才七岁的小羽没去过古墓,但估计墓里也是类似的感觉吧?

小羽紧张了。她不是个胆小或神经质的女孩,这一年来打打杀杀的场景她也经历过不少了,自己还抱着机关枪突突过呢。她的紧张是有原因的,傍晚他们四人离开这家洗衣店时顾客均已走光,老板娘在他们身后锁的门。然而此刻却能听到店里有洗衣机在转动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瘦警官还真的在睡梦中被转移到某台洗衣机里?

陌岩像是感知到了她的恐惧,伸手握住她的胳膊。他的手掌温暖有力,让她相信即便阴曹地府的鬼怪倾巢而出,也没啥好担心的。

胖警将店里的灯拨到最亮,三人全神戒备地走到那台旋转的洗衣机前——转筒里没有人,也没有衣物。这就奇了,必须有人刷卡投币再按按钮,洗衣机才会转,然而若是有人半夜偷偷溜进来洗衣服,又怎么会让洗衣机空转呢?

“能不能将插头拔掉?”陌岩问胖警。

胖警一愣,“拔掉插头?是全都拔掉还是只拔这一台的?那肯定就是不转了啊。”

“试试吧,”陌岩淡淡地说,“就拔这一台。”

尽管不理解,胖警还是掏出电话,叫警局来几个人。洗衣店里的机器是靠墙一台挨着一台,底下一排上面还摞一排,不像家里拔个插头那么容易。这要是紧急关头陌岩自然可使蛮力,但就目前来说貌似还没有动粗的必要。

只消几分钟的功夫,门外大街上就停了辆闪灯但没鸣笛的警车。几个年轻警员冲进店来,三下五除二将洗衣机挪开,拔掉插头,再放回原位。原本运转的洗衣机没了电,指示灯灭了,滚筒自然也停止了转动。

接下来呢?众人的目光集中到陌岩身上,后者纹丝不动,像是在等什么东西。谁知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有一台洗衣机的灯亮了,开始自顾自地旋转起来。这下连枪林弹雨都不皱一下眉头的警员们都瞪圆了眼睛,额头渗出汗来。

还就胖警察胆儿大,笑着问:“呵呵,不管这是个何方神圣,好歹也等我们走了再出来活动啊?它这不是把自己暴露了吗?”

陌岩的眼睛盯着前方地面。“我看它就是来给咱们报信的。”

“报信?”

“回去再说吧。”

******

前后不到一个钟头,三人又回到公寓。陌岩让小羽去客房里自己睡,把瘦警官叫起床,加上胖警和先前守护瘦警官的警员,几人坐在客厅里讨论案件。小羽哪睡得着啊?小脸贴着卧室的门缝,站在那里听他们讲话。

先听陌岩问瘦警官:“最近一两年,你们有没有什么无头案,例如杀人、失踪什么的?”

瘦警官手抚下巴寻思了一会儿。“嗯,这一带治安还行,大街上也有不少摄像装置。无头案嘛,印象深的大概有那么三四件。一件密室杀人案,门窗都反锁着,人是被掐死的。”

陌岩听到这里,扭头问客房里的小羽:“小羽,你说说看,能有什么可能的解释?”

小羽没料到会问到她,愣了一下后,两手揉搓着一只辫梢,从客房里蛄蛹出来。“人、那个锁在屋里,别人进不来,肯定不是被人掐死的。嗯,可能是一些能从缝隙或管道里钻进来的坏东西,蛇啦,毒气啦,鬼魂啦,我只能想到这些了。”

胖警察听了,饶有兴趣地望着她,“可是脖子上有明显的掐痕,尸检得出的死因也是窒息。”

“那、那有可能是先在外面被人掐过一回啊,”小羽虽然有些心虚,还是大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然后,呃,然后……”

她毕竟只有七岁,所知有限。

“比如氮气?”陌岩微笑着冲她点了下头,“在被害人熟睡时,从室外喷进大量氮气,使得空气中氧氮比大幅缩小。而熟睡之人很难做出什么积极的抵抗,会在不知不觉中因缺氧死亡,结果就和被掐死差不多。”

三个警察听了,面面相觑。

陌岩问:“还有呢?”

胖警答道:“这第二桩是个失踪案。大约四个月前,一个外地来的摄影师。”

小羽注意到,当陌岩听到“摄影师”三个字的时候,眼睛一亮。

“据失踪者的家属说,摄影师这次是来为《国家地理》杂志社拍景物照。开自己的车来的,也确实在镇上的旅馆和饭店查到过他的踪迹。后来就不见了人,车却一直停在旅馆楼下。当然有可能是丢掉车逃跑了,不过此人有家有口的,资历也很清白,这种可能性不大。”

陌岩听后点了点头,随后问了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问题:“能不能查出洗衣店所在小区对应的风力发电机?我想去那里转转。”

三个警察惊愕了片刻后,打电话给局里,要到了那辆风车的确切方位。一行人连同小羽下了楼,待赶到郊外的风车所在地时,天色已蒙蒙亮,风也小多了。

警察们都折腾疲了,决定在车里等。小羽跟在陌岩身后下车,结着冰渣的草丛踩在她脚底下,发出吱嘎的响声。抬头望,这些三臂巨人可真够大的呀!在远处看还不觉得,走到底座前才意识到每个都是直插青云的尖塔,顶部缓缓转动的那些扇叶也大得吓人。

草地再往前去是一片不太平整的黄土地。陌岩在这片地界缓慢踱着步,眼睛盯着每一寸黄土细查,最终停在某处不动。怎么,小羽心里一颤,土地下面埋着尸体吗?是了,四个月前发生的命案,而先前那片草地比较齐整,应该不会埋在那里。此处嘛,就刚刚好……

只见陌岩先是皱眉,片刻后眉心舒展、神色庄重起来,双手在胸前结了个手印,口中念念有词。小羽见他两手掌心向上,八个指头交叠在一起,只留两个拇指在外。她当然认不得那是什么印,可能是给亡灵超度用的?记得母亲去世的时候村长也给请了超度法师,不过是个道士。

“喂,你可以安心地飞升了啊,”小羽心里冲地下的魂灵说,“别人最多请个高僧,给你超度的可是位佛陀,算你小子运气好!”

那边厢车里坐着的三个警察大概也觉察出异样了,齐齐下了车朝这边走来。陌岩念声骤停,小羽只觉一股看不见的祥和之气从脚底忽地朝空中升腾而去。

“出什么事了?”胖警问。

“挖吧,”陌岩说,“就这里。”

警局有专业处理凶案现场的小队,十分钟后便带着挖掘工具赶来了。这期间陌岩同胖瘦二警站在一旁,向他俩汇报自己的发现。

“我超度这个摄影师的时候,他的魂灵同我叙说了来龙去脉。那天他要去风车顶部拍日落,事先已同当日管理风车运作的工作人员说好了,等他下来后再启动风车运转。”

风车顶部的机顶盒从下方看着不大,实则能并排躺两个成人呢,因为电机、外转子、内定子啥的都装在里面。曾有过工作人员上班无聊了,还专门爬到顶部看光景晒太阳的。于是值班人就打开风车底座的小门,让摄影师系好安全带,沿着梯子自己爬上去。

结果也不知是什么缘故,也许是值班人后来上网太投入,忘了这事了?总之一到钟点就开启了风车。也该这个摄影师倒霉,拍最后一张照片的时候离扇叶近了些,冷不丁被忽然启动的扇叶扫中了胳膊。摄影师重心不稳,从80米高的塔顶摔了下来,落到脚下这片黄土地上。

而值班人直到下班时才记起这件事,当时就吓傻了。起先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希望可怜的摄影师已自行爬下梯子离开。等赶过去一瞧,地面上惨不忍睹。刚开始他可能也想过报警,然而邪念最终战胜了正念。反正没人瞧见,而这片儿恰好是凹凸不平的黄土地,埋了什么也不会引人注意……

“哦,是这样啊,”胖警听后长吁一口气,“而被害人的冤魂意难平,便想方设法告知警方他被埋之处。这座旋转电机既然是给那家洗衣房供电的,他认为只要能将警长的魂魄在夜晚引去洗衣店里转圈,警长最终会将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

小羽问:“那为啥不直接把警长的魂魄带到这里来?”

一直神色阴郁的瘦警官听到这里,脸一红。“其实我在三个月前确实梦到过风车,只不过我从小喜欢风车,还觉得挺惬意的。”跟着叹了口气,“原来是这样。怪我太愚笨,被转了这么久只顾着难受了,也没能把线头连起来,算我活该吧。”

“叔叔你也不用自责,”小羽安慰他说,“世界上跟陌老师这么聪明的人,本来就不多。”

******

一行人回到警局时,嫌疑犯已被带到。原本也不是大奸大恶之人,没问几句就彻底崩溃、全盘招供了。

“唉,这可真是太感谢你了!”瘦警官在结案后冲陌岩说。这才几个钟头的功夫,瘦警官整个人的气色看着好多了。“也不知该如何报答……你俩接下来做什么打算?”

陌岩道:“我俩想先回乡里给剩下那几个病人看病,之后会去白鹅甸。”

“那这样吧,我派人派车,先送你们回乡治病,再一路包送至白鹅甸。”

那可太好啦!小羽笑眯了眼。自打睡过瘦警官的公寓,她也盼着能尽快有个新家。

小羽和陌岩在警局院子里等车的时候,陌岩俯身,冲她小声道:“小羽,以后不可以当着生人那样夸陌老师。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聪明人,还轮不到我。”

“嗯,可是,”小羽抬头冲他眨了眨眼睛,“既聪明又武艺高强,长得还好看的,就没几个了吧?”

陌岩直起身,不再理她。片刻后小声咕哝了一句:“果然是……这张嘴,真的是同她一样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谢谢沙沙,我的儿童节目还有好久啊,现在还没确定是否冬假时再写个中短篇。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赞,我们都是儿童节目,呵呵呵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采心这么晚了还上站,感动:)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刚到家,独占大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