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

"Art is the depth, the passion, the desire,
the courage to be myself and myself alone."
~ Pat Schneider
个人资料
正文

【作者朗诵】人鸟约会(7)

(2022-11-18 16:41:35) 下一个

《魅羽活佛》126章 编外发糖篇:人鸟约会(7)

排在长老们之后的,并非僧人。佛门和道门两边都坐了些俗家打扮的人,看衣着气派便知非富即贵。不过当中有个人让魅羽有些不适,甚至可以说害怕。而能让她害怕的人或者动物,一向不多。

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身材魁梧。这种魁梧并非体力劳动者那种结实,而是能对人产生威压感的一种雄壮。短黑的头发,五官端正但透着城府,三四十岁便给人一种老年人才有的狠辣。

魅羽又望了望陌岩,他好像没怎么注意那个男人。但她很肯定他在心里也对那个人产生了警惕。相处了这么久,对他的心念她已能较为准确地把握。

法会开始了,一道接一道的仪式,对魅羽来说实在无聊。关于法会这种事物,她曾问过陌岩。他的回答是这就是一种带有布道弘法用途的热闹集会,同修行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她更希望现在就变回小红鸟,可以在岛上四处飞,去湖边尝尝湖水的味道,再偷偷往道士们的圣水杯里扔石子儿。

就这么做着白日梦。终于挨到中场休息,看天色已过正午。以陌岩和灵宝为首的些个佛道高僧大德,被请到一旁现搭的凉棚中,一人一把太师椅坐下,好茶好点心伺候着。魅羽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便也跟进凉棚,来到陌岩身边蹲下。

“我饿了。”

他从一侧的小桌上拿起一块绿豆糕,放在手心,递到她面前,让她伸嘴来吃。

坐在对面的灵宝看不下去了,皱着眉说:“陌岩佛陀,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回天尊,我在喂鸟。”

灵宝定睛望向魅羽。魅羽总觉得他一眼就能看明白自己确实是鸟儿,此刻只是用法术暂借了下世的形貌而已。

灵宝哼了一声。“喂鸟又不是什么大事,不能再等等?”

“不能,”魅羽说,“我记得有这么桩禅宗公案。大珠慧海禅师说,修行的秘诀就在于饿了吃饭,困了睡觉,”说着抬头望向陌岩,“对吗?”

他笑了,冲她点点头,“你说得对。凡人的问题便在于,该吃饭时不好好吃,挑肥拣瘦。困了又不睡觉,胡思乱想。”说完又望向灵宝,“天尊,这与道门顺应自然的修行理念,应当也一致吧?”

魅羽知道陌岩虽是佛门中人,可向来涉猎广泛。几乎可算作是佛道双修。

灵宝像是无从反驳,但依然沉着脸。“男女有别。你二人虽不是那种关系,可也要顾忌一下外人怎么看。”

“回天尊,”陌岩说,“我和她就是那种关系。”

灵宝怔住了。魅羽猜大概在过去的千万年中,都没人敢这么和天尊说过话。

“这……成何体统!”灵宝将手中的茶杯重重地放回茶几上。“诸佛门弟子若是见你这番做派,还如何修行?”

魅羽忍不住了。心说如果陌岩是你道门后辈,或者你是他的佛门师长,教训他几句也就罢了。你们既不是同行,人家今日在法会上还和你平起平坐,你管得了吗?

“大家不信佛不是更好吗?”她说,“都改投天尊您的门下。”

“噗——”角落里一位长老把茶喷到了地上。

灵宝瞪了魅羽一眼,不过最终按下怒火,叹了口气,对陌岩说:“你们师门三人,也就你师兄有点儿佛的样子。你那个师父和你差不多,为老不尊,也是个说话做事不顾忌自己名声的。”

听他提到师父,陌岩当即坐正。“出家人本不应在乎名声。不过师父为人正直、宽厚仁慈、行事不拘泥世俗,做徒弟的不敢同他相提并论。”

此言差矣,魅羽心道。你自己不也是“为人正直、宽厚仁慈、行事不拘泥世俗吗?”为何不能相提并论?

可灵宝不依不饶,“你们在佛国里怎么样,别人管不着。但我听闻你过阵子要下凡渡劫。希望你洁身自好,切莫做出让人指摘的傻事,为同道中人耻笑。我们修行者无论到何等境界,都该如履薄冰。古往今来,为情所困而晚节不保、身败名裂的先贤,比比皆是。”

这是受什么刺激了吧?魅羽心说,这个灵宝多半在年轻时失恋过。

“不让人指责是不可能的,”她站起身,用舌头舔了舔嘴唇上的糕点渣,说,“历来都是不做事的人挑做事者的毛病。什么都不干,当然也不会犯错,可以自我标榜完美无瑕。一旦出来承担责任,就等于给了别人挑刺的机会。”

她这话既是说下凡,也暗指这次法会。本来嘛,她和陌岩一人一鸟,在佛国终日吟诗作画下棋,优哉游哉。出来参加这次的法会和慈善晚会,纯帮忙不挣钱,还要被人说三道四。

灵宝从座位里站起来,一副轻蔑的神色,似乎连看都懒得再看二人一眼。“果然是女色害人……”说着便自行走出了凉棚。

“别理他,”陌岩小声对魅羽说,“师父说他年轻时受过刺激——失恋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所以看出来小说背后的真我,所以人生就是一组冤亲债主组成的局,有的是修理你的,有的是报恩来的,无关乎爱情。:)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沙沙的这些建议。你看我刚贴出来的第八部分,这部分其实属于下一章《圣水与尿盆》。无论灵宝的圣水还是陌岩的尿盆,都是为解救大众苦难的,能做到这一点就是个值得称赞的神佛,尽管灵宝的更高大上,陌岩的更世俗。

学佛者的最高境界就是为大众服务,解除疾苦而已,并不是让人远离世界做槁木死灰,这样的得道者咱们要他们有什么用呢?至于他们自己的私生活,更类似于“笑傲江湖”,来去不受羁绊,敢爱敢恨。佛不仅有大智慧,还有勇气,如果都不敢面对自己真实的内心的话,那还不如普通人。

所以这也是我个人的行事作风,我心里想什么就对人说什么,只要我自己的“立意”是为了对方好,不怕得罪对方,对方是否理解我也不care。狂傲不羁,自由自在地走完这一世,最后还剩多少朋友都无所谓,就是我的理想生活了。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当然就是我个人真实感觉,也许就是吹毛求疵,我还是和以前一样憋不住,不想说假话,sorry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前面你就写过魅羽公众屎尿的笑话,被你圆过去了,为什么到了第九章还是这个套路出牌,没写点魅羽的好,所以不爽,你这是让陌岩展示博大精深的爱,无论魅羽如何不堪他都接着,这是考验你说的佛性,看一切都一样,没有分别心,那么这样的爱情即非爱情,是名爱情。魅羽就是一个负数,负能量,陌岩是当度劫来爱她,练习自己的佛性。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这章中心意思可以表述,就是要换个写法,既要冲破传统,又要照顾修行,毕竟他是佛陀,不是一般人,色戒第一个关过不了,如何在佛国为尊呢?陌岩最大败笔就是主动承认这层关系,是要还俗了,不干了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换个说法会不会更好呢?当然这是你小说核心价值观,是精华液,我觉得前8章都非常好,但是这一章你写的魅羽感觉上有些过了,违背尊者不是勇敢,而是招灾,没有看到魅羽智慧和生存本能需要,爱一个人不是毫无顾忌的在公开场合丢他的脸,只顾自己快乐,那这个爱能,,,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饿了吃饭,困了睡觉,真是最朴素的修行!
现在明白天尊和陌岩的性格理念冲突由来已久了。
为啥不把这些发到原创呢?我觉得对没读过第一部的读者有帮助。而且都很精彩。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我先给你看两个禅宗历史上的著名公案。

1)禅门公案:云门干屎橛。
僧问云门禅师:“如何是佛?”
门云答:“干屎橛。”

2)丹霞烧佛
《五灯会元》卷五记载——师至慧林寺,遇天大寒,取木佛烧火向。院主呵曰:“何得烧我木佛?”师以杖子拨灰曰:“吾烧取舍利。”主曰:“木佛有何舍利?”师曰:“即无舍利,更取两尊烧。”

佛教,其实是一个非常“狂妄”的宗教。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佛教的本意就是一个——告诉世人,这个世界是虚幻的。不仅包括物理世界,人类所有建立起来的礼法、道德,通通都是虚幻的。我们就是在类似电影Matrix说的虚拟世界中。其实佛教几万本经书,除了这一点,没有讲其他任何道理。

假如某天你遇到了释迦牟尼,你一上来就拿最难听、最污秽的话,毫无理由地痛骂他一顿,他要是生气了,有那么一丝半点生气,他肯定是假的释迦牟尼。你可以拿我的话去问佛教中的高僧(不要问那些一知半解的信徒),一个人但凡对世俗观念还有一丝在意和执着,他就是没有开悟的人。所以历史上在印度出生的释迦牟尼才在最后说:“我传法40多年,其实没有说过一个字。”

所以读者们可能认为我是为了小说而多次篡改教义。实际上高妹本人就可以公开宣誓——本连载中,没有一个梗、没有一句话是违背佛教教义的。这甚至不限于佛教。我还在国内的时候,已经刚刚出国的五年,也多少研究过基督教(包括去教会听经和读圣经)。我最大的感觉是什么呢?虽然基督被认为是上帝耶和华的儿子,但基督在修为上、认知上,是个远远超越他父亲的神。举例,

耶和华还是会生气的,而且经常生气,而且一气之下可以毁灭世界(比如诺亚方舟的洪水)。而你看看基督,在无数人咒骂污蔑,甚至最后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他都没有怨恨,反而还是慈悲地爱世人。因为基督才是真正大彻大悟之人,看清楚了生死、名誉,都是这个世界的虚幻。(而耶和华更类似于希腊神话中那些古神,他们有很大的power,但在智慧上还差一截。)

最后,那么世人所看到的烧香拜佛,认为必须要对佛“尊敬”,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这是一种“方便法门”,是因为世人不信佛、不愿意用佛教的思路去思考这个世界,你必须让他们首先建立“恭敬心”。通过拜佛达到静心和虔诚的目的。“拜佛其实是拜自己。”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魅羽和天尊对话也是不合适,并不觉得她乖巧,毕竟妨佛也是有背释道尊严的,我还是保留以前意见,整个小说很美,但是这段话有立意上面的瑕疵,觉得你要修改这一段,也许可以用别的对话表达出你要的意思,但不能这么粗鲁直白,显得陌岩没有智慧,很笨和低情商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我想起来了,当时和你争论就是这段,今天听后其实还是一样,不过你坚持这样写,很美,但是学佛的人是不认同的,你不能用陌岩的嘴出他认为就是那种关系,而是只是任务她就是一只鸟,要到最后什么机会心中爱情战胜佛法,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采心好,这个灵宝天尊的失恋其实是非常关键的一个梗呢。他年轻时本来和王母是一对,被玉帝横刀夺爱了。之后是在他想办法夺回王母的时候,魅羽才变成了两个人:)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别理他,”陌岩小声对魅羽说,“师父说他年轻时受过刺激——失恋了。”————哈哈哈,最后一句笑死我。

还有人间的绿豆糕呢,馋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