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

"Art is the depth, the passion, the desire, the courage
to be myself and myself alone."
~ Pat Schneider
个人资料
正文

《魅羽活佛》第267章 度假村

(2022-09-07 13:50:55) 下一个

咏徽殿下乘坐的中型快艇抛下小羽等人,一小时后抵达雾马岛。下船后咏徽命一个亲信偷偷等在码头,务必将稍后前来的四人摸清楚底细。岛上就这一家连锁租船公司,退船少不了要来此。

至于咏徽自己,不敢以一身泳装的狼狈样回府邸,因属下告知,缪亲王已到。咏徽命人在岛东部临时找了家酒店,进房间洗漱,穿戴整齐,并换了套干净的衣服。白家人出席正式场合时一律穿白色,只是打扮得太正式去见父亲又会显得见外。细心的属下给准备的是条米色长裤,配纯白衬衣,衬衣布料自带一排排细密的纵列褶皱,外罩一件镶金边的米色马甲。

对着镜子,咏徽用梳子理了理还有些湿漉的深棕色齐耳短发。想起这两天碰过几次面的那个女孩,应当是他同族人,而且几乎可以肯定也是出自最显贵的几个家族之一。米高贝族贵族的卷发与寻常人不同,头顶处较为平缓,螺丝状的发卷儿自耳边起才慢慢获得了蓬勃的生命力。

但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和一堆外族人生活在一起呢?她又是如何摆脱嗜血人天性的?据他所知,无论纯种嗜血人还是中途被转变的,至死都无法再变为“素人”——嗜血者对非族人的称呼。

想不通的还有片刻前他被鲨鱼袭击时,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一堵水墙?是什么人在做法吗?

精心装扮完毕,咏徽坐自己的车回岛西边的宅子。这是父亲年初为他买下的度假屋,是岛上年岁最久的几所宅子之一,式样古典,窗户较小。不像那些新盖的房子讲究光线明亮,随处是大落地窗——嗜血人最怕日光。装修了半年,窗玻璃都换成深色后,咏徽才于半月前搬进来。对外说是度假,实则是要他拜囦神为师,修习法术。

宅子正门对着大海,占地倒不算大,然而附近只此一家。所以说花钱不见得是买实用面积,有时就是图个清净和隐蔽。厚重的大理石地基略高出地面,房子看似只有一层,实则地面下还有装修豪华的两个居住层,可以彻底避开日光。说来也怪,岛上其他处的海岸随处可见海鸥,石头缝里藏着寄居蟹,独独他家门口什么活物也见不到。

今日阴天,咏徽进屋时见父亲坐在上层客厅的沙发上,正从敞开的窗户中眺望灰青色的大海。在咏徽儿时的记忆中,父亲一直保养得不错,同身为皇后的姑姑一样是那种明艳带女人味的长相。七年前扳倒了死对头朗顿家,按说应当再无忧虑,可愁眉不展的时候似乎只多不少,眼角的皱纹也不再是笑容的附属品。

“还住得惯吗?”父亲待他坐下后,和蔼地问,“有没有水土不服?”

“还好,”咏徽说。让人难受的不是吃住,是没人和他玩。十一二岁的年纪正是与同龄人厮混的时候。

“听说你喜欢上了海鱼?”

咏徽不知该如何作答。半月前刚来时,闻到海鱼的腥味就反胃。西蓬浮国地处玄黄山西侧,离海极远,大部分国民从生到死都没出过远门。怎知在海上玩耍了这些日子,竟渐渐迷上了生吃活鱼。

“委屈你了,”父亲垂目望着脚上的靴子,“放心,过两个月我还会送几个同伴过来,都是你认识的那些世交家的孩子,他们正好也想出来见见世面。我和陛下也是没办法,自打荒神离开后,荒人们疏于管制,三天两头进城闹事。那些蛮子虽是血肉之躯,却不信奉枪炮,需要个法术高强的首领才能让他们臣服。”

西蓬浮国细分又有三个族,咏徽所属的米高贝人占大多数,定居市镇中。西北部是凶残好斗的荒人,东北部常年不见日光的深谷中住着梦人。咏徽知道荒神自古以来是荒人们的领袖,只是几年前看上了七仙女中的黄衣仙女,现在一家人去天庭任职了。

“我明白,”咏徽点头,“爸,我想知道这位囦神老师,是什么来头?”

父亲扫了眼窗外的大海,语带恭敬地说:“囦神大人乃是上古时期便存在的海神,可随意穿梭于六道各大洋。早些年定居夜摩天,最近才搬来这里的。”

“上古时代……他很厉害吗?”

“名副其实的翻云覆雨之力,没看这两天我来的时候,天都是阴着的?明天下午我带你去见他,晚上我还要去别处赴宴。”

咏徽有些好奇,“岛上还有你的熟人?”

要是那样的话,兴许他还能多交几个玩伴。

“熟人就谈不上,”父亲一副无可奈何、身不由己的神情,“结盟是因为有共同的敌人。我记得同你提过,当年咱们和朗顿家决战的时候,有两个外人也在场。”

咏徽点头,是对情侣。男人据说是佛陀下凡,身手相当了得。女人诡计多端,同修罗军、天庭、佛国,甚至高维人都能扯上一腿,从某种意义上说,比男人还不好对付。

咏徽还知道男人叫陌岩,因为咏徽的风流小姑妈当年曾嚷嚷着要和人家私奔,人家没要她。到现在提起那个陌岩,脸上还是一副花痴样。这事一直被父亲和皇后大姑妈视为奇耻大辱。

听父亲接着说:“当年被他俩救走了朗顿家的后代。说起来,咱们本土现在也有不少敌人余党,爹爹我不是个冷酷无情、赶尽杀绝的人。那些余党都已不成气候,放过他们算我为你母亲积福吧。可那个女孩不同。”

缪亲王说到这里,起身走到窗边,眼中看到的似乎不是无际的大海,而是白家和朗顿家几百年来的世仇。

“姑且不提她那个厉害的养父,这些年来那丫头一直住在玉清宫、当今玉帝的身边。照看她的便是荒神夫妇,还拜了太上老君为师。这架势,迟早有天要杀回来,替她爹妈报仇。我现在很后悔当年没能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关于那个女孩,咏徽有个模糊的印象。出事那天晚上他见过她,还是个小婴儿。现如今大概八九岁了吧?和刚刚救他的女孩差不多。心中一动,问:“那个养父什么岁数?”

“怎么说呢?”缪亲王回过身来,一副不知该如何描述的神情,“七年前是三四十岁,不过既然长生不老,谁知道现在什么样?长得不错,人群中一眼望去就会被注意到……总言之,爹这些年能立于不败之地,是因为从不抱侥幸心理。等那孩子翅膀硬了找上门来,就会陷你我于被动。刚好九五真教那些人也在算计着除掉他们,这可是咱们千载难逢的机会。”

父亲一向善于远交近攻,咏徽对此不得不佩服。当年对付朗顿家就是邀请了外世界一个叫什么瞿少校的,带着装备先进的军队进皇城“平乱”,否则哪那么容易成事?

“咏徽,”父亲正色道,“这几日,你在家好好待着,无论外面出了什么事都不要掺和,知道吗?你之前只学了些皮毛,绝非那些人的对手。另外文理功课也不要落下。去吧。”

“知道了,”咏徽站起身,去楼下找老师上课。

到黄昏时分,父亲坐车离开了。亲信也已回府,咏徽将他叫进一间小屋,关上门。“查得怎么样了?”

不负所望的属下将偷听来的三个小孩、一个大人的称号挨个儿汇报。当咏徽听到“陌老师”这三个字,心里咯噔一下,果然被他猜中。

“住什么地方?”

“童话村五号。”

“我现在出门。如果父王问起来,就说我开车兜风去了。”

******

小羽四人比咏徽晚到半个小时。将船退掉后,先就近吃了午饭,饭后背着行李步行去蜜月村。

岛上的这些度假村多为独门独户,房子都不高,最多三层,每一区有不同的特色。比如雨林村都是隐藏在茂密树林中的茅屋风格建筑,水晶村的房子晶莹剔透,楼与楼之间由碧蓝清澈的人工池隔开。蜜月村则少不了花廊啊,拱门啊,红灯笼什么的。

见这四人走进蜜月村的登记部,一身红色西服的女前台招待面露惊诧之色。也难怪,平日接待的都是新婚夫妇,这种一大三小的组合还是头一遭见。

“是这样,”允佳领着小羽走上前,解释道,“我们家情况特殊,是二婚。我爸爸,和……”

“我妈妈,”小羽接话道。

“哦,”女招待瞅了眼二人背后的陌岩,说,“那恭喜你们了。新娘呢?”

“他们后天才办婚礼,”小羽说,“我们想提前租下房间,好好布置一番,算是给我妈妈一个惊喜。”

“原来如此,”女招待打开柜台上摆着的一本厚厚的名册,“真是有心的好孩子,先登记。”

在她拿笔开始记录的时候,站在门附近的小川偷偷溜了出去。女招待还没写几个字,就听屋外“砰、砰”巨响。

“你们稍等,我去看看出什么事了,”女招待放下笔,皱着眉走了出去。

小羽和允佳赶紧将簿子转过来,按日期很快找到了两周前入住的陇艮和吴老师夫妇,再将簿子放回原位。

“奇怪,”女招待皱着眉走回柜台后面,“明明听到声响的,怎么啥都……对了,结婚证给我,登记一下。”

小羽等人大眼儿蹬小眼儿,“还要这个呀?没带来啊。”

“那实在抱歉,这里是蜜月村,必须有合法证明我们才能给办理入住手续。”

几人于是假装失望地出了登记处,兜兜转转来到蜜月村12号,一座粉色格调的小砖屋。敲门,没人应,像是出去玩了,四人只得先找地方住下。

现在问题来了,那么多选择,住什么“村”好呢?小转了一圈儿,决定入住建在小丘顶上色彩艳丽、风格如城堡的童话村。那些滑梯啊、秋千的,看着就让人心动。

办完入住手续,三个孩子在一栋紫色圆屋顶的房里闹腾了半天。决定出门玩的时候,陌岩才说:“不喜欢。”

“呃?”大伙儿都愣住了,“这里不错啊,怎么会不喜欢?”

“那边好,”陌岩走到窗边,指着视野远处紧挨着海边的一栋旅馆。中规中矩的青色石砖楼看着有些年月了,估计在岛上还没这些度假村的时候就已存在。至于儿童娱乐设施,就不用想了。

“不搬不搬,就住这儿吧,”小川赖在沙发里,如泥鳅一样蠕动着身子。

“还是听爸爸的吧,”允佳劝道,“那边儿靠海近,出门就能挖蛤蜊。”

“也好,”小羽思索了下,点点头。她记起在火车站吃完饭出门时,街道上闪过的那个黑影。也许自打他们一离开蓖理县就被人盯梢了呢,这当口儿换旅馆,敌人多半猜不到。

******

海岸看着近,走过去却费了大半个钟头。旅馆住了半满的样子,大堂干净敞亮,只是海潮味较重,这也可以理解。

和别处不同的是,站在柜台后面的并非年轻秀丽的女招待,而是个笑容可掬的老头。额上层层皱纹如浅滩上的海浪,银发是泛起的白色泡沫,脖颈和脊背如海马般向前弯曲,手上的老茧像吸附在海岸岩石上的贝壳。

“呦,好喜人的娃,”老人笑眯眯地瞅着小羽几个,“了不得,都是聪明娃……从哪里来的?”

“山,”陌岩盯着老人的脸,说。

“哦,从山区来的。我在这海边住久了,倒也想去山里干爽几日呢。”

等办完入住手续,天色已暗,几人在岸边没挖几只蛤蜊,大雨便哗哗地当头浇落。

“还好住得近,”允佳嘟哝着,随大伙儿一同往旅馆里跑。她所不知道的是,同一时刻在童话村的一所房子外,有个面色苍白的男孩被淋成了落汤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其实小羽就是(和我一样)在“斗争”方面有天分,换成关心别人啥的就变成愚钝的大老粗,嘿嘿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那实在抱歉,这里是蜜月村,必须有合法证明我们才能给办理入住手续。————哈哈哈,据说国内现在又这样了,要“合法证明”。。。

也好,”小羽思索了下,点点头。她记起在火车站吃完饭出门时,街道上闪过的那个黑影。也许自打他们一离开蓖理县就被人盯梢了呢,这当口儿换旅馆,敌人多半猜不到。————小羽超聪明,她的智力要比同年龄的孩子高多少倍呢 ?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说得很好啊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佛国永远在传说中,就像一个暗夜灯火一样照亮人心,每个人可以编织自己的梦,小孩子就是有要给他们希望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