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

"Art is the depth, the passion, the desire, the courage
to be myself and myself alone."
~ Pat Schneider
个人资料
正文

《魅羽活佛》第255章 生死时速

(2022-08-07 20:25:26) 下一个

小羽打量着面前席地而坐的两个男人。虽然以她的年龄搞不懂他们在做什么,但也能看出陌老师的脸颊泛起红润,而那个伤他的坏蛋则面如白纸、冷汗直流。看来就是要不停地捣乱才行,然而要她拿匕首去捅无涧,她不敢。

瞅了眼身边的大宝,忽然想起一事,拉着大宝走远些,躲到树后。“大宝,你的弹弓还在吗?”

大宝也不知是在什么情况下被人贩子掳走的,仓促间只带了支弹弓傍身,视如生命。此刻听小羽问起,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弹弓,信任地递给她。

“大宝,你的任务是帮我收集石子儿。”

“好唻!”

大宝终于找到自己能做的事,小兔一样蹦来蹦去,干劲儿十足。小羽蹲在地上,一个接一个地摸起大宝贡献的石子儿,搭到弹弓上朝无涧射去。有的正中他脑门儿,有的打在他鼻子上。

以无涧的修为,石子儿造成不了实质性的伤害。然而他正在运气疗伤,给这么一搅和,关键是不知道下一个会打到身上什么地方,有时小羽还故意歇歇,让他一口气不能放下。直搞得心浮气躁,无法专注。

“抓刺客……”有人声和脚步声从山的另一面传来。

“给我逮住那个死丫头!”这是蛤老大的声音。

小羽有些慌了,还好陌岩这时睁开眼睛,站起身来,冲还在打坐的无涧道:“我和你的账改天再算。你最好主动去找兮远自首,育鹏和四颍不会白死的。”

随后又冲小羽说:“走,我带你俩下山。”

小羽刚才见陌岩被打得多次呕血,知道他一定还很虚弱,需要静养。虽然不至于畏惧那些凡夫俗子,最好弄辆车,能不折腾就不折腾。

“陌老师,我先行一步。你带大宝去停车场和我会合。”

也不等陌岩回话便脚底抹油,朝山的正面奔去。这要是在平地上,她人小腿短,不一会儿就会被追上。山间奔波可是她的强项。边跑边纳闷儿,人贩子是怎么知道她在这儿的?是不是那双随意丢弃的布鞋被他们发现了?

到了停车场,见那辆面包车还停在靠山路的出口处。这时蛤老大他们还未追来,小羽绕到车的右侧,将前后两个轮胎各刺了一刀,没去碰左边的轮胎。这几个人坏蛋,不能再由着他们拐卖小朋友了。

得手后,陌岩背着大宝追上来,小羽冲他指了指停车场边上的一辆黑色轿车,车前排坐着两个人。陌岩心领神会,冲过去拉开车门,噼噼啪啪将那两人扔出去,让大宝坐后排,他坐进司机位。

小羽跟着进车,坐到大宝身边,透过窗户望见蛤老大三人朝面包车奔去,手里拿着砍刀和她的小布鞋。

******

“系好安全带,用手抓紧门把手,”陌岩说着,向后倒车。车原本是头挨着停车场边缘停放的,两侧还有其他的车。需要先把车倒出来,再转弯正向开出停车场。但眼看着追兵就要围过来,还有两辆车像是要将路口堵死的样子。

来不及调头了,陌岩狠狠地踩了一脚油门,车底发出一阵尖锐的摩擦声,就这么倒着冲向路口,再倒着沿山路而下。这要是换成其他人,车技再高也不敢以这种速度倒开下山路。陌岩胜在可以用灵识辨路,如同长了只天眼,从半空中将周遭景物一览无余。

当然他知道,后排的两个小家伙这么后仰着下行,肯定吓坏了。况且陌岩自己重伤未愈,脑子还有些晕乎乎的,胸口淤血未散尽,感知和思维有点儿跟不上趟。在第一个转弯处猛打方向盘、换挡,让车子回复正向。

陌岩开着车,灵识中见后方有辆白色面包车和两辆跑车紧追不舍。面包车有些奇怪啊,刚上路的时候看着一切正常,两分钟后车身开始颠簸且向右倾斜。这是爆胎了吗?陌岩纳闷,按说爆胎一般只爆一个,可看这样子右侧前后两个轮胎都瘪了。

正想着,前路又一个急转弯。后方的面包车终于失去平衡,沿着斜坡骨碌碌地滚了下去。

“哈,”他听到小羽笑了声。

少了夹在中间的面包车,后方两辆跑车粘上来。打头那辆车副驾驶座位上的人从车窗里探出身,怀里抱着杆机枪,开始朝着陌岩的车“砰砰砰”地射击。

“快趴下!”陌岩吩咐两个小孩,同时加快了车速。山路拐来拐去的不容易瞄准,即便如此,后车窗玻璃也已经被击了个粉碎。

行至山下时已过午夜,遥望东北方是灯火通明的大都市,西边儿则漆黑一片。陌岩将油门踩到尽头,朝西面疾驰而去。这一带多为荒地和湖泊,间或有些村落和工厂,马路两旁没路灯,全靠车灯照路。然而即便是开了高灯,车灯能照到的范围也有限。

陌岩干脆熄了车灯,用灵识探路,在黑暗中东拐西拐全速前进。用灵识的好处是能看到远处的地形,为可能遇到的转弯和障碍物提早做好准备。而后方追踪的车辆没有类似的信息,陌岩走哪儿他们只能被动地跟到哪儿。还不能随便减速,万一陌岩的“黑灯车”出离视野之外,再想找到就难了。

“轰——”

在某个急转弯处,紧跟在陌岩后方的跑车撞上了路旁的一间厂房。车子弹起,在半空中翻滚了一圈半,发动机着地后爆炸起火。

还剩一条尾巴。陌岩自己的车也被子弹打爆了右后方的轮胎,争取速战速决吧。灵识中见马路左侧是条并行的小河,前方的河面上有条一米宽的石桥,只能给行人步行穿过。

“你俩抓紧了啊,”他提醒道。

快到小桥时他猛地来了个左转弯,并将自己的身体尽量往左边的车门上压去。车身整个儿向左倾斜,右边两个轮子完全离开了地面。就这么在灵识中紧盯着两只车轮一前一后地从小桥上开了过去,之后才将右轮着地。

而后方追踪的跑车冲上小桥后便跌进河中。

******

当晚,陌岩带着两个小孩回到酒店套间。看着这俩脏成了煤球的小屁孩一个个洗白变回瓷娃娃,有洁癖的陌岩才舒了口气。又给他们叫了点儿食物,垫垫肚子再去睡觉。

第二天下午的竞拍会陌岩没参加,其一是因为他已成为方头驹那伙人的眼中钉,其二,他的伤势也确实没恢复。

但他没有着急追问小羽这些天来发生的事,一上午就让两个小孩在屋里随便玩。这么小的孩子,被人劫持又死里逃生,需要舒缓一下心情,否则很容易落下创伤后遗症。就让他们围在大落地窗前指指点点,说些只有小孩子们才会明白的“傻话”,尽快淡化这段经历在他们那接近白纸一张的记忆中留下的阴影。

陌岩则半躺在窗边的沙发上,细细回想着无涧叛变这件事。酒店高层套房的风景真是不错,能望到阳光下闪烁的海面和渔民们出海的船只——希望那些船不是奔着更多的孩童去的。

说来也奇怪,同一片海域,以大陆和岛屿的不同视角望过去,感觉竟像是两个时空。在海的那边他以为和小羽永久地分开了,却又被命运之手推到同一个寻常人来不了的岛屿上。

说奇怪也许又不奇怪,六道的运转规则就是三世因果。没有缘尽的两个人,迟早都会再次碰面吧。想到这儿,他的心里暖烘烘的。

到了中午,陌岩叫酒店送午饭上来,饭后听小羽讲述了别后的经历。当听到善渊女子学校美若天仙的女老师,以及那个叫“允佳”的女孩时,陌岩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怎么,兮远居然为小羽办了所精英女子学校?为什么也不通知他一声呢?

随后听小羽说,那帮人还打算跑去善渊学校去劫持她和允佳。学校既是兮远办的,里面除了七仙女应当还有其他天官改扮的厉害人物,问题不大,但回去后陌岩还是得去打探下。显然,暗世界已经开始主动出击,一面由无涧出手灭掉他陌岩,另一面拿小羽和允佳来要挟兮远。这之后他们就会罢休了吗?定然还有后招。

然后陌岩想到一个问题。“小羽,那个善渊学校好吃好喝,为什么非要逃走?”

这话出口后,陌岩屏住呼吸,暗暗希望听她说:“因为不如篦理县小学好。”

小羽闻言,像个木偶般周身不动、面无表情,眼珠却转个不停。“陌老师,动物园也好吃好喝,你问问老虎狮子和狼为什么不爱住在里面?”

这个小人精!陌岩放弃了。身为老师,一个年龄比她大九百多岁的男人,却屡屡败下阵来。

等服务生来收餐具时,陌岩要了笔和纸。“小羽,你过来看我写。”

话一出口,忽然胸口一阵翻滚,闭了会儿眼才又睁开。见小羽咬着嘴唇、黑着脸走过来,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的脸,像是随时都能哭出来。

“哎,怎么了?”陌岩莫名其妙。

“陌老师,你是不是在写遗嘱?”

陌岩被气笑了。“你回去就快期末考试了,旷了几天课,我给你补习一下生字。教学大纲是全国统一的,你们学校老师教的应该也八九不离十。”

小羽既然不喜欢善渊学校,应该会回省城父亲家附近的小学吧?陌岩在想,要不要给那边的语文老师写封信,解释一下情况?

“这是个‘车’字,”他边写边说,“像车吧?”

“这是车字?”小羽眨着眼,打量着他手中的字,“轮子呢?”

轮子?陌岩一怔,随即咯咯地笑了起来,“轮子,怕是被一个小学生给捅破了吧?”

******

傍晚时分,朱家老爷子和兄妹兴高采烈地回到酒店。虽然陌岩昨晚闹了那么一出,毕竟方头驹不会和钱过不去。少了蛤王东这个对手,朱家以最高价成为赢家,买下了四件中古时期传下来的珍品。

陌岩也想瞅瞅都是什么宝贝,转念一想,还是算了。这是朱家的东西,迟早要被高价卖出去。万一被他看中了呢?他也不是没钱,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小的们,”陌岩从沙发上起身,开始收拾行李,“咱们要去坐船了。回头去警察局报案,让警察联系你们的爸爸妈妈,接你们回家。”

陌岩其实不想走,要能在这儿多赖两天就好了。然而伏豸岛和大陆之间没有民航,只能搭朱家的船。

刚想到朱家,就有人敲门,是莉雯来了。她已穿戴完毕,头上裹了条防海风的丝巾,胸口别着墨镜,肩上挎着小包。进屋后没坐,望向他的神情有些复杂。

“父亲和我说了,你下船后就会离开我家。能问问,你打算去哪儿吗?”

“继续做小学老师,”他说。

她瞅了一眼他身后的两个小孩,抬头望着他的眼睛,真诚地问:“要多少钱才能把你留下?”

“不是钱的问题,当老师是最合适我的职业。”

小羽虽不会再回篦理县了,但陌岩实在想不出还有哪个行业适合他。哦,当和尚也许是一个。只不过既已成了佛,再回庙里当和尚,每天在大雄宝殿里对着释迦——也就是他师兄陇艮——的塑像磕头,有点儿怪怪的。

莉雯叹了口气,转身就要出门,像是想起了什么,绕过陌岩仔细打量了小羽一番。

“弯目如月,皮肤白净,还扎着两支麻花辫,身高不到一米二……”

莉雯脸上的神色像是恍然明白了什么,冲陌岩摇了摇头,“啧啧,你可真是不可救药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谢谢采心:)我小时候有车的人还都是国家干部,哈哈。但是去姥姥家四合院的时候,北屋的刘姨惹了我了,我就去她家门口蹲下撒了一大泡尿。这件事一直被姨妈们记着:)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小羽扎车带的那段看笑了,就猜:娜娜小时候肯定像男生那般淘气,给车带放过气。。。

“突围”那段写得急管繁弦,特别抓人。人物个性鲜明,连收集石头子的大宝都挺可爱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