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第178章 喋喋不休

(2021-10-26 11:39:58) 下一个

“丫头这摆弄机枪的本事,哪儿学的?”

魅羽耳中听到这个低沉声音的时候,正趴在屋顶,一只眼从机枪筒上方的红外瞄准镜里跟踪朝这边跑来的白军小分队。这个声音让她汗毛倒竖,居然能有人不声不响地出现在她身后不到二尺的地方,而她丝毫未察觉。这要是想要她的命,她此刻已经是个死人了。

心中已然有了答案,转过身去,果然见一身黑袍的荒神坐在她身后。不知是不是因为先前被她看到了真面目,此刻的荒神也没有再施障眼法,而是以那副纯净秀丽的少年面容出现在她面前,一头及腰的乌发披散在背后。

“你是来取我性命的?”魅羽边问,边寻思该如何拖延时间,让她先处理完芙玲一家的危机。

“没错,”荒神说着,摸了摸额头上被她撞过的地方,“不过倒也不急在这一时。”

魅羽细看他的头发和袍子,同周围空间的界限不是很分明,整个人像是随时能融入空气中消失不见。怪不得没察觉到身后突然多了个人,他大概就是从空气中冒出来的吧?

“既然这样,别妨碍我救人,趴下。”

“什么?”

魅羽没好气地说:“你黑漆麻乌这么一大坨,别人想看不见都难,我还怎么发冷枪?趴下!”

荒神用那对小巧精致的双眸不可思议地望着她。“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吗?一向都是别人朝我膜拜……行行,放心吧,他们看不见我。”

下方的目标小分队越行越近了。既然他说了不会立即动手,魅羽便不再搭理他,俯身专心地瞄准起来。耳中却又听他说道:“我跟来这里,主要是想会会你家那位佛陀。早听人说过释迦有位师弟,不知除了会推物理公式之外,还有什么过人的地方?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当今世上,能同我说上话来的已经不多了。”

“我们村东头有个刘麻子,”魅羽边瞄准边说。

“刘麻子是什么人?”

“刘麻子是个哑巴,当今世上能同他说得上话来的也不多。不过他至少不会在别人需要安静的时候喋喋不休。”

荒神被噎,冷哼一声,不再说话。此时下方的白军小队已来到游泳池旁,领先一人冲站在门口的芙玲一家人喝道:“罗郡,算你有种,快快束手就擒吧!”

魅羽正要开枪,忽然心生一计。刚下过雨,地面上的建筑物点不着,但这队军人的白色军服都是干的。于是抬臂从南方天空中取火,让火种遥遥落在那八九个兵士身上。几人立刻遭了秧,有的头发着了,有的衣服上窜起火苗。见一旁是个游泳池,一个个大呼小叫地跳入水中灭火。

正中魅羽下怀。她从机枪后一跃而起,朝泳池俯冲下去。同时调动真气,使出一招凝水成冰,将一池子的水连同那些兵士冻成个大冰块。她能感觉到芙玲夫妇投来的惊诧的目光,身子未着地又原路飞回,重在屋顶的机枪后落下。

“啧啧,女人可真是阴险毒辣的物种,”荒神在她背后自言自语地说,“倘若一上来就开枪,势必惊动其他分队。白军虽没有造枪的能力,但枪支的厉害还是晓得的,那就打草惊蛇了。现在其他分队先是听到呼叫,又突然一片寂静,肯定会跑来救援,被你一网打尽,最后再慢慢收拾池子里的人。唉,一个姑娘家却如此擅长血腥杀戮,不好,不好。”

此刻的魅羽正在紧张地观察局势,听荒神还在那里唠唠叨叨,恨不得抱起枪筒来抡他脑袋上。按说她自己也算话痨一个,背后这家伙是真的因为“能同他说上话的人已然不多”,在荒野中憋出毛病来了吗?

果然如荒神所料,庄内其余的三支小队中有两支迅速赶来。魅羽眼都不眨,扣动扳机,冲手执刀枪棍棒的白军一顿扫射,院子里顷刻间血流成河。她的目的只是要救芙玲一家三口,无暇理会还冻在池子中的那些兵士。扔了机枪,便要从屋顶跃下。身在半空时,右脚却突然被只看不见的手捉住。此刻头朝下,眼睛刚好看到荒神立在屋顶,脸上带着猫捉老鼠、不怀好意的笑。

“你要是不赶紧把我的脚放开,”吊在半空中的魅羽大喊,“就证明你暗恋我!每天晚上做梦跪在我面前,舔我的脚,自扇耳光,磕头如捣蒜……”

荒神一愣,随即变色,挥挥手将禁制撤掉。扫兴地说:“什么人呢这是?”

******

魅羽双脚落地,一把从芙玲怀里抱过允佳,让夫妇二人跟在她身后朝庄子大门口跑去。一路上遇到白家兵,单手出掌便可应付,这些凡人既无修为,也没有先进的武器。只不过跑几步就得放慢速度,芙玲体力较弱,虽有罗郡拉着也跑不快,后来还把脚崴了,得罗郡背着她走。

陌岩他们怎么样了?魅羽心中忧虑。会不会被瞿少校的军队追上了?就算没追上,基地那些被她打爆胎的军车上有远程发射装置,可以将导弹直接扔到首府之外。希望这最坏的情形不要发生……

“怎么,你的佛陀师父不要你喽?”快到大门的时候,荒神忽地出现在她身旁,幸灾乐祸地说,“唉,我说什么了?佛陀们连只蚂蚁都不忍心杀死,像你这样成日打打杀杀的泼妇,怕是老远闻见都要捏着鼻子绕道走。”

这番话戳到了魅羽的痛处。先前那个龙螈寺陌岩和尚与她心意相通,而现在这个陌岩是上一世的佛陀,是她这只宠物的主人。他到底如何看她,还不好说。

“废话!”她大叫一声,怀里的小允佳吓得打了个哆嗦。“拜托你也绕道走,你想见我家佛陀,我还想见你堂弟呢!要么现在就取我性命,要么有多远走多远,别在这儿碍事!”

“取你性命……”荒神抬眼望了望越来越明亮的天空,“无需我亲自动手,好自为之吧。”

话音未落,荒神已消失不见。魅羽心一沉,她成为嗜血者还没几天,差点儿忘了这茬了——再过不了多久太阳就会从玄黄山后冒出来,她自己可以施展轻功专挑阴凉地走,但芙玲一家怎么办呢?

“有马车没有?”她问后方赶过来的芙玲夫妇。

“有,我去拿。”罗郡跑开,一会儿驾着辆带封闭车厢的马车回来,把车夫座位上的防护斗篷递给魅羽。

魅羽心稍定,披上斗篷,让一家三口坐进车厢,自己驾着马车穿越市区的大街小巷,朝南飞奔而去。这一路上若是遇到白家兵,她都置之不理,快马加鞭而过。看到持枪瞄准她的外天兵,便用天星术和阴阳鱼远距离袭击敌人,或者用咒语将对方暂时迷晕。

前方隆隆的枪炮声在逼近,她又开始为陌岩和朗顿家人担心起来。无论修为高低,陌岩终究是血肉之躯,紧要处若是中弹照样会死……

“砰!”

拉车的马前蹄上扬,一声嘶鸣,随后倒地而亡。魅羽这时才注意到前方半空中停着个圆盘状的装置,直径大概三尺左右,厚一尺。圆盘边缘有闪烁的小红灯、摄像头及多种武器发射装置,估计有人在远程操控。

“快下车!”她冲后方车厢大叫,同时在心里叫苦。她的阴阳鱼能消灭手拿枪炮的肉人,而眼前这玩意儿貌似刀枪不入,朝她射击则一瞄一个准。这时候真后悔自己学艺不精啊,一天到晚都在瞎忙些什么?要是能像景萧那样将手印使到极致,物理空间都能扭曲,还用怕眼前这鬼玩意儿?

多想无益,只能有什么食材做什么饭吧。心道这东西既然小巧轻便,又浮在半空,多半不耐撞吧?于是在胸口划了个阴阳鱼抛出,同时朝圆盘飞过去。果然,圆盘被阴阳鱼一撞之下在空中向后翻了几个跟头。魅羽趁机飞上前去,使出移山术,横绕圆盘一圈,又纵绕一圈,手臂朝脚下大地的方向一指。

“移!”

空中的圆盘消失了,瞬间被移到了铺着砖石的地底下。这东西虽然携带厉害的杀人武器,但毕竟没有足够的动力,估计一时半会儿是出不来了。

******

没了马,马车便等于作废。魅羽接过允佳,继续护送一家三口步行前进。然而没走多久,太阳已升至玄黄山之顶,一缕缕死亡之光就要降临这片嗜血王国的土地。

“不能再走了,”魅羽脱下防护斗篷,给芙玲披上。“咱们去旁边的楼里躲躲。”

话音刚落,忽听背后的街道传来低沉的“咚咚”声,像是有个巨人在走路。几人回头,果然见一栋高层建筑后闪出一个庞然大物。

是个机器人,一身蓝黑油亮的流线型外壳,走起路来带着人的灵动与魔鬼的粗野。紫色的双目并非两盏灯,有翻滚着欲望与决心的瞳孔。钢铁的躯干倒没什么特别,两只胳膊似乎呈折叠状态,倘若完全伸展,方圆十几丈都在它的掌控之内。机器人身后还有几个士兵在探头探脑地望过来,不敢上前。

魅羽还待细看,头顶的日光忽地遍洒大地,毫无防护的她如置身火海,每寸肌肤都在燃烧。怀里的允佳哇地一声大哭起来,魅羽连忙飞身跃入一旁建筑物的阴影中。

罗郡也拉着芙玲朝阴影中跑,不料机器人的铁手已伸到芙玲身后,将她拦腰锁住,举到半空。芙玲穿了防护斗篷,但想是机器人抓她的铁手太过用力,她疼得在半空中大叫。

罗郡眼看就要步入阴影中,见状转身朝机器人奔去,来到机器人脚下,周身如筛糠般颤抖,口中大喊:“放下她,捉我吧!放下她……”机器人的另只手一把捉住罗郡,将他也抬了起来。

魅羽自己才被日光灼烧过,能想象得出罗郡此刻有多痛苦。她怀中的允佳像是知道爸妈身在死亡的边缘,张大嘴巴哭,却因为悲伤过度发不出声。只能绝望地朝爸妈的方向伸出一只胳膊,小手在空气中不断地抓一下、又抓一下。

魅羽将允佳放到地上,飞身朝机器人握着芙玲的右手飞去。她能感到露在衣服外面的手脸皮肤正在火中融化,为了保护眼睛紧闭双目,用探视法感知机器人的方位,掌上凝聚内力准备袭击机器人手腕。

机器人比她想的要灵活,手臂瞬间撤回,紫目中一道电光射向魅羽,被她闪身躲开。不行,得先毁掉机器人的双目。忍着周身的疼痛朝机器人的另一只臂膀飞去,却在中途突然转向,一掌打在机器人左眼上。听到哗啦一声,她知道自己成功了。然而紧接着感到腰间一紧,被一只铁手扣住。

好吧,既然一只手捉住了她,至少夫妇二人中已有一人被释放。她用灵识在四周搜寻,却发现芙玲和罗郡双双趴在一旁建筑物的墙根下,在烈日曝晒下一动不动。

魅羽的心沉入无底深渊。这二人被愤怒的机器人摔向建筑物一侧,此刻似已双双毙命。心痛甚至盖过了周身的疼痛,魅羽仰天长啸,双掌用力,却怎么也掰不开铁手的禁锢。

机器人举着她在烈日下挥舞,她就要被烧死了。想不到啊,原以为会有两个月的好日子过。她死后,陌岩会记得她吗?

大魅羽,希望你同铮引幸福……

******

“看,我说什么了?”一个温和但略带责备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回荡,“药师佛后院的那个药炉非同小可。你别看它小,有人说同太上老君的炼丹炉火力差不了多少。你以为在它上方飞过,只要离得够远就没事了?要不是佛祖及时赶到把你救下,你现在就是只烤熟的鸟,可以上桌了……”

那之后不知过了多久,魅羽躺在一只疼痛编织成的壳里,摇来晃去、一路颠簸地行进着。等她清醒时,从空气的温度和湿度可以判断又是晚上了。她在一间小屋的床上,看周围摆设似乎是家客栈。头脸和胳膊上缠着绷带,疼痛感倒是已减轻了许多,一片凉意,估计是给上了药。然而她知道自己的容貌已经毁了。

门开了,陌岩走进来。穿着身本地平民的粗布衣裤,左上臂的袖子里鼓鼓囊囊的,应当是受了枪伤,寻常刀剑伤不了他。眼睛有些红,面色疲惫,除此之外没什么异样。他走过来,在她床边坐下,问:“你怎么样?”

“允佳呢?芙玲夫妇还活着吗?”

听她提起那一家三口,他的脸色阴沉下去。“夫妇俩我已找人埋了,没有立碑。等叛乱告一段落,再回来处理吧。他们家族应当有祖坟。”

“允佳呢?”

“没见到啊。我赶到的时候见你被机器人捉住,我就……等等,想起来了,我同机器人交战的时候,好像有个白军士兵跑到一旁的楼底下,抱起什么东西又走了。”

允佳被敌人捉走了。魅羽在心中暗暗发誓,不把她救出来决不离开这个国度。

“我这幅样子是不是很吓人?”她单刀直入地问。虽然对她来说,能活下来就比什么都强,但作为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平日里长粒痘都要紧张半天的,毁容不是件小事。

“是很吓人,”他淡淡地说,“不过人活一世,谁还不毁几次容?我曾经读过一本兜率天的杂志,那里有家医院专治皮肤烧伤,说是能用什么干细胞再生皮肤,最后会修复得同原先一模一样。”

“真的?”希望被燃起。“真能同原来一模一样?”

他犹豫了,目光有些躲闪。

“有话不妨明说。”她就知道没那么好的事。

“我觉得吧,还可以顺便把眼角再开大些。”

他这话说完,俩人都呵呵笑了。他就是这样,别人天大的难题都能被他轻松化解。

“怪我,”过一会儿,他说,“回来晚了。”

她的目光落在他左臂的枪伤上。只要再往中心挪几寸,他就压根儿回不来了。他经历的并不比她好多少。

“朗顿家逃出去多少人?”

“一半吧,”他站起身,“这里是吴橘镇,你在这儿安心休息,我出去一趟。凌晨前回来,好不好?”

她冲他点点头。“你去吧,我能照顾自己。”

她知道他是要返回首府救允佳。小女婴此刻不知身在何处,如果他找不到的话,多半会闯入皇宫、挟持皇室成员。因为如果换成她的话,她定会这样做。

待他走出屋子后,她便闭上眼睛开始休息。他不会让她跟在身后的,一个时辰后她再行动。

 

《魅羽活佛》全书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魅羽活佛》喜马拉雅有声书链接:https://www.ximalaya.com/yule/5078609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