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第168章 归途、不归途

(2021-09-11 22:03:41) 下一个

 

雨真大,夹在呼呼的风里,无孔不入地朝屋子里钻。小魅羽还在关窗,她已经记不得关了多少扇窗了。一个个破旧不堪的插销摸过去,有木头的,有铁的,松散歪扭,插好后也不知能挺多久。四面墙上全是一个挨一个的窗户,有的窗户比墙洞还小,盖不住的地方在畅通无阻地往里灌雨。也不知是哪个笨蛋设计的?

“境初怎么还不回来?”她忍不住嘀咕。一转身撞上一个僵直站立的男人。是境初,还好,原来他已经回来了。不对,这人不是他,只是借用了他的身子。泛着湖蓝色的双眸中藏着另一个灵魂,既熟悉又陌生……

睁开眼后,小魅羽有好一阵子不能动,坐在座位里大口地喘着气。呼呼的风声并未消失,船外的天空也在下雨。

当晚他们一行人坐上特种部队前来接应的装甲运输船。这种船载人的空间很小,就是一个密闭的大胶囊,舱壁上偶尔能见到个圆盘大小的玻璃舷窗。过道两侧各有七八个背靠着舱壁摆放的椅子,二女坐在一侧,对面坐着境初、铮引和陇艮。由于担心庆瞿二人报复,席宾和博杰少校也都带了兵来,此刻正在附近的两艘护卫舰内。

启程时已过午夜,舱里的几人很快睡着了。计划是先送铮引和大魅羽去前庭地,其余的人归途中绕道龙螈寺探望景萧长老,顺便取回枯玉禅。这倒并非不放心把宝物留在寺里,实是景萧年事已高,鹤琅又不在他身边,四人担心那帮基地人为抢枯玉禅再去生事。

“做噩梦了?”身旁的大魅羽轻声问,原来她也醒了。

小魅羽点点头,想告诉她梦的内容,又不敢说出口,生怕一旦说出来就会变成现实。

却听姐姐说:“我也做梦了,梦见铮引变成了另一个人。”

小魅羽心中一动,看来她们两姐妹还真是心意相通呢。

不知是不是被吵醒了,对面三个男人陆续睁开眼。当小魅羽同境初目光擦过的时候,心头一紧。刚刚在梦里看到的假扮境初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呢?

“要我说呢,”陇艮抽出座椅把手附带的小桌板,从包里取出牛奶和饼干,边吃边冲众人道,“拿回枯玉禅后立即赶去无所有处天,把那些家伙给封起来。让他们自己关门过日子,省得到处祸害人。”

“就你机灵,”境初斜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我儿子还不知被常树带去了什么地方,万一又回无所有处天了呢?用枯玉禅封天,一封就是一千年,我得再等十辈子才能见到他。”

境初这两日貌似脾气不太好,小魅羽能理解。二人之前那么久没见面,这次他是铁了心要带她出来好好玩几天的。住进豪华酒店,有私家厨师侍候,顺便求婚。谁承想意外一个接一个,连命都差点搭进去?

她原本以为,两情相悦的一对男女只要健康地活着,想在一起就能在一起。刚刚经历了乾筠和乔依儿的插曲,让她意识到人在恶意的命运面前可以是多么渺小无助。即便她魅羽不是个好欺负的主儿,也并非所有的问题都能用决心和武力解决。唉,缘分这东西,当它还捏在手里的时候就好好珍惜吧。

“突然觉得你很好,”她冲境初说。

境初原本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闻言当即精神了,喜笑颜开地问:“快说,我都怎么个好法?”

“你有钱,”小魅羽答道。

“噗——”旁边的陇艮一口奶喷到桌板上。

“这个嘛,”境初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倒是、也不能算你说错,呵呵。”

“儿子可以再生的呀,”陇艮擦了擦嘴,继续游说境初,“那小家伙机灵着呢。你让他跟对面那位厉害的后妈一起过,他还未必肯哩。真的,你们大家听我一句劝,拿到枯玉禅就立刻动手,免得夜长梦多。”

境初不理他。

“说得有道理,”大魅羽点点头,冲境初说,“喂,我可就这一个妹妹,现在把她交给你了。你将来要是敢欺负她,别怪我不客气。”

境初望着对面的“姐妹”二人,无奈地笑了。“能给我也配个大哥吗?一直以来也不知道谁欺负谁。”

陇艮见境初始终不接他的茬,只得作罢,问对面的两姐妹:“对了,小川怎么办?你们变成了两个,小川可只有一个,跟谁?”

这个话题两姐妹早就讨论过了。事实上,都不需要讨论。小川不知为何一向不喜欢铮引,见到境初却比亲爹还亲。等境初和小魅羽成亲后,从大师姐处接过来,自然是他二人来带。

******

“成烎交给我们的任务,打算如何去完成?”铮引问大魅羽。

铮引醒来后神色平静,但总似有根神经在那里绷着,不知是不是在用天眼探查旅途中的安全隐患。还好行程并不长,从兜率天去前庭地算是很方便了。前庭地同六道原本有八个接口,那还是魅羽同陌岩、九叔在千年回归日时亲手打造的,分别通往修罗、少光天、大梵天、他化天、四天王天、兜率天和地狱,当中地狱占了两个接口。

最近前庭地回六道时,众人在前来接应的天官风杵君的帮助下重建了八个接口。大多数保持原样,只做了两处改动。先是将地狱的两个接口减为一个,仗总得打,少一个通道便于控制。这多出来的一个名额就给了空处天。

空处天原先一直不怎么和六道中的其他世界来往,对夭兹人入侵的事也不闻不问。最近经历了一系列的高维人事件,加之境初每次见皇帝都会见缝插针地游说一番,这个天界终于决定不再独善其身。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当初王母派魅羽去笼络境初,这步棋还真的奏效了。

另外,打通空处天通道的决定虽是风杵君代表天庭做的,现在看来,大魅羽和铮引以后在前庭地军中服役,境初和小魅羽自然是在空处天安家。有了这个通道二女见面会快捷很多,可谓皆大欢喜。

除了给空处天一个通道,四天王天的名额也被取消了。那里的基地人在庆老板的指挥下曾向前庭地扔过两枚核弹。名额给了人道,也就是南阎娑婆世界。目前修罗和其他五道的头号劲敌已由夭兹人换成了无所有处天人。这帮人与瑟塔寺联系密切,并占领了南阎的玄沼子世界。前庭地和南阎有了通道后,更方便修罗出兵保护那边的民众。

“成烎又是什么鬼?”境初问。

“他还真是个鬼,”大魅羽笑道,“此人本是鬼道的老祖宗粉魄魄。多年前想要夺回被天庭抢走的风水宝地梵焰湖,未果,被迫逃出六道。我答应过他,回来后会替他完成心愿。”

“那不等于同天庭反目了吗?”陇艮问,“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境初眯着眼睛考虑了一会儿。“办法,也不是没有。眼下天庭正在挑选新一代玉帝,我们可以保举一人。只要此人答应当选后归还土地,就全力支持他。”

“这个主意好,”铮引赞道,“这是为鬼道谋福利的大事,现任普仞王必然会支持。再加上修罗和空处天的力量,此人的胜算会大大增强。”

“主意是不错,”陇艮说,“只不过呢,也不见得一定要保举外人。”

小魅羽正待询问他这句话的意思,陇艮的面色起了变化。不了解他的人可能觉得没什么,就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事,可魅羽不这么认为。陇艮一向是个无忧无虑、胡吃海睡、说话不经大脑的愣头青。即便面对高维生物和夭兹人,也没见他正经过。此刻神色凝重,像是一直在担心的某种最坏的情况发生了。

而正在同大魅羽讨论成烎的铮引也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口中喃喃道:“出什么事了?怎么会这样?”

******

舷窗外的夜空在起变化。先是如闪电般亮了几下,没有雷声。跟着整个天界彻如白昼,被一种诡异冰冷的光笼罩着。不似清晨的太阳在唤醒大地,更像手电筒突然射向一窝沉睡的地鼠,又像死神在动手灭掉这个世界前最后一次验明正身。

轰隆隆!突如其来的剧烈颠簸将船内没绑安全带的几人掀翻在地,杯盘、行李、电脑摔得到处都是。随即警报声四起,几人刚站起身,又听“轰”地一声,船身不知被什么巨物撞上,连翻几圈,将里面的人如骰盅里的骰子般摇来晃去。

“怎么回事?”大魅羽双脚凌空浮在船舱中心,随后朝一扇舷窗飘去,查看外部的景况。“刮龙卷风了吗?”

“我们是被席宾少校那艘护卫舰撞上了,”铮引爬起来,坐回椅子上,绑好安全带。“不是龙卷风,整个兜率天的气流都在激荡。”

“得赶紧离开这里,”陇艮起身后,双脚稳稳地粘在地上,对熟悉他的小魅羽来说看着像个陌生人。“最多还有五分钟的时间。”

“到底出什么事了?”大魅羽问,“兜率天这是怎么了?”

“兜率天就要被封了,”陇艮说,“唉,还是给敌人抢先了一步。”

“什么,封了?”小魅羽问,“拿什么封的?枯玉禅吗?”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周身打了个冷颤。景萧先前同基地人交手的时候,誓死不肯交出枯玉禅。若是敌人已拿到枯玉禅,景萧和其他龙螈寺的师兄会不会已遭遇了不测?

“来不及,”境初摇头,“五分钟飞一百里,不可能。”

“我现在送你们出去,”陇艮扫了一眼众人道,语气紧迫不容质疑。“你们都坐稳便是。至于能否解封,去南阎找鹭灵上人问问吧。”说完朝紧急出口走去。

“等等,你去哪儿?”境初走到他身后一把抓住他。“你小子想干什么?降落伞都不拿就这么跳下去?”

“快回来吧,”小魅羽绝望地说,预感陇艮这一走今生今世就再也见不着了。

陇艮回头冲众人咧嘴一笑,瞬间又变回大家熟悉的那个人。“都保重。我死不了,后会有期。”

胳膊轻轻一抖就震开了境初的手,拉开紧急出口跳了出去。

******

境初关上出口,回到座位里。舱内四人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好,忽然感到船开始加速、再加速。大魅羽将脸贴到窗玻璃上向外看。“手,”她说,“有只好大的……金手。”

金手?作为一个会飞的人,还乘过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战舰,小魅羽从未感受过眼下这种疯狂的速度。飞船如出膛的子弹般射向通往前庭地的天洞,她自己则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压在座椅中。永别了,兜率天,她在心中默念。至于陇艮,无论他是什么人,无论他和他们这帮人在一起的目的是什么,并肩作战出生入死那么多次,他们早已是过命的朋友。想到今后再也见不到他,心里酸酸的。

“两艘护卫舰如何?”听境初问铮引。船还在加速。后者摇摇头,“落在后面了。”

“那我回去怎么和他们的家人交待?”境初沮丧地说,“即便都活下来,有生之年再也见不到亲人了,让人情何以堪?还有陇艮,早知会这样我平时该对他好点儿。”

“别丧气啊,”大魅羽安慰道,“陇艮不是说让我们找鹭灵问吗?说不定有办法将封掉的天界解开。”

“我知道陇艮是谁了!”境初突然一拍大腿,“真是想不到啊。灵宝曾提示过我,只不过那时的我没在意。”

“是什么人?”小魅羽问。

“我也知道了,”大魅羽恍然大悟,“我曾靠紫幽格回到几年前的瑟塔寺。当时常树用无所有处天人给的仪器制造释迦佛祖的全息影像,被亲身赶来的释迦逮了个正着。所以陇艮上次见常树,只看了他一眼常树就乖乖就范。”

“啊?”小魅羽不敢相信她的耳朵。陇艮——释迦牟尼?这俩人是怎么联系到一起的?释迦牟尼那可是整个娑婆世界的教主,全体僧侣的启蒙老师。若只是大魅羽的猜测她定会嗤之以鼻,然而灵宝都这么说,看来是真的了。

还在诧异,耳边砰地一声巨响。船飞出天洞后失去了控制,在空中转了几个圈后开始呈自由落体之势下坠。

“现在怎么办?”小魅羽问,解开安全带。

“没办法,弃船吧,”大魅羽打开紧急出口,“都过来,我带你们飞出去。”

“你一个人带我们三个,行吗?”铮引问。

“不知道,没别的办法了,快!”大魅羽用左手挽住铮引的胳膊,右手挽住魅羽,魅羽的右胳膊则挽住境初。

“赶快弃船!”境初通过手中的对讲机冲船头驾驶室里的人说了声,那几人应当是随时背着降落伞的。四人跟着从疾速下降的飞船中跳了出去。

片刻后,飞船摔向脚下漆黑的大地,然而四人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

“不、成、啊……”大魅羽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她毕竟力量有限,如何在半空中托得住三个人?这么下去四人都免不了坠地而亡的命运。小魅羽真是后悔万分,若是先前不那么逞能,非要一个人去追踪常树而中毒,那此刻换成她俩带着两个男人飞,还不是轻而易举……

“来生再会了,”忽听境初在她耳边说。她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境初已挣脱了她的胳膊,一个人向下坠落。小魅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懵了。怎么会这样?自己与身边二人的下降之势骤缓,而她的爱人正迅速消失在下方的黑暗中。

“不要——”她撕心裂肺地大喊。从这么高的空中摔到地上,必死无疑。他死了她也不想活了,于是使力要甩开大魅羽的胳膊跟着跳下去,被大魅羽死死箍住不放。

******

接下来发生的事小魅羽都记不大清了。大致是先被放落到地面,大魅羽和铮引又去寻找境初,最终带了个浑身湿透、昏迷不醒的人回来。还好兜率天天洞位于净砾河中上游附近,境初落入水中保住了命。然而以那种速度撞上水面,必然会带来不小的脑震荡,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把守天洞的棉族飞人自是通知了修罗军基地。不一会儿来了艘飞船,一降落便有一行人下船,抬着几副担架朝铮引等人奔过来。

“将军你没事吧?”打头的于副官擦着额头的汗说,“还好你赶回来了,刚刚我们接到消息,有几个天界与这里的通道不知何故被封了。”

小魅羽眼瞅着境初被抬上担架,几个大夫在一旁陪着上了船,稍稍松了口气。上次见这个腰臀硕大的于副官,还是去灵宝家寻找失踪的王母之前,当时于副官和她的兮远师父说过不少话。想起师父,虽然只是两三个月没见,当中却发生了这么多事,突然很思念他老人家。倘若她和大魅羽一齐出现在他面前,不知他会作何反应呢。

“一个,就够我头疼的了。两个是想要我的命吗?”师父多半会如是说。

“都有哪些天界?”铮引问。先前在船上时他也慌张焦虑过,但一到下属面前,即刻恢复了惯有的镇定自若。

“已知的有兜率天、他化天和空处天。”

小魅羽心里咯噔一下。空处天是境初的家,即便其他人可以不顾,他最亲爱的祖母还在那儿呢。老人家若是在生命中的最后年月见不到从小带大的孙子,可就太凄惨了。

“修罗没事吗?”铮引问。

“还好,除了那三个天界,其他世界暂时安好。”

铮引点点头。“上船再说吧。”

******

来到修罗基地,鹰裘护法闻声而至,先同大夫聊了两句,又自己动手查探境初的状况。

“怎么样?”小魅羽紧张地问。

“不太妙啊,”鹰裘皱着眉说,“性命虽然无碍,但貌似进入了锁魂的状态。”

“什么是锁魂?”大魅羽问。

旁边的一个大夫插话道:“你们听说过某些天界中常说的‘植物人’吗?差不多的情形,但比那要糟。植物人还有希望醒过来,被锁了魂的人可就……”说着摇了摇头。

小魅羽双腿一软向后跌去,被姐姐扶住。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大魅羽问,“要不送去那些医疗设备先进的地方试试?”

“不,刚好相反,”鹰裘说,“科学发达的地方,人们对灵魂的探究反而落后。这个领域,当属你们佛门高僧最为精通。不是计划要去龙螈寺吗?把他带去,请寺里的长老给看看,兴许能有转机。”

“好、好,”小魅羽像是抓住了根救命稻草,流着泪拼命点头。

“我和你一起去,”大魅羽冲她说。

“那就劳烦鹰护法也跟着走一趟吧,”铮引说,“多带几艘船,现在那一带不安全。”

顿了顿又说:“我想不明白的是,无所有处天人要造反,修罗理应是他们的头号劲敌。既然有这个手段,没理由不第一个把修罗封了。”

大小魅羽忧虑地互望一眼,但没说出口。显然,敌人之所以没这么做,不是因为他们不想。枯玉禅只能用来封天道的世界,对其他五道是不起作用的。也就是说,敌人并没有其他手段,枯玉禅定然已落入他们手中。景萧和那些师兄们,只怕也凶多吉少了。

《魅羽活佛》全书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魅羽活佛》喜马拉雅有声书链接:https://www.ximalaya.com/yule/5078609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