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144-2 核弹危机(下)

(2021-06-06 13:39:03) 下一个

144-2 核弹危机(下)

所以现在就应当让四天王天的驻军从天洞撤回前庭地,同时通知在前庭地的他化天盟军,以免被打个措手不及。然而这些命令不应当出自她之口。

铮引冲副官说:“即刻通知四天王天的驻军,全体弃营。以班为单位分散到各处,相互之间离得越远越好。”

副官听后怔住了。“那……东西都不要了?”

“什么都不用带走,人活下来就行。”

副官闻言后立刻吩咐部下执行。魅羽心想,这样做的确更安全,集中撤退容易被敌人捡了便宜。

又听铮引说:“告诉他化天的盟军,或许会有灭顶之灾。是去是留让他们自己拿主意。”

等部下领命走后,铮引问鹰裘:“护法,关于这八个天洞接口,不知有没有什么办法封上或断掉?”

鹰裘想了想,“据说雾陇山上有个神殿,可以对前庭地有一定控制。我没去过,不清楚。”

魅羽说:“神殿我去过。广场上有八座石碑,对应那八个接口。”

“若是这样的话,”鹰裘说,“试着毁掉对应四天王天的那块石碑。剩七个接口,前庭地应该也能保持稳定。”

前庭地不属于六道中的任何一个世界,完全依赖那八个同其他世界的天洞接口,才能在六道这个不停转动的大轮子中固定住。如果接口数量太少的话,很容易被甩出六道。

“我现在就去雾陇山。”魅羽起身,朝门口走去。有时生与死的差别就在眨眼之间。雾陇山地处他化天的辖区。上次她同陌岩和九叔前去的时候,他化天还是修罗的敌人。想不到只过了一年零三个月,陌岩就已离开了她。至于九叔……

想到这里站住,回过身来。“能否把九天王请来?他毕竟曾统治过这里多个世纪,上次掌舵就是他指导我完成的。”

“九叔此刻在前庭地?”铮引有些惊讶地问,“我怎么一直都不知道?”

“上次同他分别的时候,他说打算留在前庭地,同那些老部下们待在一起,不想被人打扰。先前咱们五个流落在锦阳城,九叔就是在那里找部下弄到令牌的,所以可以先去锦阳碰碰运气。”

于是铮引又派人去他化天基地,请求对方协助查锦阳城的户籍,若能成功找到九叔立刻带他来基地。

******

魅羽出了会议厅,跳上一艘快艇。到达雾陇山上空时是午后,然而头顶乌云密布,如厄运一般笼罩着前庭地。

她直接从半空跳下,落到山顶的广场上。圆柱形的神殿依然巍峨地伫立在广场中央,四周那八座刻着陌生文字的石碑有种悲凉的美。四天王天与前庭地的接口是在前庭地的正西方,她找到对应的那座石碑,片刻也没有耽搁。凝气丹田,再提至膻中,一掌将石碑击碎。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却听天边传来轰然巨响。整个天光都跟着一闪,脚下的大地也猛地摇晃了一下,差点儿将她掀翻在地。接着见西方的天空如同被浇上汽油点燃了一般,一片彤红。魅羽估计就在自己击碎石碑的那一刹那,敌军导弹刚好冲进天洞。倘若她迟来一刻,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又四下里瞭望了一圈,估摸着前庭地有些民居已经给刚才那一下子震塌震裂了。不过除了因震动引起的零星火灾之外,没见到其他异常。

松了口气,现在呢?按说危机已经解除,可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好像自己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可是一时半时又想不明白。刚刚送她前来的快艇还在山下等候,她决定在这里耽搁一会儿,思考一下,以免待会儿想起什么。反正自己就算回到基地也帮不上什么忙。

抬头看到神殿,心想不如进去转转,再去二楼掌舵的地方翻翻,也许能有意外的收获。于是便信步朝神殿走去。这里之前一直是由附近一个佛寺在打理。此刻殿中无人,她也顾不得去瞧一楼那个装饰华丽的假镇坤轮,直接由木楼梯上了二楼。二楼依然是那间空空如也的圆形屋子,正中央处的圆柱台上是那个黯淡的琉璃球。

她走上前,将手搭在球面上,轻轻地抚摸着。想起上次同陌岩前来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把手按在球上。球面上好像还残留着他的手温,不过她知道这只能是她的臆想了,心窝处一阵酸痛。

球体照旧发出亮光,同时圆屋子开始缓缓旋转,箱子、书架、桌椅,又一个个显现出来了。只是她多么希望上次在她身边的那个人也能随屋子的转动再次出现。

转动停止了,不用说还是她一个人。那个真的镇坤轮悬在屋子的半空,依然是个破烂掉了漆的六边形轮子。她望了望陌岩和九叔曾坐过的那片地板,叹了口气,开始在箱子里柜子里翻来翻去,希望能找到类似说明书之类的东西。翻了半天,什么都没找到。

看来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九叔了。相信如果九叔此刻在前庭地的话,就算他们不去找他,他也会自己找上门儿来。只怕他早已离开,去了别的天界。

出了神殿,来到崖边的一块青石上坐下。之前就是在这里,她和陌岩曾讨论过轮回转世、以及命运到底能否预测的问题。这个问题她现在也无法回答,但她能肯定的是,冥冥中确实有股力量,这股力量是人神乃至佛祖都无法违逆的。然而这就说明命运是无法改变的吗?她不信。人力总是有一定作用的。无论事实如何,反正这就是她的信念。

天越来越黑了。起身,正打算下山坐船回基地,见来时的方向又飞来一艘快艇。船头的甲板上站着两个人,是铮引和鹰裘。如果只是铮引一人,那也许是见她迟迟未归,担心她。现在鹰裘也来了,说明危机果然还未解除。

******

“出什么事了吗?”她高声问二人,“天洞还没关闭吗?”

几个天洞目前由夜摩天棉族飞人守护,同时负责传递情报。

铮引未等船停稳就跳了下来。“收到情报,两颗导弹均已发射。一颗朝天洞飞来,刚才的爆炸声应该就是了。可另一颗并没有射向我们在四天王天的驻军。”

“什么?”魅羽有种很不好的预感。“那扔去哪里了?”

“天庭。”

“天庭?”

如王母所说,无所有处天的人并不把他们这些神仙放在眼里。但也不至于好端端地去惹天庭吧?再说天庭自从上次的鬼道叛乱之后加强了防备,只要关掉天门,那一层层的法术保护层即使导弹也穿不透。

这时鹰裘也已来到二人身边。“应当说,是绕道天庭。”

魅羽明白了。天庭处在六道这个大轮子的中心,同每一个世界都可以直接来往。只不过普通修道者或飞船很难飞去天庭,因为向那个方向飞会遇到强大的阻力。若是能克服这种阻力,那就既能飞去天庭也能绕道去别的世界。以无所有处天的科技,把导弹先射到天庭附近、再转飞前庭地应当不难。

“这可如何是好……”魅羽迟疑道。天洞可以毁掉,可天庭与各个世界的通路是无法堵上的。

“办法,也不是没有,”鹰裘望着远处的夜空,叹了口气。“斩断所有接口,让前庭地逃离六道。”

什么?魅羽呆住了。离开六道,那会是怎样一副情形?前庭地就像只梭子型的船,刚才见到的那个镇坤轮就是它的舵,然而离开六道又能驶向何处呢?里面的人还能活下去吗?等危机过后,还有没有机会再原路返回,重新加入这个大转轮?

在她考虑这些的时候,铮引一直在盯着她,他的眼中有期盼,有不舍,也有顺应天意与无可奈何。最终他似下定了决心,冲她说:“你若是现在坐船离开,还来得及。我和护法等你过了任何一个天洞,就毁掉这余下的七个石碑。不过你要先告诉我怎么掌舵,一艘有人掌控的船总好过放任自流。”

说完朝她走近两步,伸手握住她的一只手,拉着她向神殿走去。他还在恢复期间,手冰冰凉凉的,只有手心那里有一点儿温热。魅羽望着面前逐渐变大的神殿大门,她知道自己现在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必须做一个艰难的决定。

如果留下来,与这里的将士和民众共存亡,那她有生之年可能就再也回不了空处天和龙螈寺。她之前认识的所有人,包括兮远、师姐妹、小川、龙螈寺的景萧长老和师兄们——当然还有境初——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了。而如果她选择逃走,眼下同铮引就是诀别。

境初认为她不爱他,当然不是那样。他是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人,又善于探知别人的心思,体贴入微。虽然他和她分手了,但她认为重归于好并非全无可能。然而眼下……她苦笑了一下。活该吧,谁让她之前总是拖泥带水、瞻前顾后呢?现在老天爷主动出手,逼她做决定了。

“我打算留在这里,”她说,语气平静而坚决。

她的话让牵着她的那只手震了一下。铮引停步,但没有回过头来望她。

做这个决定说难又不难,因为她只能这么做,她别无选择。因为这次的祸就是她闯下的,是她惹了谁都惹不起的人物,才导致整个前庭地的官兵和民众不得已跟着她倒霉,离开温暖的六道母亲,飞去一个陌生未知的地方。事实上,一旦离开六道众人能否还活命,目前都是个未知数。

只是既生而为人,就有所为、有所不为。在这种情况下她若是一个人逃走让别人去承担后果,那今后她生命中的每一天都会受到良心的煎熬。什么成就荣耀、长生不老、子女绕膝,这些东西都抵不过一个问心无愧。

她挣脱铮引的手,没有再说什么。转过身去,在怀里转了一个阴阳鱼,朝离得最近的那座石碑抛去。

全书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