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135-2 失踪的娘娘(下)

(2021-05-07 17:36:45) 下一个

魅羽活佛135-2 失踪的娘娘(下)

全书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鹰裘摇了摇头,“天道自然,有生就有灭,世间怎会有杀不死的东西?等去到再想办法吧。对了,有人向法王汇报,说将军最近的气色不太好。法王让我在你这里多留几天,查探一下你的情况。”

铮引闻言心下感动,转身冲鹰裘抱拳躬身行礼。“多谢法王和护法厚爱。护法的神通在整个修罗,除了法王无人能及,肯屈尊降贵——”

不料他还没说完,鹰裘就笑着打断了他,“你说得不对,我夫人的修为就比我高,在家事事都得听她的。”

“啊?”铮引一向性情温和,都忍不住大叫一声,随即意识到自己失礼。不过这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鹰裘虽然从不提及夫人,但他的行事作风是个威严老派的大男人,所以铮引想当然地认为他的夫人会是个贤良淑德的类型。况且修罗还有谁能比鹰裘的本事还大?看来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呵呵,”鹰裘笑着摆摆手,“所有人听后都是这么个反应。当年她在乡里摆擂台比武招亲,连摆了一个月都没人能打得过她。你猜我怎么样?”

铮引不猜。既然说了打不过夫人,一定被揍得很惨。

“我根本就没和她打。我每天跑去她家磨她老爹。送米送面,挑水运肥料,喝酒钓鱼唠嗑。一个月后,她老爹把她许配给我了。”说到这里,鹰裘得意地笑了半天。

铮引也低下头,抿嘴笑了。真好,真幸福。别人都有他们的幸福。

“不要气馁哦,”鹰裘话中有话地说,“有些事就和战场一样,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敢说自己就是赢家。”

随即转身,冲铮引伸出一只手。铮引也把手伸过去,让鹰裘把了一下脉。看鹰裘逐渐凝重的神色,心知自己定是病入膏肓了。

“怎么会这样呢?”鹰裘喃喃地说,“不应该啊……”

“生死有命。”铮引想起战场上那些牺牲的战友,有些比自己还年轻,什么荣耀都没得到过。没什么好抱怨的。

船在渐渐减速,离兜率天天洞已然不远。他望着前方密密麻麻的军舰,心想自己的“最后一刻”或许不太远了。唯一的遗憾,是他还没好好爱过。

******

舰队在天洞之外停下。鹰裘进屋喝茶,铮引一人留在甲板上。正当前锋的几艘船陆续通过天洞时,他灵识中有蓝光一闪。

在右方远处的空中,有样东西停在那里。扁球形的,是艘小型飞船。通体透明,这种透明不是说可以看到飞船的内部,而是直接看到船另一侧的天空。准确地说是隐形,不仔细看的话不会发现那里有艘船。若是盯着看,能隐约辨出船的轮廓那层淡淡的蓝光。

这是哪里来的?铮引收了天眼,暗忖。以他对六道的了解,兜率天他化天空处天都造不出这种隐形船,夭兹人也不行。莫非是那些更高阶的天界,比如那个什么无所有处天,或者非想非非想天?可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于是决定再去探一下。这次凝神静气,将天眼投射到飞船内部。里面倒是一点儿也不透明,只不过机械都去哪里了?铮引曾在修罗飞船的各个舱室里看过,总少不了罗盘、转轴、拉杆、绳子什么的。这艘船里到处简洁干净又明亮,且只有一个船员。

此人坐在一间宽敞的屋子里,伏在桌上不知在读什么还是写什么。令人奇怪的是,在如此先进的装备中,这个五十来岁、身板儿结实的人留着光头,穿着一身僧袍。铮引之前才去过南阎,觉得很像喇嘛国武僧的装束。

还待细瞧,和尚像是察觉出什么,突然抬起头,朝铮引的方向望过来。此人的相貌并不诡异,脸方方的,眼睛大而有神,两条眉毛很浓。只不过因为感到了异物的存在,如镇鬼金刚般怒目而视。铮引一慌,灵识从船里退了出来,眼看着船像流星般在天上划了一道便消失了。

太不可思议了,他喘了口气。飞船军舰他见得多了,哪有从静止突然就加速到这么个速度的?莫非整个船连同里面的人都是个幻影吗?此时脚下的旗舰已启动进入天洞,只能强迫自己不要多想,集中精力应付当前的危机。

******

进入兜率天后,飞船下方是大海,南部海域的远处有座大岛。侦查舰回来报,往东五里左右的海面被血染红了。上面漂浮着战舰碎片,以及抱着救生圈等待救援的士兵。看来那里的空中曾是战场。

于是大队人马向东行。果然,没飞多久就能看到远方一座小岛的上空在交战。身边的兵士拿着地图介绍,那是朱雀岛。不知为何,铮引的心突然就提到了嗓子眼。战场他去得多了,这并非他一贯的反应。

“铮将军,”背后有个悦耳但严肃的女声叫他。

转过身去,见是魅羽的大师姐。一只胳膊抱着小川,另只手里捧着面圆镜,婴儿则搂着她的脖子。她此刻已把斗笠和青纱取下,乍一看让人怀疑是脚下这片海的女神来了。不过铮引曾在七仙女预选赛上见过她的真容,况且除了魅羽外,再美的女人也不能让他心动。

“我看到师妹了,”大师姐把手中的圆镜呈给他看,“这次因为是出来找人,带了天庭的宝贝。”

铮引朝镜子里瞅了一眼,见一个身穿蓝色衬衣长裤、满脸泥灰的女子倒在地上。头发胡乱在脑后挽了个髻,看姿势像是刚从空中摔落下来。不过嘴里既然还能骂骂咧咧的,应当问题不大。

“给我们一艘快些的小艇,”大师姐说,“我们马上赶过去。鹰护法也和我们一同去。”

铮引闻言,急忙传令。

大师姐又说:“小川就交给你了。他现在能跑能跳了,仔细着,可别有什么闪失。”

铮引伸手去接小川。对方把头扭到一旁不看他,胳膊依然死死地绕在大师姐脖子上。

“小川乖,”大师姐的语气温柔中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你魅姨有难,需要我们帮忙。过会儿你就能见到她了,好不好?”

铮引总算把婴儿抱了过来。嗬,比上次抱的时候重多了。担心他挣扎,就离开甲板回到舱里。

******

境初同涟靳公子坐在岛上的一处空地上,二人四周是个透明的保护罩。主持人老太同岛上其他人都不知躲到哪里去了。他的腹痛已经轻多了。浑身湿透,像大病初愈,毫无力气。

敌舰本来有十六七艘,还好兜率天的后援也到了。虽然兜率天部队的战斗力不怎么样,好歹也帮着击沉了两艘敌舰。瀚泽、百石、千面人、阎王,还有魅羽,这五人刚才一直在空中作战。徒手用法术对抗钢铁战舰和机枪火炮,虽然险况迭出但也没落了下风。

比较难缠的是只随敌舰一起飞来的巨型白蚁以及她放出来的孩子们。看着像是种将机器和生物体糅合之后的产物,凶残、灵动、刀枪不入。见缝插针地钻进兜率天的军舰,用不了多久一整船人就玩完。

刚才阎王被惹恼了,在空中放火,半边天都给烧着了,真真是地狱来的鬼火。有三艘敌舰里的夭兹人当场毙命,剩下的敌舰远远躲开。然而这只大蚁和她的小蚁们依旧在火中穿梭自如,眼看着兜率天的军舰一艘接一艘被祸害。而蚁后吃了活人后,没多久又生出新的小蚁。

眼下有只半人高的小蚁就在境初的保护罩外面,冲着他和涟靳不断撞过来。一次不行又来一次,境初很担心迟早会被它撞破结界。小蚁背上有长长的翅膀,嘴很大像个吸盘,里面藏着一圈尖牙,真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我有个问题,”身边的涟靳突然问境初,“这些东西是怎么分清敌我的?”

境初一愣,考虑了下他的问题,笑了,“你问的可真是个好问题。”

区分敌我,这对人类来说,看似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实则背后牵扯到复杂的机制。先是图像识别,由视网膜中的感光细胞将图像送入大脑,进行识别和归类。这种识别需要有较强的容错性,并能对不完整的画面进行补全。这当中还牵扯到一定的记忆机制,需要事先对敌我双方的外观有一定的预期,才能最终进行对比和归类。每做一次新的识别和判断,又会对原有的记忆进行修正。

对动物,尤其是低等昆虫来说,如何让它们区分外形看着都差不多的军舰,从而只去攻击敌对方的战舰呢?要么需要严格的训练,更直接的方法是在个体体内植入芯片,由机器来实现类似于人脑的图像识别。然而有这么多小蚁,每一个体内都植入芯片,还要保证这些芯片能准确控制它们的行为,似乎不大现实。

更有可能的,是通过某种无线的方式发送某种它们天生就熟悉的语言,以此进行遥控。

境初打开手环,开通和特种部队的通讯。

“长官,我们就快到了,”席宾说。

“你们捕捉一下我这边的背景声音,做个音谱分析,看看有什么超声波或次声波之类的东西。”

另一端沉默了一会儿。“长官,有很强的超声波。”

“明白了,”境初点点头,“等你们待会儿靠近这边的时候,就开始发送超声波干扰波。”

话音刚落,见魅羽从天上摔到一旁的草地上。他想走过去扶她,见那只小蚁还在罩外窥伺,只得作罢。问她:“你没事吧?”

她骂骂咧咧地站起来,瞥见附近的小蚁。四目相对均红了眼,在同一时刻离地跃起,扑向对方。魅羽一掌将呲着獠牙的小蚁击飞,又扑过去按住它的背,将两只翅膀咔嚓掰了下来。

“飞,叫你飞!”她一脚踹过去。小蚁嘶鸣一声,从地上弹起来,朝她脖子咬过来。又被她一拳打落地,跟着不断拿脚踢。

“有灵性还打不死是吧?我把你送去空处天的动物园,每天给几万个游客观赏,照张相收十块。再给你找只普通公蚁强行配种,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后代智商回归均值……”

一旁罩里的二男听得直摇头。

“你老婆也忒恶毒了,”涟靳冲境初说。

“她、呃……”境初虽然护妻,一时间竟然想不出该如何反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