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133-1 自投罗网(上)

(2021-04-24 19:39:20) 下一个

魅羽活佛133-1 自投罗网(上)

全文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大统领,探子回来报,来的不像是夭兹人的船。”

张羿闻声,将手中的地图搁到桌上,皱眉望着面前的助理。“那会是什么人呢?继续监视,不可掉以轻心。”

张羿半辈子都在领导泥天军抗击外道人,日夜操劳。先前爱妻为救自己而牺牲,让他不到四十岁头发便已全白,原本帅气的面容掩盖在沧桑之下。蓝灰色的衬衣上到处开线破洞,但这批服装是蓝珺在世时领着一众妇女们缝制的。除非见客,他平日穿的都是这一件。

助理像是准备退出去了,却又迟疑着不肯走。

“还有什么事吗?”张羿问,态度和蔼得不像领导,像个大哥哥。

“呃,我觉得……大统领不要怪我多嘴啊。我总觉得程总参最近有些不太对劲儿。”助理目光低垂,望着破旧的水泥地。

“怎么个不对劲儿?”

程峰是张羿出生入死多年的兄弟,他俩已经算不清谁欠谁多少条命了。

助理快速地抬头瞥了他一眼。“有些失魂落魄、神不守舍的样子。”

“那可能是太辛苦了吧。我再见着他,会让他多休息。”

助理出去后,张羿起身走到窗边,望着窗外第六层地狱那永远是一片灰白混沌的天空。夭兹人自打在两个多月前的战役中被六道盟军重创后,一直猫在第四层和第六层休养生息。泥天军和百姓们也跟着过了段太平日子。

不过张羿太了解这些冷酷狡诈又贪婪的外道人了。入侵六道以来,这帮畜生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用不了多久定会发起反攻。事实上,第四层地狱已经传来消息,那个通往六道外的山谷一直都有船在进进出出。

万幸的是经过前庭地一役,天庭总算开始重视地狱道众生和泥天军。位于都城鄢朗的阎王殿入口处,目前有专人随时候命,将泥天军的情报直接送至主掌前庭地的修罗军手中。比如最近这次,夭兹人不知将什么重要物件大费周章地从第四层运来。由于地狱与前庭地的接口只在第六层和第十三层才有,所以很有可能与战事有关。

“只是不知小川目前怎么样了……”

除了特别忙的时候,张羿每天都会想起儿子。小川出生没多久就被魅羽领走,他这个父亲总共没抱过他几次。事实上,今天就是小川的生日。一岁生日,人生的第一个生日,却要在没有爹娘的陌生世界里度过。然而小川已经比其他地狱道的孩子幸运多了,至少将来可以像普通人一样生活。至于蓝珺,希望她降生到第七层地狱后少受点儿苦。

想了会儿家人,不知为何又想起琴鹤来。这家伙在前庭地战役前突然失踪,大家都说他投敌了。张羿对此不置可否,只觉得有些惋惜。琴鹤原本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少年,坏在功利心太重,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正想着,又有人敲门,这次来的是程峰。

“羿哥,已经搞清楚了,是修罗派来的飞船。”

程峰看着倒是三十来岁应有的样子,只是三年前在交战中腿部中弹,现在走路还有点儿一瘸一拐地。此刻面上疲惫尽显,双目布满血丝。“他们出来得急,无法事先通知我们。领头的是个校尉,说想见见大统领您,有要事相商,但又必须待在船里待命。问大统领肯否屈尊前往?”

“没问题啊,”张羿说,“我也早想见见他们。你先下楼吧,我换身衣服就去。”

出了办公楼,院子里停着备好的马车。在张羿上车的那一刹那,他觉得站在一旁的程峰似乎有话要同他说。但抬头望过去,对方只是沉默。

“阿峰,最近很辛苦吧?从明天起休个假,在家好好陪陪孩子。”

张羿注意到,在他提到“孩子”二字时,程峰的脸抽搐了一下。果然有问题,他一边想,一边上了马车。

张羿虽是个实诚人,这么多年刀尖儿舔血的营生,什么没经历过?不过既然是好兄弟,不能只把上刀山下火海挂在嘴边。从加入泥天军的那天起,他这条命就随时准备交到敌人手里。若是兄弟要拿走,又有何不可?

******

“将军,您真的要亲自去?”副官给铮引牵过马来,又一次问道。

一身银灰色盔甲的铮引站在飞船外的草地上。铮引偏瘦,皮肤也一直不大好,可能是小时候家里太穷、营养不良的缘故。然而最近这些日子面色格外黯淡无光,有时照镜子甚至怀疑自己就是话本里常说的“印堂发黑”。

“莫非我命不久矣了吗?”他忍不住这么问。

此刻铮引踏前一步,抬手拍了下马背。上次骑马还是在新兵训练营的时候,那之后都是飞船作战,后来升为统帅更是出入有车辇。这次来地狱探查敌情,照理说派个小分队即可,绝无可能动用到修罗三军统帅、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铮将军。

是铮引自己提出要来,因为收到泥天军的情报,说敌人往第六层运了样东西。不知是什么,但体积不小。之前敌人几乎倾巢出动,被己军和盟友重创,现在弄这么一样东西来是要反攻吗?难道这玩意儿比几百艘战舰都厉害?

铮引有些不安,可也知道派探子来是没用的。泥天军在情报里说了,东西被敌人藏在基地。连土生土长的泥天军都探不到的消息,修罗军派人来也是白搭。然而铮引有天眼,他的天眼甚至比魅羽的探视法用途还广,应当不需要离得很近就可以观察到。

“我不去,那我来这里做什么?”他一边说,一边跃上马背。

副官望了望天。“听说这鬼地方冷不丁什么时候就会下酸雨,搞不好毁容的呀。”

这话提醒了铮引。那次魅羽带着小川从地狱里出来,皮肤就像受过伤的样子。这其实是他来这里的另一个动机——因为她也来过,而且在这里生活过。

他很想她。

话说这一年多来他什么时候不在想她呢?可他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况且她已经和别人在一起了。他不可能去找她,无论多么想见她也得作罢。命运就是这样,看似每个有手有脚的人都是自由的,但谁又能真正随心所欲?能到她去过的地方转转,也算种慰藉了。

不过副官说的也有道理。盔甲虽不怕酸雨,战马总得拿什么东西遮下脸。于是铮引让人取了几块雨布,给自己和七个下属带上。每人再背上金刚弩、箭筒和炸药,便出发了。

“将军!”副官在背后叫,“泥天军总部离这里不远,需要叫他们来见个面吗?”

铮引想了想。“我回来再说吧。就算见面也该我过去,人家毕竟不是咱们的下属。”

******

东西藏在夭兹人第六层地狱的基地。此处是泥天军的领地,离基地有大半天的路程。现在出发,去到时刚好夜幕降临,不易被发现。

铮引这队人飞快地骑在荒野中。修罗军原本就是虎狼之师,他这七个下属更是精挑细选以一当百的勇士。此时个个全幅盔甲,威武煞气,骑在高头大马之上。可惜周遭无人,若是穿梭于闹市,定会引来民众围观。

泥天军目前的首领就是小川的父亲吧?铮引一边骑着马,一边胡思乱想。小川无疑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在夜摩天的七仙女预选赛上,他还抱过他。然而小川似乎对他颇有敌意,为什么?是因为他和魅羽的关系比较亲密吗?那么点儿的小孩就会吃醋了?

万幸一路没下雨。快到基地时,白茫茫的天空居然放晴了。有那么一刻,铮引几乎怀疑走错路了。前方是座青翠的山,山下远看像是个大型公园或高尚居民区。中间有个湖,湖心岛的铁塔顶部亮着五彩琉璃灯。这是夭兹人基地吗?想不到地狱中竟然还有这种地方。

八人下马,将马在树林里拴好,接下来开始步行。铮引一直在用天眼探测四周,所以不太需要担心危险突至。没走多久,附近一条小路上有辆马车驶过,也是朝着基地而去。铮引仔细“查看”了一下车内,有个人倒在车厢里,双手被捆绑着。赶车的也是个六道人,看来是绑了同伙投敌去了。若是没有任务在身,铮引定会把车拦下来,不过此刻探秘要紧,不可打草惊蛇。

来到花园外面,几人在一处茂密的灌木丛中隐藏好。天空是一片深蓝色,就要全黑了,基地中倒是越来越灯火通明。铮引反正也不知该从何处入手,就在灵识中追着那辆马车。车子在入口处被两个夭兹人仔细搜查后,径直驶入基地中的一处小院落。昏睡的人随后被抬进室内一个房间,搁在地上,用冷水泼醒。

铮引的天眼原先是只能看不能听。在敌人微缩舰队入侵、魅羽携霹雳蛇相助那次,又获得了遥听的神通。于是便静气凝神,听屋里的人说什么。

******

“张大统领,晚上好啊。”

张羿还未睁眼,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但他一点都不吃惊。一切都在预料之内,包括上车后不久就被人打晕这一环。

他没有立即开口,而是等眼睛先熟悉了室内的光线。这是一间审讯室,四周靠墙处摆着武器和刑具,面前的桌后坐了一高一矮两个人——如果夭兹巨人也能算人的话。矮的那位,不用说自然是琴鹤。还是一头直硬的短发,敦实的身材,只是面上的稚气不复存在。

“你们把我峰弟的家人怎么样了?”张羿问,发现自己喉咙很干。

琴鹤似乎吃了一惊。“你、原来你知道?呵,知道还肯前来送死,真是迂腐得不轻。”

张羿心中冷哼了一声,和琴鹤这种人是讲不明白的。“程峰的家人现在怎么样了?”

“放心,”琴鹤在椅子中向后靠去,“我们是言而有信的人,程峰也不是吃素的。不把他女儿完好无损地还回去,他不会送你来。”

张羿暗暗松了口气。程峰的女儿,等于是他的侄女。其实当年他狠心把小川送走,也是不想有天自己的孩子被敌人捉去做人质。

他不怨程峰,没有一个父母能在亲生子女被掳走后还无动于衷的。他也不怨所有曾经背叛泥天军的同伴。在真正的酷刑下,没人能扛得住。都说为了事业可以牺牲一切,都说无论如何也不会出卖朋友,实则不然。人,毕竟是血肉之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