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132-2 一触即跳(下)

(2021-04-21 19:05:44) 下一个

魅羽活佛132-2 一触即跳(下)

魅羽松了口气,将目光投向境初站的地方,却不见他的身影。又在人群中搜索了一番,无果。方才众人东奔西跑,可能他换地方了,或者去了厕所?

等了片刻,心里那份不安越来越强烈,总担心稍后便会看到他倒在血泊里的情形。于是用上灵宝心法,将探视法瞬间扫遍整个道场。

“我把境初丢了,”她睁开眼,失魂落魄地说,心里真是一万个后悔。明知梓溪和千面人对他图谋不轨,应当一直守在他身边才对。来这儿给一群素不相识的和尚们撑什么门面呢?

“哎,快看那片云,”人群中有人叫道。

“怎么回事,要刮龙卷风了吗?”

“龙卷风的云不可能这么小吧?”

魅羽抬眼望天。其它地方依然是蓝天白云,只有岛的上空有一朵密实的乌云在旋转。她记起在研究中心遇见高维生物那次,也是有片翻滚的乌云,不过比这大得多。后来受伤的千面人就是从云里离开的。当即撇下地面上众人,一飞冲天,直奔乌云中心而去。

魅羽因为经常飞行,知道无论看着多厚实的云层,内里都是松散的水汽。而这朵云不同,里面是比夜还漆黑的存在,名副其实的伸手不见五指。用探视法巡视四周,也是一片虚无。毋庸置疑,云层确实有古怪,但境初不在里面。

从云里钻出来,正要返回地面,又有了主意。记得在龙婴湖上曾和辕德夫妇讨论过这样一种高维现象,就是两个低维人看似是紧挨着的,其实在他们看不见也感知不到的那个维度上,有一段距离,那这两人就永远走不到一起。那有没有这种可能,就是境初貌似不在这里,但其实又是“在这里”呢?她该怎么把他找出来?

低维钳制。现在她唯一能想到的策略便是使用低维钳制。

关于这个低维钳制,境初说过,其包涵的内容是很丰富的。共同特点是通过影响高维物体在低维上的属性,而对其实现的一种整体操控或限制。此刻也无暇多想,直觉告诉她,将这片云层强行移到别处试试看。

于是绕着乌云纵向飞了一圈,又横向一圈。云从下方看着小,但真实体积也很可观,飞这两圈花了她不少时间。随后向着脚下的湖面一指。

“移!”

乌云瞬间从头顶消失,被砸到湖面上,散成一团水汽。当中有两个人影噗通跌入水里,正是境初和千面人。

成功了!魅羽当时只是直觉,事后才想明白其中的道理——千面人是在这云中凭空造了个高维空间,云的周围还是低维世界。而云只能存在于空中,强行搬至水中令其消散,那云里的高维空间也就不复存在,所以二人被迫落回了低维世界。

当然这些都是她事后的推测。身经百战的魅羽在看到二人落水的那一刻,便一头直奔千面人俯冲下去,一掌将对方深深击向湖底。因为千面人在突然掉出云层时肯定会有片刻的迷惘。这时若是犹豫,给他反应过来制住境初,再要救人就困难了。

一击过后,也没有追击,只是携上一旁的境初从水中跃出,朝岛上飞去。她没必要和千面人纠缠。两天后,让他主子亲自教训他。

******

天荫节后的第二天,魅羽和境初坐特种部队的飞船回兜率天。决赛是在海上的朱雀岛举行,之前已同百石约好,提前一天在朱雀岛一家酒店会合。决赛场地同酒店隔两条街。

二人办完入住手续后,照约定于下午四点来到酒店的一间会议室。只有百石一人,手里提着两包东西。瀚泽显然不想见这二人。

三人在桌边坐下。百石先是瞅了一眼已经回复女身的魅羽,叹了口气,“我就说你之前是故意变成男人恶心我的。”

魅羽抬起手在桌上重重一拍。“先说到底还要不要合作了?要合作就让你大哥管好他的狗!”

百石显然也听说千面人行刺境初的事了,神色颇不自然。“抱歉抱歉,这还真不是我大哥吩咐的。嵘鑫先前一直不在兜率天,我们也没告知他合作的事。没想到他会擅做主张,跑去空处天做出这种事。我想可能是他的、他的某些……人里,有谁同你们有私仇吧?”

原来千面人名叫嵘鑫,魅羽暗想。这个嵘鑫一下子占了这么多人的魂,当中便有梓溪。现在看来,正主和他的成百上千个同心人之间并不完全是主仆的关系。梓溪的修为本就不弱,夺走曼珠沙华后更是功力大增,显而易见他对嵘鑫也有一定的影响力。

境初摆了下手,“先说正事吧。”

百石将两包东西分别递给对面二人。“这是内院发给每个参赛者的衣服、面具,和变声器。六名选手分三个组,每组一种颜色。进入参赛会场前必须穿戴好,否则取消参赛资格。”

境初用手摸了摸布包。“比赛项目打听到了吗?”

百石摇摇头。“先前我大哥使了不少钱,才打进旺滩分部。可这次的两个对手——阎王同涟靳公子,便是借内院一百个胆儿,他们也不敢得罪。”

魅羽道:“我们六个参赛者中,你同你大哥修为最高。内院多半会避免武斗,来给那二人增加胜算。”

百石点点头,“话虽如此,内院成立的宗旨是堪破六道、共同越境。而且比赛过程会直播给全体会员。四个项目中,会有两项由举办方事先拟好,另两项则由全体会员当场投票。这么一来,我们也不是完全没有胜算。”

接下来是沉默。魅羽想起还在龙螈寺的时候,六大寺为争夺曼珠沙华参加的那次殿试。当时梓溪是如何同三王子沁峦勾结,而她又如何利用了沁峦的弱点进行“反勾结”。心说没有攻不破的城墙,还是你们这些高维人比较死脑筋罢了。

然而这些话又没必要告诉他们。说明书拿不拿得到毕竟是他们的事,更不用说那么些新仇旧恨还压着没算呢。若是换成她魅羽,直接关系到她的世界和她的爱人,那她绝不会在此刻听天由命。

“比赛我们自会尽力,”耳中听境初说,“但你们那边也该表示下诚意吧?”

“诚意?”百石愣了下,看了看魅羽,冲境初说,“我把老婆都让给你了,还不够诚意?”

“什么?”“什么?”魅羽和境初异口同声地说。

“说话注意点儿,”境初语气不善,“我需要你让吗?”

百石哼了一声,“你认识她才几天?我要是一早把她让给铮引,现在还有你什么事?”

“铮引?铮引怎么了?”境初像是要从椅子里站起来。

“哪儿那么多废话?”魅羽按住他,冲百石说,“决赛前我们要看到千面人被打屁股的录像。否则各走各路,一拍两散。”

同百石谈完,离开会议室,二人坐电梯上楼。一进客房,关上门,境初就握住她手臂,问:“铮引那个是怎么回事?当初他要娶你,百石不肯放人,对不对?”

“什么呀,”她没好气地说,同时挣脱他的手,“哪有这回事?人家铮引可老实了。”

心说姑奶奶我要是打算嫁给谁,别人拦得住吗?

境初不依不饶,“他老实,那就是说我不老实喽?”

她叹了口气,“不如我们现在就去修罗,拉上几个评委,你俩当面比一比,看谁更老实好不好?别以为长得帅就可以不讲理。”

最后这句话起到了应起的作用。听到之人总算恢复了理智,神色放缓。“不急不急,等生完孩子再去比也不迟。”

不急……魅羽想起临别前景萧说的,铮引因为常年带着别人的阿赖耶识,大概活不过一年半载了。而她又已经答应了境初,接下来同他一起去找儿子。她很想对他说,她早就下定决心同他在一起了,只是此事关系重大,总不能为了避嫌就对铮引的厄运坐视不理吧?

然而以境初目前的状态,在这件事上一点就着,根本不会冷静思考。当然这也不能怨他,之前陌岩在铮引的问题上也是一触即跳,陌岩还是有修为的高僧呢。

这可如何是好?还是及早通知涅道吧,让他去想办法。

******

决赛是在第二日午后。境初和魅羽在客房吃过早饭后,打开随身携带的电脑,果然看到百石发来的录像。魅羽凑头过来,二人边看边指指点点。

兜率天是文明社会,当众打下属是不行的。录像中的千面人嵘鑫被罚天不亮便去人来人往的仙羽广场派传单,逢人就问:“要不要洗头?”不派完两千张不许回家。这对于一向心高气傲的武学宗师嵘鑫来说——当然还牵扯到梓溪——魅羽和境初都认为惩罚得当。

二人随后换上参赛者穿的衣服。还好并无搞怪之处,就是普通的衬衣和裤装,他俩这组分到的颜色是蓝色。再戴上卡通松鼠的面具,将小巧的变声器在面具下部装好。准备妥当,在酒店门口坐上内院派来的专车前往比赛地点。

只隔两条街,几乎是才上车就下车了。由工作人员领进一座大楼,里面有个能容四五百人的演奏大厅。有意思的是,每个座位里都坐着一个身穿西装或礼服的硅胶人。有的扭头在和身边的人说话,还有的一动不动,毫无生气。

现在对这些高科技魅羽也司空见惯了,估计“活的”那些硅胶人每人连接一个不知身在兜率天何处的内院会员。会员可以通过硅胶人的眼睛和耳朵感知现场发生的事,同时也能用硅胶人的嘴巴和肢体表达自己的意见。这比看屏幕敲键盘有更强的临场代入感。而不动的那些则代表某个会员今日没有参加。

正前方是个大舞台,两侧各摆了几张桌椅。一侧坐的是主持和评委,另一侧是六个参赛选手。魅羽是六人中唯一一个和其他五人都认识的,只扫了一眼就知道谁是谁。百石和瀚泽一身褐色,头戴狼狗面具。阎王和涟靳公子穿浅灰,戴兔子面具。

主持人依旧是个锐利又和蔼的老太,不过和上次预赛里的虚拟老太自是不同。手里拿着本旧式蓝皮书,走到舞台正中央,冲台下说:“今日的比试,奖品是这本六道说明书。有不少人私下里询问,为何不能把这本书多复印几本,给更多的人看?”

这个问题一出,场间一片鸦雀无声。魅羽也有同样的疑惑,便竖着耳朵听对方怎么说。

老太见没人吭声,不无得意地说,“答案嘛,当然可以多印几本。等比赛结束,到了赢家手里,他爱给谁就给谁。只不过如果还没比就人手发一本,那咱们还看什么?”

此言一出,场间一片哄笑。魅羽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个老太太。人都有老的时候,她只希望自己能一直做个诙谐的人。

老太也不多啰嗦。“这第一个项目,是内院定的。比的是唱歌,还得是情歌对唱,一人一句那种。只有一人唱的组,算出局。现在给参赛者五分钟时间准备。”

魅羽和境初闻言,互望一眼,都在对方的目光中看到忧虑。这个题目看似容易,实则不然。她二人认识至今才三个多月,之前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里。虽然共同语言有不少,但她敢保证她会唱的歌他都不会,反之亦然。这可怎么办呢?第一局就败下阵来,还如何见人?

再望望百石兄弟二人,也目露难色。这对兄弟二十多年没在一起生活了,情况好不到哪儿去。只有阎王和涟靳那组气氛轻松。二男之前有没有来往不知道,但既然都住在旺滩,要找几首共同熟悉的情歌出来还不容易?

“哎,有了,”境初突然低声说,“你记得特种部队饭堂里经常放的那支歌吗?”

魅羽想了想,“哪一首?你说的是冬菇鸡大婶喜欢跟着哼哼的那首吗?”

“对对对,就来那个。”

全书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