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130-2 天价名画(下)

(2021-04-11 17:54:25) 下一个

上一章 130-1 天价名画(上)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83408.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魅羽活佛130-2 天价名画(下)

酒上来后,魅羽的神情已回复常态。

“和我讲讲这个画展吧,”她饶有兴趣地问,“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一定要带我来看?”

“这个画展里所有的作品,都是有佛学或道门修为的高人画的。听说看过画的人都有些不寻常的体验,有的觉得画里的东西活了,有的看到了画中不存在的景象。甚至还有人说,仿佛一下子被带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就如被瞬间转移了一样。”

“这么神奇啊……”她一脸向往的样子,盯着面前的空气。

“让人想不通的是,同一幅画,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经历。”

她点点头。“那你是不是应当抓紧修行?”

“为什么?”

“你不也是个画家吗?等你修为高了,一连画上他十幅画。”

“画那么多干什么?”他不解地问,“一齐摆出来吗?”

“不用,只摆一幅就够了。当人们看到你第一幅画的时候,就看到第二幅。而既然能看到第二幅,那他们也会看到第三幅。以此类推,你只需在画展上占用一幅画的空间,就可以把自己所有的作品都推销出去,”说到这里,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爱我吗?”他问。

她的笑声止住了,瞅了瞅周围桌的客人。越来越多的人正走进餐厅,找座位坐下。“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问题?”

“为什么就不能问这个问题?”他的语气很镇定,然而摸着高脚杯的手指在不听使唤地颤抖。

她又扫了下四周,脸上泛起一丝红晕,眼睫毛像上下翻飞的蝴蝶。微微低头,并冲他招了下手,细声细气地说:“你,靠过来点儿。”

他没想到还能在她脸上看到娇羞的样子,听话地身子前倾。她好像说了句什么,他没听清楚,于是又把头凑过去一点。

“爱!”她突然在他耳边大喊一声,把他吓得全身打了个哆嗦。餐厅里的客人和侍者都望过来,而她就在众目睽睽下捧腹大笑。

这算怎么回事呢?境初不知该作何感想。是闹着玩儿,还是当真的?怎么就不能好好说话?这丫头,从认识她的第一天起就没个正经。

然而转念一想,正经女孩他见过的还少吗?为什么她们就没有一个能让他魂牵梦绕的?明明是自己要问,现在有了答案,又不肯相信。难道非要她当着大家的面吼一声“不爱”,他才高兴吗?

想到这里,终于幸福了。手中的红酒还没喝,就已经有点两颊发烫、头晕乎乎的感觉。

******

饭后上楼,回客房,境初才意识到他又犯了一个错误。应当先绕道天庭,让她在王母的瑶池里洗个澡,把那个灵力里的什么毒给解了才好。之前浪费了一个假期,现在又浪费一个,造人大计也不知何时才能开始。

第二天上午风和日丽,二人坐车前往湖边的会展中心。是个占地很广的亮色大理石建筑群,分古典馆、现代馆、雕塑馆等多个固定展区。

这次的画展则是在一个向来不对公众开放的特殊展区内。没有大的展厅,只有一间间小屋,二十几幅画就占了二十几间屋。每幅画在墙上拿防弹防盗的大玻璃罩着,一个屋在同一时间不能多过一个观赏者。有工作人员时不时在屋外走来走去,以防观赏者入魔后做出一些无法预期的举动。

二人到来时,大概有一半的屋子是空的,便各自挑了一间。境初看到的这第一幅画,画的是一片广袤的大海。海水是深灰蓝色,天空是浅灰色,因为正在下暴雨。这场雨可真大呀,大到让人怀疑天上的水比海里的还多。

整副画里除了水,只有两样实体的事物。一是近前的一只木船,只有船头部分在画里露出来,感觉这幅画就是站在船上的人画的。船身是黄褐色,船头镶了一圈银边。第二样东西是前方海面上一个黑漆漆的小岛,因为距离加上暴雨看不真切,只能模糊地辨出个轮廓。

这幅画有什么稀奇呢?嗯,是幅很不错的画,海浪很生动,但也就是一幅静态画呀。想了想,境初决定用上一点魅羽和景萧教他的站立入定法门。于是双脚与肩同宽,双臂自然下垂,舌顶上腭,两眼平视着面前的画,但也没有使劲儿盯着看。

果然,没过多久异样就出现了。先是觉得屋里有风,还有什么东西在断断续续落在身上。凉凉的,是看不见的雨点,越来越密。随即脚下的大地开始缓慢地一上一下,就像站在船上一样。

然而境初突然感到身后站了一个人,大概离他后背还不到一尺的距离。刚开始他还奇怪,不是说每个屋里只能有一个参观者吗?难道是魅羽,等不及来找他了?

转身,却见背后什么都没有,下雨和行船的感觉也一并消失了。原来都是画产生的幻觉,有意思。要说画画得好,能让人身临其境也就罢了。居然还能感知到画中不存在的东西,委实不可思议。

另外,都说法术是一种高维世界的现象。而他当下的经历,似乎也只能用高维来解释——他看不见的东西存在于他掌控不了的那个维度上。然而画家们又是怎么画上去的呢?这是个问题。

******

出了这间屋,境初在外面的大厅里巡视了下,没看到魅羽。无论如何,待会儿得让她也来看看。她是鬼道出身,自称能直接看到魂灵的存在,兴许她会有不同的认识。不过既然一时找不见她,总不至于挨间屋去搜寻。于是他就随便选了间空屋进去,看第二幅画。

这间屋子里挂着的画,乍一看很温馨。是间小木屋的内部,画的左半部分有张摇椅,一旁立着个小茶几,上面放着盏点亮的油灯和一个果盘。画的右部是扇敞开的大窗户,窗外是夜空。虽然不能直接看到月亮,但能感到月光从上方照下来。

他看了会儿,没感到什么异样,于是又开始入定。这次他似乎是亲身来到那间小屋中了,除了画里的景物,他能看到整间屋子。空间比他想象得要大,看四周应当是有人长住,但听动静此刻并没有人在家。

等等,那又是什么声音?海浪声?

他走到窗边,朝下望去。这间小屋建在一座石头岛上,下方便是海岸。一望无际的大海在月光的照耀下很平静。咦,刚刚才看了大海,现在又见到了。

正要离开窗边,视野中某处亮光一闪。是岸边系着的一艘木船,随波涛晃悠着。刚刚应当是船头镶的银边把月光反射到他眼里。

这是怎回事?也就是说,两幅画里是同一个海,船也是同一艘船吗?那这屋子的主人和之前站在他身后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当然了,也许这第二幅画的画家根本就没画什么海,而是用什么方式勾起了境初的回忆。可对他来说,海有什么特别的吗?记忆中好像没有吧,除了前妻是从夜摩天海底去到高维世界这件事……

就在此刻,他感到身后又站了一个人。这次他没有立刻转身,怕一转身人就不见了。他想弄明白这个人到底打算对他干啥,或者有什么话要说。然而只是一瞬的功夫,周围的幻象就全都消失了。他又回到那副画的前方,身在展览屋里。

境初摇摇头,走了出去。虽然只看了两幅,已经有些精疲力竭的感觉。希望能尽快找到魅羽,去附近的咖啡店坐一会儿,休息休息。

这次倒是没费力,正赶上她从一间屋里出来。然而她脸色苍白,神情似乎比他还要疲惫。疲惫中透着怅然若失。

“你没事吧?”他迎上前,关切地问,“不舒服吗?”

“没事,”她长长地舒了口气,“这里的画卖吗?”

“卖?”他想了想。应该不会卖吧,都是无价之宝。即使卖他也买不起。身为公爵的他虽然算个有钱人,但绝非涟靳公子那种富可敌国的类型。

然而让她这么一说,他的好奇心上来了。“哪间屋?我去看一眼马上出来,你在这里等着。”

见她指了一下十三号屋,他便信步朝那里走去。刚好屋里没人,他就站在门口往里瞅了一眼。

这幅画里既没有风景也没有静物,是只长着彩色羽毛的小红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