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124-1 豪宅之主(上)演好你的人设

(2021-03-12 23:01:18) 下一个

上一章 123-2 男老婆(下)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80883.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魅羽活佛124-1 豪宅之主(上)

 

百石在旺滩的府邸不算太大。然而魅羽知道,这是在寸土寸金的兜率天。周围是一圈摩天大厦的丛林,旁边紧挨着个公园,那这座独立院落的价值就不可估量了。

这些高维人哪来的这么多钱?她忿忿不平地想。她的陌岩当年修座殿堂都得靠做法事来筹款,被这家伙顶替后居然过上如此豪奢的生活,没天理。

伸手按门铃之前,先用探视法把府邸扫了一下。房屋是三层的砖石结构,十几个房间。没有安装监视系统,也无密室。地下室是车库,停着一大一小两辆车。客厅和院子里有不少人,像是在搞什么下午聚会。没有境初的身影。至于百石,他的修为比她高,她是探不到他的存在的。

此刻的魅羽上身一件淡蓝色衬衣,外罩剪裁合身的深灰色马甲,同色长裤让笔直的双腿显得更修长了。原本随身携带的包袱装到了新买的行李箱中,左手腕的佛珠和手环都已取下,换成一块价值不菲的钻表。开门的男佣看到她,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位先生有请柬吗?”

“请柬?”她自嘲地笑了笑,将手中的行李箱推给男佣。“老婆回家,还要请柬才能进门?”

男佣一怔,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脸上带着不确定的神色。百石多半已嘱咐过,“太太”这两天会回来,不过佣人们肯定没料到会是个青年男人。

不管怎样,男佣也不敢擅做主张不让她进门。入了院门,迎面是个泳池,水中有七八个身材惹火的女人在嬉笑玩耍。此时正是一天中太阳最晒的时候,天色湛蓝,同池水呼应。房子是象牙色,到处窗明几净。泳池一旁的露台上坐满手执酒杯的男女,个个衣着光鲜,但女人的数目明显要比男人多。

百石坐在靠里面的一张桌旁,同桌还坐了三个风格迥异的美女,正同他聊得热火朝天。魅羽有些日子没见他了。没穿僧袍,上身是件柔软舒适的衬衣,下身被桌子挡着。也不再是和尚头,一两寸长的短发偏分,看起来很柔软。

那可是陌岩的头发!除去在紫午甸变成女人那次,陌岩留头发的样子她这还是第一次见,不由多看了两眼。

本想就近找张桌子坐下的,想想又改变主意了。之前她屡次借别的男人来刺激百石。现在这家伙算准了自己要来,就故意搞了这么个聚会来气她的吧?以为她会一身老式仙女的装束,在周围人诧异的目光中,孤零零不知所措地在这陌生社会里犯窘吗?

冷笑一声。抬腿迈起悠闲又自信的步子,专挑人群最密的地方穿过,一路引来道道惊羡的目光。期间还瞥了眼左腕上的钻表,面上是一副“虽然有很多事情要做、但不想做就不做”的任性神情。最终在离主人不远的一张桌旁坐下,冲同桌的二女点头致意。

“咦?这位帅哥有些眼生,”坐在右边的女人兴趣满满地问。此女青春靓丽,但细看有些纵欲过度的残相。“外乡人吗?旺滩若有公子这般人物,我不可能不认识。”

百石闻言望向这边,一愣之下赶紧侧身。“噗——”一口红酒喷到地下。

“不知公子是做什么生意的?”原本站在附近、身穿三点泳装的一个女人也在魅羽桌边坐下。

“生意……”魅羽寻思,和尚士兵交际花,共同特点是啥?“都是些刀尖舔血的边缘行当,没啥好说的。”

“那身手一定相当不错喽,”同桌的第三个中年女子说道,从随身带的小包里掏出一支烟,却没找到火。问魅羽:“公子身上有火吗?”

魅羽伸手到她面前,食指上倏地窜出一团小火苗,为她把烟点着。

“哇——”

几个女人正要说话,一个侍者端着个大盘子冲魅羽这桌走来,盘子上是十几只玻璃杯装着的饮品。魅羽所坐的露台是光滑的青石地面,由于不断有刚从水里爬上岸的女人来回经过,到处是水渍。侍者走到近前时脚底突然一滑,盘子倾斜,眼看所有的杯子都会摔到地上。

魅羽抬手伸向盘底。此刻她就算能保证杯子不滑下来,里面的酒水也会洒出大半。于是首先使了招凝水成冰,将倾斜成各种角度的杯子和里面的液体一起冻住。随后才托着盘底,让冰杯一一归位,再送到同桌的三个女人面前。“有喜欢冰饮的吗?”

三女及一旁围观的人都愣住了,片刻后才开始啊啊叫。魅羽在这一片赞赏声中忽然感到有些悲哀。不过是挽救了几杯饮料,就被人刮目相看。之前在战场上同死神较力,争的是战舰和百千人的性命,却无人喝彩。

然而她又有什么可抱怨的呢?她此刻毕竟还能坐在这艳阳蓝天下,享受美酒美食。和她年纪相仿的灿易以及其他战友们,只在这世上停留了短短十几二十年就离去了。真正有资格抱怨的人,往往连抱怨的机会都没有。

“百先生的朋友,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啊,”中年女子赞道。“公子能说说是如何认识百先生的吗?”

百先生?看来百石在兜率天改头换面,不再冒充佛陀了。

“我是怎么认识他的?这个问题就复杂了。”察觉到百石投来的灼灼目光,她也不躲不让地回了他一眼。“其实不是自愿的,姑且可称之为——骗婚吧。”

“骗婚?”她的听众们怔了下,哈哈大笑起来。

******

聚会在傍晚之前结束。魅羽心道,这些世界的风俗可真够抠门儿的。放到人间,哪有在晚饭前让客人离开之理?

仆人们随后在四处打扫。魅羽接连奔波了这么些天,早就累了,不过不知自己房间在哪儿。偏偏百石也不见影儿,问了两个仆人,都说不知。只得进屋,沿着大厅中央的楼梯上去,边走边喊:“蜈蚣兄——蟑螂大侠——”

三楼一间屋子的门霍地开了。百石换了套衣服走出来,估计刚刚因为喷那口红酒把衣服搞脏了。伏在栏杆上,皱着眉冲魅羽说:“你这种人真是奇葩。知道自己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吗?”

“救我男友,”她仰着头说。

“知道……还这么嚣?”

“不嚣,你就会把境初放了?”边说,边沿着楼梯往上走。

虽然百石之前那封信写得肉麻无比,魅羽可不相信他如此大费周章地把自己弄来,纯粹是因为迷恋她。定是有什么紧要的事。“说吧,要我为你做什么?”

“做什么?”百石越说越气的样子,“你明知我最讨厌肥果,还故意变成男人过来?”

“还讲理吗?是我变男人在先。要怪就怪你自己消息不灵通。”

“那你就先回去,”他生硬地说,“一个月后再来。”

“好。你把境初放了,一个月后再捉他。”

二人四目相对,僵持了一会儿。最终百石叹了口气。“我想弄到一样东西,必须有人帮忙。”

“为什么是我?”

“佛道双修又不要脸的人,不多。”

什么不多?魅羽心说,全六道就俩,都在这儿了。

这时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金属手链,递给她。“带上这个,我就知道你去了哪儿。只要不出旺滩,随便你逛。事成之后我会给你打开。”

她皱着眉接过来。“至于吗?和狗一样。怕我跑了,干脆叫仆人别放我出门,不就行了?”

“你会飞!”他瞪了她一眼。“仆人看得住你吗?我可不想整天盯着你。”

她把手链扣到手腕上,扣子是个微型电子锁。

他的神色缓和了些。“具体细节稍后会和你说,眼下我只有一个要求——我之前同仆人说,来的是我太太。女人也好男人也罢,在外人面前,你得把这个人设给演好了。”说完,自顾自地沿楼梯下去。

“等等,我也有条件!”她冲他的背影喊,“你把头发剃了,我看着别扭。”

他没理她,找仆人吩咐晚饭去了。

扮演他的太太……魅羽一边寻思着,一边下到一楼,进餐厅后在长餐桌旁坐下。那该是副什么情形呢?要说她长这么大,认识的男人和未婚女子不少,已婚女性却是屈指可数。魇荒门的前二师姐莺络是一个,嫁到张家后,相夫教子。除此之外,就要属王母娘娘了。姑且不说这俩人自己学不学得来,把这种老式婚姻搬到这儿来,好像也太合适。

哎对了!一拍大腿,想起在空处天居住的那些日子里,闲来也会看点儿电视。那些肥皂剧里经常出现各种平民太太、豪门太太、官太太。仔细想想哈,她们平常都说些什么……

正回忆着,百石走进来,在餐桌主位坐下。跟在他身后的是三个仆人,有的端着酒水和餐前小菜,有的负责摆放杯盘刀叉。魅羽觉得准备得差不多了,轻咳一声,大剧开播。

“真是想不明白,当初怎么就看上你了呢?见过东奔西跑的,没见过这么满世界乱跑的。什么聚会都少不了你,见个生人就塞名片。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外面挣了多少大钱了,就住这么个破房子?”

说着,抬手四处指了指,余光见百石和三个仆人都愣在那里了。

“穿的,倒是越来越人模狗样了。还记得当年在我爹爹公司做小职员那段日子吗?买辆洁田,贷款十年。去大排档次次叫炒尖椒,反正添饭不用加钱。要是没有我爹赞助你的第一桶金,想要做到今天这步,得再奋斗两百年吧?”

此刻百石的脸已经比面前的葡萄酒还红了。三个仆人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以最快的速度把该做的都做完,小跑着出了餐厅。

魅羽也不看他,自顾自吃了会儿面前一小碟腌制的蔬菜。又端起冰水,喝了一口。“听说兜率天有内外两院,内院住着弥勒菩萨和他的信众。这个内院到底设在何处?”

百石没有回答,像是还在生闷气。过了一会儿才说:“内院在何处,不是一两句能交代清楚的。”

她点点头。“当时阎王也是这么跟我说来着。据说阎王殿也在旺滩,你知道是哪座楼吗?”

“这个大家都知道。在裕海路尽头,靠山那里。楼顶有个金色塔尖的就是。”

“那我知道。之前坐车来的时候,司机说那座楼叫仙羽广场。”

“你弄错了。仙羽广场在南面,也是有个金顶。”

“境初在哪儿?”

“他在东……”百石硬生生地住口,有些恼怒地盯了她一会儿。

这时仆人又进来上菜。等主菜上齐后,百石才又开口说道:“所谓的内院,更像是一种组织。成员都是会员,每人有个固定代号,但相互之间并不知道其他人的真实身份。”

魅羽停下刀叉。“不知道?是每次聚会都戴着面具吗?”

“会员遍布兜率天各处,见面是通过一种虚拟的媒体。可以交谈,甚至能看到对方的肢体语言,只不过面容都是假的。”

“原来如此。那这些人聚在一起做什么呢?不会只是学佛修道吧?”

百石盯着她——她觉得他的眼睛里有些高深莫测的东西。“那,得看你如何定义‘学佛修道’这四个字了。”

她眨了眨眼。“学佛修道的过程,是一步步揭露世界的真相,探究生命的本源。最终,以找回真我、跳出肉体所在的这个六道为目标。”

“那不过是初级目标,”他不以为然地说。

魅羽眼中一道精光闪过,似乎明白了什么。初级目标……另外,百石肯这么耐心地给她讲解,很可能与要办的那件事有关。只不过此刻仆人们进进出出,不是讨论的时候。二人随后便安静地吃起饭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