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110-1恼人的阶下囚(上)

(2021-01-08 10:16:10)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109-2 人在高处不胜抱(下)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9034.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110-1恼人的阶下囚(上)

很快,魅羽就飞到剪刀下方,用手震断身上的绳索。同时使了个虚空藏印,将两个麻袋稳稳拖在半空。两艘巨型战舰还在缓缓转动,像猎人的弓在追踪猎物一样。

就在这时,她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后方的蜾蠃舰。糟了,他们的身份肯定被敌军发现了。蜾蠃舰的不远处有一艘体积是它几十倍大的椭圆形母舰,正在将主炮朝着蜾蠃舰瞄准。

怎么办?要不要回去救人?虽然现在赶回去也晚了。正想着,头顶上的巨舰停止了转动,两个前端又开始射出强光。位于剪刀射程内的船只见状,立刻开始逃命,当中却有一艘小型修罗驱逐舰反而在朝着巨舰冲过来。

她已经别无选择。双手握住麻袋口两条炸药线的末端,用内力点燃。跟着绕着两个麻袋横着飞了一圈,又纵向一圈。在引线就要烧光之前,两手分别向上方的两艘战舰一指。

“移——”

麻袋消失了。虽然看不到战舰内部的情况,但估计炸弹已经爆开。这种级别的炸弹对战舰来说是毫发无损的,但由于是全密封的战舰,细密的竹叶灰一旦扩散开来,不久便会顺着通风装置充满每一间舱室。

果然,两道强光依然在亮着,可并没向中部汇拢,估计里面的夭兹人正在咳嗦和挣扎。就在这时,那艘修罗舰已经冲到了右方巨舰的近前。接着便看到巨舰某处燃起了熊熊烈火,然后是一连串的爆炸沿着舰身蔓延开来。

魅羽急忙转身,朝着原路奔回,刚好看到椭圆母舰张大的舱门将起火了的蜾蠃舰吞入体内。来不及多想,她加快速度,一头冲了进去。

******

魅羽还从未进到过大型母舰的内部。里面的空间大得吓人,像座城堡。除了刚刚被吞进来的蜾蠃舰,还停着大大小小十几艘战舰,以及各种钢铁吊臂和搬运车辆。一侧着火了的蜾蠃舰刚一入内,上方便有水喷下来,将火熄灭。

魅羽进门后就躲在两个大油桶后面,眼瞅着一个夭兹士兵按了下门口一个机关,大门便轰隆隆地关上了。接着一队荷枪实弹的夭兹人走进蜾蠃舰,片刻后将境初和八个船员都带走了。船尾仓库的后门也已打开,由于翼龙还在里面沉睡,只留了两个手拿长枪的夭兹人在外看守。

她快速地合计着。想要探知那九人的去处并不难,然而这么多人再加上沉睡的翼龙,如何全部从敌人眼皮子底下救出去?夭兹人的枪弹她见识过,单是她一个人逃生就已不易,况且还要乘船才能离开。

正想着,耳中听到个熟悉的声音在说话。她从油桶后方偷偷探头出来查看,见一个高大的夭兹军官和一个身高和魅羽差不多的黝黑男人一起走过来。那人留着寸长的黑发,筋骨结实,精神头十足,竟然是地狱道泥天军的琴鹤。

哼,果然这小子叛敌了。

此刻琴鹤正在费力地边走边冲一旁的夭兹军官说话。用的是六道的语言,里面夹杂着一些夭兹词语,同时用双手使劲儿地比划着。

“……请尽管放心,再严实的嘴我也能把它给……”

夭兹军官则皱着眉,一副困惑的样子,偶尔点下头。

魅羽虽不能完全听清,但猜上一猜,应当是在向夭兹人担保,审问俘虏的事就交给他了吧?若真是这样,也许倒给了她救人的机会。

琴鹤同夭兹人在蜾蠃舰里绕了一圈出来后,手中拿着境初的破译机走了。还好他们没注意到那面镜子。她记得之前离开时,镜子是扣在桌面上的,背面看着和普通的梳妆镜差不多。

遂在油桶后坐好,双目微闭,用探视法追着二人。只见琴鹤同夭兹人离开这个室内码头后,走进一个走廊。在走廊尽头向右一拐,跟着开门进了一间屋子。果然,里面的小牢房里关着八个修罗兵和境初。琴鹤和夭兹人在一张桌后坐好,便开始查看破译机。二人身后站着四个全副武装的夭兹士兵。

确定了这些人的所在后,魅羽将神识延伸出去。目前他们是在椭圆母舰的第三层上。除了审讯室外,其它的房间像是工作和开会的地方。

第二层是所有船员吃住的地方,最底层是与船只运作有关的各种操作台和机械。在魅羽头顶还有一层,住的应当是身份较高的一些军官,一个人就占一个很大的舱室套间。除此之外,还有个小屋,里面密密麻麻地叠放着闪着小灯的各种盒子。盒子之间有数不清的粗线连着,也不知是做什么用的。

魅羽睁眼环顾四周,见有那么六七个夭兹人在附近,但都在忙,没有人注意到这边。于是捏了个摄心术变成琴鹤的样子,从油桶后出来。先进到蜾蠃舰内把镜子装入怀中。在舰桥内四处瞅了瞅,看样子这艘船是废掉了。

出了舰便朝着走廊的方向走去。是的,琴鹤刚刚已经离开了,但谁知道他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又回来一趟?一个卑微的地狱道叛徒对科技先进的夭兹人有何威胁?不会有人在意的。

顶着琴鹤的样子,信步穿过码头进入走廊,朝着审讯室走去。不料快到目的地时经过一个舱门半掩的房间,听到里面传来女人的嬉笑声。

“我呀,都是往他们的茶里吐口水,呵呵呵。”

“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这帮巨妖光叫咱们服务,也不给钱。”

“还钱不钱的,能留下这条命就不错了。”

“嗤——小声点儿吧。我先前看到个和咱们差不多的男人走过,别再去告咱们的状。”

魅羽驻足。这四个说话的人中,至少有三个是她认识的!用探视法看了下屋里,果然,里面坐着六个老少不一的女子,看打扮都是长云坊的姑娘。于是收了摄心术,快速闪进屋内,随手关上门。

“别出声,阿香、露艳、园园,是我。我待会儿回来救你们出去。”

由于魅羽穿的是修罗军服,六女怔了怔才认出她来。“你是柳昭娥?你怎么会在这儿?”

魅羽环视屋里,到处是衣服和胭脂水粉。

“我参军了,专门来救俘虏的,”她敷衍地说,“等着我回来啊。”

出了门继续使摄心术,扮作琴鹤的样子。没走几步,便来到审讯室外。此刻整个走廊就只有她一人。舱门关着,门上没有窗。审讯室的隔壁是个小储藏间的样子。她先将储藏室的门打开,然后敲了敲审讯室的门。灵识中见琴鹤起身出来应门,便飞身上跃至走廊顶部,像只壁虎一样贴在顶上。

琴鹤出门后,见四处无人,自然有些疑惑。又见隔壁的小门开着,就走过去查看。魅羽一掌隔空打在他后脑勺上,他当时就失去了直觉。在摔到地下前被悄然落下来的魅羽扶住,推进储藏室,关上门。前后只是眨眼的功夫。

******

她若无其事地走进审讯室,把门在身后关好,坐到夭兹军官身边。只见她面前摆着纸笔,上面用六道文写着之前审讯的记录,并不长。扫了一眼,明显没有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想起曾在夭兹人书店里取走的那本介绍夭兹文化和科技的书,是用六道文写的。看来敌人一早就破译了人类的语言,但她不相信每个夭兹人都能通晓,否则也不需要琴鹤来审讯了。他们应当也有什么类似破译机的东西,所以才需要琴鹤做笔录。

现在她的计划是,尽量引得对面几人开口说话,把这个所谓的审讯糊弄完,她才好找机会救人。至于说些什么倒无所谓,反正她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于是拿起桌上的笔,冲俘虏们说:“我刚刚得知,船上本来有十人。这第十人现在去哪儿了?要想少受皮肉之苦,就老实回答。”

她知道这次被派来行动的八个修罗兵都是铮引的心腹。果然,这八人就像没听见她的问题,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境初之前一直目光低垂。这时却抬起头,隔着栅栏看了她一眼说:“就在这艘船里。”

啊?魅羽心头一震。这家伙怎么知道她也来到母舰的,难道刚才下船时看到她了?即便如此,也不用这么快就把她供出来吧,她被捉了谁来救他们啊?还好在场的夭兹人听不懂。

“就在这艘船里?”她忍住怒气,一边在纸上仿照琴鹤的笔迹写了些无关紧要的信息。刚好她也知道一些夭兹词汇,虽然不会讲,但掺在其中这么一写,倒是和刚刚琴鹤的讲话方式十分接近。“此人男的女的,长什么样?”

他看着她说:“自然是女的。外观嘛,就不忍描述了。做人得厚道。”

魅羽差点儿把手中的笔扔他脑袋上。“你不描述,我们怎么去找?”

他考虑了一下。“简言之就是——

安静时乏善可陈,愤怒时如夜叉雷神。

说话绵里藏针,一笑摄人心魂。

师长面前装萌扮混,同辈当中盛气凌人。

占便宜时六亲不认,吃点亏要掘人祖坟。”

他这一番话说下来,魅羽脸上连变几种颜色。这家伙,可真是……真是她的克星!他要是全篇杜撰、蓄意贬低她便罢了。偏偏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以事实为基础来发挥的,让她无可辩驳。

“你、你这个描述狗屁不通,一听就是存心来愚弄本大人的。待会儿第一个斩首。”

心下却暗暗好奇,难道她的摄心术不管用了吗?可那样的话,屋里这么多夭兹人,应当一早就察觉了啊?

这时又见境初目光低垂。她循着他的眼光,看到自己在灯下的影子,这才恍然大悟。这是摄心术的一大破绽啊!

摄心术固然可以让别人把自己当成某个见过的人,可影子是无法随之改变的,只不过大多数情况下没人在意而已。那自己以后可要注意了,尽量不要去冒充和自己身材差别太大的人。事实上,她和琴鹤个头相当,单看影子的话,没什么明显不对头的。也只有境初这家伙才会观察得如此仔细吧?

当下在纸上写了一堆,都是看着很有用其实已经过时了的信息,交给身边的夭兹军官。对方果然看也不看,拿上笔录和境初的破译机,带着身后的四个夭兹士兵走了。

此时除了俘虏们,只剩下魅羽了。她想了想,现在救人不是不可能,但救出后又如何?感觉计划还不成熟。倒不如回长云坊姐妹们那里,向她们打听些情况后再做定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