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魅羽活佛103-1 龙婴湖(上)

(2020-12-16 07:18:56)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102 又见曼珠沙华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8468.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103-1 龙婴湖(上)

 

“男友,我怎么记得只有一个呢?”百石有些困惑地说,“哦对了,还有个未婚夫。”

魅羽斜了他一眼,就要离开。

“不过我听说,两天前敌人发起总攻。前庭地的修罗军到昨晚为止已全军覆没。统帅阵亡。”

这下魅羽笑不出来了。立在原地,望着四周衣衫华贵、兴高采烈地品尝仙桃的客人们,眼前这一切突然变得很滑稽。也很残酷。

铮引只比她大一岁。虽然他不常说起自己的往事,可她知道他从小受到的关爱并不多。他的生命也就是在最近这一年才辉煌起来的。“假以时日,定会成为修罗一代名将。”这话是自己对他下过的评论。不应该,他的生命不该在现在就结束。

而她来天庭是干什么的?现在她有些想不起来了。只记得自己打扮成这幅花枝招展的模样,是要去取悦一些陌生人。美其名曰帮助前线将士。她为何不留在前庭地,留在修罗?那里才有和她志趣相投的战友、亲人。就算一起战死也罢,反正看现在的情形她是没可能找到陌岩了。其实早就没这可能了,她不过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魅羽不再理会百石,提着篮子调头往回走,也不管周围人诧异的目光。却被一个异常高大的人拦住了去路。抬头,看到那张泛着紫红色、天神一样威严又略带笑意的脸。

“魅羽姑娘可真是无处不在啊,”鹰裘低声说,“法王让我告诉你,请帖他收到了,不过战事吃紧他来不了。让我接你回修罗,省得被些恬不知耻的人纠缠。”

说到这里瞅了百石一眼,抬高了嗓门,“还说了,谁要敢欺负他妹妹,定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护法……”魅羽望着鹰裘,嘴张了张,但想问的话问不出口。

鹰裘显然明白她的疑问。“之前有一半微型舰队在姑娘的帮助下被消灭。另一半去了四天王天,所以铮将军也被暂时派去了那边。”

谢天谢地!虽然还是为那个不知名的前庭地统领悲哀,但压在魅羽心头的大石还是被取走了。一阵疲惫袭来,有种想要坐到地上的冲动。

显然,是铮引告诉涅道,百石会来找她的。忍不住想,有几个“家人”是件多么美好的事啊。恋人容易让人患得患失。而无论一个人走多远,知道自己还被家人惦念着,那种感觉就像是把家背在了身上。

“多谢护法。请转告法王,我迟早会回修罗。但眼下得先办几件事。”

于是魅羽调头走了回去,继续给那些眼巴巴望着她的客人们发桃。等走到被天花砸到的那个男人身边时,平静地摆了个桃子在他面前的盘里。

“孩子、老公、男友、未婚夫、哥哥,”她听他在身后念道,“有些人的经历是真丰富啊。”

******

午饭后,客人们被分批送去各个开放的天庭板块游玩。七姐妹们终于有时间去灵宫殿的偏殿里吃点东西垫垫,每人还分到一个桃子。魅羽让仙仆把自己那个送回慈航殿,计划晚上回去后和小川分着吃。下午姐妹们就待在偏殿休息补妆,晚上还有得忙。

事实上,晚宴之后的那个聚会,才是费神烧脑的开始。

结果正狼吞虎咽地吃着午饭,王母派人来请她过去,说是和陌岩长老有关。魅羽就知道百石这家伙不会善罢甘休。若是没有王母牵扯在内,她一定会告诉来人:“先等本大仙女吃完饭、睡个午觉,再去见他。”

狠狠塞了几口饭,就跟在仙仆身后朝正殿的会客厅走去。反正到时无论百石说什么,她一口咬定不跟他走,坐地打滚儿,他还能在天庭里抢人吗?

不料兴许是饭吃得急了,走得也急了,再加上气又不顺,魅羽边走边打起嗝来。而且这次打嗝怎么憋气也压不回去。

进了会客厅,听王母正在同百石说话。也不便上前打断,就在不远处站着。王母语气虽然恭敬又和顺,意思上却是连消带打、寸步不让。

“佛陀念妻心切,本宫当然能体会。只是现今大敌当前,谁都知道佛陀在凡间时便为了众生的安危东奔西跑、殚精竭虑。现今魅羽姑娘也自愿为六道和天庭效力。大家都说,是佛陀教导有方、夫唱妇随。”

说着,亲自给百石斟了杯茶。

“我们夫妇也并非要留她们七姐妹一辈子。只是魅羽姑娘来此才不到两月已深受重用。若是佛陀这一出现,就撂担子不干了,传出去怕是和佛陀救世济人的声名不符。”

“呃!”魅羽打了个嗝。

百石望了她一眼,笑着冲王母说:“都说贱内这张嘴厉害,同娘娘比起来,还差得远了。不怕同娘娘说,贫僧之前下凡渡劫,选得可真不是时候。要说这六道之中,能与夭兹人对抗的力量,就算有也是凤毛麟角。但六道之外,其实还有更广阔的天地。而贫僧有幸,得以继承某位前辈的神识——”

“佛陀指的可是曜武智菩萨?”

百石点了点头。“是的,我有对付夭兹人的办法。只不过先前在凡间,无法接触到曜武智菩萨的阿赖耶识。”

魅羽突然明白过来了。自己还曾洋洋得意以为骗过了百石,其实她魅羽才是个大傻瓜!

百石这次来六道的任务,除了找机会除掉曜武智之外,便是要冒充他,借以控制六道。陌岩是不是曜武智无所谓,只要其他人相信他是就可以了。这样百石就能名正言顺地以曜武智自居,宣称自己有从异世学来的异能,可以保护六道。至于这异能嘛,他本来就是高维世界的人啊。

她还想起,在长云坊里曾听那个商人说过,最早是佛国中的某些势力支持夭兹人进来管理地狱道的。现在看来,百石和他的同伙们是早有预谋——故意请一个天庭打不过也送不走的神进来,再出面表示能制服那个神,那六道最终不就得听他们的了吗?

至于迦叶和那个夜摩天的浮焰法师,这些人之所以支持百石,估计是一早认识到了那个高维世界的厉害,以及在目前这个世界里修行的局限。希望能最终跟随百石去到异世,在“佛”的基础上再做一些突破吧?

只听王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佛陀这么说,本宫就放心了。世人都知佛陀一向爱民,若是有能力保护众生,是不可能袖手旁观的。”

魅羽有些惊讶地望向王母,不得不佩服起眼前这个“中年”女人来。这番话说的,看似在赞扬百石,实则是给他扣了顶道德大帽子:既有能力,就不能见死不救。

此外,王母初次见到魅羽时,就和她坦言了自己和天庭其他人当下面临的困境。换成别的女人,在百石开出这么好的条件时——用魅羽一个女人来换取六道和平——肯定就妥协了。但魅羽有种直觉,王母可能比自己更早、更深刻地认识到了百石这些人的目的。她维护魅羽未必是真的在乎她,只是不想终有一天沦落到被百石摆布的地步。

“要不这样,”王母说,“让你两夫妇长久分开也不合情理。等魅羽姑娘待满一年我就放她走,如何?”

“娘娘真会说笑。这七姐妹都在替娘娘做什么事,大家又不是不清楚。是个男人就不可能放心把夫人留在这里。最多三个月,而且每月的月中月末,我会接她去我那里住一天。下次我来的时候,会同多闻天王商讨御敌的事。”

“六个月,”王母斩钉截铁地说,“每个月末住两天,中间就不折腾了。”

说着看了眼魅羽,对百石说:“要不问问夫人的意见?”

魅羽一边打着嗝,一边忍不住嘀咕:这个百石到底为何非要她去他那里呢?他早就说了,她是个俗不可耐的女人。他对她不仅毫无兴趣,甚至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这么做只是为了在外人面前装样吗?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同目前这位“陌岩佛陀”早就没感情了。

直觉告诉她,有个关键的地方是她不知道的。陌岩转世后她曾不止一次回想头一天晚上发生的事。那时她去到他的屋里,坐在床边和他说了几句话,再后来记得的就是第二天早上了。那当中的几个时辰到底发生了什么?百石同陌岩之间有没有过争斗?百石又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呢?也许这些问题的答案就是找到陌岩的关键,所以她现在倒是想要去百石那里看上一看。

于是向王母行了个礼。“多谢娘娘关爱,但凭娘娘安排便是。”

百石见状只得答应,起身同王母道别后便离开了。应当是直接回他不知在哪里的家了。魅羽随后也打算离开,王母却把她叫了回来。

“你赶紧梳洗打扮一下,待会儿同客人们去龙婴湖上划船。”

“划船?”魅羽不解,“下午不是没事了吗——嗝!”

“计划有变。辕德大学士和他未婚妻有事,要在傍晚就启程离去了。涟靳公子也带了三个女人来。不过我想还是让你们都认识一下。你有分寸的,是吧?”王母冲她挤了下眼睛。

那当然了。如何同女人们、同夫妇们交往,魅羽又不是不知道。

“此外,刚好境初公爵常来天庭,也懒得出去逛了,就一同做个伴儿。”接着又压低了声音,“你跟境初有没有戏,回来后好歹托人给我捎个话。不行的话,晚上我好重做安排。”

魅羽这下终于明白了。辕德精通格物,为人又随和,本是王母认为最有希望笼络的一个。但既然带了未婚妻来,就自动排除在外了。涟靳公子看这样子也别指望了。

至于境初有无希望,先安排一个较为宽松的环境让魅羽试探一下。不行就趁早别费力气,晚上再介绍新人给她认识。

“我知道了,我会尽——呃!”魅羽转身要走,又被叫了回去。

“怎么好好的打起嗝来了,”王母在她背上轻拍了一下,就恢复了正常。“说真的,你今早拿天花去砸境初公爵,算是走了招险棋……”

魅羽的脑子嗡地一声。那人就是境初?

“我当时可替你捏了把汗。不过呢,”王母眼睛里的笑意更浓了,好像看到了很久以前的自己。“有些事情不好说,真的不好说。”

******

龙婴湖不在任何一个版块上。是有这么一朵又大又密实的云,在天庭上空万年不散。云中央有个湖,真是名副其实的天湖。不算大,但也够划上一阵儿的了。听说湖里有种叫梦幻鱼的东西,半透明的身子若隐若现。有时能突然从水中的某一处消失,下一刻则出现在湖里的其他地方。

天庭在湖上常年放置着一艘画舫,省得搬来搬去费事。七个客人,外加三个划船和负责酒菜的仙仆,被几辆飞辇送上去。

虽然飞上云端的时间不算长,王母还是特意将魅羽和境初安排在同一辆飞辇中。说实话,魅羽现在情愿坐在一旁的是百石,也不是这个不仅讨厌她、还屡次见证她出丑的家伙。

在飞辇中坐下后才意识到,今日境初穿的是一件淡蓝色的长袍,不知与自己那日奚落他长得黑是否有关。衣服的颜色虽然和他泛蓝的眼睛相映成辉,但黑就是黑啦,魅羽心说,尽管她自己也不如其他天庭女人那般白皙。

“你儿子呢?”飞辇起飞后,他问。

“儿子?”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哦,你是说小川。有人带他。”

她也没解释小川不是她儿子。反正他对她的印象已经不可能再坏了。无所谓了。

“就没有羞耻感吗?”

“什么?”她一怔,扭头望着他。他的目光算不得凌厉,但也绝不友善。

“将来你儿子大了,你怎么和他介绍自己的职业?告诉他你干这个是为了钱,还是长生不老?”

她这才反应过来,被气笑了。他却还在说:“在天墟城,我还真以为遇上了强盗。但强盗起码有点尊严,不用强颜欢笑——”

“你等等,我怎么就没尊严了?为了六道抵御外侮的这场战争,我之前一直在东奔西跑、出生入死。现在打扮得跟猴屁股一样,来取悦一些莫名其妙的人,但性质是一样的。我认为整个六道都该感谢我,该凑份子给我立个牌坊才是。”

这时飞辇已到了天湖上方,正慢慢降至画舫一侧。她站起身,知道应当就此打住,可还是忍不住说下去:“再看看某些人,明明具有力挽狂澜的能力,却选择独善其身,置外族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不顾。学佛,可不是念两本经就完了的。这羞于见人的,也不知是哪一个?”

说完,也不再看对方的神色,就转身跳下了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