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魅羽活佛100-2 最怕阳春白雪(下)

(2020-12-09 17:27:33)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100-1 最怕阳春白雪(上)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8333.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露台上人虽多,但多数是仆人。除了玉帝夫妇,便是十来个和玉帝关系密切的天官,气氛很是随意。当中认识的有来时并肩作战过的多闻天王,和刚刚走在她前面的黄袍太上老君。
  上首坐着衣着华贵的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应当就是玉帝夫妇了。这二人的容貌用姣好、漂亮、帅气来形容都是不恰当的。因为第一眼看到这对夫妇,最强烈的感觉就是这俩是“上等人”。
  要说魅羽这两年见过的帝王将相、皇亲国戚,也算不少了,可谁都没有眼前的二人给她如此强烈的阶级地位感。仿佛他俩天生就该管理六道众生,而魅羽天生就该被他俩管。天经地义,心服口服。
  “想不到这最晚进场的,竟夺了个头筹,”王母笑着对身边的丈夫说。
  在魅羽听过的神话故事里,王母最擅长的事就是破坏别人的姻缘。所以魅羽一直把她想象成申时官那种刻薄善妒的女子,无非是多了些华贵大气。
  谁知今日一见,王母的脸上不仅没有半分刻薄,反而在端庄中带着种风情。身材没有丝毫中年妇人常见的臃肿,佩戴的首饰也恰到好处。怪不得灵宝一直对她念念不忘呢。
  只不过……此刻王母望着老公的神色中满溢着幸福。若非魅羽之前托人在涅佩佩那里打听过这对至尊夫妇的一些内情,定会被他俩骗过了。
  身旁的六姐妹齐齐行礼,“民女叩见玉帝王母。”
  “臣魅羽叩见玉帝王母,”魅羽口中说着,也双膝跪地,中规中矩地磕了个头。为何自称臣呢?她既是天庭记录在册的一品夫人,再称民女就不妥当了。
  “免礼,赐座。”王母冲她们一笑。
  七姐妹身后摆着几十把轻便的空椅子,估计是给选手们坐的。
  坐下后,又听王母继续说道:“刚才的比试,并非我们天庭之人穷极无聊,拿大家寻开心。这歌舞嘛,在预赛时已经比过了,我听说你们各个都很棒。容貌身段,不用问,也都是凡间一等一的。今日比试的,乃是接人待物、应对意外的能力,以及处变不惊、抵制诱惑的定力。”
  听琴比的是定力吗?魅羽心说,不过是我自己太俗罢了。
  这时却见太上老君无可奈何地指着魅羽,冲王母说道:“只是应对意外、抵抗诱惑那么简单吗?这红衣丫头,才见了我一面就敢冒充我。要是处得久了,还不得把我的兜率宫给霸了去啊?”
  玉帝夫妇和其他天官听后,都忍俊不禁。
  魅羽一向自诩没有她搞不定的老头子。只不过现下当着玉帝夫妇的面儿,倒也不好直接跟老君开玩笑。
  想了想,说:“我不过是学了您老的形。您的风神朗俊、洞悉乾坤的气质,可是半点儿都装不像。奈何有些人肉眼凡胎、心无点窍,那也怨不得被人骗了。”
  “瞧瞧,”老君冲身边的人说,“要是骗人的功夫有三成,这拍马屁的功夫起码得有七成。”
  “我问问你,”玉帝开口冲她说,“你把河上的桥都搬走了,其他的参赛者又怎么过河呢?”
  “回陛下,这是个问题,”魅羽说,“不过既然是竞赛,只有在我们姐妹过了河之后,这才能成为一个问题。如果我们自己都过不来,还要去担心其他竞争者们怎么办,那不是有些愚钝了吗?”
  王母冲她笑了笑。“你不要怪女官们。是我让她们尽量出一些你们答不上来的题,目的就是要看看你们在无路可走时会如何应对。”
  王母话音刚落,其他女选手也陆陆续续赶来了,应当是被接过了河。入座后,玉帝夫妇却再没提比赛之事。只是吩咐仙仆们奉上午餐,露台周边奏起仙乐,各种好吃的好喝的自是琳琅满目。
  ******
  午饭后,来观看比赛的客人各自散去。王母命人将魇荒门姐妹们安置在玉清宫的慈航殿。其余参赛者根据意愿,若是还想留在天庭的,先住下再慢慢指派其他职位;不愿意留下的,即刻派船送回六道的老家。
  于是六个姐妹便被带走了,王母独留下魅羽一人。二人在一个小亭子里坐下,近旁便是寂静无声的瀑布。
  王母潜退仙仆后,开门见山地对魅羽说:“你是否觉得,这次的比赛办得有些仓促?”
  魅羽一愣,没料到她会说起这个。“回娘娘,魅羽天生没耐性,不喜拖拉。”
  王母笑了。“你说的虽是事实,不过也不必过于自谦。你和几个姐妹的事,我其实早有耳闻。不光我,你同陌岩佛陀还有乾筠那些事,今日在场的人中也颇有几个知晓的。”
  魅羽想起寒谷对她说的那个“千年豪赌”,据说整个道门上层都被她气坏了。遂低下头说:“娘娘,因为我的缘故而让道门失去了下一个千年的话事权,实在……有些抱歉。”
  王母摇了摇头。“其实不在你。虽然天庭基本是道门的神仙,但佛门这些年的势力一直都强过我们。我知道你最近在帮修罗军打夭兹人。几个月前涅道来找过我们夫妇,让天庭出兵,被我们拒绝了。这倒不是天庭胆小,实在是天兵天将们在夭兹人的战舰面前也不堪一击,派去了只能白白送死。”
  说到这里,王母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天生带着笑意的眼睛里竟现出老态来。
  “我还听说,你认识涅佩佩?没想到她们几个还活着,居然也狠心不来见我。”说到这里,神色中更是平添了几分悲戚。
  “七仙女的位子空了十几年了,一直没有找人补上,是因为我对她们几人有愧。你也看到了,我这里不缺丫鬟。能歌善舞的美女,六道中也随处可见。我一直不许她们几个有情郎,实是因为……”
  王母好似说不下去了。魅羽见状立刻说道:“我知道,涅佩佩都和我说了。”
  事实上,涅佩佩并没有直接同魅羽说什么。在夜摩天那几日,魅羽因为忙着同铮引一同对付崇辅,抽不开身。遂决定委托同爱穿绿衣的浅芸去找涅佩佩打听消息。
  当时魅羽想的是,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想要在七仙女竞赛中获胜,最好了解一下上一代七仙女平日的职责是啥,也好把力气使在刀刃上。
  谁知浅芸后来将谈话内容转告给魅羽,真是让她出乎意料。原来天庭貌似总管六道,但既有那么多的天界,天庭又给不了他们多少好处,自然并非个个都愿意听命于这对夫妇。尤其是那些比较高阶的天界,比如无瑟界天(注)里的四个天界,早就嚷嚷着要独立于六道之外了。
  听说这些个高阶天界的发展已经远远超过了天庭和六道中的其他地方。他们极少与其他世界交流往来,所以具体到了什么程度谁也不好说。是否已经进化到了夭兹人那个阶段,都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除去这四个至高世界,其他一些天界和天庭倒是常有来往,但玉帝和王母可不敢以统治者的姿态来指挥他们。然而既是还有七情六欲的众生,“美女外交”通常都能起点作用。所以上代七仙女的主要职责是在紧要关头笼络这些天界的权势人物。
  “实话说吧,”王母说道,“若是离开那些个天界的帮助,六道根本没希望在这场外道人入侵战中取胜。我知道你们之前打了些胜仗,但据第四层地狱里传来的情报,你们击落的那些战舰只能算小儿科。敌人很快又会有大的动作。”
  魅羽听了,心里一沉。之前敌人的“组合战舰人”和“微缩舰队”两个把戏,已经重创了修罗军,她和铮引其实是靠着运气才险胜的。再要搞些什么稀奇古怪的花样出来,他们可能真的应付不了了。
  虽然她和铮引主要是战友而非情侣的关系,但若是某天一觉醒来听到他阵亡的消息,对她也会是不小的打击。
  “所以事不宜迟,我目前需要你们的帮助,”王母望着魅羽的眼睛说,“尤其是你。论姿色,天庭和六道中不乏出众者。但你有很多别人都没有的特质,是最有希望成事的人。”
  魅羽听了这话,也不知该作何感想。她原先在鬼道的雅宣阁和地狱的长云坊做姑娘取悦客人,都可以说是逼不得已。想不到上到天庭,还是摆脱不了这么个人设。
  “还有一个多月,”王母说,“就是千年一次的蟠桃盛会,会有不少稀客前来。我也不清楚你和陌岩佛陀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你们二人最终没有在一起。总之,在得知你们姐妹参加预选时,我和陛下其实就已经做了决定了。”
  听王母提起百石,魅羽一算,一个多月,那不刚好到了百石说的两月之期吗?看来这家伙早有预谋呢。不知他到时又会开出什么样的条件。
  
  注:“无瑟界天”本来不是这么写的(读者可以自己去查)。不过因为当中有两个字老被自动打框,无奈采用了这种写法。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