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间

《科大瞬间》与您分享中国科大校友和教师校园内外真实、亲切的回忆以及多视觉、多维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纪念路漫漫

(2022-09-13 17:17:51) 下一个

第206期                                              

 

【编者按】

半杯清茶社是华府的一群以文会友的爱书人士,788路阳校友是其中的骨干成员,该社的漫公教授与他亦师亦友。本文是路阳在漫公逝世五周年的追思,让我们不但了解到漫公与其家族成员在外交、天文、物理以及医学领域的不凡成就,也看到这些前辈在人文艺术方面的深厚造诣,更赞叹漫公与作者这段珍贵的忘年之交。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漫公的大女儿也是科大校友,她就是770/784的江风。

 

纪念路漫漫

路阳 788

路漫漫真名江山,路漫漫是他与文友交流的网名。在半杯茶舍,大家一般尊称这位德高望重的老者“漫公”。

漫公年轻时意气风发

 

一九三三年十月一日,路漫漫出生于扬州一个文化世家,二零一七年四月三日,因病逝世于上海,享年八十三岁。

今天,是路漫漫公逝世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以前,漫公过世以后,于四月七日在上海一家殡仪馆举行了家庭告别仪式,正是清明节刚过时分。

受托于半杯茶社和漫公交好的几位朋友,我从苏州前往,参加了漫公的告别仪式。

按照漫公生前愿望,这是一个家庭的告别仪式。漫公的夫人,三位子女和他们的家属参加了告别仪式。

作者在路漫漫告别仪式 

 

漫公生前曾经提到,他过世以后,要用他喜欢的音乐向大家告别。受漫公几位子女的委托,半杯的Gary,凤公和我一起选了几段漫公生前喜欢的音乐,最后和漫公的大女儿江风一起商议确定。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作者(左)去上海漫公府上看望二老

 

第一段是柴可夫斯基弦乐四重奏第二乐章,这一乐段也被称为“如歌的行板”的弦乐作品,经常被音乐家拿出来单独演奏。它的面世和初演背后有令人感动的故事。柴可夫斯基在去自己妹妹家小住的时候,有一天在书房里,听到在院子里工作的工匠在哼一段小曲,旋律极其优美,引得柴可夫斯基走出来和工匠攀谈,才知道这是一首当地的小曲。被这一段民族小曲深深感动,柴可夫斯基把它写成了一段弦乐作品,在自己的几部管弦乐作品中使用了它,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弦乐四重奏第二乐章。当列夫· 托尔斯泰来访时,参加柴可夫斯基这一部弦乐作品的首演,当听到第二乐章“如歌的行板”时,托翁不禁潸然泪下,说他“听到了俄罗斯人民的苦难”。

第二段是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第二乐章。“拉二”是漫公最喜欢的钢琴协奏曲之一,也是拉赫玛尼诺夫位列“世界五大钢琴协奏曲”的作品,作于作曲家从病痛中的恢复时期,把人内心深处的忧郁、矛盾、和悲伤刻画得淋漓尽致。

第三段是布鲁赫小提琴协奏曲第二乐章。漫公曾说,这是最优美的小提琴协奏曲慢板乐章,虽然令人遗憾地没有名列“世界四大小提琴协奏曲”之中。我们几位爱乐的朋友曾经鼓动漫公著文“鼓与呼“,我们应声附和,说不定也会出现“第五大小提琴协奏曲”呢!

第四段选择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第二乐章。有“钢琴诗人”之称的肖邦(3/1810 – 10/1849),在二十岁的青年时期就离开自己的祖国-波兰,前往艺术之都巴黎,最终因为肺炎于三十九岁的盛年于巴黎过世。过世以后,他的妹妹按照他的遗嘱,把肖邦的一部分心脏带回华沙,安葬于他的祖国。肖邦有两部钢琴协奏曲,其中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尤其得到世人的喜爱。

第五段选择了贝多芬第七交响乐第二乐章。这是贝多芬又一部辉煌的交响乐,近年得到了更多的重视,与他的第九(合唱),第五(命运),第三(英雄),第六(田园)等著名的交响曲齐名。

第六段选择了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的第一乐章。

二零一六年夏天漫公夫妇和就读于哈佛法学院的大外孙和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大外孙女在上海家中

 

然而遗憾的是,虽然我们精心挑选,殡仪馆却只有一个简短的告别仪式,仅能播放了第一个选择,即柴可夫斯基的“如歌的行板”。音乐如泣如诉,倒也和这个纪念追思的气氛相合。

漫公当年在半杯网页上主持“路漫漫专栏”,和半杯朋友在网上多有交流。专栏里面的文章篇篇精彩,句句珠玑。一有新的文章出来,大家踊跃讨论,热闹异常。真是令人怀念的时光啊!

漫公出生在扬州,但他祖辈的家乡却在安徽南部黄山一带。当年为了逃避“洪杨之乱”,抛家舍业,逃难来到位于江苏北部,长江之滨的扬州落脚。漫公的爷爷是扬州著名的医生,但是对拿不出诊费药费的穷苦大众经常赊医赊药,有时就相送,还接济生活,在晚清和民初扬州一带的老百姓中有极好的口碑。

漫公的奶奶经常和漫公的几位姑妈姨妈打麻将。那时,十岁左右的漫公放学回家,在温暖阳光下,常常听到堂屋中哗啦哗啦洗牌的声音,但是众人说话声音却很小。漫公常常到自己房间放下书包,然后出来到堂屋里,一声不吭地站在奶奶身旁,观看大人们打牌。奶奶打牌技艺颇高,漫公就这样也学成了麻将高手。

有时,年迈的奶奶扶着漫公稚嫩的肩膀在园子里散步,一边走路,祖孙一边一起背诵诗词。很多唐诗宋词的名篇,幼年时的漫公就这样跟着奶奶学会了背诵。

一九七八年,漫公长兄出国三十余年以后从爱尔兰回中国探亲,与父亲及兄弟姐妹合影(第一排正中为父亲,左右分别为漫公大姐小妹。二排正中为大哥江涛教授,右上为漫公,左上为漫公小弟,中科院化学部江明院士)

 

漫公的父亲留学日本学画归来,回到扬州以后,办了“扬州书画院“并担任院长,他老人家有遗墨结集出版。漫公曾向我展示、介绍过老人的书画作品集。

漫公最小的叔父从上海的大学毕业以后,立志报考国民政府的“公务员”,做外交官。埋头苦读以后,在全国考试中拔得头筹。他的面试尤其精彩。当面试官问及为什么要做外交官时,漫公小叔侃侃而谈,讲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的巴黎和会上,代表中国的外交官顾维钧向大会陈述,认为战败国德国应该把占领的中国山东还回给战胜国中国,而不是给日本。顾维钧的理由是,山东是中华民族的圣人孔子的故乡,中国不能失去山东,正如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顾维钧的发言得到了英美等列强的刮目相看。而小叔他自己,就是要像顾维钧一样,在外交领域里保卫国家的利益。漫公小叔的面试回答获得面试官一致好评,漫公小叔最后以全国第一名的成绩,被国民政府录取为外交官。

漫公的小叔代表民国政府出使法国时,带漫公大哥前往留学,学习理工科。然而当清华“四大导师”之一的赵元任访问法国时,刮起了赵元任旋风,引得漫公大哥对文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尤其对赵元任的“施氏食狮史”(注1)的这一篇同音异字的奇文爱不释手,发誓也要作出这样一篇文章。经过一段时间的悬梁刺股,他终于也作出了一篇相似的文章,名字是“易姨医胰”(注2),大意是一位姓易的阿姨胰脏出了问题,需要医治。

最终经过一段时间彷徨,漫公大哥最终又改回学习理工科。学成以后,担任都柏林高等研究所教授及爱尔兰都柏林国家天文台副台长(Professor in the Dublin 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ies and at the Dunsink Observatory, Castleknock, Dublin),在天文学和天文物理学上贡献卓著。

漫公兄弟姐妹五人,除了大哥大姐,还有一弟一妹,漫公居中。兄弟姐妹个个优秀,不但学有专精,而且兴趣广泛,真是令人羡慕。

漫公在上海交通大学学习物理,曾经是解放军合肥炮兵学院物理学教授。在漫长的专业生涯中,漫公的著作有煌煌四大卷,页数超千页,文字逾百万的《大学物理学》,还有广义相对论方面专著的翻译等。此外,由于受到父亲的影响,漫公从小临帖,一生中临帖不辍,临摹的魏碑《张黑女碑》几可乱真,临摹的草书孙过庭的《书谱》镶在镜框中,分别悬挂于上海和儿子在美国的客厅。行书王羲之的《兰亭集序》更是临摹上百遍,我也有幸获得漫公馈赠的《兰亭集序》一幅。此外,漫公自己也有大量的创作,比如大竖幅“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等。

漫公晚年,墙上的巨幅“寿”字竖幅即是漫公作品,半杯有几位文友曾经获得漫公馈赠此书法作品

漫公书法作品“千人之诺诺 不如一士之谔谔”

 

漫公和夫人诞育有二女一子,三位子女都在美国生活。

漫公与夫人鹣鲽情深,终生相伴。

一九七零年六月,漫公的妻子从老家扬州前往探望在河北张家口劳动改造的丈夫漫公。看到妻子风尘仆仆不远千里前来探望,漫公喜出望外,为妻子写下了一首诗歌。下面摘选部分,向漫公和漫公夫人致敬:

……

阳光像你心田一样明亮

道路像你的胸怀一样宽广。

你足迹留下的是参天的林荫大道

你迎来的是姹紫嫣红的明媚春光

谁说没有扣人心弦的歌唱?

亲爱的人啊

你的生命就是绚丽灿烂的交响乐章!

 

五年前,在漫公告别仪式以后,我曾著文纪念漫公《沉思湾畔追旧梦,音乐声中忆漫公》。

两年前,漫公逝世三周年时,我在苏州,前往太湖中的西山岛,找到当年的餐馆“梦里水乡”,一杯香茶,祭奠漫公。

二零二零年四月清明节在太湖沉思湾纪念漫公逝世三周年

 

转瞬间,漫公离开我们已经五年了......

漫公千古!

写于二零二二年四月三日

 

注1:《施氏食狮史》是我国著名语言学家,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清华国学研究院“四大导师”之一,“现代语言学之父”赵元任先生于一九三零年代写的一篇同音文,出自《语言问题》。目的是为了驳斥所谓中文可以罗马字母化。文章原题《石室施士食狮史》,同时赵元任还用英文写了一篇说明,标题“Story of Stone Grotto Poet: Eating Lions”。原文如下:

 

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施氏时时适市视狮。十时,适十狮适市。是时,适施氏适市。施氏视是十狮,恃矢势,使是十狮逝世。氏拾是十狮尸,适石室。石室湿,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施氏始试食是十狮尸。食时,始识是十狮尸,实十石狮尸。试释是事。

 

文章的大意是:“有一个诗人姓施,住在一个石头屋子里,他喜欢吃狮子,发誓要吃掉十头狮子。这位先生经常去市场寻找狮子。这一天十点钟的时候正好有十头大狮子到了市场。这时候他正好也到了市场。于是,这位先生注视着这十头狮子,凭借着自己的弓箭,把这十头狮子杀死了。先生扛起狮子的尸体走回石头屋子。石头屋子很潮湿,先生让仆人擦拭石头屋子。擦好以后,先生开始尝试吃这十头狮子的尸体。当他吃的时候,才识破这十头狮尸,并非真的狮尸,而是十头用石头做的狮子的尸体。先生这才意识到这就是事情的真相。请尝试解释这件事情。”

 

注2:曾担任爱尔兰都柏林天文台副台长的华人天文学家江涛教授,也即漫公的大哥,深深着迷于赵元任的上述文章,经过刻苦钻研,也用发音为“yi”的同音字写了一则七十一字的故事《易姨医胰》,请欣赏原文: 

 

易姨悒悒,依议诣夷医。医疑胰疫,遗意易姨倚椅,以异仪移姨胰,弋异蚁一亿,胰液溢,蚁殪,胰以医。易胰怡怡,贻医一夷衣。医衣夷衣,怡怡奕奕。噫!以蚁医胰,异矣!以夷衣贻夷医亦宜矣!

 

大意是:易阿姨闷闷不乐,大家叫她去看洋人医生。医生怀疑她胰脏有毛病,叫她靠在椅子上,用特殊的仪器移动他的胰脏,并设法取来一亿只特殊的蚂蚁配合治疗。结果胰脏的液汁流出来,蚂蚁死去,胰病得到医治。易阿姨非常高兴,送给医生一套洋装。医生穿上洋装,十分高兴,非常精神。啊!用蚂蚁来医治胰脏的疾病,多么奇特呵!把洋装送给洋医生,又多么适宜啊!

 

 

编辑:许赞华

 

《科大瞬间》编辑部

常务编委

 

许赞华 803 | 刘扬 815

黄剑辉 815 | 滕春晖 8111

沈涛 82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