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梨树洞

岁月留声,专属我自己的记忆,记住又如何?忘却又怎样?
正文

第一次被“提亲”的经历

(2021-01-20 19:28:56) 下一个

电视剧《装台》火了。虽然还没有追完整部剧,但剧中一不小心发了财的“城中村”里的万元户们,倒使我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被“提亲”的经历。小声点

“初升高”的考试,对我来说,是人生第一场“滑铁卢” - 本来学习成绩还不错的我,竟然没能考入家门口的重点高中,而被“收编”去了离家很远的普通高中。

抱怨,显然是没有用的。被失败打懵了的我,无奈接受现实,跟着一群从前以为不是同类人的学生,步入普通高中的大门。不久,便因着一起上学、放学,一起骑单车骑很远的路的缘故,与住得比较近的几位同学成了好朋友,组成了小团体。

我们的小团体里有5个人,三女两男 - 总是像大姐大,喜欢做领导也喜欢照顾人的秀姐;娇小俏丽,唱歌很好听,笑起来也迷人的红妹;个子不高,但长相帅气且略有霸气的宫少;个子虽大,但总是像宫少跟班的徐哥;当然,还有一个整天迷迷糊糊、比他们都小一、两岁的我。宫少,住在我们那里的“城中村”。宫少的爸爸妈妈,便是那些年,备受人羡慕的、先富起来的“万元户”。宫少的家,是独栋的小洋楼。好像还有几处房产在出租。

进了普通高中,考大学,似乎变成遥不可及的梦。而对于我们小团体里的每一个人来说,优渥的家庭条件,也让考大学变得不是那么重要。

我们几个人,每天嘻嘻哈哈的,早上一起集合去上学,课间一起玩,下午一起骑车回家。周末,也常常聚在一起游玩。那个时候,每天开开心心就好,学习,从来不是重点。

情窦初开的年龄,难免会有些懵懵懂懂。宫少,在那个时候,无疑是个很惹人注目的男生。一是因为他长得很帅,有一双漂亮、会说话的眼睛;二是因为他颇有将气 - 个子虽然不高,但能够笼络一群男生在身边,以他为首,听他号令;再就是他的家庭条件好,衣着时髦,出手大方,为人爽气。

我一直以为,宫少喜欢的是红妹,他们常常一起说说笑笑。红妹喜欢唱歌,而且唱得很好听。宫少喜欢跳那时流行的霹雳舞,而且跳得很帅气。红妹圆圆的脸蛋儿,长相甜美,有着银铃般的笑声,而且个子跟宫少也般配。并不确定,但从红妹看宫少的眼神中常常闪着的光亮,我似乎也能感受到,红妹,是喜欢宫少的。

而那个时候的我,只是个心思游离在外,学业上不知如何努力,未来更不知何去何从,且因年纪尚小,还没长开的小丫头片子。

高一暑假里的一天,一如平常,宫少和徐哥约我出去玩。出得门来,我才发现,咦,秀姐和红妹怎么没来?他们没解释,我也没多问,或许是她们正好有别的事情吧?!

像平日里一样,我们三个人嘻嘻闹闹地来到河边。有风徐徐吹过,有芦苇遮光蔽阳,倒也不觉得很热。坐在岸边,有一搭没一搭聊着的少男少女,不知天高和地厚,为赋新词强说的愁。。。

突然,宫少拉起了我的手,将一件礼物放在我的手中。这么多年过去,是什么礼物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当时的感受:这份礼物一看就花了好多心思,他是不是也送了同样的礼物给红妹?眼睛盯着礼物,脑袋中还在忙碌地分析这些信息的时候,宫少就势把我拉入他的怀中,在我脸上印下一个深深的吻。

这下,我彻底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情况?宫少居然吻我?难道他喜欢的是我而不是红妹?

感觉有足足一个世纪那么长,又感觉好像很短很短。面红耳赤地从宫少怀中挣扎出来,怕被徐哥看到。这才发现,徐哥早在我没注意的时候走远了。看来,这是他们早就串通好的计划。

心里说不上是喜、是怒、是羞、是恶。要知道,这可是第一个亲我脸颊的男生。偏偏,他是那个帅帅的、受很多女生欢迎的“校草”。

那天慌乱地回到家,感觉全世界的人都在盯着我看,感觉自己的脑门上刻着几个大字:“刚刚被男生亲过”。。。呵呵

怎么办?宫少居然喜欢我?开学后,我该怎么面对他?如果红妹真的喜欢宫少的话,我又该怎样面对红妹?

不久,我就欣喜地发现,我的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 爸爸动用了他的关系,为我办理了“转学手续”。也就是说,暑假结束后的新学年,我就转到家门口的重点高中,而不需要回到那个离家很远的普通高中了。那也意味着,我不需要去面对宫少,也不需要去面对红妹了。

并没有刻意与小团体的成员们告别。反正,开学后,他们就会知道这个消息的;反正,家离得近,常常也会碰到。

转到重点高中之后,宫少来学校找过我几次,常常在校门口等着我放学,要像以前那样带着我去玩,带着我去看电影,带着我去吃好吃的。步入新起点的我,突然意识到,我还是有机会考上大学的,我还是可以为自己拼一个不一样的未来。而宫少,他从来没有将心思放在学习上,考大学,并不在他的字典中。他,哪怕单纯地守着父母的家产,就可以过得很舒服。我们注定不是同一条路上的人。懵懵懂懂的好感,尚未转化成爱的萌芽,就在现实的距离感中夭折。

我对宫少越来越拒绝,越来越冷淡。宫少慢慢不再来学校找我,我也慢慢将重心放在学习了,努力追补落下的高中知识。

高中的努力终于等来了一份“大学录取通知书”,曾经的辛苦得到预想的回报。跟爸爸妈妈一起收拾离家赴学的行装时,妈妈貌似毫不经意地跟我说:“宫少的爸爸曾来找我们提过亲”。

“什么”?我当时惊得下巴差点儿没掉下来。

“他爸爸说,你和宫少要好,想先把你们的亲事定下来”。

“那你们怎么回答的”?

“我们说,你现在在认真学习,努力考大学,没有时间考虑别的。他爸爸说,知道你要考大学,所以只是先定亲。如果你真的考上大学了,他们是‘万元户’,可以在经济上提供资助,等你大学毕业再结婚。如果考不上,就可以结婚了”。

“那你们又是怎么回绝的”?我好奇起来。

“我们跟他爸爸说,孩子们的事,还是让孩子们自己做主吧。况且,他们现在还这么小,未来几年怎么样,还不一定呢”。

听到这里,心里一方面佩服爸爸妈妈 - 他们就这么“四两拨千斤”地婉拒了我的第一次被提亲的经历,另一方面也感谢他们对我的信任,并没有在我面前提及半个字,影响我备考时的心情。

虽然“提亲”事件发生在我不知道的过去,心中还是起了波澜 -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宫少会差他爸爸来提亲。也不知道,“提亲”是发生在他还来学校找我的时候(那时,他真的相信我们是“好”的);还是发生在他发现来学校找我,而我越来越疏远的时候(那时,他想以此来“拴住”我)?

这个问题,应该不会有答案了,因为我与宫少,从此再未相见,哪怕我们住的不远。再后来爸爸妈妈搬了家,连“偶遇”的机会都没有过。最后一次听到他的信息,还是大学假期里回家的时候,听老同学说,他娶上了媳妇,抱上了娃,一如,很多“城中村”里其他的万元户子弟。宫少的太太,不是红妹。

虽然,跟宫少之间,或有朦胧的好感,而非真正的初恋。我却一直很感谢宫少,我相信他当时对我一定是真心的,否则,他也不会差他爸爸,明知有被拒的可能,来跟我爸爸妈妈提亲。但是,他又给我足够的尊重,在意识到我们之间不可能之后,有做过努力,却没死缠烂打,没有让一份美好的感情开始,以一种丑陋的面貌结束。

珍惜与尊重,是宫少,这个个子不高、帅帅的霸气男孩,给年少的我,留下的一份珍贵的感情礼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异乡梨树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mithmaella' 的评论 : 谢谢鼓励!是啊,感觉有点儿辜负了他呢。
异乡梨树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1960' 的评论 : 谢谢喜欢,欢迎来访!:)
J1960 回复 悄悄话 I love your heart warming story.
smithmaella 回复 悄悄话 写的真好。可怜的翩翩少年宫少女的一片真情。
异乡梨树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suiyi' 的评论 : 是呀,不知道他是不是对的人,但当时一定不是对的时间。
异乡梨树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是的,当时不懂。现在在回想起来,心里还是暖暖的。。。
isuiyi 回复 悄悄话 就是,缘分这事情真说不清楚,也是天命的一种说法吧。
我胖我的 回复 悄悄话 呀,还是挺暖心的,感情很纯真,这个后生也蛮不错哈,就是俩人没缘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