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梨树洞

岁月留声,专属我自己的记忆,记住又如何?忘却又怎样?
正文

童年回忆 - 姜叔太太在儿子溺水而亡之后

(2021-09-15 18:43:57) 下一个

给爸爸妈妈打电话,妈妈说,以前住在同一个大院儿里的姜叔和他太太,最近先后离世了。

年纪渐长,对小时候住的大院儿里众多的叔叔阿姨们的记忆,也都慢慢地模糊、渐渐地遗忘。听名字,似乎有印象,但身形模样,已然不太记得了。

“姜叔呀,你应该记得的,他家里有两个儿子,跟你年纪差不多”,妈妈不甘心地继续帮我“挖掘”着记忆,“他家大儿子,那年暑假,淹死了”。

“哦,那个姜叔呀,是不是个子高高的,似乎长得还不错”?我依稀仿佛记起了什么,又好像隔着一层厚厚的帐子,岁月透过的光亮,影影绰绰地浮现出些许的影子,但无论怎样努力,也看不真切了。

“是的,是的,就是那个姜叔”,妈妈如释重负,我总算可以,和她一起回顾曾经的过往。

而我的思绪,随着对话,飘向那逝去已久的童年:

小时候的大院儿里,跟我年纪差不多的孩子不少,小伙伴们都在一起上学、放学,寒暑假里一起消磨时光,各家各户窜来窜去。大人们不担心,孩子们不寂寞。

姜叔家有两个儿子,年纪相差不大,都比我大点儿。兄弟俩感情蛮好的,常常一起进进出出。姜叔夫妇对儿子们的期望值也很高。好像那个时候就给他们安排了不少课外学习内容。姜家哥哥也很争气,高中考入我们那里的重点高中,等于说半只脚已经踏入了大学的门槛。

姜家哥哥,那个时候,是大院里许多人家父母口里的“别人家的娃”。

印象中的姜叔,个子高高的。不太跟我们这些小孩子们讲话。但偶尔也会问问我们学业怎么样。通常这个时候,姜叔是很和气、很和善的。姜叔太太是家庭主妇,文化水平应该不是很高。记忆中,似乎有点儿不拘言笑。

在那个贫乏的年代,孩子们可以去玩的地方也少。漫长的暑假,有时,便会觉得无聊。胆大的男孩子们,比我们这些胆小的女孩多一个去处:结伴去水库游泳。

其实,从小,大人们就“警告”我们,不可以去水库游泳!因为,这个水库不是小溪小河,是真正的蓄水库,是供附近农民灌溉土地,供城镇居民用水而建的。据说,水库是非常深的。

到底有多深?如我这般的“乖乖女”,是连去看都没看过的,自然也不确切知道。

大人们如此“警告”我们,自然是有道理的:水库的水位太深,又没有专业的“救护人员”看守。而我们这些孩子们的游泳技术,大多是“自学成才”的“半吊子”水平。常常会听到有人淹死在水库里。这,更增加了我不敢去的因素。

直到那天,大院儿里传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姜家哥哥,在水库里游泳淹死了。

那时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消化这个消息。况且,我也跟姜家哥哥不是很熟。只是,此后几次路过他家门口的时候,会看着他家大门,走了神:“姜家哥哥是再也不会从里面走出来了吗”?“那个长得挺高、干干净净,看起来有点儿书生气的大哥哥,再也见不到了吗”?

接下来几天,妈妈在家里的感叹,倒是让我对姜叔的太太,多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姜家哥哥出事之后,大院儿里的人,都涌去姜家,安慰姜叔夫妇。姜叔已经哭得撕心裂肺、痛不欲生。妈妈说,她本来想去安慰姜叔一家的。还没开口,就泪流不止,无法自已。姜叔太太反而出人意料地平静,反过来安慰妈妈说:“这都是命,都是该着的。我不难过。他不听话,他淹死了,是他的命。没有什么我能做,可以改变这个事实。我再哭,他也活不过来了”。

当时,大家都惊呆了。不知道,姜叔太太是太过伤心,失了心智?还是心里真的这么想?

没过多久,让人更加“震惊”、不合常理的消息,再次传遍了大院儿:姜叔太太将大儿子所有的物品,甚至照片,全部丢掉、烧掉。别人劝她,她说:“人都走了,不会回来了。我留着这些东西做什么?看着伤心?只会提醒我,孩子多么不听话!让他不要去水库,他偏去。他淹死了,我不想为他伤心”。

是睿智吗?是冷酷吗?谁能判断?谁能裁定?

后来,我们搬家了。我也忙于学习、升学。渐渐断了对姜叔家的关注。好像姜家弟弟后来没有考上大学。高中毕业,就在当地找了工作,安定下来。不知道姜家哥哥是去世,对弟弟到底有什么样、有多大的影响。而我们这些曾经的小伙伴们,也像蒲公英花上的种子,随着风吹,飘向不同的角落,断了联系。

隔了许多年,隔了这么远,一通电话,居然让我又回想起,以为已经忘记的姜叔,姜叔太太,和那个永远停留在少年时代的姜家哥哥。

姜叔夫妇现在应该已经跟他们的大儿子,在那边团聚了吧?!姜叔和太太会不会捶着儿子的胸口,嗔怒:“你当年为什么那么不听话”?还是会把儿子搂在怀里,说一句:“儿子啊,爸爸妈妈真的好想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