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梨树洞

岁月留声,专属我自己的记忆,记住又如何?忘却又怎样?
博文
给爸爸妈妈打电话,妈妈说,以前住在同一个大院儿里的姜叔和他太太,最近先后离世了。
年纪渐长,对小时候住的大院儿里众多的叔叔阿姨们的记忆,也都慢慢地模糊、渐渐地遗忘。听名字,似乎有印象,但身形模样,已然不太记得了。
“姜叔呀,你应该记得的,他家里有两个儿子,跟你年纪差不多”,妈妈不甘心地继续帮我“挖掘”着记忆,“他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追剧《我在他乡挺好的》,里面乔夕辰在酒桌上的经历,回想起曾经的一段尘封记忆。 张扬如风的年纪,什么都想试试看。明明是做技术的人,偏偏想要到商务部里去趟趟水。幸好,公司政策倒也开明,还真的给我机会,让我到商务部去历练历练。 有一次,到北方的一个以饮酒而闻名的省份出差,想要卖公司的产品给当地的一家龙头企业。为了完成销售任务,请客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跟《乔家的儿女》中,乔四美遇见一见钟情的白马王子的季节一样,她,遇见他的时候,也是一个知了呱噪,叫得惹人心烦的夏日。。。 换去重点中学的她,小小的兴奋伴随着更多的紧张。怯生生地跟在老师后面,进了新的班级。她努力保持着自己的平静,不想在新同学面前展现地太过怯懦。老师简短地将她介绍给同学之后,朝后面的一个空位指了一下:“你就坐在那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年的“圣诞节”,月儿在同学群里刷了屏,一遍又一遍地控诉,这许多年来,她在工作单位所遭遇的“迫害”和不堪待遇,以及自己罹患重病的不甘与无奈。震惊之下的探寻,这才了解到,大学里那个精灵般的、有着银铃般可爱笑声的月儿,得了“迫害妄想症”。有感而发,写下了:《月儿得了“妄想症”》。那时,以为,“疯狂的2020即将过去&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音乐声响起的时候,坐在对面的霏,突然楞住了。旋即,一丝苦笑浮上了她美丽的脸庞。 “又想起威了”?我小心翼翼地问。 “没,都过去了”,霏摇了摇头。 我没再追问,却分明看到一丝伤痛,仿佛从最深的海底,慢慢浮现在霏那双明亮的双眸。那曾是一双顾盼生辉的妙目啊,此刻盈了些许的泪水,眼神,却如同那一潭秋水,深邃而坚定。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3-29 08:46:53)

打小,琳就是个乖乖听话,好好读书的“马大哈”宝宝,大事小事不操心。高中那年,琳住起了校-爸爸妈妈不忍心让她每天单程骑车一个小时去上学,特别是天寒地冻的时候。不过,每个周末回家,爸爸妈妈都会变着法子给琳做好吃的。并在她返校的周一早上,把几天的口粮给琳备好,让她带上。中间,爸爸或者妈妈还会再跑一趟学校,给她送一次饭食,又是几天的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2-06 15:48:07)
(一)童年 “莲”属猪。在亲娘的怀里呆了不知道有没有一个月的光景,就被送到了婆家,成了四岁的“仁”的童养媳。“仁”的娘,既是“莲”的婆婆,又像是“莲”的娘。因为,“莲”是吃着婆婆的奶长大的。 莲的婆婆有奶水,是因为仁的小妹妹也刚出生没多久。已被送去了别人家,做了另外一个男娃的“童养媳”。 在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高二那年,她偷偷喜欢上了他。 他是部队子弟。挺拔的身材,让个子高高的他愈发显得玉树临风。他喜欢打篮球,皮肤常常晒成健康的古铜色。他个性低调,毫不张扬,却总能吸引女孩子们眼神的追逐,包括她。 她喜欢看他好看的眼睛,笑的时候会抿起来的嘴唇;喜欢听他好听的、低沉的男中音;喜欢看他打完篮球后,面带笑容地走回教室的洒脱。 她偷偷地喜欢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电视剧《装台》火了。虽然还没有追完整部剧,但剧中一不小心发了财的“城中村”里的万元户们,倒使我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被“提亲”的经历。 “初升高”的考试,对我来说,是人生第一场“滑铁卢”-本来学习成绩还不错的我,竟然没能考入家门口的重点高中,而被“收编”去了离家很远的普通高中。 抱怨,显然是没有用的。被失败打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0-12-26 13:49:54)
月儿在大学的时候,是班上最小的学生-比正常年纪的同级同学小两岁。
月儿来自那个革命老区的省份。那个省的高考录取线,在全国各个省份当中,是绝对的名列前茅。在这样的省份中,考入南方的这所重点大学,足以证明,月儿,是非常聪明的。
月儿并不是那种只会读书的书呆子,她初入大学,就当上了班上的“团支部书记”,在辅导员和系老师那里也很被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