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梨树洞

岁月留声,专属我自己的记忆,记住又如何?忘却又怎样?
正文

年少无知,在酒桌上被“灌醉”的那次

(2021-09-13 19:45:21) 下一个

追剧《我在他乡挺好的》,里面乔夕辰在酒桌上的经历,回想起曾经的一段尘封记忆。

张扬如风的年纪,什么都想试试看。明明是做技术的人,偏偏想要到商务部里去趟趟水。幸好,公司政策倒也开明,还真的给我机会,让我到商务部去历练历练。

有一次,到北方的一个以饮酒而闻名的省份出差,想要卖公司的产品给当地的一家龙头企业。为了完成销售任务,请客户部门的领导们一起晚宴,是必不可少的项目。公司这边,除了我这个年轻的、初出大学、青涩女学生模样的商务部代表,另外两个是做技术的男同事。

虽然对当地的“酒文化”已略有所闻,真正要“真刀实枪”面对的时候,心里还是非常忐忑不安。男同事们很是“仗义”,提前跟我说好:喝酒的事情,由他们出面顶着,我只需要“躲”在他们后面,保护好自己。

晚宴开始了。寒暄、热场之后,客户部门的领导们,大概看到我这个新鲜的、年轻的面孔,有了些好奇,多了些轻佻。各种“炮火”,对着我而来。各种说辞、借口,让我陪他们喝酒:什么,合同签不签,要看我有没有诚意;什么,要做商务工作,喝酒是必不可少的技能。。。他们的“劝酒词”都是一套一套的。说得没有什么酒桌经验的我,每每觉得招架不住。

很感激当时的两位男同事,“努力”地挡在我的面前,替我“顶”住了一轮又一轮的“进攻”。

无奈,两位男同事也是一路“读书人”上来的“南方书生”(说“南方”,是相对于出差所在的省份),哪里经得起酒桌上的“轮番轰炸”。未过几巡,两位同事已然是面红耳赤,不胜酒力。有位同事还跑出去吐了。

没有什么社会经验的我,实在是不忍心,同事们为了“保护”我而醉倒。一如《我》剧中的乔夕辰那般,我也选择“挺身而出”,觉得应该要自己“勇敢的面对”,决定端起酒杯“迎战”。

跟剧中的剧情发展不同,当年面对的客户部门领导们不喜反怒,“原来你是能喝的啊!你不跟我们喝,这是留着一手呢?还是看不起我们呢?”怒

他们非但没有收手,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地“劝”我喝酒。同事和我,三个人疲于应对,几乎招架不住。

好在,年轻的时候,还是颇有酒量的。再加上前半场,同事们已经替我“挡”了不少酒了,总算是没有“醉”得太过,只是喝到吐。晕 领导们这才勉强作罢,却仍依然悻悻,觉得我没从一开始就陪他们喝痛快。

因为这次在酒桌上的表现,未能让客户部门的领导们满意,本来应该是毫无悬念的合同,他们来来回回扯了几次皮,才最终签字。但也正是因为这次、和其他几次类似的事件,让我清楚地认识到:商场这潭混水,实在不是我能趟得了的。财迷

还好,出了国,做回了技术,再也不需要面对那样“丑陋”的面孔,再也不需要经历那样“难堪”的事情!哈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