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梨树洞

岁月留声,专属我自己的记忆,记住又如何?忘却又怎样?
正文

“特殊”饺子

(2021-03-29 08:46:53) 下一个

打小,琳就是个乖乖听话,好好读书的“马大哈”宝宝,大事小事不操心。

高中那年,琳住起了校 - 爸爸妈妈不忍心让她每天单程骑车一个小时去上学,特别是天寒地冻的时候。不过,每个周末回家,爸爸妈妈都会变着法子给琳做好吃的。并在她返校的周一早上,把几天的口粮给琳备好,让她带上。中间,爸爸或者妈妈还会再跑一趟学校,给她送一次饭食,又是几天的口粮 - 他们可不舍得琳吃学校食堂里那简陋,单调的大锅饭,虽然琳自己并不特别介意。

那个周末,琳像以前一样,回到家中,一桌子饭菜已经在等着她了。那天的主食是“饺子”。跟往常不太一样的是,这次的饺子爸爸妈妈都没吃,而只是看着琳自己吃。

“爸爸妈妈,你们怎么不吃呢”?

“我们都已经吃过了,这是特意为你留着的。你赶紧吃吧”。

十几岁的孩子,正是长身体的年纪,胃口又好,一盘饺子一会儿就下了肚。爸爸妈妈如释重负地对视,琳压根儿没看到,她的注意力都在那满桌子的好菜上呢。

过了没多久,妈妈还是没忍住,试探地问琳:“饺子好吃吗”?

“好吃呀。你们不是也吃了吗”?琳回答。

“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妈妈接着问。

“没有呀。怎么了”?琳很好奇妈妈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没什么”,妈妈搪塞了过去。

琳压根儿没多想,没多问。不就是一盘饺子嘛。

最终,妈妈还是没忍住,期期艾艾地告诉琳:爸爸妈妈觉得琳在外住校特别辛苦,需要补充营养。又听别人说胎盘很补,特意找关系,托人弄来,专门给琳补身体。爸爸妈妈自己并没有吃。

一听这话,琳的第一个反应是“惊讶”,第二个反应是“恶心”。那这不是等于自己刚刚“吃人肉”了嘛,琳继续不厚道地“恶心”自己。可是,看着爸爸妈妈又局促,又期待的眼神,琳努力把这个念头“赶”出了自己的脑海,“怕什么,又死不了,权当吃了不新鲜的猪肉了呗”。琳强迫自己跑出去跟小伙伴们一起玩,不去再过多考虑这件事情。没过几天,倒也真的就忘了 - 琳就是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主儿。

年纪大了,读的东西多了,想的事情复杂了,琳反而会偶尔想起那顿“特殊”的饺子。已经过去好多年了,心里的不适,早已淡化得无踪无影。到底有没有“补”到,琳并不知道,也无从知晓。

再回想起来,只是一件很“特别”的经历,一件不适合与别人分享的事件,一个爸爸妈妈对她疼爱的表现,而已。鬼脸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