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性的世间

我旅经这红尘,因着一株带露的白莲,而停留了片刻 。。。
个人资料
平等性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民主党,代表美国吗?

(2024-07-05 07:04:17) 下一个

曾经看到有网友在文学城写文章,提到了一个观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代表了中国,也代表了所有的中国人”。这位网友还依据这样的观点,做了一点引申,那就是如果有人反对中国共产党,指责中国政府的政策,那就是反对我们中国人,就是反华。

真的是这样吗?

对于绝大多数的海外华人来说,中国是我们的祖国,在我们心中太神圣了。一谈起中国的问题大家很容易动感情,我们不妨先来看看美国的情况。先聊一聊美国的政府,大家知道,美国联邦政府由三部分组成:立法分支,行政分支,司法分支,分别由国会,总统,联邦法院掌握,他们的权力都是依据《美国宪法》所赋予。

这其中美国国会是由直接选举产生的参议院议员和众议员议员所组成的两院制度,每个议员代表其选区内的选民。作为一个整体,国会议员代表整个国家的选民,他们的责任是通过立法来规范政府与人民的行为。每个议员可以是共和党,民主党,无党派,或是其它党派(比如说美国第116届国会就有一名自由意志党众议员)。

而美国的总统和副总统是由全民普选方式产生。到今天为止,历史上总共有四十四位老兄宣誓就任过美国总统(我估计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出现第一位的女总统)。这里面,有多少是共和党,有多少是民主党呢?答案来了,十九位总统来自共和党,十六位是民主党。早期时候的总统们,曾经有一位是联邦党,四位是辉格党,四位是民主共和党。什么?民主共和党,那还打个什么劲儿?大家不如握手言和,来个剪刀石头布,划划拳不就完了。这其中还有一位比较另类,是个无党派人士,他是谁呢?就是小时候淘气,拿斧头砍樱桃树的那位,乔治·华盛顿。 

最后是联邦法院。这个系统比较复杂,我这里仅讲讲其最高权利机构,美国最高法院。最高法院通常由一位首席大法官和八位大法官组成。法官均是由美国总统提名,并且需要在美国参议院投票通过后方可任命。一旦获得参议院确认任命,法官将享有终身任期,他们就无需再服从其原先的政党,总统,或是参议院的意志来审判。总的来说,和美国国会和总统相比较,最高法院的党派色彩最不显著。

好了,接下来讲党派。我们以前在中国的时候,往往是先讲中国共产党,再讲中国政府,这个秩序非常重要,那是因为中国政府是需要服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现在估计还是这样,也可能更加严重)。而在美国,往往是先讲美国政府,再讲党派。这里面的原因很简单,铁打的政府,流水的执政党。比如说在美国国会,多数党和少数党的位置,隔几年就换位,没有一个党派能够一枝独大。而美国总统,我前面讲到了,其所属的党派更是五花八门。如果现在有人振臂高呼:“民主党代表了美国,也代表了所有的美国人!” 我估计大家看他的眼神都会有些异样。

我觉悟比较低,一直觉得所谓的党,其实是一个中性词,它只是代表了某一群人共同的信念和理想;但是,它绝不能代表一个国家所有人的信念和理想。不管是什么样的党团,它都有一个很鲜明的特点,那就是党同伐异,也就是说它会排斥其他党派的利益和要求。在一个民主社会,可以有多个不同的党派,它们代表了不同群体的诉求,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政党是可以代表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所有人民的。

对一个国家来说,政府是由公民委派来管理国家的执行机构。对于政府,有两个不同的概念,一个是广义上的政府,比如说中国政府代表中国出席联合国会议,能够代表中国这个国体和别的国家建立外交关系。这个是属于虚体定义,也就是说不管将来是哪一届政府上台,都是指的同一个广义的中国政府。可是,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狭义上的政府,那就是每一届的实体政府。比如说美国,每一次的议会或是总统大选,相应的就会产生一个新的实体。今天是民主党主政,明天改了大旗,换作共和党上台,大家都习以为常,明白那只是新一届的实体政府。

在民主国家,每一个实体政府,都是受公民委托的执行机构,需要对公民负责,同时也必须接受公民的监督。这一点,和封建社会的官本位机制是完全相反的。在官本位的制度下,政府是皇帝指派的,是代表皇帝管理天下臣民的机构,它只对皇帝负责,不需要受公民的监督。说句题外话,我觉得现在的中国国务院和各级部委,颇有些返祖的现象,他们由一尊指派,只对一尊负责,不需要接受中国公民的监督。

在历史上,一个国家的政府和党派,完全有可能被推翻。例如美国政府的正常换届,或者是被投不信任票黯然下台。在美国以外的国家,这样的情况也屡有发生,比如说苏联的解体和苏共的灭亡,中国历代王朝的更替,中国共产党推翻中国国民党,台湾民进党推翻国民党,等等。即使是在中国共产党内部,争权夺利的事情也屡见不鲜。比如说,到现在为止,历届中共总书记的下场都不是太圆满。

再来谈谈国家本身,广义来说,国家是指拥有共同的语言、文化、种族、宗教、领土、政权或历史之社会群体;狭义来说,是为一定范围内的人群所形成的共同体。不管是广义还是狭义,国家的定义中都没有任何党派的影子。

回到我们一开始讲到的那位网友的观点,我觉得那是典型的偷换概念,把一个本应该附属于国家的党派立于国家之上,甚至更夸张的,是以党派来代表国家。这样的例子,在人类文明的发展史上,非常罕见。就我所知道的,有德国纳粹党,苏联共产党,中国共产党,还有朝鲜劳动党。很有趣的是,上述党派不仅都是在专制独裁的政体,而且都标榜自己是社会主义。当然它们还有一个很显著的共同点,都非常善于宣传和包装。

前一段时间,我观看了台湾的总统换届仪式,颇有些感慨。和大陆一样,台湾以前也是在专制独裁的统治之下,但是,经过这几十年的努力,彻底告别了党天下的过去,现在真正走上了民主自由的道路,总统和立法院的正常选举和换届,已经成为常态。我至今都清楚地记得这样的一段问答,

国民党要员质疑:“这样可能会使我们的党将来失去政权!”

蒋经国淡淡地回答:“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4)
评论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yangdelp' 的评论 : 谢谢您的支持,祝夏安!
laoyangdelp 回复 悄悄话 点赞!说得太好了。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eshershahor' 的评论 : 嗯,有道理!
neshershaho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大韓民國是獨立主權國家,寮王國流亡政府至今存在,越南共和國也是——我說的狀況不包括這幾個偽政權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绿珊瑚' 的评论 : 绿珊瑚说的很对,稳定的政体是需要有政党轮换,相互监督相互促进来维护的。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平教授又一篇好文。法治国家,政党轮替才是社会稳定发展的基础。但某些政党为了自己利益,根本不顾全体人民的利益,民主党不惜践踏法律,向非法移民输送选票,国民党何止低眉眼给GZD,简直是卑躬屈膝。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留' 的评论 : 冥冥之中,总有机缘;一时胜负,焉知祸福。这句话我们佛门也经常拿来说,用以揭示世事如幻影,不要执着。只不过,既然我们是在世间,就要遵循世间的规律。看到了那些不合理反人性的东西,只是一味的讲什么世事如烟吃亏是福的大道理,我并不是很认同。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eshershahor' 的评论 : 除了共产党,还有北韩的劳动党,老挝的人民革命党,这俩不仅是执政党,也是各自国家的唯一合法政党。
阿留 回复 悄悄话 二郎兄所言极是。冥冥之中,总有机缘;一时胜负,焉知祸福。从当时看,老蒋失败了;可过了75年再看,明明是他成功了,全方位的成功,尽管不是他个人的成功,而是历史借他之手去导演一些匪夷所思的、看似脱离主题的操作,最终somehow就成功了。:)还真有点像圣经里上帝借凡人之手实现自己的目的,而凡人根本参不透,哈哈。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2024-07-07 04:31:22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两蒋时代遭遇打压的党外本土势力筚路蓝缕渐成社会主流,而且这一脉还意外成了老蒋汉贼不两立遗训的继承者,不能不说是历史与现实的吊诡与讽刺。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至于说到那些国师们,不管是官方钦定的,还是野生的,连基本的逻辑都不懂,实在让人没法看。
neshershaho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除了CCP也不是沒有……只不過不叫“黨”罷了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现在的台湾国民党,真的是不够看,一直和对岸的共产党眉来眼去,多次牺牲台湾民众的利益。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eshershahor' 的评论 : 是啊,现在还在大言不惭地说自己代表了国家的政党,真的不多了。曾经的纳粹党,苏共,红色高棉,都已经灭绝了。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帝都国师大v说:台湾是中国的道德和智商洼地,统一后还得扶德扶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HDyY2DPLR4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两蒋时代遭遇打压的党外本土势力筚路蓝缕渐成社会主流,而且这一脉还意外成了老蒋汉贼不两立遗训的继承者,不能不说是历史与现实的吊诡与讽刺。
neshershahor 回复 悄悄话 當今世界沒哪個正常國家的執政黨會像中共那樣‘代表’中國,更沒那個正常國家的執政黨會中共那樣大言不愧的自稱‘代表’中國——當年這麽幹過的如今的都亡黨了。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吾言' 的评论 : 哈哈哈,俺还听说过更离谱的事儿,洞房花烛夜,一起抄党章。这简直就超越了俺的想象力 :)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油翁' 的评论 : 谢谢油翁兄留言,祝周末愉快!
吾言 回复 悄悄话 如果是老歌应该都知到,难道这首是新儿歌吗?还真没听过!如果是新的也太可笑了,这年头谁还能编出这样的歌词
油翁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文章讲得很好,对党派和政府的关系做了深入探讨。对于中国的现状,确实需要更多思考和反思。平等性写得真不错!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你说的很对,“一党独裁已经被证实是人类社会的癌症,它只符合一小撮人的利益,不符合绝大多数人的利益。“ 关于美国加州的一党独裁,就像你说的,已经恶果显现。看来即使是在民主的社会,我们也一定要时时警惕,因为想要玩弄权术,将自己或自己的党派凌驾于人民之上的人,永远都会有的。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花荣' 的评论 : 梧桐兄关于两种中国人的观点非常犀利。我们中国几千年以来,一直都是封建帝制。那种官本位家天下的极权思想,不仅催生了一代又一代的野心家,也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愚民和盲从者。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民主意识一直得不到提高的主要原因。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花荣' 的评论 : 梧桐兄说的对,伟大的领袖等于无法无天的独裁!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给平等兄好文点赞!这是一篇充满人类文明思想民与主理念的好文,说到底,世界上任何国家的任何政党都不代表国家,只代表有着共同利益,共同理念的一群人,美国民主党不代表美国,中国共产党不代表中国。所以,中国的一些我们打小就耳熟能详的犯罪--反党反社会主义,颠覆国家政权罪,都是子乌虚有的滑稽可笑。

今年11月,美国人民又要颠覆国家政权了,四年一次,国会议员更是2年一选,政权就是用来颠覆的,就是要“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就是要政党轮替,就是不能一党独裁。一党独裁已经被证实是人类社会的癌症,它只符合一小撮人的利益,不符合绝大多数人的利益。美国加州的一党独裁已经恶果显现,千万不要将民主党的一党独裁变成国家的现实。
小花荣 回复 悄悄话 “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代表了中国,也代表了所有的中国人”有两个解释,因人而异。
中国有两种人,一是成为统治阶级的中国共产党,他们愚弄人民,灌输这种代表意识。他一手拿枪抵住我的头,一手堵上我的嘴,然后随意代表我。放开民的嘴,放下你手中的屠刀,试试看?简直岂有此理。这种人是不折不扣的大盗、坏人。二是接受这种说法而非共产党员的人,是愚民,无以奉劝的人,是往谭嗣同身上扔白菜叶的人。
小花荣 回复 悄悄话 我来回答:“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民主党万岁!”或者:“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共和党万岁!”有人笑了没?
一直坚持一个想法,在美国目前的政治架构下,决不能让一党独大!一党独大,必然一党专制。一党专制必然腐败,暴戾。更何况一党专制更加容易出现没有他不可的“伟大的领袖”,伟大的领袖等于无法无天的独裁!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霞姐姐' 的评论 : 谢谢云霞,是啊,不能回到封建王朝制度!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宋韵' 的评论 : 谢谢唐兄支持!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有不足之处,不过,我也相信每一个人都有觉性。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是的,经过了几十年的熏陶,现在台湾的民主风气已经深入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民众的公民意识也成熟了许多。有些人总在狡辩,说什么我们中国人没有民主意识,只配被管制。看一看台湾的今天,就知道这样的说法有多么的荒谬。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二郎兄说的对,蒋经国先生当年的确是大智大勇,不过,我觉得台湾民众的民主意识,也是功不可没的。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水星兄说的对,有些事情其实只需要仔细想一想,就会知道其荒谬性。只不过,在全民洗脑式的宣传之下,又有几人能够保持清醒呢?
云霞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平兄好文!太有学问了,跟学,我对政治体制比较麻木,反正不能回到封建王朝制度,那是倒退!
唐宋韵 回复 悄悄话 平等兄好文,那么苦口婆心地解释。我已经没有这个耐心了。。。很多人不能理解美国总统不领导州长,州长不领导市长。跟他们交流起来太困难。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别的不说,台湾投票点票做的不错。当然,地方小比较好办事。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末段是文眼:)小蒋知进退与时俱进,当初手下热心过头帮倒忙越洋把江南做掉丢尽了脸,面对危机他老人家当断立断,为台湾社会转型创造了条件。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刚刚建国时,那位老大就说了:“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等于直接就宣布独裁了。俺也是长大以后才明白,一党独大对社会对老百姓没有好处。平兄深刻好文,大赞!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京_01link' 的评论 : “关键是大陆还是后封建社会,根本没有现代国家和政党的概念。”,我同意您的这个观点。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留' 的评论 : 关于台湾的现状,我其实还是挺欣慰的。特别是最近一直关注他们立法院的辩论,以及社会和媒体的抗议和报道,很有些感触,准备过一段时间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留' 的评论 : 阿留兄说的好! “民为重,社稷次之,党为轻。”,前面两句我完全赞同,最后一句俺作了点小改动,铁打的山川流水的党 :)
北京_01link 回复 悄悄话 关键是大陆还是后封建社会,根本没有现代国家和政党的概念。所谓的国家和党就是朝代,如果换了执政党就如同换了朝代,是不能允许的,老百姓就是臣民。
阿留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感觉三民主义在台湾已然实现了,基本上属于中山先生的社会民主主义框架,而且可能比他的预想还好。加之先生即便有其历史局限,也毕竟是现代中国的先驱,蓝绿共尊之,也完全可以理解。

平等性 发表评论于 2024-07-06 06:02:47
回复 'x潇潇' 的评论 : 说到三民主义的继承人,很有趣的是,我看现在台湾的国民党和民进党,都支持三民主义,在我看来,其实大可不必。宪政的思想,比三民主义可要高明得多了。
阿留 回复 悄悄话 平兄好文!稍改孟子的话,民为重,社稷次之,党为轻。: ) 不及2000多年前的亚聖公也,怕是难言“遥遥领先”啊,哈哈。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疏影浅斜' 的评论 : 谢谢疏影!你说的对,党和国,政府和人民是不能划等号的。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潇潇' 的评论 : 说到三民主义的继承人,很有趣的是,我看现在台湾的国民党和民进党,都支持三民主义,在我看来,其实大可不必。宪政的思想,比三民主义可要高明得多了。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efox01' 的评论 : 谢谢火狐兄,这歌儿真的挺有趣的。祝周末愉快!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弄弄说的非常好!正是为了这一点点说话的自由,我可不愿意回到那专制独裁的国家去生活。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山清风' 的评论 : 蓝山兄说的对,握手!祝周末愉快!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的评论 : 蘑菇讲的非常好!“现在的中国从党政到民众,把为人民服务喊得响(现在是不是都不喊了?),骨子里却还是封建王朝意识。”, 我和你有同感!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老姐好思考!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爱国的高度》,里面有一段:
“以我的浅见,国家的形成,只不过是我们人类为了保护自身利益而发展出的一个社会体系。在原始社会,还没有形成国家的概念,人类发展出了氏族和部落,以集体的力量来保护自己和家人。当然对个人来说,这还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那就是每个部落里的个体都需要遵守部落的约定和习俗,因此相应的会失去一部分个人自由。而随着文明的发展,部落逐渐发展成了城邦国家,接着又形成了各个民族国家,然后是国家联盟,现在又有了联合国。至于将来有没有可能发展成全世界统一的政府,很难说。当然,我们中国有一句老话,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确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人类的这种社会集体也许会趋于小型化,就像马克思所梦想的那样,国家最后走向消亡。”。

我自己觉得,国家的概念,将来是一定会逐步淡化的。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硅谷居士' 的评论 : 哈哈哈,可不是吗?现在硕果仅存的五个社会主义国家,分别是天朝,北韩,越南,老挝,古巴。这其中,天朝和北韩是最原教旨的,越南有点儿变修了,老挝和古巴则不太了解了 :)
疏影浅斜 回复 悄悄话 平等教授分析得好!党和国,政府和人民是不能划等号的。
Firefox01 回复 悄悄话 赞好文,尤其歌谱插图,颇有新意。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西方的政府是民选的,好坏都是老百姓自己的,这届不行,就不要它了,换个他人,英国脱欧就是保守党的失误,没有做足够的宣传,让脱欧党钻了空子,底层垫底的普罗大众看到的是东欧低劳动力占领市场,看不到东欧一走,底层劳力短缺,世界品牌也跟着撤了,现在大家出行都困难,反正穷人也不出国,不影响他们。咱那国,咱用说话的权利吗?发个牢骚都是妄议中央,那是当官的国家,他们是主人,百姓就是韭菜的命,能让多长几茬,就是皇上的赐福。谢天谢地我们在它喘气中溜出来了,不然哪有在这说话的自由:)
蓝山清风 回复 悄悄话 民主国家就是政党轮替,轮流执政,这也避免了让国家一条道走到黑。谢谢平等兄好文分享!祝周末快乐!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民主国家的政党才是要真正为人民服务的,给你执政机会了你就折腾吧,尽管会有各种问题,但最终还是要人民满意的。这回英国的保守党下台,也是因为人民不满意啊:给了你们一次又一次机会,就是没交出满意的成绩,那就被一脚踢下去了。尽管换上来的能不能干好不知道,但至少体现了人民当家作主,对吧:)
现在的中国从党政到民众,把为人民服务喊得响(现在是不是都不喊了?),骨子里却还是封建王朝意识。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我这几年总在想,国到底是土地还是人?党派执政才可以代表国,那代表的是土地还是人民?国家之间的战争争夺的都是土地,根本不想知道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的选择和安危,以现代的观念看,这个所谓国家的概念是不是有问题?
硅谷居士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越南、老挝也是“党国” 哈哈哈。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是的,菲儿说的很对。祝周末愉快!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拾麦客' 的评论 : 网友说的很有意思。如果说民主党代表了美国的资产阶级,那共和党又代表了什么阶级呢?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祝周末愉快!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海风说的好,“法治国家,哪个党上台都行,左了之后,来点右的,正好平衡。”,可不是吗 :)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号蚂蚁' 的评论 : 多谢蚂蚁兄长文分享!你的世界文明生态圈和文明基本框架水平很有想法,也够大胆。虽然我并不是完全赞同,不过还是要点一个赞!祝周末愉快!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潇潇' 的评论 : 谢谢潇潇。其实我自己对孙中山并不是特别感冒,我觉得他所提出的三民主义,和共产主义很有些类似,都是空中楼阁,而不是实实在在的民主政体。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untai' 的评论 : 云台兄说的很对,“到站下车,到点走人是制度性的安排,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如果现在的中国,也有这样的公民意识,那可真是所有华人的福音。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二郎兄说的非常好!丘吉尔当年为保护英伦三岛立下了绝世战功,可是一旦打赢了战争,英国选民开始关心经济,立马就抛弃了这位大功臣。这是无情无义吗?抑或是目光短浅吗?我的看法是,这恰恰是代表了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的理念,那就是以民为本,什么政党,什么大领袖,都是过眼云烟,不值得为他们歌功颂德。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民主制度下的执政党和国家领袖没有永远执政这一说,下台是正常的现象,连丘吉尔也不例外。 至于专制政体的政党就完全不同了。
拾麦客 回复 悄悄话 民主党目前代表美国的资产阶级。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现在的共党跟以前也不一样了,只是还这样称呼。
跟平等学知识。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平等兄好文,法治国家,哪个党上台都行,左了之后,来点右的,正好平衡。总统是疯子还是痴呆,关系应该也不大吧,就是各国看着不大好看,有失老大颜面。祝周末快乐!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拜登的美国第一和川普的美国第一 (2024-02-21 05:50:47) 下一个
全球化从长远来看还是难以避免的。虽然目前在阶段性调整中,在去全球化中。其中最主要的矛盾就是美国火车头,和世界各个车厢之间的互动关系问题。拜登代表的全球化大资本追求的是美国当队长的第一,美国自己跑得不那么最快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能领导安排劝说其它队员,算是管理上的老大。川普代表的本土草根追求的是队员的第一。美国跑得最快,作出榜样,跟上跟不上是各自的努力和造化。

但不管怎么说,必须承认的是,美国就是世界的老大,是世界的首都区。美国的一举一动,尤其选举,决定世界的命运。美国具有特殊性和例外性。从这个角度来说,大国崛起的概念已经过时。

在大航海以前,世界相对而言是比较隔离的。各个文明圈之间的交流有限。所以才会出现以天下一角就敢称中央天朝的思维。所以在哪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大国崛起的问题。甚至都没有国家这个概念。

大航海之后,在大航海殖民时代(严格而言,整个人类文明史,就是一部殖民史),列强之间相互了解是比以前多很多,但是经济体系,政治体系等还是相对隔离的。于是就有了比较。有了相互了解,相互接触,相互竞争,才可能和有必要去相互比较。也才有了大国崛起这种攀比关系。

但是在二战冷战过去几十年上百年的今天,美国代表的全球体制已经基本上一统天下。可预见未来发展的可能,要么是改进这个全球化体制,要么是瓦解这个体制。不存在替换一个全新的全球体制的可能性。或者说,国家这个概念正在逐步下架。因为就连美国自身都受到大资本的严重操控,小国家的地方性政府根本没有以前的影响力。都市游民的所谓世界公民公司公民的属性,就更让传统的政权逐渐失控。

所以简单的国家比较,甚至国际关系都已经过时。取而代之的应该是从文明生态环境的角度来分析乃至管理世界的内部关系。基本上世界可以分成这样一些文明圈。圈内的生态环境,包括经济水平,政治体制,文化习惯,等等都是比较相近的。而圈外的差别就大一些。全球化当前不得不调整,或者不得不去全球化。就是因为过去几十年的全球化太一刀切,全球大资本跑得太快,各圈文明水平和风格的差异无法跟上,无法统一,于是产生了越来越多的矛盾。尤其是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问题。虽然白左努力用鸡毛蒜皮的各种歧视问题来掩盖,但是终究掩盖不了屋子里的大象。因为天下熙熙攘攘都是讲利益的,不是讲理想的。当然白左也只不过是让别人讲理想,好让自己讲利益更轻松一些。

所以改进全球化的方式就是因材施教。放弃徒劳的民主灯塔,尤其是放弃熬美国的油,点世界的塔。真正承认文明的多元性和落差性。管好文明圈之间的接口就可以了。不要卷入其中太深。因为事实证明,把美国卖了也不足以弥补全世界文明落差的一小部分。不要以今天美国的水平去要求二百年前,五百年前的人。如果是死人,改变不了历史反衬托出来懦弱。如果是活人,一定会反弹的,让美国人去为所谓正义牺牲,一样反衬托出虚伪。

全球资本,已经成脱缰野马。不是各小国政府,甚至都不是美国政府所能制衡的了。然而同时,全球贸易,全球资本,全球环保,等等必然要求全球政府,全球一致的法制。比如全球环保劳保的一致,比所谓全球气象变迁的虚头巴脑有意义得多。但是短期内是不可能实现的。全球化只要经济改革,不要政治改革也是不可持续的。所以唯一可行的就是,去全球化的区域性双边多边协议,而不是一下子天下大同的冒进和天真。区别对待才是更和谐的。其中也包括改造联合国的可能性。将一国一票转化成根据选区的选举人票制度。即根据文明圈的水平和贡献,而不单是人口,来配置相应的选举人票数。可以先让国家代持。每个文明圈还可以有相应的常人理事票,由该文明圈的大国或轮值国实施否决权。毕竟世界的走向,也不应该只由美国公民投票来决定。也不应该通过非法移民投票来代表世界。

所以从实际发展出发,还的说川普的美国第一更实在。

附:世界文明生态圈和文明基本框架水平。
北美,零年。
中南美,负二百年。
中南非,负二千年。
欧洲,负一百年。
西亚北非,负五百年。
南亚,负三百年。
东南亚,负五百年。
东亚,负一千年。
亚太,负一百年。
澳洲,负一百年。
x潇潇 回复 悄悄话 孙中山设想一个民主主义的现代中国。让两党互相监督执政,结果两党成了敌人,不是竞争而是消灭对方。
x潇潇 回复 悄悄话 “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蒋介石是三民主义的继承人。
yunta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1

还有,“变天”是源自强国的说法。在民主国家,到站下车,到点走人是制度性的安排,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英法变天,一个转左一个转右,钟摆效应使然,选民都厌倦了,想换匹马跑跑:)想当年邱爷建立了盖世功勋,盎撒选民照样不买账不领情,他们不在乎老领导的功劳簿,只在乎自己未来的生存蓝图,邱爷也识趣,留下了成熟民族不需要感恩戴德的名言:)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