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性的世间

我旅经这红尘,因着一株带露的白莲,而停留了片刻 。。。
个人资料
平等性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广场(一)民主女神像

(2021-06-02 06:06:25) 下一个

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广场:一个亲历者的回忆

(一)民主女神像

 

八九年的那次经历直接改变了我一生的轨迹,几次想动笔回顾一番,又总是不忍心。一晃眼到现在已经知了天命,生生死死的场面也见得多了,我想应该是时候了。

其实各种各样的关于六四的回忆和反思挺多的,正的,反的,支持的,谴责的,林林总总。我是学佛的,讲求的是修心,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评价和思考,但是自己走过的心路总归是要自己去体会和超越的。不仅如此,对那些将青春定格在那个初夏的同学、伙伴们,我希望人们也能听听有关他们的故事,了解他们所作的牺牲。

我常常会想,如果给自己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会不会选择一条不同的路。后来终于想明白了,其实我的家庭,性格,教育,信仰,已经明明白白的决定了,哪怕我预先知道了那可能的悲剧结局,还是会一如既往的走下去的,这是我的因果,也是世间的业,逃是逃不了的。

记得我同学和我两人是五月二十八号到的北京。三十号那天,我们到了天安门广场,想找点事做做。当时民主女神像刚刚竖了起来,需要学生纠察。我们两个,再加上几个别的同学,很顺利的报上了名。我们帮着在女神像四周围了一个场子,还在场子里面搭了一些帐篷,安排了上百个外地来京的同学。在场子的南面给留了一个出入口,那是我们纠察们后来四、五天的活动场所,直到最后被刺刀顶着赶了出来。

记得民主女神像有五、六米高,白乎乎的,可以看得出用的材料很一般。造型倒颇具中国特色,很有点革命烈士的风范。我后来出国,在不同的地方看到过一些复制品,那做得就讲究多了。只不过我心里存着的,还是那当时看起来并不太起眼的女神像。

当了纠察,每个人发条绸制的彩带系脖子上,每天发一条不同颜色的,到后来脖子上系了好几条,五颜六色的,我现在还存了一条做纪念。我们几个纠察甫一交流,才知道另外几个哥们儿有两三个是北大的研究生,有一个重庆大学的,还有一个孩子是北京当地的中学生。大伙儿不多时就打得火热,当然,以后就是生死之交了。

纠察要做的事情也不多,就是看看场子,把闲杂人等挡在外面,同时处理一下诸如吃喝之类的杂事。有的时候还要维持一下秩序。记得当天下午有十几个同学拥了过来,中间有一条白净的汉子,被几个人扛在肩头,他双手挥舞,大呼小叫,很冲动的样子。到了女神像前面,也不下地,那哥们接着开喊,具体内容听不太清楚,就听到了几句口号,什么民主万岁,自由无罪之类的。我那个时候已经是老革命了,带队游行,领头喊口号的事情做了不少,对这些走形式的东西有些厌了,并不觉得太稀罕。他喊了好几分钟,声音都嘶哑了,周围的反应却越来越亢奋,人也聚得越来越多。我正有点犯难,想着怎么维持秩序,刚好他也演讲完了,那一伙人又扛着他,风风火火的杀到别处去了。等过了一会儿,恢复了秩序,有人告诉我,那哥们儿就是吾尔开希。

鸣谢黄锦江兄封面设计和题字,其它图片来自网络

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广场(二)广场上的人和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0)
评论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觉得轻松就好!我是不会笑我的朋友的,只会为他们开心 :)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在跟读几个人物的文章。先看看,反正你那问题也是几千年的老问题了。
看几个人的发言,我觉得一阵轻松。别笑我!:)
如果觉得世界上别人都迷茫地等待真理下锅,人的责任感就很大。
如果发现别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人人都无怨无悔地走过人世一遭,那就觉得自己也就没什么责任了。轻松了。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在这里,https://bbs.wenxuecity.com/ghost/203164.html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不知道是哪个有奖问答?
我看见一篇你们的问答,觉得坚持正念说得很好。附和了一下:
https://bbs.wenxuecity.com/ghost/203173.html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我理解的一点,有些神通不是解脱的充分条件,但是是判断有无解脱的必要条件。
没有那些能力,就说人解脱了。那是发假文凭。
可以不要文凭,这是各人的选择自由。一个人完全有自由说:我不想要解脱,也不声称解脱。
但不能没解脱,就搞假文凭。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这个事情,我是看了他离世的经.写过一篇文.
知道怎样死,才知道怎么生-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918/201911/9725.html
----------
如果粗浅理解,他已经超越肉身,就像人超越汽车一样。
汽车坏,照样可以坏. 差别之一是,普通人不知道那是汽车坏,以为是自己坏了。
不过这应该还只是第一级的理解,因为很多人即使没解脱,也已经可以自主生死和投胎了。已经不把肉体当成自己了。
...
更深的对空的理解应该更多。
而且,我相信,他要真不想身体坏,也可以不坏。不过,有什么意义?
据说即使修到无色界,还没解脱,人都可以随意变换身体了。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何为清醒,何为迷惑?我知道一个梦中修梦的法门,不过不太容易修得到。我这个人虽然很重修行,倒也没给自己定什么目标。修得到也好,修不到也好,都是具足圆满。我本人是不太迷信神通的,我觉得只要是神通,就有局限,不值得把它当自己修行的目标。我还为此写过一篇小文(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7130/202103/2056.html),自由兄有空的时候不妨看一看,也给我提点意见。

对啦,我在奇谈搞了个有奖问答,老兄有没有兴趣玩一把?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最近是在扭头看这个二六时中都能做主的公案。
我的理解是,必须做到24小时都清醒。但是据说,这并不是所谓的不睡觉。是睡的同时还清醒。
只有这样,才多少摆脱五蕴的迷惑。
把身体迷惑为自我,以为“身体犯困,我也必定困”。这种迷惑,就说明心的不自由。
这里的猜测性理解,已经脱离原公案了,是自己的理解。
怎么样做到边睡边清醒?估计必须有师父教修行的方法才行。据说这是解脱道的一个台阶。
...
不可能睡了以后就人事不省,醒来以后才想起来自己是个法师,该上班讲经了。:)
--------
这又扯到另一个公案,就是临济在禅堂睡觉的公案。
我的猜测是,他睡觉时,是真的清醒的。
不可能是昏睡过去,而师父还说他在打坐。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谢自由兄直言!我是这样看的,我修行的基道果,全都是为了修自己的心。别的同修境界如何,是否开悟,其实我根本就不太关心。原因很简单,别人修得好与不好,都不能直接嫁接到自己的身上;但是,同修们的经验和理解,对自己可能会有所帮助和借鉴。

我很希望和同道们一起探讨,相互证心。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就是这个道理。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老兄,说点硬核的。然后再说别的。
我相信的一些事情和公案:
1. 白天能不能作主?晚上能不能作主?无梦无醒时能不能作主?
这个公案里的能不能作主,如何检验?这是入门的,我没做到,知道有人能做到。
这个24小时能作主,是修道的一个台阶。
2. 听有人说,天天说幻说空,你如果连一粒沙子都幻不出来,那还是不空。
3. 还是听说,一个人修到三界内某些地方,就已经可以变幻出一个星球给人住,
而且让人丝毫感觉不出异样。他也不一定需要解脱。
4. 如果天天说空,连一堵墙都能把你挡住,关在屋里出不来,那还是不知道什么叫做空。
5. 佛被歌利王刀砍成几段,然后能复原如初。
这些我都基本相信。不过说出来有点疯狂。
。。。
那个孔雀羽师兄,他的师父还要等他写心得,跪地呈上,师父读了心得再指导,基本的他心通都没有。怎么可能是解脱者呢?
我实话实说了。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我觉得这就是理解和现证的差别。当我们理解了一个道理,能够依据理论,把它一步一步推出来,建立了见地的时候,这就是修行的开始。

但是,这种理解还是比较肤浅。而当我们在修行的过程中,一层一层的超越这种理解,让自己的精神境界和见地有了深层次的融合,那就不再只是理解。见地就不再仅仅只是我们思想的一部分,而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以至于最终解脱,轮回涅槃不一不二。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很好玩的是,禅宗的公案基本上都是只告诉你答案,但不解释如何得到答案,也就是不告诉你怎么去修。是禅宗不讲修行吗?
===================
我也是注意到这一点,就是禅宗肯定还是有修行,而公案确实只是结果。
所以我们师门是有自己的修行方法。
我体会的是,修到了,公案自然明白。就像读科学家故事,不能替代学习科学。
个人有些经历,就是修到一定程度,金刚经的某些话突然就有了真实的理解,否则以为他们在说矛盾的话。但也不是所有的话都明白,因为有些话深,有些话浅。

这个问题平等兄怎么看?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哈哈哈哈,我很喜欢这个悄悄地看,悄悄地走 :)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我也很喜欢读五灯会元。不知道还有这个去处,刚看了看,以后会不时去看看。
悄悄地看,悄悄地走。
这些年我也经历了一些学佛的人,认识到入门的路径多种多样,每个人的情况也都不一样。
也在反思究竟如何交流。现在的看法就是,见面时就像爬山的人路上遇见人了,交流一下各自的看法,可能然后又各自上路。交流还是要交流,有点“宁可失言不可失人”的意思。但是不强推,因为没有资格和必要强推。
老兄这里,我是要体会平等性。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佛家的修行,本就是修持和行持的并进,只不过,行持是较高的次第,对根性的要求要高一些。不过,这两者都不是什么神秘的东西。它们只不过是我们超越自己的方法而已,每个人都可以行之有效的。

==========================
'freemanli01' 的评论 :
初于闻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
===============
这一段。我想是必须在禅修中经历的。不大可能在日常生活中达到。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自由兄讲得非常好!我最近在【奇谈怪论】论坛跟读孔雀羽师兄的《五元灯会》解读系列。孔师兄现在正在讲禅宗的公案。很好玩的是,禅宗的公案基本上都是只告诉你答案,但不解释如何得到答案,也就是不告诉你怎么去修。是禅宗不讲修行吗?不是的,达摩面壁九年,终日打坐,困倦打拳,饥饿吃饭,修的是坐禅;六祖流亡岭南,在猎人的队伍里隐遁了五年,修的是行禅。

但是,总的来说,禅宗的大师们大都修的是顿悟。但是修行的方法不是唯一的,比如说,密宗则是走渐修的路子。那是一个次第一个次第的修,证量明明白白,先修生起法,再修圆满法,当有了基础,再修生圆双运,最后修大圆满道。这两宗在果上是没有分别的,都可以开悟,但是修行的路子是不同的。

至于说哪一种更犀利,一旦问这个问题,就落了边。没有什么更不更犀利的,八万四千法门,适合自己的,就是好的,根本不需要一山望着一山高。渐修顿悟,皆可入道,也都需要一颗平常心。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初于闻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
===============
这一段。我想是必须在禅修中经历的。不大可能在日常生活中达到。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同意。
一方面,学佛不是为了躲避世间烟火。禅宗祖师青楼酒肆。(呵呵老兄赌场:)
另一方面,一定的闭关、禅定功夫也是必须的,不然有些深层的过程应该是看不见的。达不到照的阶段。
所以,具体步调相信只能自己把握了。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好思考!我自己的体会是这样的,世间万物万法皆是空性自显现,同时也具足功德圆满。所以,入道,觉悟,或是解脱,是可以从人体,从格物,从风花雪月,甚至是只言片语,头顶的一片蓝天,来领悟。所谓一花一世界,就是这样的道理。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今天又进一步认识到一个问题:真正的解脱早晚还是要像佛那样坐在那里,修到解脱。
理由是:
人心都是同构的,就像人的生理是同构的。只要彻底研究清楚、看清楚一个人,就理解了整个世界。
医生研究透一个人,就知道别的人。佛看清楚自己,就看明白所有人。

科学研究的内容主要是:看到什么。
佛法研究的内容是:你怎么看见的。当你看见东西的时候,心的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菲儿有心!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1

多谢好文,一起纪念!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您的留言!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 我相信解脱者,因为他们不被自己的迷思控制,也不被别人控制,全然自由。知道别人迷在哪里,所以也不会有怨恨,也不会害人。心中只有慈悲,因为这是人的本性。“ 说得好!我觉得佛家的解脱,不是指从此不食人间烟火,而是心中有大慈悲。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那时候我生活在北京。不管想干啥,都不要危害百姓的利益,最后倒霉的都是普通百姓。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平等兄这篇是过来人、亲历者写的,我感觉经历过的人比没经历过的人沉淀得多。真是这么感觉。
...
想法不断变化,这事儿大概可说就是“想蕴和受蕴”这两个东西时刻变,人们把这两个东西迷惑为我,也就觉得“我的想法”时刻变。就是真我-假我迷混了。
-----
我相信佛法才是彻底解决之道,因为人都被“五蕴”所迷,进而不是被自己的迷思所牵,就是被别人所牵。
如果不被牵,人本来是自由,充满爱心,可以主动做事的。
而一旦被五蕴所迷,就早晚有被牵动的时候(名、利,恐惧),不能主动,变成被动。人本性喜欢自由,一旦感到被控制,心中就有愤怒。
地球上的战争、敌人,就是研究如何牵动对方。
“攻其必救,围魏救赵”研究的都是什么是他必定离不开的,抓住了那个,就可以牵着人走了。
看准了这个,林立果也可以牵引毛泽东,让他赶快跳到火车里,开车!停车!
互相调动,差别只是水平高低,但是每个人都没有彻底摆脱那个能被别人牵引的无形的绳子。
这种被牵引会让人愤怒。但是,人不喜欢被人牵引,反而想着怎么反过来牵引、控制别人。这就轮回了。
某种程度上说,人类的游戏好像就是比试到底是你牵我,还是我牵你。
(有些人当然是有爱心的,这是后话)
------
我相信解脱者,因为他们不被自己的迷思控制,也不被别人控制,全然自由。知道别人迷在哪里,所以也不会有怨恨,也不会害人。心中只有慈悲,因为这是人的本性。
------
:)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有道理!有一点可以讨论一下,那就是人的思想是在不断改变的,人们想干什么,想要什么,可能也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老兄啊,我想想也觉得很有意思。:)
一直想弄清楚人们究竟到底想干啥,想要什么。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自由兄好认真,赞一个!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几个错字:)
说起来这个政府和群众的关心。 (是关系,不是关心)
她以便照顾男朋友。 (是一边,不是以便)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fei' 的评论 :
不是赵紫阳的儿子赵大军没问题,是他儿子借了邓朴芳的光。
-----------------
这些事儿我们老百姓其实根本搞不清楚。信息不透明,这也是当时群情激愤的原因之一吧。
我也不能把精力放在这上面。
更有效地是理解当时的文化和心理。
说起来这个政府和群众的关心。让我想起前一段看得一个故事,
有个女孩跟一个男孩恋爱了。女孩也是想对男的好,但是又怕男的跑了(这个很关键)。
就在做饭的时候给男孩下药,让男孩害一种病,站不起来,也不能生活自理。
但是女孩也确实天天照顾男的,做饭撒尿啥都管,不离不弃的样子。男的也觉得离不开女的。
她以便照顾男朋友,一边又害怕男朋友真的把病治好站起来。
...
中国政府有时候怕人民跑了,不要它了。那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了。就像毛泽东虽然声称人民站起来了,但是据林彪观察,毛也害怕人真的站起来,自己当家作主,投票时不选他了,他就害怕自己今后没用了。人其实很害怕没用(就好像厂商害怕没客户,没客户就是市场说你没用)。
这个好像是“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我临时发明个词:),控制者强烈依赖被控制者。
呵呵。


lao-fei 回复 悄悄话 freemanli012021-06-02 12:47:24回复悄悄话回复 'lao-fei' 的评论 :
当时最大的腐败就是他儿子
--------------------
我以前一直也是这么听说的,但是中国的信息不流通。
最近前一段听人讲,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他儿子没有经济问题。如果有经济问题的话,六四后拿这个算账是最容易了,但也从来没有这方面的官方说法。
如果真有点把柄,早判了,对方巴不得赵紫阳儿子有点把柄呢。
连陈希同还有上海的的那些人都成了贪污犯。呵呵
======================================
不是赵紫阳的儿子赵大军没问题,是他儿子借了邓朴芳的光。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fei' 的评论 :
当时最大的腐败就是他儿子
--------------------
我以前一直也是这么听说的,但是中国的信息不流通。
最近前一段听人讲,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他儿子没有经济问题。如果有经济问题的话,六四后拿这个算账是最容易了,但也从来没有这方面的官方说法。
如果真有点把柄,早判了,对方巴不得赵紫阳儿子有点把柄呢。
连陈希同还有上海的的那些人都成了贪污犯。呵呵
lao-fei 回复 悄悄话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2021-06-02 10:43:23
我最不能理解的是邓和赵的分裂是必然?还是可以避免?
=========================================================
其实是可以避免的,当时人们最痛恨的是官倒和腐败,至于什么民主啊自由啊,对大多数普通老百姓来说还是很遥远的事情,全国有那么多的老百姓支持这场运动,还是基于对官倒和腐败的痛恨,但是对于一场运动而言,只是反官倒和腐败似乎出发点有点小,就像共产党推翻国民党,如果只是要推翻穷国民党的腐败,让穷苦人翻身不再受剥削,这个出发点有点小,必须要有主义,就是共产主义,民运当然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高举要民主要自由的大旗,赵紫阳这个老狐狸深深知道这一点,当时最大的腐败就是他儿子,如果他继续和老邓站在一条战线,那他势必就是反官倒反腐败的替罪羊,如果他也提倡民主自由,那他摇身一变就成了民主自由的化身,成了民运人士的领袖,民运人士是要推翻共产党自己上台,至于什么反官倒腐败不是他们的目的,赵紫阳赌了后一条路,自己的路自己走的,没啥委屈,没啥后悔,胜者王侯败者贼。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fei' 的评论 : 谢谢您的留言。“如果您有孩子,如果再出现那样的情形,您一定不会同意让您孩子去的”,这一点我和您的观点不太一样,如果真的再出现那样的情形,我会全力支持我的孩子去参与的。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谢谢自由兄的留言。非常好的问题,也是非常深刻的思考。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十分僵化' 的评论 : 谢谢您的留言,“记录下真实的历史非常重要”,非常赞同!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我不知道,有可能是工自联的。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这是这些年最可看的一段记录。有经历、反思,和心态的平和。
六四就好像是一个民族在历史关头,要跳没跳过去,结果又回去了。
。。。
我最不能理解的是邓和赵的分裂是必然?还是可以避免?
-----
说到政府,如果当年,中国的新的领导人比如毛泽东等等,有了敬畏之心,
上台宣誓的时候也说:老天爷,天主,佛祖,请指引、启示我们这些看不清全貌的人。
大家可能会学会协商。
这一点,蒋介石都是学圣经、孔圣人的。
...
如果一方总是认定自己掌握绝对真理,这事情就难办了。
再加上,人们的心理,认定好人一定成功,坏人一定失败;
反过来就推论,成功就是好人,失败就是坏人,
那大家谁也承担不起退一步的代价。退一步自己就成了寇,别人就成了王。那也都是退无可退了,无所不用其极了。比如长春围城。
这种迷信、粗鄙的逻辑和心理的纠结,到现在中国的战狼也不会和别人讲道理。都是不能退一步的心理。
...
还是要看看当年美国的南北战争,李将军事情的道理。
十分僵化 回复 悄悄话 多谢分享。记录下真实的历史非常重要。读研时看过一部六四的纪录片,吾尔开西和李鹏对话那场景特逗。
lao-fei 回复 悄悄话 现在想想一定会觉得当时的行为很幼稚,如果您有孩子,如果再出现那样的情形,您一定不会同意让您孩子去的。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革命是暴力,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要革命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民运能做到吗?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当时见到“指挥部”圈子里有个腰扎练功的大板带的家伙,有人知道那是谁吗?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谢谢您的留言!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梅华!我想每个人的路都不容易,大家能平平安安走到今天,都是值得感恩的。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可以加一个条件,在共产党的强权统治下,世界不会按善良人们的愿望去发展。

==================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那年和去年明白了一件事,世界不会按善良人们的愿望去发展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能平平安安走到今天不容易哦,祝安康安好,一切顺利!!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那年和去年明白了一件事,世界不会按善良人们的愿望去发展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谢谢您的留言。每个人的回忆都只是历史的一部分。有可能会比较片面,也可能有所偏差;但是,如果大家都来记录自己真实的经历,历史的真相就会越来越明,对我们的后代也会越有助益。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每个人对当年的亲历回忆最珍贵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