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性的世间

我旅经这红尘,因着一株带露的白莲,而停留了片刻 。。。
个人资料
平等性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广场(七)撤离广场

(2020-09-03 15:12:56) 下一个

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广场:一个亲历者的回忆

(七)撤离广场

 

从广场西南角撤出来,队伍又接着上了长安街,一路向西,退回海淀大学区。大家一路走,一路高唱国际歌,不时大喊,“打倒法西斯”,”学生无罪”,”血债血还“。沿途的群众已经很少了,但是都跟着一起喊,当然更多的是哭泣。

路上一片狼藉,铁栅栏,旗帜,衣物,扔得到处都是。烧毁的军车,坦克,一辆接一辆,排了长长的一路。路上也碰到几队当兵的,我们就大骂 ”侩子手”,”屠夫”,而街边的高楼上有人雨点一样的向他们扔玻璃瓶,石头,他们也不答话,低着头匆匆而过。撤退途中还出现过一次状况,在长安街上的时候,竟然有坦克轰隆隆的追了上来,吓得大家都闪到人行道上。后来听说有好几个学生竟然被坦克压死了。

我一路走,一路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从小所受的教育,树立起来的世界观,和这个现实反差太大了,怎么也不能接受。有些根深蒂固的思想,像什么热爱共产党,拥护解放军之类的,显得格外讽刺。甚至连我爱祖国,祖国爱我这样的信念,也有些动摇。我想当时一起撤离的同学大多如此,有的甚至有些歇斯底里,只要见到大路两边建筑上,有挂着关于拥护共产党的标语,横幅,就都给扯了下来。

一直随着队伍撤到了海淀,后来在朋友们的安排下又在北大避了几天。中间我还冒险骑车进了城,想去广场看看,结果到了附近,所有通往广场的大路都被封了。好不容易找到一条小路,以为有希望,兴冲冲地骑过去,结果路的尽头赫然停着一辆坦克,黑乎乎的炮口正对着我的方向,只好转头,死了这条心。

九二年我又去了一次北京,到北大找那几个哥们儿,结果他们大部分都出国了,只找到其中的一个。大家谈起来,唏嘘不已。又过了几年,我也出国了。我那个同学还在国内,前几年还去看过他,事业做得非常出色,不过就是死活不愿入党。后来有人问我,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是不是有人指使?我告诉他们,我当年是全心全意去做这件事的,而且这完全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们当时所做的,可能时机和方式都不是最好的,但是我不为我所做的有半点后悔,我也愿意承担我该负的责任。唯一遗憾的是,我们影响了世界,却没有能改变专制制度在中国的统治。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虽然当年我们被血腥镇压,但是我直到现在还是坚持反对暴力革命。以暴制暴,换来的不过是一个新的专制王朝,其手段可能更加邪恶。我所希望的中国的未来,是建立在宪政的基础上,所有的政治力量共同合作妥协,也包括团结当前的执政党,大家共同努力,去建设一个和平的,渐进的,民主化的国家。不过有鉴于共产党的诚信记录实在太差,与之合作一定要谨慎,需要有一个强有力的独立监督机制,才有实现真正宪政的可能。

我总在想,自己这条命算是多出来的。本来我极有可能就像我的那些兄弟姐妹们一样,把自己的一腔热血和青春,留在广场上,作为未来清凉世界的牺牲。结果他们做到了,我却多羁绊了几十年。后来为人夫,为人父,为人师,困难,艰苦,成功,幸福,生活的酸甜苦辣也都一一品尝过。我觉得是他们在冥冥中看着我,祝福我,加持我,让我能够过上一个免于恐惧,正直,自由,秉持自己良心的人生。我相信他们也希望世界上的所有的人都能过上这样的生活,这也许就是民主女神所代表的意义吧。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广场(八)六四之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8)
评论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尖尖' 的评论 : 多谢网友分享!是啊,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和经历,也都是人生重要的一部分。
尖尖 回复 悄悄话 你的回忆是与我的记忆最吻合的……那时大二,也是外地奔向北京——理由都跟你文中说的差不多,生逢其时,一定要去见证一下这个时代,所以我就跑去北京,直接去天安门,甚至直接站到旗帜最集中的那块地方……因为是外地女生又不到18岁(因为读书早),不断得到各院校的学兄学姐照顾庇护,最后从西南口撤退也是被一位素不相识的北京本地学生一路掩护照顾但是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然后换了几位同学接力,我也是被安置在北大一段时间,当时都是懵的,很多东西都丢了,穿的都是大家给的衣服了;我最后还保留了一个胶卷和一本笔记,回家后被我父母不知藏哪了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水星兄说得好!是的,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我们需要抛下包袱,努力前行,但是绝不代表我们可以忘记过去的教训,饶恕曾经发生的罪恶。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一口气看完这个系列,太感动了!向你致敬!我当时在外地大学执教,也参与了这场运动,当然程度上不能与北京相比。现在回想起仍然是历历在目。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这是列宁讲的。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盈盈一笑间' 的评论 : 谢谢盈盈!每个人都只能从自己的角度看问题,我的回忆也只是一个片面。但是,如果所有的人都能自由的表达自己的观点,记录下自己的经历,不管是正的还是反的,那我们对世界的看法就会全面得多。
盈盈一笑间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这段亲身经历。这些都是当年在电视上看见的镜头啊。看到你写下的感悟,非常感动。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我是没想过他们会把自己看那么高-圣人。
但是相信他们思想体系上可能不明白自由、平等到底怎么回事儿。
感觉如果不是在国外待很多年,很难从心里接受自由、平等、个人价值。
不过我接触的人少,怕太不实际。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你这个角度我到还真没这么想过,回头体会一下。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也算是一种观点。不过我觉得,邓小平和赵紫阳,都是视自己为圣人,将百姓当作刍狗的人物,根子上都是马克思主义者的强权专制的思想。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还要再谢谢这么真实的描写。
...
也有些感想。
这个事情对很多亲历者来讲和对后人来讲,是不一样的。
很多人可能有心结。
但我觉得最大心结的人可能是两个,就是邓小平和赵紫阳两个人之间的心结。
要说文革是大规模的人间惨剧,亲人之间互相残杀,六四就同时在邓小平和赵紫阳心里捅了刀子。
两个本来互相欣赏的人,后来互相下手。
如果按佛教来说,是“人心中的无明”控制了人,到底是一方的,还是双方的?
据说,人在去世时,心中会快速像过电影一样把一生的事情过一遍。
两个人离世会不会回味,如果那个事情再面对,如何处理?
这就是人间的惨剧所在。究竟有什么冥冥之手在操纵?
...
我相信唯一的解是宗教,因为那问题本身就是宗教层面的问题---类似“存在的焦虑”。
不是日常层面可以解决。
--------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伍歌' 的评论 : 谢谢您的留言。祝安好!
伍歌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很好。很真实地再现了当时的场景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上垂钓的猫' 的评论 : 谢谢您的留言!我以前一直是不信天象的,但是六月三号下午的那一阵狂风,后来想想真的是很诡异。
海上垂钓的猫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您的记录和分享,对事实和学生心态的记录都很真实。一直都记得6月3日下午的那一阵狂风,天阴沉的厉害,好像在预示着什么。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fehere' 的评论 : 谢谢您的留言!如果我们都不发声,那历史就真的会被强权者任意涂抹,颠倒黑白。那也正是他们所希望看到的。
Lifehere 回复 悄悄话 开始到结束,让旁观者意识到的是,什么事情都是可以被左右被涂改的,取决于掌握权力方定的调子。从全国上下参与,积极响应,到最后有的流血流泪,有的极力证明清白没关系没支持,到如今在发生地无声无息,连64这个日子都恨不得不存在,无一不说明这个强权,唯有服从,莫说暴力,连一点不同的声音都不可以。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灵活的打狗棒' 的评论 : 谢谢您的分享!我觉得都有可能。如果当时没有被镇压,有可能我们会像现在的台湾,也可能会像现在的俄国,或者是一些东欧国家。

问题是,历史是没有办法假设的。
灵活的打狗棒 回复 悄悄话 感谢博主分享,我当年也在静坐,只是不在北京,还清楚的记得当年党史老师的演讲:“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今天,你们正在创造历史!”台下的我热血沸腾。。。只是我们这边没有开枪,基本还算平和,后来听说那个老师去了深圳,再后来就没联系了。。。
很多年过去了,这中间很多次我也在想象,如果当年我们成功了会怎么样,我去过王丹和吾尔开希的频道下听过他们的观察,也学习过孟得斯鸠,只是这么多年观察下来,我越来越不自信了,这么多年过去,有哪个国家的民主政体可以算成功的?尤其是中国这么大体量和人口的?
孟得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谈到地理环境对政治体制的影响时说过,国家疆域的大小也决定国家的政治制度。小国宜于共和体, 大小适中的国家适宜于由君主统治, 而大国则宜于有专制君主统治。亚洲有较大的平原,所以在亚洲总是出现专制制度, 如果不实行极端严酷的统治, 社会很快会形成一种割据的局面,所以我总觉得,如果当年我们成功了,也许中国会像苏联一样解体,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但这肯定不是我的初衷。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您的留言。我想历史是不会因为某些人,某些政权的刻意篡改和隐瞒而有所改变的。重要的是我们自己,怎样从历史中汲取智慧,过好当下的生活,做好面对未来的准备。

=======================
'newGSDowner' 的评论 :
谢谢您真实的第一手记录。心里很沉重。
我是92年去北京上的大学,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过。。。
我也在国外的图书管里看过记录64的,但您这一篇,给我的震撼太大了,谢谢您的真实记录!
newGSDowner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您真实的第一手记录。心里很沉重。
我是92年去北京上的大学,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过。。。
我也在国外的图书管里看过记录64的,但您这一篇,给我的震撼太大了,谢谢您的真实记录!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多谢多谢!很高兴您喜欢我的文章,这的确是我一生中一段不寻常的经历,这算是一个时代的小侧面。


'Peace418' 的评论 : 非常感谢博主的分享!真是一段宝贵的经历,非常欣赏文章的真诚和平和。
Peace418 回复 悄悄话 非常感谢博主的分享!真是一段宝贵的经历,非常欣赏文章的真诚和平和。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您的留言。我刚刚拜读了您的文章,写得真好!您从一个北京学生的视野,做了从头至尾的完整记录。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写下他们的经历,能帮助我们的后代有更加全面和真实的了解,也能为他们的未来提供一些借鉴。


'傻猫儿' 的评论 : 谢谢分享,读着仿佛又回到了当时,那时我们也是从头到尾参与的。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68771/201706/2450.html
傻猫儿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读着仿佛又回到了当时,那时我们也是从头到尾参与的。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68771/201706/2450.html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风-细雨' 的评论 : 很高兴您喜欢我的文章。我是个乐天派,重新唤起这样的回忆,的确是比较痛苦的。但是我想,如果每个人都能把自己看到的,经历过的,记录下来,这样我们的下一代对整个事件就会有一个更全面和客观的了解,对他们的未来可能也会是有益的。
清风-细雨 回复 悄悄话 感谢您的记录和分享!十分珍贵。做这样的回忆和记录是很痛苦的,但有意义。谢谢!

对下面这段反思也有共鸣。一次失败的尝试可能会让历史倒退一段,但,它还是会继续向前的。
“后来有人问我,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是不是有人指使?我告诉他们,我当年是全心全意去做这件事的,而且这完全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们当时所做的,可能时机和方式都不是最好的,但是我不为我所做的有半点后悔,我也愿意承担我该负的责任。唯一遗憾的是,我们影响了世界,却没有能改变专制制度在中国的统治。”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您的评论,也很感谢您的分享。的确,共产党的宣传力度非常的强大,在这个专制制度下成长起来的我们不可避免的会受到它的影响,欺骗。我很高兴您能最终洞察到它的虚伪本质,虽然这个觉醒的代价是如此之惨重。


'墨彩' 的评论 : 谢谢三十一年以后的纪实回忆录! 一直跟读但没跟帖过。敬佩你的勇气,包括那天广场上的勇气和今天写回忆录的勇气。。

我也是那夜之后,从小被灌输的信念彻底崩塌了,我4号那天在宿舍嚎哭了大半天,不是因为害怕或者愤怒,是因为信念的崩塌。崩塌的包括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的信念,包括共产党是人民救星的信念,也包括军民鱼水情解放军是人民军队的信念…… 那一天以后,彻底明白了那个国家不是老百姓的,是共产党的,共产党是暴虐的统治者,解放军不过是共产党鱼肉人民的刀俎。
墨彩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三十一年以后的纪实回忆录! 一直跟读但没跟帖过。敬佩你的勇气,包括那天广场上的勇气和今天写回忆录的勇气。。

我也是那夜之后,从小被灌输的信念彻底崩塌了,我4号那天在宿舍嚎哭了大半天,不是因为害怕或者愤怒,是因为信念的崩塌。崩塌的包括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的信念,包括共产党是人民救星的信念,也包括军民鱼水情解放军是人民军队的信念…… 那一天以后,彻底明白了那个国家不是老百姓的,是共产党的,共产党是暴虐的统治者,解放军不过是共产党鱼肉人民的刀俎。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眼睛的苏珊' 的评论 : 我完全可以体会那种感觉。不过我觉得不管再伤心,再绝望,日子还是要一天天的积极的去过。这是对我们自己,也是对下一代的责任和义务。祝天长夜爽!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秋日晴天' 的评论 : 谢谢您的评论。我也是觉得如果每个人都能尽自己所能做一些改变,整个社会就会慢慢的有所进步。
黑眼睛的苏珊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是亲历者,自那之后,就对共产党、解放军彻底死了心!
秋日晴天 回复 悄悄话 “我所希望的中国的未来,是建立在宪政的基础上,所有的政治力量共同合作妥协,也包括团结当前的执政党,大家共同努力,去建设一个和平的,渐进的,民主化的国家”。非常同意。我们每一个人都微不足道,但如果能坚持自己当年的信念,尽自己所能做一些改变,这也可以告慰那些牺牲的亡灵了。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NE2006' 的评论 : 我很赞同您的评论。是啊,人和社会是相互作用的。在不同的社会环境和制度下,日积月累,人们的思维习惯,价值观念,都会逐渐表现出显著的差别。
FINE2006 回复 悄悄话 从您的文章里,我看到的是当年的自己,有“同感之慨”。

我自己的成长过程, 我的孩子(出生和成长)在加拿大的成长过程,我亲友的孩子(出生和成长)在当今中国的成长过程,两代人,三种不同“教育”方式教出的三种不同的"人”, 那种“思维和能力”上的不同,清楚的显示着“镇压和屏蔽"的后果。求知,思辩,参与,尊重,创新,统统被当代中国教育“遗忘”了。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NE2006' 的评论 : 很高兴您喜欢我的文章。您说的有一点我非常赞同 “我们从小,只受过单方面的教育,没被教过也没渠道能“和平理性的表达自己的不同政治观点”。当时的游行,跪交请愿书,对话和占据广场,都是按我们耳濡目染的“文革式” 和“GCH党式”,那也是我们唯一会的方式。”

的确,当时学生们行动的一些方式方法,带着很深共产党专制体制的烙印,因为那些是我们从小就学习并熟悉的。后来有些人以此判定,说中国人的民主素质太差,还不配也没有条件实行民主体制。这样说的人忽略了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们的学习能力。是的,我们可能基础会差一点,但是我相信在一个健全透明的体制下,大家都会迅速适应并提高自己。我们中华民族的后代已经给了很多的先例,新加坡,台湾,香港,包括我们在海外的华裔,都在用活生生的例子在展示着我们的潜力。
FINE2006 回复 悄悄话 您的文章是我见过回忆64最好的,最真实的陈述了当年的发生了什么和我们那时候的思想状态。

我大三,外地大学,戒严令当天在京,还记得那些在广场上空不停徘徊的直升机和大喇叭里反复的播报。

我们从小,只受过单方面的教育,没被教过也没渠道能“和平理性的表达自己的不同政治观点”。当时的游行,跪交请愿书,对话和占据广场,都是按我们耳濡目染的“文革式” 和“GCH党式”,那也是我们唯一会的方式。

被坦克压死的是“独立思考”和“依法治国”。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谢谢分享您的一段经历。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记录这段历史!
我当时在北京工作,有些场面我也见到过,事后也参与了公司员工在公司办公大楼前的抗议。
事后公司也没有为难早期参与游行和事后抗议的人。其实大家陆陆续续都声援过学生,我有一次参与声援学生,就和几个领导坐一辆车。
我1992年来美国。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向我们自己的理想致敬吧。大家都年轻过,也都有过曾经的追求。


'红茶遇上卡布奇诺' 的评论 : 向你们致敬,至少你们年轻过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谢谢,很高兴您喜欢!
高斯曼 回复 悄悄话 非常感谢讲出真实的历史!
谢谢!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您的评论!我想每个人都有精神上的和物质上的理想,当精神上的理想受到抑制,往往物质上的追求就会膨胀,这有可能是造成当今社会现状的一个因素。


'红茶遇上卡布奇诺' 的评论 : 1989的那个夏天,摧毁了一代人的理想,从此之后,大学生从进校开始就考虑的是怎么升官发财,天朝再无年轻人
红茶遇上卡布奇诺 回复 悄悄话 向你们致敬,至少你们年轻过
红茶遇上卡布奇诺 回复 悄悄话 1989的那个夏天,摧毁了一代人的理想,从此之后,大学生从进校开始就考虑的是怎么升官发财,天朝再无年轻人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您的评论。撤退的时候队伍拉得挺长的,没有去注意他们。其实说实在的,我从头到尾,一直也没怎么去注意他们。


'欲千北' 的评论 : 柴玲李录他们也和你们一起退往海淀吗?
共产党不说实话,是老问题,大问题;也是我们中国人的老问题,大问题。
楼主如实回忆,赞。
常态 回复 悄悄话 在位上的,老了更惜命,不值得为了你们年轻人去牺牲,争取改变。还是苟活,写写回忆录好了。

我们也老了,也惜命,目前的处境还不至于要牺牲,我们至少还应该记住和纪念一下那些为了理想而献身的同辈人吧。

voiceofme 发表评论于 2020-09-03 16:45:43
我们老了, 无所谓了。
兵团农工 回复 悄悄话 我绝不忘记!
尽管我当时只是在北京做课题没参加。
欲千北 回复 悄悄话 柴玲李录他们也和你们一起退往海淀吗?
共产党不说实话,是老问题,大问题;也是我们中国人的老问题,大问题。
楼主如实回忆,赞。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街西狗' 的评论 : 谢谢您的评论,我和您有同感。我们沉默得太久了,如果所有经历过的人都写出来,大家对事情就会了解得更全面,对我们的未来就更有借鉴意义。
街西狗 回复 悄悄话 感谢分享。对于后人来说是感谢告知。所有经历过的人都应该写出来,别像60饥荒一样被人忘却,现代人打死也不信。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您说得对!我们要想积极的向前行,首先就是不能忘记历史的教训。我希望这惨痛的一幕在中华的未来文明历程中永不重演。


'兵团农工' 的评论 : 我绝不忘记! 尽管我当时只是在北京做课题没参加。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ng140' 的评论 : 握手握手!是的,我是学佛的,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在琢磨这个平等性的问题。不过到了现在也还是弄不明白,为什么众生都有佛根,互相残杀的事情却总在发生。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rofessionalEngineer' 的评论 : 您说得对。靠欺骗和篡改历史来达到统治的合理性,是共产党管用的伎俩,而这种愚民的宣传对大众的民主意识和公民意识都伤害极大。

谢谢您的评论。
兵团农工 回复 悄悄话 我绝不忘记!
尽管我当时只是在北京做课题没参加。
dong140 回复 悄悄话 我总在想,自己这条命算是多出来的
==========================
你的忏悔是少有的真诚。上次你说你信了佛。你的文章充满了平和。谢谢记录历史。希望将来有机会多交流。
ProfessionalEngineer 回复 悄悄话 CCP犯下的另一个罪行是试图把这段历史完全抹去。现在在中国的年轻人很多人对此一无所知或者仅仅模糊听说过一鳞半爪。就连当年立下“汗马功劳”的“共和国卫士”们也从来都不纪念了。阉割历史,其心可诛。理念还停留在中世纪。无论经济如何发展,次党对于中国人的精神阉割、民族性的扼杀,伤害是巨大的,无法估量。这个罪行甚至超越了当年的屠杀。

再次感谢好文。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您还记得这茬。可不是吗?三十年一晃就过去了,多少人已经去了,而当年的青年们也多是两鬓斑白了。


回复 'voiceofme' 的评论 : 我们老了, 无所谓了。
voiceofme 回复 悄悄话 我们老了, 无所谓了。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