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流

在白令海,阿拉斯加湾,阿留申群岛,从事资源调查研究30年。喜欢写散文,听音乐,唱歌。
正文

憶舊(8)教書那一年

(2020-11-13 13:50:39) 下一个

 

     四年大學很快的在穿梭於教室、實驗室、圖書館、及籃球場中渡過。因是師範大学,四年結束叫肄業,需教完一年書,才正式畢業。我被分發到台北縣光榮國中。光榮國中在三重市。我每天從南港搭34號公車,到台北車站,轉24號公車,過台北橋就到了。

     教書這一年,是我人生很值得回憶的一年。因為年輕(22歲)又熱情。我秉著要有耐心及愛心的精神,贏得了學生們的愛戴。我那年是214班導師,男生班。教他們化学。但因是理科出身,對國中的英、數、理,也都迎刃有餘。學生們有問題,我都能幫忙解答。那時當導師,要對學生做家庭訪問。我訪問了一個學生之後,他跟著我到第二個學生家。不久,就有一大堆學生跟著我。我還騎著個自行車載著一個學生,在三重市大街小巷裡繞了大半天。學生跟我都很興奮,因為他們以前的導師不這麼做。

     但我這么做,可苦了后来接班的導師。我只当了半年的導師,就换了一位女老師,她教音乐。对數理方面不熟。所以214班的学生就常来找我訴苦。説他们導師不能教他们物理,化学。而這位女老師也来找我訴苦,說帶不动這一班學生。我也很为难。因为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对吧!

     我想我是喜欢热闹的人。当这个学校举辦模範生选举的时候,我教生物的一个班级推出了一个灵巧的,可爱的,我熟识的一个学生做代表参选。我也跟著凑热闹。有一天中午,这班学生簇拥着这学生经过我的辦公師,我马上把他放在我的肩膀上,绕着圆型大楼,走了一圈。不记得他是否当选,但也確實哄动了一阵子。

     就像我初中的时候,对女老師很仰慕。我教中学时,也有不少女学生对我很喜欢。有两个初一的女同学有事没事就往我辦公室跑。其实她们都是好学生,没什么需要问的。但我总不能不让她们来啊!另外有一个女学生,我教她们班化学。知道学期结束后,我就要去服兵役。有一天在操场上拦下我,给了我一个纸袋。我带回辦公室,拆开一看,是一叠粉红色的信封,信纸。要我多写信给她呢!

     但我从踏入那所中学,就告诉了自己,“绝不可跟女学生发生感情”。她们还只是小孩子。不可误人误己。我为我做到这一点感到高兴。因为,我亲眼见到有人没做到。

     教书那一年,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如我意。有一件事,至今铭刻我心。我教过一个放牛班。等於是被学校放弃的一些学生。有一次親眼看到校長,訓導主任,訓育組長,在校長室体罚一个学生。這个学生是我教的一个放牛班的学生。他有一天跟我説:“老師,只有你能救我”。那天在从操场走回我辦公室的路上,我全身发冷,觉得我无能为力。至今想起这事,也仍是內心有歉意。

     另外一件事,可能是我創了紀錄。在學期快結束的時候,有一次老師們開會,訓導主任發下了空白名冊,要老師們自己填學生名字,打分數。我一面開會,一面寫學生名字。會還沒開完,我把全班五十多個學生的名字都寫好了。同事們很驚訝。我也有一点不相信自己。但並不是我記性好。而是我天天跟他們相處,對他們太熟悉了。哪一个人腿不太好。哪一个人家是开五金行的。哪一个比較聪明,哪一个又比较用功。至今也還記得幾個學生的名字,如王金績、林志朗等。

     唉!那让我难忘的教书生涯!

圖1. 当老師,但不知为何皱着眉头。

圖2. 帶学生王金绩做实验.

圖3. 跟一年级女生班,我教生物那班,老師,学生去台北故宫博物院参观。我的左边及左后第一人就是文中所提常来我辦公室找我的学生。

圖4. 观音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排量有限' 的评论 : 您过奖啦!
排量有限 回复 悄悄话 冷面,酷,高大,智商与情商双高,不讨女娃儿喜欢才怪。
看过法国电影《放牛班的春天》,能把那帮小太保搞定不是一般的强。
非常有意思的经历,难得的图文。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您过奬了,小溪姐姐。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真是个敬业,博学又帅气的好老师,完全值得骄傲!是要被女学生喜欢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