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流

在白令海,阿拉斯加湾,阿留申群岛,从事资源调查研究30年。喜欢写散文,听音乐,唱歌。
博文

台北随笔(二)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去年底回台北,申请到身份证。有了身份证,才能申办一些事情。譬如,悠遊敬老卡,全民健康保險等。悠遊敬老卡是给年滿65歲以上的居民使用的一种乘車卡。每个月480元,免费搭乘捷运等交通工具,非常方便。全民健保卡是這次來台的主要目的。因為有了健康保險,才能確保在台久居有保障。在台湾,辦理証件,除了签名,还需蓋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我念大学时(1968~1972),还没有師大夜市。那时大家熟悉的就是龍泉街。多半都是违障建筑。目前还记得的有老杨冰菓店及一家沙茶牛肉面店。这家沙茶牛肉面是炒面。非常有名。需要等很久才能吃到一碗。其他較多的是各式各样的自助餐厅,提供廉价的食物给大学生们。1990年代,因为都市计劃,有了師大路的修建,師大夜市才慢慢地在龍泉街跟師大路之间形成。这篇文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7/4/2020Saturday惦记着吃一套烧饼油条,昨晚就在网上找到了一家“四海豆浆”。今早第一件事就夯向这家店去了。可惜到晚了点,烧饼油条只剩几套,而且也凉了。但还是叫了一套。虽不如刚出炉的,但还是解了馋。约10:45出门。去“古亭”市场捷运站,搭橘色捷运往“南势角”方向,两站就到了“永安市场”。不久,老同学李汉贞来了。大学毕业后,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7/3/2020Friday晨约7时,走到“古亭市场”捷运站(约10分钟)。搭橘色线捷运,才3站,就到了“景安”,中和区公所。找了家卖早餐的,叫了一个葱油饼,一个蛋,一杯咖啡。吃完,走两分钟,就到了区公所。还不到8点,但大门已开,走进去,里面有几个工作人员并不拦阻。我找个椅子坐下,享受冷气。这又看出中国文化的不同。在美国,不到8点正,门是不会开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7/2/2020Thursday我最近听了两本书。李叔同的“悲欣交集”及丰子凯的“缘缘堂随笔”,解读人是“得到”的专职作家贾行家。贾行家熟悉文学,历史,哲学等多个领域,是一等一的解书人。这篇短文,摘要自贾行家的听书解读。“悲欣交集“是李叔同的诗文集。他是艺术家和痴情人,又是高僧大德的弘一法师。他做世俗之人时,是旧上海的“第一等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7/1/2020Wednesday今天是隔离最后一天。想回顧一下這14天是怎么过的。我想应该先敍述一下我來台前的预估。我考慮过西雅图及台北两地的疫情。西雅图雖是美国疫情开始傳播的地方,但疫情一直控制的很好。西雅图所數的KingCounty確認換者是10,019人。死亡人数610人。而且從五月份开始,新增病例都很低。加上州長一直很重視防疫措施(現在已规定,在公共场所,一律带口罩)。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6/30/2020Tuesday刚来的前几天,曾说“在台北,给人一种安适的感觉”。当然,那是撇开政治層面而言。有人说,政治是跟魔鬼打交道。昨天,在电视上,就看到了魔鬼大闹台湾立法院。两党因监察院院长提名案发生争执。结果演出全武打。两党人马,在主席台前厮杀。拉拉扯扯之外,有人遭掐脖子。差点就演出“Ican’tbreath”事件。可见台湾民主素养还很不足。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6/29/2020Monday“日曆,日曆,掛在牆壁。一天撕去一頁,使我心裡著急“。這是小学一年級,老師教我们要爱惜光阴,努力學習的句子。但这句话,目前对我不太适用。我当然是希望日子过得快点,早日结束隔离啦!不经意间,13天过去了。过去这10来天,倒也不是整天发呆,无所事事。我自己都难以相信,我竞连续写了10篇博文。不敢说是“打发时间”,但确实让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6/28/2020Sunday 昨天抽空,打了个电话给阿盾。电话铃响了几下,有人接了。只听哇啦哇啦几句,我还没来得及报我是谁,就挂了。我忽然想起,去年底回台,他曾提起被“电话诈欺”一事。因此,我又打了过去。那边电话一接,我马上报我名字。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他老婆的声音:“阿盾啊,快点,快点,是申流啦”! 阿盾是我大三时的班长。那个时候,当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6/27/2020Saturday昨天中午,即時雨宋公明(我二哥,二嫂),给我送救濟品来了。一個大袋子。里头有两个粽子(一个潮州粽,一个南部粽)。一套烧餅油條,豆浆。一个BurgerKing的漢堡。孜然排骨,辣椒炒蛋,湖南烧肉。一个芒果,两个水桃,一个梨。已经馋了几天了。趁着粽子还热,就先吃了潮州粽。那个香啊!粽子里包着香菇,萝卜干,猪肉,雞蛋黄,栗子,糯米。觉得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