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回人间

跨跃中美文化,勾通双項信息探讨人生感悟。
正文

行字念行不念行

(2023-05-29 18:32:30) 下一个
行字念''行"不念''行''
一位友人通过微信给我发來一首诗,作者李白,题目"行路难'",我还亲耳聆听了他朗颂的录音,而且是中英文双语朗颂。我没有资格发表评论,不懂就是不懂,只能避开主题而言其它。请问您对这首诗有什么评價?答,诗歌在我国渊源流长,最早的诗,出現在"诗经"里,比最早的英诗早一千多年。古代做诗的人爱喝酒,但爱喝酒的人不一定能做出诗来。我问你对这首诗有什么看法?答,这是一首好诗,谁要说不好,坚决反对。行路难,难於上青天。李白如果活到今天,一定会写"我乘高铁下长安,穿云破雾三千尺,一瓶茅台没喝完''。
这段问答只发生在梦境中。其实我真想说的就是一句話,"行路难",这三个字要讓赵薇念,她一定会念成行(hang)路难。有一次她在电视剧里竟然把''行头''念成了行(hang)头。她錢多,常跑银行,念熟了,一見"行''就想起了银行,脱口就hang了。我也纳闷导演怎么讓她过了。莫非导演的脑子当时也正在银行里数钱。这么普通的字念错了,情何以堪?也許赵葳是大牌,念错了也没人敢纠正。还有一个成语 ''瞠目结舌'',被另一位明星念成 ''堂目结舌'' 。
搞艺术的人,特别是搞语言艺术的人,竟可以是文盲,半文盲,这种現象有多严重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解放前穷人家的孩子没有出路,又上不起学,父母常送孩子拜师学戏。师父口教戏文,徒弟死记硬背,多少年后还是大字不识。解放后进识字班,從天地、上下、左右学起。解放后戏校也开始教孩子读书认字了,但文化课肯定是次要的。我所工作的大学曾经和多个单位同享一个校址,其中一个是戏校,一个是省体工隊。戏校的学员都是七八岁,十来岁的孩子,我的学生在操场上念英语,他们的学生在同一个场地吊嗓子,念白、走台步,他们的教学是透明的,就在大食堂里进行,大部分时间,不是学唱样板戏,就是在垫子上翻跟斗,整天不見有文化课老师的身影。据说体育界也有类似現象。
培养专精是必要的,各行各业都应该培养出学有专长的人才。一个国家要实現伟大的民族复兴,一定要抓好基础教育工作,提高各行各业普通人的素质。
今天念錯字,可以謜諒,都是当年四人帮害的。今后再念错字,只能怨自己不学习不长进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