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美国红杉国家公园记游(三)

(2021-07-25 18:30:17) 下一个

隧道石参观完之后,下一个景点是医院石(Hospital Rock),这里曾经是Potwisha美国印第安人的家园,居住有500多人。考古证据表明,早在公元1350年此地就有人类活动,游客现在依然可以看见岩石上遗留下来用于舂米或者橡果的各种研磨石钵,以及石壁上的红色象形文字。远在大洋彼岸的中国,此时已经到了元朝末年,社会各个方面发展得已经相当文明,文学形式进入了杂剧阶段,老百姓已经有机会看到舞台上演出的一出又一出人生悲喜剧了。而这里的印第安人似乎还处在蒙昧蛮荒、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1860年,首位欧洲移民淘金者黑欧•萨普(Hale Tharp)和他的姐夫(或者是妹夫)约翰•斯旺森(John Swanson)在巨杉森林(Giant Forest)中探险时,斯旺森的腿部受了伤。斯旺森被人们抬到此处,当地印第安人给他治疗了腿伤。此地发生第二次类似意外受伤事件后,黑欧•萨普于是给此地起名为医院石。1873年,詹姆斯•埃弗顿(James Everton)被为捕熊而设置的猎枪陷阱所伤,也是在这个地方,印第安人医治了他的枪伤,他的身体得以恢复。


参观完医院石之后,车子继续穿行在曲曲折折的山间公路,弯道时急时缓,坡度忽上忽下,路面并不平整,时常会有一些坑洼或者隆起地带,人仿佛坐在云霄飞车之上。道路一侧是山坡,另一侧是深不见底的峡谷,山坡上、峡谷内红杉树密密麻麻,参天挺拔,躯干通红,树冠苍翠,犹如一个个体格强健的士兵,傲然屹立,守护着自己的家园。天高云淡,下雨概率几乎为零,山路上行车倒也安全,美中不足就是气温过高,车内空调差强人意。遥想李太白当年某个夏日,在山中“懒摇白羽扇,裸袒青林中。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是何等惬意。倘若现在他和我们同游此地的话,就是让他在树林里裸奔,估计也解不了这暑气。
四点半,我们来到了著名的水晶石花洞(Crystal Cave)停车场。这个景点需要提前预约,全程由公园的工作人员带领并做讲解,每35人一组,这是公园中唯一一处需要另外购买门票的地方。因为我们没有预约,所以只能碰运气,如果有预约的游客未能按时抵达,我们便可以临时补缺。从工作人员那里得知,当天最后一组参观已经开始,只能把我们安排在候补名单上,等明天早上过来再碰碰运气。天光大亮,太阳仍然不依不饶,山间热气蒸腾,毫无一丝凉意。我们决定打道回府,办理酒店登记手续,然后共进晚餐。途中给汽车加满汽油,外出旅行,尤其在人烟稀少的山区,汽车油箱要随时保持加满状态,同时车内要备足饮用水和食品,以应付各种不可预料的紧急情况,这点对于长途自驾旅行至关重要。
回到三河镇办理完酒店登记手续,停好车、搬行李、乘电梯、进房间、开空调、冲澡、更衣、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然后楼下集合,准备共进晚餐。此时已是晚上七点半,日落黄昏,天地之间仍像个大蒸笼,只不过热力明显减少了许多。此时太平洋上的夕阳一定非常美好,不过越是美好的东西越容易消逝。子在川上不也说逝者如斯夫吗?所谓“日中则昃,月盈则食,天地盈虚,与时消息,而况于人乎,况于鬼神乎!”世间万物,连鬼神都逃脱不了这个自然法则。
三河镇顾名思义应该有三条河经过此地,其实这里是Kaweah河三条支流的交汇处,这三条支流分别是北支流、中支流(中支流其实还有两条小支流:东支流和大理石支流)和南支流,Kaweah是美国印第安约库茨(Yokuts)语,读作“嘎威哈”,意思很可能是“乌鸦叫”。三河镇很小,日杂百货店、加油站、餐馆、宾馆零星散布在198号公路两旁。距离舒适酒店往北开车不到两分钟公路左侧有两家餐馆,一家墨西哥风味,另一家是比萨饼。墨西哥餐馆没有空调,于是我们选择了空调十足的比萨饼店,晚餐是新出炉的比萨饼和新鲜扎啤。晚餐用罢,回到酒店,时间已是晚上九点。奄奄黄昏,寂寂人定。夜幕降临,人困马乏。跑到楼下看制冰机是否有冰块,结果大失所望。还没来得及跟天上的繁星说声再见,头一着枕,人便进了黑甜乡。房间窗户下的空调开得震天价响,一宿无语。
翌日一早,走出楼门,照常是热浪滚滚。为防止疫情扩散,酒店大堂提供的自助早餐全部单独封装,易腐食品放在冷藏冰箱中,供旅客自行选择。早餐还算丰盛,有小汉堡、墨西哥小卷饼、小松饼、小甜甜圈、小桶牛奶、小盒酸奶、小橙子、麦片、咖啡、茶水、开水等。人活半生,代谢渐缓,饭量骤减,年轻时可以风卷残云,狼吞虎咽,现在哪怕是珍馐美馔,玉液琼浆,均是一、两口的量(bite size)就足够了,而且到下顿饭之前也不会有饥饿感。据说人生好比一个人背着一口袋干粮在旅行,一边吃着干粮,一边欣赏着路上的风景,谁先把干粮吃完谁先到站。如果适当减少每顿食量,旅程自然会延长,从而可以欣赏到更多的美好风景。不过旅程再长,风景再好,但干粮终究有限。盈虚之数,不但在天;节食之福,可得永年。聊斋中有一篇《禄数》写得非常有意思,现原文抄录如下:“某显者多为不道,夫人每以果报劝谏之,殊不听信。适有方士,能知人禄数,诣之。方士熟视曰:“君再食米二十石、面四十石,天禄乃终。”归语夫人。计一人终年仅食面二石,尚有二十余年天禄,岂不善所能绝耶?横如故。逾年,忽病‘除中’,食甚多而旋饥,一昼夜十馀食。未及周岁,死矣。”“除中”就是现代医学所说的糖尿病。这位达官显贵不但不听贤妻劝告从善如流,反而怙恶不悛。后来得了除中之后,一顿饭吃得再多也不觉得饿,一天一夜还要吃十几顿饭,本来能吃二十年的饭,结果不到一年就让他提前全部吃光了,当然也就只能早早去阎王爷那里报到了。所以子又曰:君子食无求饱,箪食瓢饮,乐在其中。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