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掰儿

过年時全是吉利話,平常都是想説啥就説啥!
正文

阿肥和阿瘦(三)

(2019-09-04 02:08:09) 下一个

阿肥和阿瘦(三)

姑娘花一朵。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姜丽敏,深深地体会到了职場跟学校的不一样,複雑的人際関係可比业务難太多了。
胖姑娘的自尊心更敏感更容易受傷,她还没来得及跟冯春庆回話,吴俭平对姜丽敏説:“一会儿我哥就開車过来接我,顺便送你回家吧!”姜丽敏感激地看着吴俭平,心里想:他还是很親切不讨厌我的。她对吴俭平説:那就麻烦你了。旁边儿的崔経玲也帮腔説:小吴就是老为别人着想,正好,我跟冰梅也搭个顺風車。迟冰梅也説:就是就是,都是顺路,我让我们家老刘就不过来了,他今天去城里办事儿正好有应酬回不来。
吴俭平大哥開着一辆面的,他是北京印刷厂的一个小工人,平時闲暇時間開面的拉活儿,就是黑車司机。
姜丽敏坐在車後座位上,还有崔经玲,迟冰梅,小面的轿車连人带货塞得满满当当的。
姜丽敏坐在吴俭平的後座,心里五味杂陈,像有一个小鼓砰砰直跳,一路上看着他的背影,什么話都没有説,只是两个大姐跟吴俭平的哥哥聊着一些不知道誰家的八卦誰又発財之类的无聊废話。
先到了姜丽敏家,姜丽敏她妈喜滋滋地開了院子的大門,把汪汪叫的阿黄喝斥到一边儿,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女儿过日子,虽説是北京,但毕竟不是城里,城郷结合部的,外地人多,村里好多人家都把房子租给了外地人,养只大狗晚上睡觉都踏実。
姜丽敏她妈不关心鸡毛蒜皮的東西,她满脸笑容的上下打量着吴俭平,問長問短的,女人的直觉,社会的经验,都让她对宝贝女儿单位的适龄小伙子超级感兴趣儿,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姜丽敏现在一吃完晚饭,帮她妈收拾收拾,就来到穿着县城而过的河边散步跑步,她的减肥大业啊!不跑不知道,一个姑娘家的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説,两个丰满的乳房直颤,胖了也有好处,乳房变得很性感。跑不動了?就走一会儿,然後再接着跑………,誰説减肥容易呢?簡単容易减的話?世界上的男人女人就都是瘦子了。
所谓的小河?其実早就变成了一条臭水河,河边堆满了各種生活垃圾,苍蝇臭虫成堆,但旁边是農田,姜丽敏是想经过小河去成片団河农場農田旁的小路,小路也直通一大片核桃林,那景色优美,空气清新。団河農場的黄昏真美啊,火焼雲遠遠地在天边,明天是一个大晴天呢!
连一根狗尾巴草,她都喜欢看,因为姜丽敏觉得她就是一根狗尾巴草,自从爸妈離婚之後,她的压力,不安都没有跟任何人説过,怕自己家的事成为村里别人的笑柄,只是她不停的吃,好像多吃一点儿東西,就多了一分安全感,誰又理解她呢?
善良的人们总是向往着幸福的生活,而幸福真的会突然来到,而且不是小幸福,是千载难逢的大幸福,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姜丽敏她们家所在的姜营村,要拆迁修高速路修地铁,全村家家户户都熱火朝天的增盖新房,扩大院子,地里種菜栽树,就等着尽可能多拿拆迁补偿款。
姜丽敏家是村里的老住户,院子大,房間多,最後拆迁办负责测量面积的工程師一合算,给她家的拆迁补偿都出乎了大家的意料,
五套房子啊再加上三百万的現金,在一九九八年,放眼全中国農村,只有天子脚下的幸運的農民才有这待遇!姜丽敏她妈激動得笑得嘴都合不拢,姜丽敏不知道什么是富豪土豪?但她此時此刻十分清楚的意識到:她们家要有钱了?她要变成有钱人了!如果她不是有钱人?那誰是有钱人呢?
第二天上班儿,整个办公室的人,包括所長李修志都满脸放光地围住她,問長問短,比她还兴奋,钱啊钱?人性啊人性!
吴俭平看着她的目光好像也柔和多了,按耐不住的羡慕流露出来,他还跟父母哥嫂挤在一起住呢,对一个未婚男青年来説,靠着微薄的薪水在北京攒钱买房子?痴人做梦啊!钱是男人的胆,一个男人長得再帅?没钱没势的,就是昼夜不停地从二环跑到六环?还不是找不到漂亮的好女孩,尤其是北京本地的女孩。
風好像転向了………………………!人,是会变的,就像時間会带走時間,河水会带走河水…………………………………………。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oztang 回复 悄悄话 “就是昼夜不停地从二环跑到六环”,六环,说得有点早
oztang 回复 悄悄话 “就是昼夜不停地从二环跑到六环”,六环,说得有点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