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掰儿

过年時全是吉利話,平常都是想説啥就説啥!
博文
(2019-10-12 21:46:25)
黎明時分日本首都圈儿人民群众在安倍首相的英明领导下,不畏艰難险阻,万众一心,抵抗史上最强台風,取得了伟大的成果,和歴史性的胜利。
安倍首相做了重要指示,首相説“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保证国民生命安全”,千葉県,神奈川県,東京都,静岡県的分管领导们都聚精会神的听讲,并做了重要的笔記,天灾无情人有情,防灾大臣和主管领导们先後走访慰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12 21:37:38)
重灾区今天据説要来台風了,不是普通的台風,是風中風,是比梅超風陳玄風还吓人滴超极風,地球级别的風中風,我这个激動,是被迫激動,不想激動也不行,所有人都如临大敌,超市只要是吃的連根儿毛都没有,都被一窝蜂滴恐慌熱心群众抢光啦。脚踩着西瓜皮,我是被拉着一起跑,我也备战备水屯粮屯面包,我的全部心思,心心念念的都是即将到来的“風中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没有陽光也灿烂(大結局)女人!你的名字叫坚强。江娜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看得開,这么冷静,如果時光倒流,江娜連一个女人都不会让她出現在邵建秋的身边,哪怕是一只母苍蝇,如果你問江娜“两只苍蝇落在酒杯和镜子上哪一只是公?哪一只是母?現在的江娜都知道,江娜和儿子邵宏图以最快的速度订了机票,飛回国,一到江連市机場,老赵已経在机場等候多時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07 15:13:37)
没有陽光也灿烂(六)这个世界上有愛就有恨,超越了愛恨情仇的男人女人那是尼姑修女和尚道士,愛和恨都是有有效期限的,会随着時間的流逝而变淡变浅直至有可能消失,但是有一个可以伴随着我们終身的就是兴趣愛好,只有强大自己,使自己成为优秀的人,才可以笑傲江湖。
江娜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就是離婚吗?好,一个糟老头子,小姑娘想要,拿去,不过家产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07 15:09:54)
馬哈梅鲁很久很久没有看新闻联播了,我説自己为什么有時感到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方向,失去了組織,一直到今年的国庆節,我才找到了病根儿,原来是我離開党妈妈的领导很長時間了。
哦,瞧我这个記性,忘記告诉你们我的名字是简小样。十月一日的横滨中華街,彩旗飘飘,紅旗招展,比水泊梁山还熱闹,我简小样做为祖国的一根毛儿也参加了盛会,我们魔术団的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04 05:23:48)
没有陽光也灿烂(五)“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家里的電話在深夜响起来,江娜吓了一跳,一看表,深夜十二点半,一般晚上过了十点,都不会有電話来,这么晚给人家打電話,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怕吵醒睡在另一个房間的儿子邵宏图,江娜披了一件丝绸睡衣赶紧冲到客厅,一拿起听筒,就传来一个女孩儿娇滴滴的声音“阿姨,你就放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03 04:57:30)
没有陽光也灿烂(四)“江娜,你離婚吗?”徐琳琳故做軽松状問到,还没等江娜回答,李珊忍不住説“離什么離?再过一阵儿,你老公在外面玩够了?就回家了,搞婚外遇的男人都是图一時新鲜刺激,哪会真愛外面的骚货,过了新鲜劲儿,还是觉得自己的老婆好,就会回家的,男人老了还是靠自己的老婆伺候着,夫妻还是原配的好!”説完李珊忍不住悄悄地看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02 04:40:21)
没有陽光也灿烂(三)山下公园里游人并不多,海風伴海鸥,風吹着海水荡起阵阵涟漪,每当观赏的游船经过,海面都会荡起一波又一波的波浪,向岸边拍来。天空高遠湛蓝,大朵大朵的悠悠白雲,就像千军万馬般地在頭顶上空前進,任誰都挡不住,捎带着柔柔的小雲朵軽軽地在头顶飘过,令人心旷神怡。
徐琳琳和江娜和李珊三个女人从画廊里出来,時間还早,还没到Lunch([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01 05:34:56)
满天星和一団火
在老少边穷的北方農村董家村,有一个男人他的名字叫祖毛毛。祖毛毛是祖国大家庭里的最小最小的一根儿毫毛儿中的毫毛儿。
祖毛毛是孤儿,被遗弃的无父无母的孤儿,在村里吃百家飯長大,村長和全村人养活他,所以是祖国把他养大,所以祖国就是祖毛毛的親妈親爹,也是祖毛毛的後妈後爹,总之是祖毛毛唯一的親人。
祖毛毛住在山沟沟里,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27 06:00:48)
遥遠的沙特阿拉伯铃木太太是我为数不多的日本朋友中的一个,虽然是定居在東瀛,我来往最多的都是国人,自然而然我的朋友都是国人多一些,但是铃木太太和渡边太太都是我很聊得来的日本人好朋友,我们一起去旅游,一起去餐馆喝喝美酒吃吃美食,喝喝咖啡,能聊一个下午,一般生活在日本多年的華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拜日本政府和電视宣传所赐,普通日本老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