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正文

二一年六月七日:年鉴

(2021-06-10 21:32:49) 下一个

爸妈:

 

作为老师,年年都有学生毕业,年年都有很多传统、活动、和项目,但我都没参与过。今年因为老大是毕业生的缘故,第一次积极投入,发现了很多令人惊讶的细节。

 

比如《年鉴(yearbook)》。“年鉴”这个词,在我的脑海里就是一本本枯燥无味的工具书,而且是没什么大意义的工具书,不过是些资料索引,没什么详实内容,单调无趣。我学校年年出《年鉴》,以毕业生为主体,辅以老师个人照、各年级集体照、各社团活动照,兼之体育、音乐、艺术、表演等全年大事纪,最后留几页空白,可以让老师或同学写留言,有点像我们那时的毕业留言册。整本《年鉴》由一个老师指导,一帮学生志愿组成团收集材料、设计、编辑、配图、配文,最后印刷出售给全校学生、老师、和家长。我从来没买过,总觉得又贵又不值得。今年老大提前和我约好:“妈你一定要用老师的折扣,给我定一本《年鉴》呀!”——学生买的话一本一百多,老师半价。

 

今天,今年的毕业生都收到了她们的《年鉴》,十六开,硬皮,三百页,每页都是精美的相片纸,沉甸甸的。老大兴致勃勃地一一翻看,把几个好朋友的主页拿给我分享。每个毕业生都有一页,可以写文,但大家都放照片,照片由学生自己提供,多少随意,少的只有四张,多的二十多张,都是自认为最难忘的记忆,几乎没有一板一眼的证件照,都是古怪精灵的瞬间,各种鬼脸,各种造型,非常富有个性。老大自己的页面也有十六七张,从个人三连跳,到一堆好朋友挤作一团的搞怪照,应有尽有。

 

一般而言,两个好朋友会放到对开的两页上。老大最好的朋友是一个黑人女孩,俩人相邻,连选的一岁生日照都是脸对脸的姿势。两人都各选一句歌词表达心声,一个说:“你和我就像一对太空人(you and I will be like a couple of cosmonauts)。”一个说:“我会让你时刻想念我(I'll make you miss me all the time)。”老大给我说,她俩是知音,真正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她喜欢视觉艺术,她的朋友喜欢表演艺术。她去学绘画,她的朋友去学电影。最让她难过的是,她留在了东海岸,她朋友却要去西海岸,不能时常见面了。

 

毕业生在《年鉴》里除了自己的主页,还有一组对比照。一张小时候的照片和现在照片的对比,有趣的是现在要复原当时的衣服、装扮、姿势、和神态。一个个闪着扑棱扑棱大眼睛的萌娃,对着成熟的自己,尤其留着络腮胡的男生做着萌萌哒的动作,简直让人忍俊不禁,笑出声来。当然,她们的身影还出现在其他同学的主页上,或学校的各种活动中。因此,毕业生存一本《年鉴》还是很有纪念意义的。

 

这本《年鉴》更像影集,记录了一年来的大事。比如新冠是今年绕不过的话题,《年鉴》的名字就叫作“we’re all in this together。”直译是“我们团结在一起”,意译是“我们同舟共济”。里面有很多特别风趣的细节,比如最佳口罩颁给了数学老师自己设计的一款,充满了数字和曲线;最佳距离保持者,颁给了举家搬往外州,有三个钟头时差,只能上网课的女同学;最糟风貌颁给了网课打瞌睡的男生,等等等等。现在我就明白了,为什么那么贵的《年鉴》年年有人买。原来,它不是干巴巴的数字和资料,而是让人时而莞尔,时而捧腹大笑,时而感叹的珍贵记忆。就算我不会年年都买,但可以肯定的是,老二毕业那年,我一定还会再订一本的。

 

即此,保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