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正文

十月十三:噩梦

(2020-10-16 18:05:15) 下一个

 

 

爸妈:

 

关于做噩梦这件事,我想每个人都可能有过。身体弱、敏感、太忙碌的人或许会频繁些,像我这种马大哈可能偶然遇到。不过,今天提到这件事,不是我做了噩梦,而是老二。

 

起因是连着两三天,天天在老大屋里看见老二在打地铺。我特奇怪,天儿冷了,她睡在一张瑜伽垫上,得多凉啊!问她为啥,她说做噩梦了。害怕,半夜爬起来睡姐姐屋里去。问她梦见了什么,她又不说。老大也拦着我问:“妈你别问了,她本来就害怕,给你说一遍就得再回想一遍,更害怕了。”

 

说得也有道理。可是,不说就不知道根源,怎么帮她呀?我只好劝老大把她屋里的一张沙发收拾整齐,把摆了一沙发的画和杂七杂八的东西收走。万一老二半夜再跑到她屋里,至少不要睡地上。

 

我知道,老大小时候怕黑。其实到现在,她去地下室都要叫人作陪,一个人是不敢下去的。记得我小时候也怕黑。那时我跟老妈睡,靠墙。墙上一扇大窗户朝着院子。夜里,老妈睡着了,可自己有时不知道为什么还醒着。风吹着窗户纸刷刷做响,总觉得黑暗中有东西。吓得蜷成一团,一动都不敢动,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偶然老妈翻个身,才借机动一下僵硬的胳膊腿儿。

 

老二有一段时间怕传说中的吸血鬼。偏偏那段时间,她俩天天看吸血鬼的故事。白天看多了,晚上就怕。夜里一直亮着夜灯。你们还记得吗?我们回国的时候,还带着她们的夜灯呢。没有光亮,她们是睡不着觉的。现在大了,不用夜灯了,也不怕吸血鬼了。可偶然还是会做噩梦。就是不知道梦见了什么。

 

我长这么大,偶然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会魇住。但噩梦倒真没怎么做过。现在想起来,最大的噩梦就是很久以前,老二四五岁的样子,刚学会游泳。有一天,梦见我们带着俩孩子去码头玩儿,老二非要下到水里去游泳,我紧拦慢拦就看见她跳了下去,口里还喊着:“我会游泳!”结果,扑通一声,她直直地往水下坠去,影子一闪就不见了。我吓懵了,想都没想就跳下去救她。你们知道,我怕水,游泳完全不行。梦里也是如此。我自己也直直地往水里坠去,水一下子没过了头顶,涌进口鼻。窒息的感觉如此清晰,一下就惊醒了。此刻想起来,依旧心跳加速。

 

关于梦,古今中外有各种解释。现今的科学依然没法解释清楚。希望老二在姐姐屋里睡几天就安下心来,不再做噩梦了。那种体验实在不舒服。不过,我大致相信“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等这几天过去就好了。你们也不必担心。

 

即此,保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