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正文

九月二十:秋日私语

(2020-09-23 19:06:03) 下一个

 

爸妈:

 

有一首很有名的钢琴曲,叫《秋日私语》。总以为是情人间的浪漫情怀,今天才发现,指的应该是秋日午后阳光下的各种自然之音吧?

 

入秋后,天气一日比一日凉,早起穿套衫都嫌薄,得披马甲。下午,我推门出来,站在廊檐下伸了个懒腰。太阳正好落在廊下,树影在地上画出斑斑驳驳的图案。门口的格桑花开成了一片,掩隐着青石板路,枝条舒展。在湛蓝的晴空下,粉的、白的、紫的花儿随风摇曳。时不时有蜜蜂飞来,落在娇嫩的花瓣上,坠得花朵弯腰低头,晃动不已。夏日的大蝴蝶已不见踪迹,但有各种拇指大的小彩蝶,黄底带黑条纹的、全身嫩黄的、浅咖啡色的,轻盈地飞来飞去,从一朵花到另一朵花,不时和蜜蜂擦肩而过。我眼前那朵花,几分钟内被蜂蝶光顾了好几次。

 

我搬着小凳子坐在半阴半阳处,闭上眼,享受不热不冷的午后秋阳,以及身边的天籁之音。阳光落在脸上,恰到好处的热力丝丝缕缕透过皮肤,全身热烘烘的,舒服的想叹息。风在游走,时轻时重,时快时缓。知了的生命已进入倒计时,只有在这种天气极好的时候,还能听见它一声高过一声的鸣唱。草丛里的蛐蛐儿,以平稳不变的声调歌唱,都不用换气,听久了,下意识地屏息,能把自己憋得喘不上气儿。鸟儿们不知在忙什么,没有春日那般热闹,但总有高低长短不同的鸟鸣被风捎了来。跑步的人,脚步有轻有重,孩子们的玩笑声忽大忽小,大人们的交谈声忽高忽低。汽车一溜烟地驶过,由远至近。偶然有直升机越过屋顶的高空,轰隆隆的。

 

我像一个追逐阳光的养蜂人,随着太阳的影子挪着凳子,从廊檐一头移到另一头。

 

老三看见了,笑我:“你享受呀!我去把摇椅搬来给你吧?那才舒适!”

 

我摆手:“不用,我脚没好。摇椅不方便。”说着想起一件事,怪他:“看,早该听我的,买了那把吊椅放这儿晒太阳多好!又朝阳又遮雨,春秋晒太阳最好了。”

 

 

我看上了一种吊椅,可以当秋千晃。老三不喜欢,放家里吧占地方,放户外吧蚊虫又多,不实用。其实,早春和晚秋时节,蚊虫很少,正是午后晒太阳的好家什。

 

嗯,等能自由活动了,去买一把回来。听风听鸟,听秋日私语,哪怕打个盹儿也满是阳光的味道。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即此,保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