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正文

九月十五:就在那里

(2020-09-17 19:40:35) 下一个

爸妈:

 

这周算是真正开学了。上周还乱糟糟的,不是给的链接不工作,就是软件设置有问题。一天能收到一堆电子邮件,我又去问信息支持的老师,来来往往折腾了好几天。

 

这周开始,算是慢慢进入正轨,虽然有些软件的设置还在商榷中。除了网课,每周有一个小时的答疑时间。上学期也有,除了走错了门儿的,只有一个女生正经来问过问题。今天的一个小时,网上会议室里鸦雀无声,只有我自己挂在那里等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对此我有预期。只要是学生,无论中外,没有几个真正“热爱”学习,觉得学习充满了乐趣,上赶着找老师去补习的。

 

还记得上高中那会儿,因为高考,每天都得做题,每周都有模考,看见老师抱着一摞习题进来,就恨不得地上有个缝儿,可以钻进去消失不见。那时候对高考又怕又期待,既怕考不好,又忍不住期待着最后的解脱。到了大学,老师终于不跟在屁股后面催,也不押着学生上自习,更不悄悄躲在教室后门边儿上监视了。一般情况下,主动找老师只有两件事:考试前去套题,考试后去求分儿。我就做过一次试后去求分儿的事。忘了是大几,反正是英语课,差两分不及格。另一个女生和我一样,就约我一起去找老师。我吧,虽然学习不是顶尖,但也从没落到找老师讨分儿的地步。那次真是平生头一回,也是唯一的一回。到现在,还记得脸上羞耻的热度。好在我同学大胆,都是她和老师说话,我就低着头杵在一边儿听。光是听,都羞的无地自容。

 

我们的英文老师年轻英俊,自然卷儿的头发,嗓音浑厚有磁性,非常好听。常常在上泛读课的时候,给我们唱英文歌,大家都特别喜欢他。可惜,我的英文学得跌跌撞撞,从高考到博士毕业,一路凭运气。每次上课,都不敢抬头正视他。那次要到分儿之后,更是耿耿于怀,老远看见他就绕道而行。就是后来留校工作,见面亦不敢寒暄。每次看见他,都会想起他当时似笑非笑的神情。——此刻,我突然想不起他姓什么了,名字倒记得,叫“英凯”。

 

前两天过教师节,看到小林漫画里关于老师的一组,很有感触。想想自己做学生的样子,也该对自己的学生更宽容些。哪怕这个答疑时间形同虚设,但只要有一个人来,就不算浪费。即使没人来,也让学生知道:只要你需要,我就在那里。:)

 

我们都好。就是刚开学,发发感慨。:)

 

即此,保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