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正文

五月三十:可怜天下父母心

(2020-06-01 19:32:04) 下一个

爸妈:

美国疫情现状堪忧,最近又加示威游行,每次打电话,虽然我再三再四地重申:“我们很好,很安全,别担心。”可我心里明明白白,你们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两国的信息是不对等的,两国的观念是不一样的,两国的宣传也是各为其主的。作为在美华人,我被夹在中间,有口难言。

这么多年,虽然我并没有做出什么功成名就的事业,但作为子女,还是令你们骄傲的。每次我感叹远离家人,难以膝下尽孝的时候,你们都会笑着说:“精神安慰也是一种尽孝,我们很自豪。”然而,最近几次电话里,你们开始对我当年的选择产生了疑问,甚至不相信我的话,怕我是报喜不报忧。你们怀着深深的担忧,叹息着:“怎么说呢?这是你们的选择。可我们实实放心不下。”

你们嘱咐我看紧孩子不要外出,更要谨言慎行。你们甚至建议我买枪自卫。当我听到这个建议的时候,我愣了半天,心情非常复杂。我懂,我明白,我也同意你们的建议。——很早以前,我就考虑过这件事。之所以没买,主要是因为俩孩子还小,怕她们不懂事,翻到枪会有危险。隔离伊始,我们就向有枪的朋友打听过情况,可那时我所在的市已经没枪可买了。美国各州枪支管理条例不同:有的州完全放开,拿身份证立马就可以买。有的州要求提供居民的有效证明,比如交水电煤气费的单据。有的州要求先上射击培训班,毕业之后才可凭身份证购买。有的州则禁枪。

在美国拥有枪支是稀松平常的事。可在中国,私人持枪是重罪,普通老百姓压根儿不会起买枪的念头。你们该是担忧到何种地步,才会有这样的建议啊!我特别心疼你们。你俩都年过八十,病体支离,还在为千山万水之外年近半百的我日夜忧心。我该怎么做,怎么说,怎么安慰你们呢?

昨天的电话里,你们说:“一到约定的时间就等着电话,只有听听你的声音,才能确定你们是安全的。”那一刻,我心里五味杂陈,再一次痛恨自己离家这么远,让你们因我而辗转反侧。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可是,爸妈,我们真的挺好的,真的真的挺好的。你们多保重。我爱你们。

即此,晚安。

又,给你们看一朵茉莉花的照片。这是前些天花友送的,刚开了第一朵。很香。看,我们的生活真的挺好的。你们放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