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正文

六月二十八:洗地毯

(2020-06-30 19:56:37) 下一个

爸妈:

早上做完运动,吃完早点,我窝在阳光房大沙发里录书——新电脑还没来,我的存货已告急。这件事,我必须赶在家人起床前做完。否则,孩子们叽叽呱呱的谈笑声,老三煎鸡蛋时抽油烟机的嗡嗡声,他们吃早点时杯盘撞击的叮当声,以及随时随地的音乐声,就会让我的录音嘈杂不堪。

好在今天她们都起得晚,等洗漱完毕下来吃东西的时候,已经快十点,我刚好录完并剪辑好了新的一章。

老三吃完早点来找我:“趁着天气好,咱们把一楼的地毯清洗一下吧?”

我一直喜欢木地板,脏了好清理。可是,他怕家具动来动去会磨地板(毕竟,家里俩孩子都不是安安静静的淑女),就在常用的家具下面都垫了地毯,大大小小十来块。虽然以前洗过地毯的,可我嫌累。忍不住上网去查怎么快速清理地毯的窍门儿,最方便当然是用专业机器干洗。可是,家里的地毯也不常洗,似乎没必要买一个机器囤着。

我们把地毯一块块拖到车道上摆开,用浇花的水管子把地毯浇湿,用粗刷子上了一遍混合了白醋的洗涤液,浸泡十来分钟,再用粗刷子刷,边刷边用清水冲洗。洗地毯是很累的一件事,最终也没能清洗完所有的地毯。剩下一些过几天再说,反正还有楼上的呢。

洗好的地毯,小块的被晾在大垃圾桶上、梯子上、灌木上控水。大的那块,只有车前盖勉强可用。可是,浸湿了的地毯,每根线都吸饱了水,沉得挪都挪不动,我俩费了老鼻子劲儿才搬到车上去。

我喘着气建议:“下次洗地毯叫俩孩子一起来。她们那么大了,也该帮帮忙。再说,让她们知道清洗地毯这么费劲,以后也好保持干净。”

照片里这块地毯是小餐桌下的,刷了好几遍也没能洗出最初的颜色。老三笑:“差不多行啦,东西总会用旧的。”

我心里琢磨,好像有租干洗地毯机器的。下次,要不去租一个,就是不知道现在这项业务是不是还开着?但愿吧。

昨儿打电话,知道你们一切都好。我也终于松了口气。:)

即此,多保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